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24

    五條悟有很多別人沒有的東西。

    無論是臉蛋、才能、錢財還是權勢, 身為五條家嫡子且內定為下一任家主的他從小就站在高位,公認的除了性格各方面都堪稱完美。

    但在兒時相伴的女僕、信任的朋友芒果戚風驟然叛逃從他的生活中消失時。

    他發現自己沒有一件戚風的東西。

    杰的房間里有許多女孩子的痕跡。

    他有一套特意為幼馴染準備的下午茶杯,房間里諸如小夜燈、加濕器、香薰蠟燭等別出心裁的小物件都是幼馴染一並購置, 連沐浴露洗發液也是女孩子慣用的橘子味。

    還有那時被他從舊村中帶回,護在懷中即便被瓷器將手指割的血肉淋灕也不願意放開的舊物。

    硝子也有許多女孩子的物品。

    她的衣櫃中有好幾件成套的姐妹裝, 化妝品是可以互相借用的關系,還有戚風特意為她制作的戒煙巧克力。

    就連學弟灰原雄和七海建人也收到過對方的御守禮物。

    這些物什都承載著他們和戚風的回憶,是他們不願意和任何人分享、不願意被任何人窺視的珍寶。

    五條悟就算是想睹物思人, 可找遍任何地方也沒找到和她有關的屬于自己的物品。

    甜品?吃掉了。

    衣服?穿完扔掉了。

    ……還有什麼?

    那條被他綁在戚風眼上,又被解下扔掉的繃帶……嗎?

    五條悟曾在夏油杰手中見過那條繃帶, 和他沾滿血跡的其他舊物一起。被他封存在袋子中,與赤色隔絕。

    可是當時杰的狀態, 杰的神情像是一條繃緊的即將斷掉的風箏線,面無表情的眸中翻涌著倦意,他失去了在那時候詢問的機會,事到如今也無法再向他討要。

    所以, 戚風什麼也沒有給他留下。

    但他這份心情,這份對于失去戚風難以忍受且不敢置信的心情卻與日俱增,無法消散也無法抑制地佔據了他的所有心緒。

    五條悟迫切地想要找到她。

    比起睹物思人, 顯然還是看著本人更實在不是嗎?

    ——“反正有我在,不會讓你出事的。”

    將她從高專偷出來的狂言還歷歷在目。

    但是五條悟沒做到, 還在眼皮底下把她弄丟了。

    所以他不知疲倦地根據在城市里尋找戚風的痕跡。

    一次又一次, 仿佛不停下來就不會有余力思考,仿佛不停下來就不會意識到時間的流逝。

    硝子說︰“你還不明白嗎?戚風根本不想見我們。”

    杰說︰“我不會去找她, 現在的我有要做的事情, 在完成之前……都沒有這個資格。”

    校長說︰“找到之後, 你要做什麼呢?”

    煩死了。

    他只是想……

    見到她。

    終于在這一天, 五條悟察覺到了熟悉的咒術波動。

    放假中的小學校區外施下了帳。

    他眯起眼楮,看見穿著黑色西裝外套的少女被困在咒靈布下的無盡結界中,她冷靜自持地走著,“噠噠”的腳步聲回響在走廊中。

    心髒突然跳的很快。

    仿佛被攥住一般。

    她在廁所隔間發現了被困在里面的小女孩。

    “沒事吧……?乖孩子。”

    小女孩被她溫柔地護住,情緒從無法自持的哭泣到停止顫動。

    在她眼前,可怖的一級咒靈自牆面顯現

    牆上布滿了一張張猙獰扭曲的臉,血色的黏液從牆上滲出來,是校園不可思議怪談的集合體。

    千澄將小女孩按在了懷中,輕柔地捂住了她的耳朵。

    爾後,室內的空氣變得更加粘稠恐怖,血橙色的發絲蔓延滋生。

    她正準備把妹妹叫出來加餐,結果在那之前——更為強大的力量不由分說地撕碎了眼前的咒靈?

    ?!

    可惡,被搶怪了!

    這怎麼辦!

    讀檔能搶回怪嗎?

    妹妹的憤怒值一下子堆滿。

    尖銳的牙齒交錯的咒靈一下子浮現在少女身後,凝結著惡意的赤色雙眸冰冷地凝視來人。

    “戚風!”

    女孩子緩緩地回過頭來。

    五條悟才發現她臉上同樣纏繞著繃帶,卻不是在象征著妹妹的左眼,而是原本完好無損、晶瑩透亮的橙色眼眸。

    她注視人的時候微抬下頜,眼眸向上微挑。

    不再是往日像小動物一樣濕漉漉無害的表情,而透出了些許的清冷和睥睨感……?錯覺嗎?

    “悟君?”

    她的聲音和以前沒什麼不同,輕柔的,像是綿軟的蛋糕。

    她好像比之前瘦了很多,看起來弱不禁風的,雖然她在五條悟的印象中一向如此,但手腕好像沒現在這麼縴細。不要緊吧?

    五條悟盯著她。

    一步一步地向她走進。

    她身後的特級咒靈嘶吼著攻擊著他,拒絕著他的靠近。

    少女不加干涉。

    是因為知道沒辦法傷到他,還是因為別的什麼?

    心跳逐漸平緩下去。

    五條悟在她身前的安全距離處站住,看到她懷中的孩子不知何時沒了聲息,還活著,但是已經昏睡過去了。是被她弄昏的?

    他沉沉地喚出對方的名字︰“戚風。”

    “……給我說明一下。”

    聲音壓抑。

    “說明什麼?”

    “所有的事。”

    千澄垂下了眼楮,將小女孩放在牆角,體貼地幫她撥開因為冷汗黏在額頭的頭發。

    “我以為你已經知道了。”

    “我不知道。”

    “村子里的人是我殺的。別墅里的咒術師也是我殺的。”

    她的聲音低下去,抿了抿唇,“他們給你的情報難道不是這樣的嗎?悟君。”

    “我不相信。”

    “……”

    “……”

    千澄不說話,五條悟也就不說話。

    他沒有戴眼鏡,那雙鈷藍色的深邃雙眸正死死地盯著她看。

    “……可是,這是不相信就能避免的事嗎?”

    千澄嘆了口氣,她起身,回視著五條悟。

    聲音不大,像是怕驚擾了小女孩的睡夢。

    “你沒有去調查過嗎?現場有沒有我的咒術殘穢,死者的傷口是不是我造成的,這是一調查就能知道的事情,不是嗎?”

    “還是你以為我做出那些事是有什麼苦衷?以為我背負著什麼不能告訴別人的原因?”

    “……”

    “就算是這樣,我還是用自己的能力殺了人。”

    “悟君,我殺人啦。”

    她語氣釋然地說著這樣的話。

    可五條悟覺得,她或許是想哭的。

    屬于妹妹的那只眼楮一片血色,沒有淚光閃爍,羽睫卻不適地眨了好多下。

    “我現在打從心底開始厭倦這一切,現在的世界對我來說毫無意義。我想創造一個沒有咒力的世界,很不可思議嗎?但這是我選擇並決定實現的道路。”

    “很遺憾,悟君,我已經不是你記憶中的那個人了。”

    五條悟不知道,她原來也能跟他說這麼多的話。

    不是由他主導,而是由她主動。

    可一句一句都只是在兩人之間構築城牆,將他推向另一邊。

    她在說什麼啊?

    什麼無咒力的世界?

    五條悟無法理解。

    但他分明又看到了其中的求救訊號。

    五條悟心煩意燥。

    他盯著對方,對方卻恍若未覺,雙唇依舊翕動。

    “如果你是來殺我的……”

    “不要用這只眼楮看我。”

    五條悟一字一頓地打斷了她的話。

    他向前進了一步。

    ——將戚風偷出來的不久之前,五條悟還扒著戚風的左眼饒有興致,問︰“這只眼楮看我是什麼樣子?”

    可現在他一點也不想被這只眼楮注視。

    在他踏入安全距離之後,妹妹像是受到挑釁一樣發起了攻擊。

    無下限術式之下傷害不能近身,可這撲面而來的殺意和惡意卻絕非作假。

    千澄後退一步,避開了他的手,神情淡淡。

    ——五條悟一直覺得,他的小女僕一直都將他放在第一位,即使被置于更危險的境地第一時間擔心的也只有他。

    可現在她對妹妹沒有一絲一毫的阻攔,即使傷害他也不為所動。

    過去的一切都是夢嗎?

    短短幾個月過去,就會發生這麼多變化嗎?

    喜歡會讓人脆弱。

    喜歡會讓人惶恐。

    但現在的五條悟卻對此毫無所覺。

    他被一種莫名的、從未有過的情緒攥住心神。

    他喘著氣,平復心情。

    他曾和硝子承諾過會將戚風帶回去。

    所以。

    “我想听你真實的想法,真實發生的事……不,我不要知道了,只要你向我伸出手,向前進一步,我就帶你回去。”

    五條悟抬高了聲線︰“跟我回去。”

    ?

    千澄驚恐。

    你怎麼不按常理出牌!之前不是懟完杰就放他走了嗎!

    女孩子面上卻不為所動。

    “即使被處刑?”

    “我不會讓你被處刑,我會保護你。”

    “……可是,你能決定?”

    “…………”

    千澄輕笑︰“你只能決定你自己,不能代表所有人。所以,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我不會當真的。”

    五條悟依舊盯著千澄︰“……”

    “我也不會跟你回去,因為我有了自己要做的事。”

    “要怎麼做??”就那個離譜的想法?!

    “這不是可以告訴你的事。”

    “……你在說什麼??”

    “如果你想殺我,想殺就殺吧。”千澄頓了頓,“但是,……我不想被你殺死,我會反抗。”

    “……”

    想救的人讓他想殺就殺。

    五條悟終于有了動作。

    但並非是想殺了千澄。

    那日硝子堅持聲稱千澄變了的態度陰差陽錯地激起了他的反抗心理,他更想證明千澄沒有變,更加地執著于要將她帶回去。

    即便現在無法說通,但或許將她帶回去就能……

    回到起點……嗎。

    可在他動手時,不止是暴怒的妹妹發了狂的攻擊他,黑發的零咒力者也突然出現在眼前,差點給了他結結實實的一刀。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傲慢啊,六眼。”

    黑發男人說,嘴角的傷痕吸引視線。

    五條悟瞳孔一縮,顯然沒料到禪院甚爾——曾經的手下敗將還活著。

    他變強的一年間,禪院甚爾也有變強。

    更何況禪院甚爾並沒有想在這里找回場子,他只想阻礙五條悟一點時間,所以交手一兩招後就和千澄跑路了。

    五條悟想追上去。

    身後卻響起了夏油杰的聲音︰“悟。”

    黑發少年披散著頭發,自黑暗中走出,看不出神情。

    五條悟一點也不意外他會找到這里來,沒有回頭,兩人一起望著千澄和禪院甚爾消失的方向。

    彼此之間都沒有說話。

    “……”

    “……”

    五條悟緊抿著唇,眸中的火焰卻沒有熄滅。

    整個人呈現出的氣勢卻像是被暴雨淋濕的狗勾。

    夏油杰沉默著。

    他只來得及看見幼馴染決絕離開的背影。

    現在他的腦海里全都是剛才那個男人——殺死理子妹妹的禪院甚爾的樣子。

    從前站在幼馴染身側的,應當是他。

    心口的劇烈絞痛。

    是束縛起作用了嗎?

    「隱藏■■值︰40→49→50→48」

    「隱藏■■值︰10→60→40→40」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24章 第二十四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24章 第二十四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