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21

    一開始千澄是抗拒的,小貓咪在胸口不滿地聳動著。

    放松狀態下的胸肌要比意想之中柔軟,高檔的衣服面料舒適,隔著薄薄的一層距離傳來心髒的跳動聲和身體的溫度。

    這個人居然就這麼放心地將她按在最緊要的位置,是對她的不以為意還是對自己實力的自信哦!

    “你一直在動,是想做點別的什麼嗎?”

    按著她的男人松開手,支著下頜隨性道。

    “嘖,真是麻煩。”

    想咬你啊!

    男人粗糲寬厚的掌心包裹住她的手,帶到了他的胸口。

    “隨便做什麼都可以。”

    千澄︰“??”

    不要啦!!

    等等……

    剛剛她的咒力恢復速率是不是提高了?心情值也提高了?疲勞值也減少了?

    好像是真的。

    她忍不住地按了按,又揉了揉。

    ……好家伙,居然還真的有放松的作用!!!

    不同動作的回復速率還不一樣!

    真有你的啊,《咒術師》!

    切換心態之後,千澄突然發現做這種事也不覺得羞恥了。

    這就和泡溫泉是一樣的!能達到一樣的目的!

    “不想隔著衣服?”

    “……?”

    “臉皮薄。”

    “……”紙片人不要亂說話啦!!

    低笑聲。

    她就著分開跪坐在男人膝蓋兩側的姿勢,在疲勞值降到一定數值後,女性的手垂下去,腦袋越來越低,疲倦又舒適地靠在對方的懷里睡著了。

    zzz。

    連睡覺里也蹙著眉。

    眼瞼下方的淡青色眼圈深厚。

    稍微動一下就有轉醒的跡象。

    禪院甚爾不以為意,對女性的睡顏也稱不上有興趣。

    他更加隨意放松地靠在沙發上,爾後打開電視機切換馬賽,只在她要滑下去的時候輕輕地扶一下,以免她被驚醒而已。

    或許,醒來後馬上離開會更好?

    ……算了,看在錢的份上。

    游戲中,只要玩家想醒來,那麼一睜一閉就會到第二天。

    但千澄也是有點累了,她小憩了一會兒,半夢半醒間意識到還在游戲里時才睜開眼。

    “8號蛋金好快!!”

    “8號蛋金第一名!蛋金到達終點!!”*

    ——“嘖!”

    賽馬直播解說聲和頭頂男人的聲音進入耳中。

    千澄本來想動,卻發現把禪院甚爾當工具人睡覺的自己,竟然也被禪院甚爾當作了在背部擱放手肘的工具人。

    因為她動起來擋住了看馬賽的視線,還將她的頭按回了被她捂熱的胸口。

    ……可惡!

    對方神情專注地看著電視。

    “啊,醒了,睡的很舒服嘛。”

    “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才讓你在這里睡的。”

    “?”你還讓男人在這里睡過嗎?

    禪院甚爾扯開唇角,意味不明地笑︰“還不是個男人,一個臭小鬼罷了。”

    ?是弟弟,還是孩子?

    千澄想,不過現在不是詢問的時機。

    她感覺自己睡的很舒服,所以下意識地想給對方酬勞。

    剛好電視在放賽馬直播,她隨手指向了電視機上的五號賽馬,對著在手機上操作的甚爾說︰“買五號。將所有錢都押下去也沒關系。”

    這是作弊從未來讀檔後的自信千澄。

    禪院甚爾瞥她一眼,知道有富婆兜底,所以無所謂地下了全款。

    雖然他是覺得憑他多年的經驗,人氣更高的九號馬更可能獲勝一點——

    “5號大胸妹好快!好快!”

    “5號大胸妹第一個抵達終點!!大胸妹的壓倒性勝利!!”*

    終于贏了一場且因為下注金額高而暴富的甚爾︰“……”

    心情復雜。

    這時他听到身側的女性,問他嘴角的傷痕。

    “……?”禪院甚爾歪了歪頭,誰會記得那種東西,估計是小時候因為沒有咒力被禪院家排斥時不小心在哪里搞傷的。

    他也記不住是不是這樣,就隨意地、輕描淡寫地說了。

    得到的是女性不帶一絲憐憫的復雜目光。

    “……”

    因為能在他這里以最短的時間解除疲勞、以更高的效率投身經營游戲,這件事發生的頻率就變得多了起來。

    至少在菜菜子和美美子眼中如此。

    她們兩個人對此很有意見。

    “戚風大人……”

    “我們……不可以嗎?”

    “而且,我們是雙子,有兩個人哦。”

    女孩子們拉著手,挺著胸口,期待地抬起頭。

    ?

    千澄蹲下身和她們平視,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看她們這幅緊張的樣子,總之先揉揉腦袋吧。

    又看她們一副高興卻不滿足的樣子,千澄將她們攬在懷里,從她們的發絲輕撫到她們的脊背。

    妹妹們沉浸在被擼來擼去的余韻中。

    在她離開不久後,忽然露出了如遭雷劈的表情。

    “……感覺,是我們被戚風大人治愈了。”

    “可惡,被戚風大人當小孩子了,完全沒有理解我們的意思呢。下次直接說會比較好嗎,可,可是……”

    她們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沮喪極了。

    沒辦法,只能將目標轉移到督促禪院甚爾——那個討厭的佔據了戚風大人心神的男人身上了。

    禪院甚爾吸煙。

    妹妹們︰盯

    禪院甚爾喝酒。

    妹妹們︰盯。

    禪院甚爾訓練後一身是汗。

    妹妹們︰盯。

    煙味酒味汗味都要洗掉!

    不然不許接觸戚風大人!

    興許是因為家里也有個差不多年紀的纏人小鬼,且是千澄家孩子的緣故,禪院甚爾對她們不加掩飾的目光和竊竊私語表現出了無視的態度。

    ——完全沒有將她們放在眼里。

    直到兩只小貓咪在試探的差不多後開始得寸進尺了。

    “什麼?”

    菜菜子揪著甚爾的衣服︰“衣服面料好硬,會弄疼戚風大人的臉。”

    美美子小幅戳了戳甚爾緊繃狀態下硬挺的肌肉︰“好硬,真的會舒服嗎?”

    “……小鬼,你們想干什麼?”

    天與暴君露出了惡人的表情,抬手就揪起她們的衣領。

    被嚇唬到的美美子抱著玩偶躲到了菜菜子身後。

    菜菜子握緊手機,鼓起勇氣︰“戚風大人喜歡你。你也要好好照顧她。”

    “哦?”

    甚爾露出了“你在教我做事”的表情,將菜菜子拎起來轉了個邊,反而激起了兩個女孩子的情緒。

    “你總是在戚風大人睡著後看馬賽,聲音還開的很大!”

    “還有……戚風大人很怕冷,你要給她加毛毯。”

    “總是一身味道,連我和美美子都聞不下去了。”

    “菜菜子說的對。”

    “你要是不想對她好,就拒絕她,讓、讓我們來……”

    微妙地被針對了。

    微妙地在擅長的領域被小屁孩指手畫腳了。

    禪院甚爾︰“……嘖。”

    他正要說話,就見女性走了過來。

    原本伸爪亂抓的貓咪立即收好爪子,乖順地對著喜歡的人喵喵叫了一聲後就跑出去了。

    ?

    千澄︰“發生什麼事了?”

    甚爾︰“沒什麼。”丟人。

    她也不再過問,回去了Q的首領辦公室。

    Q的外圍人員匯報說,在千澄外出祓除吞噬咒靈的地點,頻繁出現了穿著高□□服的咒術屆最強。

    他根據咒力殘穢確定是她後,就一日又一日地追尋著她。

    有一次甚至擦著千澄剛剛離開的時間點到了現場。

    好在千澄成為首領的事情還沒有透露出去,所以一時半會也追查不到Q身上。

    要是在Q羽翼未豐的時候被他阻攔,一定會是一件很麻煩的事。

    可惡。

    妹妹快升級!

    姐姐就等你罩了!

    之後,她在經營組織上幾乎每走一步就存檔一步,務必要在最短的時間內達成最好的效果。

    同時,情報部門對咒術社會的調查也送到了首領案前。

    2007年

    窗口判定失誤——■■次

    造成咒術師死亡■人,重傷■人

    【事件編號011 產土神信仰  芒果戚風重傷】

    咒術師死亡總人數——■■人

    重傷總人數——■■■人

    存活但喪失意志人數——■■人

    全社會異常死亡人數——■■■■■人

    ……

    □□裸的、觸目驚心的數據擺在眼前,連數字都無法看清,變成了冰冷的方框。

    聯合Q先前調查的咒術高層腐朽的一面和針對天元的陰謀論。

    千澄覺得她可以借由此,確定自己的理念。

    和擁有存讀檔功能和主人公命格的玩家不同。

    咒術師是份危險的、沒有回頭路的孤獨職業。

    在踏上這條道路之前,都要做好明天就可能在與咒靈戰斗中死去的準備。即使是玩家,其實也在被覆蓋的存檔中死了許多次。

    所以光是顛覆咒術屆還不夠。

    咒術師那點微薄的數量,在大量誕生的詛咒面前還是太渺小了。

    ——她想要創造一個沒有咒力的世界。

    在核平的世界里,

    普通人不會毫無緣故地被卷入咒靈事件慘烈地死去。

    咒術師們不會提心吊膽地過著有上一頓沒下一頓的非日常生活。

    咒術世家的人不會因為缺少咒力或天賦不高被排斥被不容許存在。

    有咒力卻在咒術屆無法顧及地方的孩子也不會因為擁有無法掌控的力量被咒靈盯上、被周圍人視作不祥、甚至被高層迫害送死。

    乍一看這個理念很理想主義很不可思議還不切實際,但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嘛!

    反派的大義大多是這種令人倒吸口氣又充滿了吐槽欲的。

    杰也一定會感到震驚的!

    你想創造咒術師的世界?好家伙,我比你還離譜,咒術師也別有了,大家都來當普通人,你就好好地活著,做個正常的在學校釋放青春活力的男子高中生吧!

    真想看到杰那時候的表情哦︰)

    不過,雖然有這樣惡劣的初心在。

    但千澄認為這或許是可行的。

    這個世界的設定是,日本之外國家的咒靈和咒術師都非常稀少,產生這種情況的緣由是天元在日本設下的結界。*

    其他國家和地區沒有結界,咒術師實力低微,勉強能與咒靈平衡。

    而天元布置在日本的結界,可以起到觀測咒力波動的“窗口”作用。但弊端就在于,結界下人類自身咒力累積沉澱的東西無法外泄,從而形成了數量更多的詛咒。當然,在這種“高咒力”環境下,同樣利用這種負面情緒為力量的咒術師數量也跟著變多,實力跟著加強。*

    所以。

    容易想到的方法有兩個。

    其一,撤去結界。

    新生的詛咒和咒術師將和其他地區一樣稀少。

    已經存在的咒靈和詛咒師仍然存在,實力也不會削弱。

    但如果取消,咒術師將跌落神壇,會逐漸失去現有的社會地位和權利。

    這對于老橘子而言,是無法容忍的事。

    還掌握著非凡力量的他們,會做出什麼樣的事?

    他們又會被失去咒靈威脅不需要再討好他們的政府、富商權貴怎麼看待?

    這個方法還有待商榷。

    其二,改造結界。

    既然是這個結界在起作用,那麼能否通過改變結界效力的形式,讓所有人類都被天與咒縛,變成零咒力的超強大猩猩——“普通人”?

    至于已存在的咒靈,可以讓大猩猩們和甚爾一樣用咒具打。

    咒具沒了咒力怎麼辦?

    就用已存在的咒靈養!

    一直到咒靈全部消失的那一刻為止。

    雖然听起來還是不太靠譜,但千澄認為理論上可行!

    現成的天與咒縛0咒力就在眼前,禪院甚爾可以幫助她實現她的大義。說不定還能通過研究他研制出消除咒力的儀器?

    如果這一條路最終仍舊無法實現的話。

    千澄還有一條不能和別人說的最後之路。

    在游戲官網上,她看到有關《咒術師》世界觀的簡介上寫著,「這個世界存在著詛咒之源」。*

    她的術式能操控時間。

    其中一個技能同樣與游戲的存讀檔相似,但有諸多限制。

    首先根據回溯的時間段消耗不同的大量的咒力,依舊剩余的咒力值決定在過去待的時間,時效結束後會回到過去被改變後的現在。

    相當于如果千澄在此刻即將被咒靈殺死,她可以花費大量咒力回溯到一小時前,身上的剩余咒力只夠她在過去待十分鐘。等十分鐘之後就會回到原來的時間點。

    那麼能否將時間撥回到最初的時間,在詛咒源頭誕生、脆弱之際,將他扼殺在搖籃里呢?

    如果沒有詛咒的源頭,就不會再有詛咒和咒力。

    這個世界就會像她的世界一樣是個和平的世界。

    至于妹妹……

    (你放心,你消失後我也不活啦!)

    (我們一起死。)

    這幾個辦法千澄都沒有100%的把握,但游戲嘛,存讀檔就是讓人試錯用的!

    況且她注定是要死遁的,完不完成都無所謂啦。

    而無論是改造天元結界還是將自己回溯到幾千年前,都需要千澄自身的強大實力。

    她現在不是一個人,是Q的首領。

    所以,她一定要將詛咒師集團「Q」做大做強!

    她決心要創造沒有咒力的世界啦!

    真有意思啊。

    這游戲。

    -

    考慮到接下來的目標少不了甚爾的幫忙,總要先和他通通氣。

    千澄在某次埋胸治愈醒來後,從毛毯里鑽出腦袋,先存了個檔,然後再仰著頭問他︰“沒有咒力的天與咒縛,是什麼樣的?”

    “也就那樣。”

    禪院甚爾沒有正面回答。

    他懶洋洋地搖著紅酒杯,沾染著津液的唇角亮晶晶的︰“為什麼突然對這個感興趣?”

    “你是億萬分之一,全世界僅有的零咒力。”

    “我想為你,為我,為所有人,創造一個沒有咒力的世界。”

    第二句話千澄打算和美美子和菜菜子也這麼說。

    禪院甚爾︰“……?”

    在他這一行,因為虛情假意多了,所以更能辨認出女性話語中的真心。

    他看見她眼中的光,看見她眼中倒映著的自己。

    這還真是,富婆的慷慨啊。

    他嗤笑一聲︰“夢話?”

    “……”可惡。

    “那就試著把夢變成現實吧。”

    他捉住她的下頜,用紅色的酒將她浸潤浸濕。

    “唔唔!”

    氣死了!

    讀檔!

    【……Loading……】

    這次早有準備的千澄冷靜地揍歪了禪院甚爾的臉。

    “不要亂動。”

    只能我動啦!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22章 第二十二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22章 第二十二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