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32

    夏油杰趕到時, 五條悟正被特級過咒怨靈貫穿胸口。

    他瞳孔地震。

    數月不見,妹妹實力增長了無數倍,她的惡念肆意綻放, 氣息陰森可怖, 卻因為沒有姐姐的指示, 而遲遲沒有下一步動作。

    一向無畏如山的少年陡然塌下, 不可置信地驚顫著,直到被女孩子掰下手,失去了兩人間的最後一點連接,無望又無助地死死盯著她的方向。

    繃帶滑落下來, 但少女已轉身朝向了另一個方向。

    所以那只五條悟心心念念的橙色右眸, 直到最後也沒有倒映出他的存在。

    如果一個人不想被拯救, 那麼她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被拯救。

    五條悟沒有去追, 對方將妹妹放出來的意圖再明顯不過, 而在這樣人流眾多的場合挑起戰斗,也違背了他身為咒術師保護普通人的正義。

    他只是拾起那根落下的繃帶,用力地攥緊了。

    遠處的夏油杰將摯友死死壓抑的痛苦收入眼底, 卻也注意到幼馴染緊抿的唇、顫抖的指尖和僵滯的腳步。兩個想要互相靠近的人卻不得不背道而馳。

    痛苦的摯友和一直想見面的幼馴染, 選哪一個?

    如果人能分裂成兩個就好了。

    他想。

    夏油杰哪一個都沒選, 身為最強的摯友現在不一定希望有人目睹他的狼狽, 心心念念的幼馴染又是此刻的他不敢靠近的存在。

    光是想到名字心髒就一陣抽痛, 他怕他會在被少女注視的下一秒徹底掙脫束縛, 立即地、不管不顧地奔赴她的身邊。

    可那樣做就再一次違背了他們之間的約定。

    這段時間,夏油杰不斷地不斷地完成咒靈祓除和詛咒師誅殺任務, 終于在咒術界獲得了一定的地位和權限。

    別人看他不再只是個“高專學生”, 而是“特級咒術師夏油杰”。

    他在咒術界獲得的信息和五條家搜集到的情報如出一轍, 他的幼馴染叛逃後成為了邪惡詛咒師集團「Q」的首領, 她的武力和實力折服了不屈的拜爾和一干戰斗員,還馴服了有著天與暴君之稱的禪院甚爾,成為她座下狂犬。

    也因此,她成了任務榜上名列前茅的詛咒師。

    而她想創造一個沒有咒力世界的理念只有五條悟、夏油杰、家入硝子三人知道。

    ——明明向他承諾會堅持自己身為咒術師的初心。

    ——最後卻丟下他走上了他想走卻來不及付諸實踐的路。

    他被束縛在了這一邊。

    可心卻想奔赴她那一邊。

    禪院甚爾可以做到的事。

    為什麼不能再多他一個呢?

    他明明……也可以成為她堅實的助力,也可以站在她的身邊。

    夏油杰垂下眼瞼,唇色因為刺痛泛白。

    他瞥了一眼街角隱秘位置的咒術師,神色自若地邁向了幼馴染消失的方向。

    是一家甜品店。

    他只是和忙碌的店主對上了視線,就被對方喚住了。

    “客人,恭喜您,這是上一位客人送給你的喜久福,四種口味呢。”

    “我?”

    “是的,她多買了一份送給下一位到店的幸運客人。”

    “……謝謝。”

    幸運嗎……?

    夏油杰收下了沉甸甸的喜久福。

    幸運的,她看到了他,她知道他在。

    不幸的,在幼馴染叛逃之前,他都沒有吃甜食的喜好,幼馴染也不可能知道他因為她習慣了甜食。所以這份喜久福真正的給予對象不言而喻。

    是給悟的。

    不是給他的。

    她沒有給他留下任何信息。

    “……”

    夏油杰找到了五條悟,少年黑色制服的胸口因為血液凝結成塊,然而他卻一點也不在乎地坐在台階上,長腿隨意地搭著,像是被拋棄的流浪狗勾,既落魄又不馴。

    夏油杰看到他手中緊攥的繃帶,一下子就想起了村落里發現幼馴染繃帶的自己,一下子又墜入了痛苦的血河。

    許久,夏油杰才出聲︰“悟。”

    五條悟抬起的眸色暗沉,因為空氣中的甜味下意識吸了吸鼻子,聲音低啞︰“喜久福?杰,你剛剛是去買這個了嗎?”

    夏油杰︰“……也算是吧。這兩份歸你,這兩份是我的。”

    五條悟咬下抹茶口味的喜久福,甜食的補充讓他頭腦變得清明,也多了幾分余裕︰“這種時候應該說全部給我吧……你以前都不吃這些的,虧你還知道這家店啊。”

    夏油杰︰“你還真是霸道。”

    他坐在了五條悟的身邊,又問︰“這家店怎麼了?”

    五條悟抿了抿唇︰“是我和……她整理的好吃的甜食店,不是很有名,地方也很偏僻,但味道還不賴。”

    夏油杰︰“…………這樣啊。”

    這是摯友和幼馴染之間的回憶。

    他突然覺得口中的喜久福變得難以下咽,不至于令人作嘔,但干澀非常。

    他們又因為同一個人陷入了沉默。

    過了一會,夏油杰看摯友這幅強裝的平靜,無意識低垂下去的碎發遮住雙眸,但其中折射出的深邃暗色卻叫人無端心驚。

    他可以想象到,執著于挽回幼馴染的摯友的心情,在剛剛少女冰冷的殺意背刺下會轉化向哪個方向。偏執只會變得更偏執,壓抑只會變得更壓抑。

    無論是對摯友還是幼馴染,都有必要拉他一下……

    “悟,剛才發生的事我看到了。”

    “…………杰,我很傲慢吧?”

    夏油杰沒有回復,只是說︰“……有人在監視你。”

    五條悟猛然抬起眸,面色蒙上一層薄怒。

    “是能隱蔽氣息的咒術師,但和禪院甚爾不同,還是有一定的咒力泄露,所以我發現了他。”

    當時,這名咒術師因為五條悟被背刺而吃驚,因而被夏油杰察覺。而那時的五條悟無暇顧及或思考其他事。

    “你我身為戚風曾經密切的關系者,一直是他們監視的對象,尤其是你,悟。”

    穩打穩扎擠入咒術界的夏油杰暫且不提,咒術御三家出生、實力又是最強的五條悟一向隨性,做出什麼離經叛道的事都不奇怪。

    在對戚風一事,他從屠村事件、殺害咒術師事件、Q首領事件就一直在不斷地抗爭,甚至迅速成長架空了五條家爭奪到了一定的話語權。

    所以他也首當其沖地成為了咒術界部分人的眼中釘。

    如果五條悟和芒果戚風和諧接觸又或是真的將她帶回來,極有可能會被視作共犯留下把柄,從而限制五條悟的行為和自由。

    這種事高層真的干的出來。

    “她或許是因為察覺到這一點,才會對你做出那樣的事。”

    不是或許。

    是一定。

    因為她已經做過一模一樣的事情。

    這是夏油杰無法告訴別人的、屬于他和幼馴染之間的秘密。

    他曾在幼馴染屠村後為她遮掩痕跡,讓她能夠不受影響地回到咒術師行列。但被幼馴染察覺到後,她主動自首面對死刑,從而降低他的嫌疑。

    如果他的行徑被發現,那麼一個共犯的罪名也避不可免。

    而且,她知道悟掌握了反轉術式,留下的也不是致命的傷口,妹妹在完全可以造成更瘋狂攻擊的情況下也一直按兵不動。

    這已經夠說明一些事了。

    夏油杰閉了閉眼,覺得這就是事情的全貌。

    他依舊渴望幼馴染的溫柔。

    心底的暗念不斷滋生,疼痛與渴望兼具的折磨讓他手指用力。和以前冷處理時期對幼馴染的下意識躲避不同,夏油杰現在總是在後悔,要是剛才追上去就好了。要是這份溫柔是獨屬于自己的就好了。

    追上去,然後……

    疼痛感驟然加劇。

    不能讓悟發現。

    夏油杰低下頭,避開了摯友的目光。

    他看著五條悟因為幼馴染的點心有了精神,他看著五條悟因為幼馴染行為背後的含義而亮起了眸。

    痛苦到麻木的又只有他了。

    帶著一種莫名的心情,他開口。

    “但是,這同樣也是她拒絕回來的證明。”

    “放棄吧,她不會回來了。”

    你不要再纏著她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32章 第三十二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32章 第三十二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