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31章 第三十一章

    買文解鎖小蛋糕快樂派對和DK傷痛文學!

    越是靠近村落, 夏油杰就越感到不適。

    這篇區域連飛鳥走禽都罕見,安靜的沒有半點聲息。村落坐落在黑  的樹林間,日影西斜,幾乎透不進光。

    同時, 空氣中還彌漫著濃厚的血腥味。

    令人不悅。

    令人作嘔。

    難以忍受。

    但夏油杰連咒靈能量核都能面不改色的咽下去。

    所以他只是平靜地, 一邊踏入村落, 一邊思索著等這次任務解決後, 就去找到幼馴染, 和她——

    腳步突兀地止住。

    和她——

    血色彌漫了視野。

    被咒靈收割、死狀慘烈的數具人類尸體步入眼簾, 值得注意的是,他們五官歪斜, 身體上多少都有缺陷,這並不是咒術留下的痕跡。

    從尸體所處的位置和死狀來看,從他們逃跑到死亡只過了短暫一瞬。

    他們做了什麼事情?

    讓這個咒靈一下子暴怒殺了這麼多人?

    這和情報給的咒靈特性有所不同。

    夏油杰冷靜地評估著這名咒靈的實力是否和學校給的情報有所偏差,當他的視線更加細致地落到尸體上的傷痕時, 咒術師再次突兀地頓住了。

    他心頭一跳。

    咒術師屆, 每存在一名咒術師就存在一種不同的術式, 每個人的術式都稱得上獨一無二。對應的, 咒靈也是如此。

    這樣像是被發絲密集穿過而留下許多孔狀的傷口實在太過熟悉, 實在無法讓夏油杰不多想。

    似乎是為了印證他的想法,下一秒, 身體的本能告訴夏油杰︰殘存在尸體之上的咒術殘穢正是來自于他幼馴染身上的咒靈。

    朝夕相處, 夏油杰對幼馴染和妹妹的咒術殘穢再熟悉不過。

    他的心髒快要跳出胸腔。

    難以抑制的恐慌感經由心髒流向四肢百骸。

    一瞬間, 他被淹沒在了鋪天蓋地的錯亂想法中。

    後退一步,卻踩到了什麼東西。

    仿佛抓到了能讓他從潮海中活下去的救命筏子, 夏油杰低下頭, 像溺水的人呼吸到氧氣一樣輕喘著, 卻看見了一個被血染紅的御守。

    他瞳孔一縮。

    咒術師一向游刃有余的手有些發顫。

    他彎下腰,在觸及時極力穩定下來,拾起了這枚御守。

    “……”

    他閉上了眼。

    不會有錯。

    這枚御守是他去年和幼馴染一起在神社求的,夏油杰也有一枚一模一樣的,里面裝了幼馴染的照片,時常放在身上,因此對它的形狀樣式印象深刻。

    更何況它曾經保護了幼馴染一命,角落破損的痕跡也如出一轍。

    可是……

    她、戚風為什麼會在這里?

    連想到那個名字都覺得吃力。

    夏油杰垂下眸,掌心握緊。

    妹妹又為什麼會暴走?

    那是個眼楮里只有她姐姐的咒靈,從有意識起就將保護姐姐當作她的使命,對所有可能威脅到姐姐的人無差別散發著惡意,卻在幼馴染面前乖順地收起利爪,為她所控。

    她只听她姐姐的話,是個乖孩子,絕不會在姐姐不允許的情況下暴走。

    除非,她的姐姐無法再下達控制她的指令。

    那麼,這些人對她做了什麼?

    戚風現在又在哪里?

    一個也沒有答案。

    -

    咒術師每從一間房出來,面色就會陰沉幾分。

    他和幼馴染曾經是親密無間的、互相交換東西的狀態。

    她時常會跑到他房間里,覺得拼圖好玩就帶回去拼,覺得漫畫好看就帶回去看,覺得陶瓷熊貓有趣就撒嬌討過去,想要在他的衣服上試驗新技能就帶回去。

    夏油杰知道她有一個像是百寶袋一樣的背包,她經常會將這些零碎的東西放在里面,要用的時候再拿出來。

    但這些……

    散落的拼圖碎片被發現在一片血泊中。

    漫畫被人用髒兮兮的手翻閱撕碎折成飛機。

    碎成一地的陶瓷熊貓被發現在小孩子的尸體旁邊。

    他的制服則被掛在了別人的衣櫃中。

    ……

    與他相關的、承載著彼此回憶的物品被毫不留情地撕碎、踐踏。

    而她身上沒用的像是學生證一類的東西被揉成一團扔在了村民集中處理垃圾的地方。

    夏油杰不僅沒有找到她,還調查到了許多難以忍受的、讓心髒一陣抽痛的東西。

    他先是發現了尸體最集中的房子外,有許多村民手持武器堵在門邊。

    而這間房子的廚房里,不加掩飾地放置著開了封的迷藥,動作慌亂間灑在了灶台和鍋沿,不難讓人想到這些藥的用途。

    隨後,發現了村民之一的日記本,用著難懂的符號記錄著歷來死亡失蹤的人。

    往前幾個都有著名字,從一模一樣的姓氏可以推測都是村民。

    後面就變成了代表性別的「男」或「女」,其後各有一個「ˇ」。

    而最後一個「女」後面被標注了加粗加大的「也是怪物!!」和劃掉的「死!!」字樣,從筆跡上看寫的相當凌亂,可見內心受到了極大沖擊。

    線索成串,夏油杰意識到迷藥和武器都是為了這個被村民稱作“怪物”的女人,但他們最終並沒有殺死她。

    想來,因為這個人是戚風。

    所以不是不想殺,而是殺不了。

    在這讓人難以呼吸的粘稠到令人作嘔的氛圍中,夏油杰晃動身軀,來到了最後一間屋子。

    窗戶被封死,門口被加了數道欄桿,木制的房屋外遍布著不同筆跡的“死”字,充分顯示了這些人對這間屋子所住之人的惡意。

    咒術師進入了房間。

    入目又是一地狼藉。

    昏暗的房間內木制的囚牢矗立著,正面被割斷了一個口子,留出讓人逃出的間隙。里面空無一人,血腥味和排泄物混合在一起而難以言喻的味道在室內彌漫。

    囚牢、血跡。

    仿佛烙印在深處的記憶在眼前突兀地閃現了一下。

    夏油杰總覺得來過這樣的地方,或許不止一次,但在無數個地點相同的不存在的記憶之中,只有一個好像與此刻的他感同身受,就像是重物落入水面,晃蕩出了劇烈的水花和漣漪一般。

    “……”

    他眯起狹長的雙眸,打量著室內。

    這里曾□□著兩個人。

    餿掉的剩飯倒在角落,從分量上看已有不少進了肚子。排泄物被埋在泥土下,然而還是無法掩蓋骯髒難聞的味道。指甲在木欄桿上刻出深深的劃痕,血跡深入內里。

    她們被沒日沒夜地關在這里,身為人的基本需求全都在這狹小的空間里解決。

    在這里,夏油杰還察覺了兩道陌生的咒術殘穢。

    想必就來自于這兩個人。

    聯想到被稱作怪物的戚風,所有線索都在此刻串聯了起來。

    村民們將有咒力的人視為怪物,對其進行了非人類的折磨。

    戚風被視作怪物,說明她展示了自己的咒力,很有可能是祓除了本次任務的咒靈,卻被村民倒打一耙,意圖將她殺害。

    這些猴子們真是何其地……

    惡心啊。

    夏油杰用力成拳砸在牆壁上。

    垂首時,眼角的余光瞥見角落掉著一條快要與黑色融為一體的白色繩狀物體。

    是繃帶。

    五條悟曾將戚風的新造型發給他看過。

    當時的夏油杰,定定地看著五條悟隨意插入幼馴染發間、輕觸繃帶的手,感受到了難以言喻的在意。

    而今,他彎下腰伸出手,幼馴染臉上纏著的繃帶觸手可及,細長的條狀物品卻從指尖一次次滑落。

    這樣的沖擊在踏入村落後已發生數次。

    然而每一次看到幼馴染的東西在最不想看見的地方出現時,夏油杰的心情都會出現劇烈的波動。

    心髒刺痛,掌心酸澀。

    他終于抓住了繃帶。

    爾後,握著繃帶的手抵著額頭,他深深地靠著它,垂下了頭。

    借著其上幼馴染的氣息,她的聲音也仿佛響起在耳側。

    【戚風︰“我才不是愛哭鬼,因為有杰君在,我才會放心地哭。”】

    【戚風︰“真的有用誒,我不難受了,杰君好厲害!”】

    【戚風︰“杰君,今天也舔舔我吧……?”】

    【戚風︰“我最喜歡杰君了,拉鉤,要做一輩子的好朋友。”】

    【戚風︰“我回來看你啦!大少爺對我很好,你不要擔心,啊?為、為什麼回來……因為……很想你。”】

    【戚風︰“和杰君一個高中的意思就是,我們又可以在一起了對吧?好耶!”】

    【戚風︰“嗯?你們三個誰最重要……?對、對不起硝子,雖然你也很重要,但杰才是最重要的。”】

    ……

    【戚風︰“杰,發生了什麼事?你最近好像有點奇怪,唔?是我想多了嗎?那,如果有任何煩心事都要來找我哦。”】

    【戚風︰“杰,要出去玩嗎?有事?……這樣啊。”】

    【戚風︰“杰!……誒,好像沒有看見我。算啦,下次再打招呼吧。”】

    【戚風︰“杰,我下周要路過老家一趟,你有什麼需要我帶的記得告訴我!記得給我回復。”】

    ……

    【戚風︰「你在看我嗎?」】

    【戚風︰「不回復的話就不理你了。」】

    【戚風︰「不理你了。」】

    【戚風︰“我不需要。……我先回去了。”】

    他像往日一樣側身回頭,卻不見原本一直停留在後方笑意盈盈望著他的幼馴染。

    而是對方沉默地邁著腳步離開的背影。

    一如前日,巷口。

    ……

    …………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五條悟的電話無止休地響了起來。

    夏油杰原本想要掛掉,但長久維持一個姿勢的手指有些僵硬地、錯誤地點了通話。

    “杰!我在你說的小巷發現戚風的手機了!”

    “……”

    五條悟並沒有注意到夏油杰的沉默︰“她的手機掉在地上,消息輸入到一半……顯然是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

    夏油杰想到了她會出現在這個村子的原因。

    村民日記上那些只有性別的符號,說不定也是被同樣的手法帶去村子的。

    但是,她為什麼會去而復返?

    明明已經離開了不是嗎……?

    驟然意識到某種可能性,夏油杰眉心一跳。

    “什麼消息?”

    出口才發現,他的聲音已是沙啞非常。

    “你怎麼了?”

    “啊,是發給你的消息,寫著「對不起杰,是我不好。我們和」,後面的內容她沒有打完,「和」是和好的「和」,……你們鬧別扭了嗎?”

    “……………………”

    原來。

    不是消息已讀不回。

    是無法回復了。

    。

    越是靠近村落,夏油杰就越感到不適。

    這篇區域連飛鳥走禽都罕見,安靜的沒有半點聲息。村落坐落在黑  的樹林間,日影西斜,幾乎透不進光。

    同時,空氣中還彌漫著濃厚的血腥味。

    令人不悅。

    令人作嘔。

    難以忍受。

    但夏油杰連咒靈能量核都能面不改色的咽下去。

    所以他只是平靜地,一邊踏入村落,一邊思索著等這次任務解決後,就去找到幼馴染,和她——

    腳步突兀地止住。

    和她——

    血色彌漫了視野。

    被咒靈收割、死狀慘烈的數具人類尸體步入眼簾,值得注意的是,他們五官歪斜,身體上多少都有缺陷,這並不是咒術留下的痕跡。

    從尸體所處的位置和死狀來看,從他們逃跑到死亡只過了短暫一瞬。

    他們做了什麼事情?

    讓這個咒靈一下子暴怒殺了這麼多人?

    這和情報給的咒靈特性有所不同。

    夏油杰冷靜地評估著這名咒靈的實力是否和學校給的情報有所偏差,當他的視線更加細致地落到尸體上的傷痕時,咒術師再次突兀地頓住了。

    他心頭一跳。

    咒術師屆,每存在一名咒術師就存在一種不同的術式,每個人的術式都稱得上獨一無二。對應的,咒靈也是如此。

    這樣像是被發絲密集穿過而留下許多孔狀的傷口實在太過熟悉,實在無法讓夏油杰不多想。

    似乎是為了印證他的想法,下一秒,身體的本能告訴夏油杰︰殘存在尸體之上的咒術殘穢正是來自于他幼馴染身上的咒靈。

    朝夕相處,夏油杰對幼馴染和妹妹的咒術殘穢再熟悉不過。

    他的心髒快要跳出胸腔。

    難以抑制的恐慌感經由心髒流向四肢百骸。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31章 第三十一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31章 第三十一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