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27

    禪院惠的一天從太陽公公出來開始。

    疊被被。

    刷牙牙。

    洗臉臉。

    端碗碗。

    吃飯飯。

    他已經五歲, 在父親放養式教育中養成了獨立的性格,可以自己使用筷子和勺子,不用爸爸喂。

    “今天還要去嗎?”

    “畢竟我在那里上班啊。”禪院甚爾整了整領結, 透過鏡子看了這小鬼一眼,“吃完記得擦嘴嘴, 別花著臉出去,丟人。”

    惠擦了擦嘴。

    惠踮起腳尖將碗碗放進洗碗槽。

    惠抓起書包跟在爸爸身後出了新家。

    “和她們兩姐妹相處的怎麼樣?”

    電梯下墜的間隙里,男人隨口問道。

    禪院惠想到某次看見的千澄身上被她叫做「妹妹」的特級咒靈, “……有一個姐姐很好,有一個姐姐很凶。還聊不上話。”

    禪院甚爾了然, 那兩只小貓咪中,白發的菜菜子確實要更外向更凶一點, 而美美子則溫柔內向一些。

    而她們一致排外,自然不愛搭理惠。

    “臭小子,你要加油啊。”

    被父親報以期望的惠壓力很大︰“……要怎麼做?”

    “隨便什麼都好,做點讓她們開心的事情。”

    “??”

    “你好歹也是我的兒子, 用你的腦袋瓜好好想想吧。”

    禪院甚爾將他塞入幼稚園接送的校車,根本沒有好好回答。一方面是懶得搭理這麼蠢的問題,另一方面是對五六歲的小女孩根本沒有研究。

    小女孩可不在他的目標範圍內。

    所以, 禪院惠用小腦袋想了一天。

    在下午放學來到Q,因著干部兒子的身份在Q本部暢通無阻地到了首領辦公室(雖然過程被美美子和菜菜子刁難了很久, 最後放出兩只一黑一白的玉犬勾走了她們), 在被千澄招待甜點和牛奶安靜地度過了一段時間後,終于等到對方休息了。

    漂亮的大姐姐坐在對面, 臉上纏繞著的繃帶和長長的紅色圍巾有種精致的脆弱感, 像是班上女孩子珍視的洋娃娃。

    不過洋娃娃只需要放在那里一動不動, 不用被工作圍的團團轉。

    惠想。

    大姐姐疑惑道︰“惠?”

    他繃著臉, 從椅子上跳下來,打開書包,拿出了放在書包上方保存完好的花朵,捧在手心里遞給了她。

    是從一個枝頭綻出的兩朵花。

    千澄說不出名字,但是是路邊很常見的那種,在風中搖曳的漂亮花朵。它的花瓣飽滿,顏色清麗,沒有一絲污損和折痕,看起來有好好地挑選過。

    禪院惠和他爹一樣面無表情,看上去有些拽拽的。

    “這個送給你。”

    其實有點緊張。

    這畢竟還是他第一次送女孩子、還是需要仰視的女孩子禮物。

    女孩子喜歡什麼?

    喜歡洋娃娃,喜歡牽手,喜歡折紙,喜歡花。

    惠其實還偷偷跟著班上的女孩子學了紙鶴和星星的折法,但復刻起來很難。回家路上看見這些漂亮的花後,他偷偷折了放在口袋里,再轉移到書包里好好保存。

    雖然千澄曾在那天後找到他說不要介意他老爹不著調的話,讓他放心地在這里玩、在這里完成幼稚園的作業,在這里訓練他的十影法,以後在Q干活。

    惠其實對大姐姐的好感還可以。

    畢竟是難得地給他老爹提供正經干活的工作的女性,公司福利待遇還好,還給了他和老爹一輛車和一個新家。

    所以他也想對大姐姐好。

    剛訓練了一下午並洗了澡還沒擦干淨身上水汽的禪院甚爾一進來,看見的就是他兒子給他的小富婆送花,小富婆怔愣之後,還高高興興地接過了。

    “謝謝你呀,寶貝。”

    听到這個稱呼,禪院甚爾突然有些不悅。

    小富婆還沒看見他,只是溫柔地注視著那個小鬼,熟稔道。

    “最近有什麼需要的東西嗎?想不想要假面超人的玩具?還是變形金剛,要玩游戲嗎?”

    像不像“最近有什麼需要的?那輛馬自達還滿意嗎?房子住的怎麼樣,房型還滿意嗎?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要告訴我哦”??

    對父與子都如出一轍的有錢人行為。

    惠眼楮微睜,顯然被天降富婆砸的有些暈乎乎的。

    但他還是把持住了,矜持又拽道。

    “都不需要。你讓我在這里待著就好。”

    “你好乖呀。”

    禪院甚爾不爽地“嘖”了一聲,吸引了兩人的注視。

    他揪起惠︰“小孩子就去做小孩子的事,你去找那兩個小姑娘玩,現在是大人的時間了。”

    禪院惠︰“?”

    千澄︰“?”

    你不要過來啊啊啊。

    不過這次貓咪雷達沒有豎起,估計是有什麼要緊事。

    所以千澄先說了一句“你不要對惠這麼凶嘛”,然後抱歉地看向惠,牽著他的手送到了門外,還不忘囑咐“這朵花我很喜歡,如果你有什麼需要的一定要告訴我哦,跟菜菜子美美子說也可以。”

    惠繃著臉點點頭,看了他爹好幾眼。

    像是在說“我有和大姐姐好好相處哦”。

    甚爾︰“……”

    他眼皮一跳。

    硬了硬了,拳頭硬了。

    回去得好好教訓這臭小鬼。

    他不爽地想道。

    -

    Q的事業步上了正軌。

    從不能見人的暗處到披上了正經公司的皮,招募了一些外圍人員,不听話的就讓妹妹以理服人。黑的白的業務都做的越發得心應手,很快就蒸蒸日上。

    千澄其實對正經的集團經營不是很熟悉,但這是個游戲呀。

    會將一切事務簡化成玩家也能輕松上手的事,還有存讀檔這個作弊功能和優奈的外援,so easy啦!

    Q成員看她也從不敢抬頭直視的恐懼暴君變成了行事恩威並施,手段寬猛相濟的首領。她的所有決策都是正確的,她的所有舉措都是有效。Q在她手中以驚人的速率擴大,料想過不了幾年,無論是實力還是影響力都將到達一個無法想象的地步,包括拜爾在內的所有人的目光都灼熱起來。

    在這一行,她有足夠的天賦和才能,稱得上時運兼備的天生領袖。

    可她在這之前,明明只是個剛過十八歲的女子高中生而已。

    拜爾還打听過了,高專根本不重視文化課,也沒有針對這方面的專業修養課,學生們每天都忙于提升自己的實力和到各地去實戰祓除咒靈。

    說她只有國中學歷也不為過。

    所以想法才會那麼天真……又那麼瘋狂?

    拜爾想起那一天,他被傳召到首領辦公室。

    他低垂著頭,和女性隔著一定的距離,恰到好處地只能看見她微笑的雙唇,那之上的風景、那恐怖的赤色眸子是他再也無法踏足的領域。

    黑白雙子一左一右地站在她的兩側。

    “你是為什麼才成為詛咒師?”

    記不清回答了什麼。

    從前是為什麼厭棄咒術屆,後來是落入了權與勢的漩渦,不滿足于再被那群老家伙把持。

    而被五條悟擊潰後純粹是對他們懷恨在心。

    “這樣啊,那你也來一起協助我的理想吧。”

    她說。

    “我想創造一個沒有咒力的世界,不再有咒術師,也不再有詛咒。”

    拜爾一時沒听明白。

    她的語氣堅定又尋常,翕動的雙唇和輕柔的聲線卻讓人下意識地想要听從,即便這句話本身听起來天方夜譚又不可思議。

    她明明自己就是強大的詛咒師……

    “錢?我可以給你。”

    “權?我也可以給你。”

    “顛覆咒術屆?到時候他們不會再存在。”

    “只要你繼續將忠誠奉獻給我,為我效力,你所想擁有的我都能給你。”

    “你也想過和平的、站在人前的生活吧?”

    天真又瘋狂。

    卻帶著令人信服的魔力。

    要是自己是普通人就好了。

    咒術師不存在毫無後悔的死亡,每一次瀕死之時他都會有這樣的想法。

    這是能夠實現的未來嗎?

    拜爾甚至沒有去問要怎麼做,只是將頭垂的更低了些。

    曾經不可一世的喪犬徹底低下了頭顱,沉默地立在她的身前,為她驅使,做盡所有能干的事。

    【忠心值︰100】

    ……

    禪院惠離開後,禪院甚爾和千澄提起了這個人。

    “老家伙們察覺到Q了,不過一時半會還追查不到這里。對了,那個拜什麼最近的眼神很討厭。”

    他從來不記男人的名字,也不喜歡被男人盯著看。

    千澄倒是覺得拜爾還不錯啦。

    他在設置結界上有一手,現在除了千澄派遣的任務,每天都把自己關在實驗室里,試驗如何更改或擴大結界的效力,以期日後對天元的結界動手。

    而千澄第二個方法是基于天與咒縛衍生的,所以拜爾就將現成的天與咒縛零咒力者納入了未來的研究範圍。

    她打開角色面板看了看,彼此的好感值都是負數。

    「禪院甚爾對拜爾︰-30

    ——對討人厭的男性沒有任何想法。」

    「拜爾對禪院甚爾︰-50

    ——“除了天與咒縛一無是處的糟糕軟飯男,難道首領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將他留下……等你沒用之後,首領就會把你丟進垃圾桶了。”」

    ?

    拜爾你好會罵哦!

    千澄有時候會翻看手下人的好感度,可以看到他們的另一面,很有趣。

    “他只是對天與咒縛感興趣而已,人還是不錯的。”

    “嘖,這麼一想,這家伙的眼神就和那個人一樣啊。”

    “什麼人?”

    “一個咒術師,同樣想研究我身上的天與咒縛,太煩人了,所以我把她甩掉了。”

    是個女人?

    千澄注意到甚爾用的人稱是“她”。

    不過甚爾居然是拒絕被研究的態度嗎?

    于是千澄試探道︰“她,沒給夠錢?”

    “……”

    她語句中的停頓,听起來就像是在意這個人的性別多過其他一樣。

    察覺到某種事實的禪院甚爾看了她一眼,唇角勾起令人心悅的弧度,“那倒不是,我只是單純不喜歡那個女人罷了。”

    “……哦。”

    好她懂了,說明錢還是能擺平他的!

    她喝了口茶,看到放在桌子上的花朵,感嘆說︰“惠真的很可愛啊。”

    禪院惠真的是長得可愛,天賦又好。

    禪院甚爾將他丟到Q後,他就以五歲的年紀成為了Q的特別雇佣對象。千澄看到他屬性面板時就覺得針不戳,是值得培養的人才。

    再加上這小男孩確實可愛。

    有時候見她低落,還會召喚出一黑一白的狗勾給她擼。

    自己則拽拽地坐在旁邊,當千澄順手擼上他頭發時一動不動地、只是僵直了後背,只有黑白分明的瞳孔追隨著千澄的手轉動。

    她松開手時還會失落地眨眨眼楮。

    真可愛。

    所以在某天他承諾說長大後要和老爹一起在Q工作的諾言後,千澄將資源狗糧全砸在了他身上,

    ——讓禪院惠過早地失去了“童年”。

    他雖然只有五歲。

    但現在的實力已經深不可測,能調伏十種式神了!

    倘若拉去評級的話,肯定是二級咒術師起步。

    然而禪院甚爾一點也不吃千澄對那小鬼的夸獎。

    總有種奇怪的,像是引狼入室了的感覺。

    一定是錯覺。

    “呵,他可不是你想的那種乖順的小孩子。”

    “你怎麼說惠壞話的?”

    “……嘖。”

    “我之前還看到你在訓斥他,不要總是和小孩子過不去。”

    “……”

    今天不想听到的話實在是太多了。

    禪院甚爾盯著女性的唇,心想不如干脆堵上算了。

    但她一定不願意。

    她對兩人親密接觸的事表現的沒有距離感。

    埋胸充電也只是在最初抗拒了一下,隨後就像是將他當成了人形枕頭,累了的時候就自動坐在他的腿上靠在胸口,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覺。

    但一旦接近戀人的範圍——當然並不是甚爾的定義。

    像是親吻、擁抱以及更親密的事,就會遭到拒絕。

    曾經被打腫的臉就是鐵證。

    ——其實只是千澄親不過而已。

    小貓咪玩游戲當然是想自己佔據主導地位,自己掌控的呀。

    不然和紙片人親親貼貼還能漲數值的事誰會介意呢!

    那不如做點分心的事。

    甚爾意味不明地笑了起來︰“之前說的,還感興趣嗎?”

    “……什麼?”

    他的手指落下,帶動千澄的視線到他的小腹,撩起了衣擺。他體能很強,傷口痊愈的很快,之前受傷纏上的繃帶已經拆掉,只殘余下淺色的疤痕,為這具肉體增添上一份野性的美感。

    “這里。”緊繃狀態下的小腹肌肉。

    “這里。”精窄的腰線。

    “這里。”手指虛虛下移,線條流暢的人魚線。

    他舔了舔唇,唇角那道傷痕正好面朝千澄的方向︰“只要你感興趣,全是你的。”

    千澄︰“……”

    貓咪雷達,雖遲但到。

    這人到底怎麼回事啦??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27章 第二十七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27章 第二十七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