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29

    九十九由基。

    千澄知道她, 同五條悟、夏油杰一樣都是特級咒術師。

    不過並沒有實質性的接觸,只知道是個性格隨性、不愛接任務、經常去海外出差的咒術師。

    噢對了,前不久和灰原七海泡溫泉的那天晚上,灰原雄還提到她是個平易近人的前輩, 還問了他和夏油喜歡什麼樣的女性。

    但原本的千澄其實是不太喜歡她的。

    因為和九十九由基的談話也是夏油杰黑化叛逃的導.火.索之一——那場對話是只能在二人獨處場合開啟的劇情, 千澄無法加入, 只是從夏油杰的只言片語中了解到了這一點——九十九由基讓夏油杰看到了某種可能性, 然後堅定並竭盡所能地踏上了履行大義的路。

    夏油杰的大義,就是殺光所有普通人創造只有咒術師的世界。

    所有說,千澄四十多周目的讀檔里也有九十九一口鍋呢!

    小貓咪無能狂怒亂撒氣.jpg

    不過……

    近距離接觸到後, 千澄突然發現對方很好看。

    被摩托車制服緊緊包裹住的身材絕佳, 五官精致, 淺色的頭發紛紛揚揚地灑下來, 在空氣中漾開漂亮的弧度。

    機車和美人是絕佳的搭配!

    嗯……

    誰會和美女生氣呢!

    千澄立刻消氣,只是面上還是一副疏離冷淡的模樣。

    而面對九十九, 禪院甚爾︰“我和你不熟吧?”

    說完, 他升起了車窗。

    “真是無情的男人。”女人縮回手, 視線跟著往後,落在千澄身上, 露出了相當意外的神色, “哦……這是芒果同學?你居然在這里?”

    千澄看著她︰“我已經不是高專的學生了。”

    “對你而言, 脫離高專也不算什麼壞事。”九十九由基饒有興致地注視著她, “那麼,就叫你戚風如何?我一直都想認識你呢。”

    意外的自來熟。

    “……是這樣嗎?”

    “畢竟你現在也是特級嘛, 這下特級我可是全見遍了, 你和我想象中的一點都不一樣呢。”女人笑眯眯地支起身子, 對千澄和禪院甚爾飛了個吻, 這才將頭盔戴了回去,“綠燈了,那麼,下次見啦!”

    她剛走不久,千澄就用手護住了禪院惠的眼楮,然後把妹妹放出來吃掉了跟在車後定位用的咒靈。

    千澄在想,當她徹底轉移到咒靈陣營後,她看過去的咒術師朋友的名字都是代表敵方的紅色,夏油杰如此,五條悟也是如此。

    但是九十九由基不同,是中立的灰色。

    難道說可以拉攏過來?

    如果拉攏過來,Q就多了個特級。

    兩特級加上天與暴君對最強五條悟和夏油杰就是五五開啦!更沒在怕了!

    她覺得不錯!

    不過,天與暴君可以用錢打動,九十九由基可以用什麼?

    她幾乎不接任務,看起來對高額的報酬沒什麼興趣……

    禪院甚爾絲毫不知道小富婆正在打九十九由基的主意,他透過後視鏡打量著女性,看她面色無常又無端地泛出一絲冷意的模樣,覺得她說不定很在意九十九由基。

    可能是因為九十九捉摸不透的態度——明明身處咒術師陣營,卻對叛逃的她表現出了友好的態度。

    可能是因為九十九口中的“特級”——特級五條悟和夏油杰都是她重要的同期。

    也可能是因為九十九搭訕了他——畢竟被她雇(包)佣(養)的男人突然被別的女人搭訕,甚至在離開時拋了個曖昧的飛吻,怎麼看都會被人誤會吧?被誤會是前任,或是之前的老板。

    臭小鬼已經因此露出一言難盡的表情了。

    還需要確認。

    “你認識她?”

    一片寂靜中,女性出聲,主動提及了九十九由基的事。

    語氣是在意的。

    禪院甚爾覺得沒什麼好隱瞞的,他無所謂道︰“哦,之前提的那個和拜爾一樣的女人,就是她。”

    “……是嗎?原來她對你感興趣啊。”

    哦,重點在于對“他”感興趣。

    所以極有可能是第三種。

    禪院甚爾︰“也還行吧。”

    “這個人你可以注意一下,她和你有著相似的理念,說不定能成為你的助力。不過當時我是搞不懂那女人的想法就是了……嘖。”

    他說的是“當時”。

    九十九由基找到他想研究他的理由,同樣是為了創造一個沒有咒力的世界。

    他那時的反應是嗤之以鼻,左耳進右耳出,然後不耐煩地將其甩掉。

    但現在嘛,他通過後視鏡看向後座的女性和小鬼。

    覺得那個理念或許也不是那麼白日做夢、天方夜譚、不切實際。

    千澄︰“!”

    她day到了!

    九十九由基對禪院甚爾感興趣,甚爾對錢感興趣。

    而她有錢,她可以花錢讓甚爾提供一個被“研究”的機會,這不是現成的拉攏九十九由基的理由嗎?果然錢是無所不能的!

    想到這里,千澄吹了吹他︰“畢竟你很強。”

    “?”

    “絕對天與咒縛下的零咒力者,卻有著抵御咒力的超強□□。就算是我,也感到心潮澎湃。”*

    “?”

    總覺得,好像酸溜溜的。

    禪院甚爾握著方向盤︰“哦,你也是這麼看我的嗎?那除了天與咒縛之外,我在你眼中還是什麼?”

    還有胸肌。

    這話當然不能說。

    千澄和禪院甚爾的視線在後視鏡中交匯,看見他眼底滾燙的灼熱。

    被他捕捉到目光後,氣氛好像有什麼不一樣了。

    貓貓雷達意思意思動了一下,又平息了下去。

    千澄知道這是個刷好感的機會,可以適當地說一些首領對員工的套話來加強忠心值!

    雖然他們說好了不要求甚爾在這段關系中的忠誠,但千澄覺得他真的很好用!尤其是現在。

    讓社恐的小貓咪想想怎麼夸……

    “你是Q的干部,是惠的父親,也是我信任的人……”怎麼勾起了唇?千澄被他臉上顯現的笑意打斷思路,移開目光,頓了頓,“雖然看起來很輕浮不著調,但意外地是我可以放心托付全部的人。”

    甜言蜜語,顯而易見。

    但也確實取悅到了禪院甚爾。

    誰不喜歡被小富婆夸呢?

    “這樣啊。你也很不錯嘛。”于是他當場來了個反向輸出,從小富婆各方面的實力到職業能力輕輕松松地將她夸的心花怒放。

    “……”謝謝謝謝。

    禪院甚爾笑了,愉悅地低笑著,胸腔震顫著。

    商業互吹的千澄也矜持地笑了。小貓咪拒絕不了彩虹屁!尤其是他這行地地道道的、說到人心坎上去的彩虹屁。

    一側的伏黑惠坐正了身體︰“?”

    大人們在說什麼?

    不過听他老爹說的,大姐姐好像很厲害……嗯,他要努力。

    一陣不算長的寂靜後,輕浮不著調的男人松了松領口,換上了認真的語氣,注視著後視鏡中的她︰“戚風。”

    “這麼叫你,怎麼樣?”

    野獸以退為進地低下了頭,收起利爪。

    ?

    千澄遲疑了一下,這才發現他倆竟然沒怎麼叫過對方名字。

    都是“你”啊“你”的,偶爾也會稱呼“首領”或“干部”。但正兒八經的名字倒是很少叫。

    “我並不介意這種事,那麼相對的……”

    她頓聲,念出了甚爾頭頂的名字。

    “禪院君。”

    “我可不喜歡我的姓。”

    千澄配合︰“甚爾君。”

    “敬稱就免了吧,和叫惠一樣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莫名其妙的攀比心。

    千澄依舊非常配合︰“甚爾。”

    一切都是為了之後的九十九嘛!

    惠︰“?”

    禪院惠感覺他老爹好像又瞄了他一眼。

    嗯……難道是讓他學著點的意思嗎?

    -

    -

    千澄沒想到自己讓妹妹吃掉了九十九由基留下定位的咒靈,但她還是找過來了。

    不過,找到她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隨著Q的迅速擴張,千澄株式會社「Q」老板的身份還沒有多少人對上號,但是身為詛咒師集團「Q」首領的身份卻已經走漏了風聲。

    有咒術師在與Q的戰斗員交鋒時察覺到了他身上被控制的詛咒痕跡,經過驗證確定為特級過咒怨靈妹妹所為。

    再和重啟後的Q大換血、新首領是一名實力強大少女的消息結合起來,很容易就叫人想到了叛逃中的芒果戚風。

    ——要千澄說,就不該搞什麼組織制服嘛!

    Q的戰斗服還專門在帽子上印了個大大的“Q”字,實在是太明顯太好認了!

    但Q的戰斗員都堅持說這是組織文化……沒辦法,像什麼火箭隊、曉組織等反派都是這樣拉滿逼格的。

    總之,咒術界針對Q的追殺層出不窮。

    殺害以咒術作惡的詛咒師,也是他們的正義。

    他們有手段捕捉到Q成員的行動軌跡,卻無法追查到結界之下Q的本部。

    千澄煩不勝煩,不能忽視Q成員的數量削減。

    畢竟都是她花了資源培養過的員工。

    雖然大多天賦一般,但在千澄的合理分配下都在自己的崗位上發光發彩,已經缺之不可了!尤其是拜爾,每天泡在實驗室里研究結界居然也被盯上了。

    她利用存讀檔的預判和對Q成員信息的掌握,解決了一次又一次追殺。有時候遇到棘手的情況,也會親自上陣,與過去的同僚為敵。

    而這一次,回來的路上下了雨。

    被雨淋濕會降低心情值。

    當雨變大時,有雨傘斜斜地靠過來,擋住了她頭頂的一片雨。

    “你喜歡什麼樣的女人?”

    伴隨而來的是女性在雨中清冽的聲音。

    是九十九由基。

    千澄︰“?”

    對方並沒有敵意,所以千澄想了一下問題的答案。如果是她喜歡的女性,那肯定就是媽媽七海太太。但游戲里的話,果然還是溫柔又酷的硝子最好了,罵五條悟和杰人渣的時候真的很爽!

    但她正要遲疑地說出“硝子”,突然瞥到妹妹的怒氣值漲了一截。

    于是千澄改口︰“……我的妹妹。”

    【怒氣值down】

    “喔,那只特級咒靈嗎?在你的眼楮里?”

    高大的女人俯下身,氣息撲進。

    “看起來很有趣嘛。”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我。”

    “對不起~”

    “……不過,不應該問我喜歡什麼樣的男人嗎?”

    “你才反應過來啊。戚風,你真的很有趣。那麼,你喜歡什麼樣的男人?”

    溫柔、話少的人。

    愛吃甜食和愛好游戲的人。

    普通人。

    這是千澄喜歡的類型。

    但是沒必要告訴她,她歪了歪頭,瞳孔變得幽暗起來︰“這個問題有什麼意義嗎?你好像對我很好奇。”

    “太明顯了嗎?”九十九由基笑,“喜歡是一個人的軟肋,我在試圖得到你的弱點。”

    她這般直白反而讓千澄不知道說什麼了。

    得到她的理想型,然後給她送男人用美人計嗎??

    “開玩笑的。”九十九由基注視著她,輕松笑道:“我還是第一次發現,有人和我有著相同的理念,並在切實地付諸行動。”

    “盯著拜爾的人是你。”

    “嗯,你和我從別人口中知道的一點都不一樣,”九十九由基支著下頜,“你知道嗎?你離開後你的朋友們都很痛苦,無論是夏油同學還是五條同學的狀態看起來可都不太好。在他們眼中,你是被迫走到對立面、努力伸手就可以拉回來的朋友。”

    “……”杰很痛苦?嗯!

    女人抬手撩開了千澄額前的頭發,微笑道︰“但現在看來,至少現在的你,是堅定地選擇了這條道路呢。”

    妹妹產生了殺意。

    “別誤會,我可沒有想和你為敵。倒不如說,我對你正在做的事情很感興趣,可以讓我也加入嗎?”

    ?

    你是認真的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29章 第二十九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29章 第二十九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