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橘鈴 本章︰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33

    此時, 無辜的小貓咪正在吃喜久福。

    她剛剛一通操作從五條悟手中逃了出來,不僅背刺了他讓他意識到自己已無法回頭——沒辦法這個人實在是太強了,還埋下了“被咒術界監視所以必須狠斷絕情不牽累朋友”的線索——不至于讓五條悟在日後下死手。

    因為她是有苦衷的呀!

    至于為什麼不和五條悟說自己的構想……

    因為這個目標實在是太離譜了。

    在咒術世界觀下的游戲消除咒術……這種離譜的劇情也是千澄發郵件詢問游戲官方後才確定存在的超難隱藏劇情。

    況且反派的大義怎麼能詳細闡述呢, 最多只要講講高大上的動因, 做出一副“你不會理解我”的高深莫測的樣子就好了。具體如何實施當然要他們自己去腦補,不然就沒有一點神秘感啦!

    而且她所想做的不止是顛覆咒術界, 還有徹底消滅咒術界。

    前者尚且還和五條悟攪翻老橘子的目標契合, 後者卻會直接動搖他及他身後五條家的根基,千澄從一開始就知道他絕無可能會理解自己。

    那樣的話, 把自己要做的事情告訴他,不是為未來的大業添加障礙嗎?

    呼呼。

    不過啊。

    不過。

    五條悟當時的表情,那副傷心到極致的表情,就像是易碎的玻璃一般,外表光滑無損,內里卻遍布細碎的折痕。

    怎麼可能沒有動容。

    那樣的眼神曾經也出現過,是在他們兩人注視詛咒師夏油杰時。

    在夏油杰叛逃之後的一周目里,五條悟成為了千澄可以放心依靠哭泣的對象, 盡管在那之後她一次也沒有哭過。

    反而因為大少爺低落難過卻不能顯露的自尊,經常和他貓貓貼貼。

    將自己的膝蓋和懷抱借給他, 溫柔地插入白色發間,順著落到頸側, 感受脈搏的跳動。

    傾听他所有的心聲,不會在他面前露出任何負面情緒。

    就像是貓媽媽那樣舔舔乖崽的毛。

    ……結果也把他養的更加沒有距離感。

    有一天千澄一邊吃著奶油泡芙一邊處理近日搜集到的夏油杰的情報, 忽然被從後方甜膩的氣息包裹住——五條悟借著身高優勢從千澄身後彎腰下來,像是倒立一樣和她對視著。

    【五條悟︰“戚風, 在偷吃什麼?”】

    她被驚的忘記了動作。

    倒著的五官和往日不同, 多了一分陌生的精致感。白色的碎發垂落露出光潔的額頭, 五條悟那雙蒼藍色的雙眸奇異地看了她一瞬,忽然鬼使神差地貼了上來。

    他咬住了少女唇間的泡芙,咬破,溢出的奶油被他用唇舌抹開在她柔軟的唇上,接著吞吃入腹。

    千澄簡直瞳孔地震。

    她甚至不知道他只是想吃奶油泡芙還是心血來潮——像他這種長得漂亮但又奇異地沒有女人緣、身邊只有她和硝子兩個女性的男子高中生,會對這種事情好奇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這可不在女僕業務的範疇中。

    所以在他吃完泡芙,曖昧地分開,叼著新的奶油泡芙,握著她的下頜向後,想要從後方再來一個正面的泡芙吻時,千澄把他揍飛了。

    他捂住臉。

    【五條悟︰“……很痛誒,戚風。”】

    【戚風︰“都是因為悟君做了莫名其妙的事。”】

    她說的克制,硝子在的話一定大罵他流氓人渣了。

    五條悟聞言,卻在自夏油杰叛逃之後難得地、真心實意地輕松大笑起來。

    【五條悟︰“哈哈哈哈哈。”】

    【五條悟︰“但是很甜嘛!”】

    但就在第二天的終戰之中,夏油杰被他們聯手殺死在了自己手中。

    少年的臉上再一次失去了笑意,眼眸失去色彩,白發、黑衣的他站在黑暗之中時甚至像副黑白的畫作。

    一如剛才。

    老實說千澄雖然覺得他的頻繁出現令人抓狂,但並不討厭,畢竟是一起被刀過四十多周目的朋友嘛。

    只是和擁有記憶痛苦疊加的玩家不同,五條悟每周目的記憶都是獨立的。

    她現在對五條悟隱隱有點心虛,但是已經決定的事不可能再更改,已經踏上的路不可能再回頭。

    所以只能悄悄地……再安慰一下大少爺了。

    怎麼安慰呢?

    泡芙吻肯定不行,現在送上去說不定會被咬破嘴唇!

    也不能被他發現,那就給他買點喜歡吃的甜品吧。

    拜托你啦,杰。

    千澄看著兩個靠近的紅色點點,嘆了口氣。

    不過今天她也有一個巨大的收獲。

    那就是,

    ——【特級過咒怨靈「妹妹」level up】

    好家伙,不愧是最強咒術師。

    喂了這麼多咒靈都沒到達的進度條,竟然因為痛擊了五條悟直接滿了!

    各項數值大幅增長,天賦【臣服】也刷新了,可以使綜合實力低于妹妹的咒靈(包括特級咒靈)听令于她。

    有的咒靈是特級,是因為他達到了特級的實力。

    有的咒靈是特級,是因為咒靈等級的上限只有特級。

    現在升級了的妹妹就是咒靈的天花板之一啦。

    剛好有得知她行蹤的咒術師追了上來,千澄借著上了妹妹的號,實操了一把。

    妹妹︰【“姐姐……保護……姐姐……”】

    妹妹︰【“……傷害……姐姐的……都去死……”】

    新的詞匯量增加了!

    話也說的更順暢了!

    且操作起來也不卡頓僵硬,更隨心所欲了!

    她沒有收割咒術師的生命,甚至也沒有重傷他們,只是在他們心髒處留下了妹妹的發契。

    這是個警告,祓除起來不困難,但也足夠讓他們頭疼了。

    爾後撥通電話。

    “來接我,甚爾。”

    -

    -

    那一天的禪院甚爾開車抵達是在半小時後。

    將車停在街邊的他,像是被什麼事纏上一般露出堅毅的側臉,“嘖”了一聲,卻在余光觸及接近的女性時又換上了懶洋洋的神情。

    他沒有想說的意圖,千澄也沒有多問。

    禪院甚爾問︰“發生了什麼事?”

    “遇到了悟君。”

    “……哦?”

    “差點就回不來了。”

    “這不是在這里嗎?”

    “因為我對他動了手,妹妹貫穿了他的胸口。”

    “……”

    禪院甚爾聞言,卻是勾起了一抹惡劣意味的微笑。

    “那我們還真是天造地和。”

    千澄︰“?”

    她困惑了一秒,想起來這也是個捅了五條悟一刀的人。說不定她和甚爾留下的傷口還一左一右?

    于是“哦”了一聲。

    她靠在椅背上,因為有著體術最強的甚爾待在一邊很安心,所以很快就睡著了。

    等醒來的時候車上多了個禪院惠。

    正將每天帶去幼兒園的太陽公公午睡毯往她身上蓋。

    “惠君,甚爾呢?”

    “在那邊。”

    循著惠指的方向看去,千澄看見禪院甚爾正在和一個男人對話。

    這周目千澄身為五條家的女僕,也曾跟著五條悟見過其他咒術世家的人物。所以她很快就知道那是禪院家的家主禪院直橙恕br />
    他們不知道在交談什麼,神情肅穆。

    禪院直橙說氖酉弒簧醵蒼諏松硨蟆br />
    千澄記住了這件事。

    回到Q之後,因為滿地圖都是五條悟且差點就回不來,所以千澄盯緊了Q目前除她之外的最強戰力,和非工作狀態下的禪院甚爾寸步不離。

    外出時在一起,休息時間也在一起。

    看似和以前一樣,卻比之前要更緊密。

    在這樣的情況下。

    【禪院甚爾︰“哦?要和我待在一起?真難得。”】

    訓練時間的禪院甚爾余光瞥著一側觀看的女性,毫不在意地撩起衣服,展現自己蒙著一層薄汗而顯得形狀清晰、泛著光澤的肌肉。她一直在看。

    【禪院甚爾︰“只是一會不見就這麼想念嗎?真不像你”】

    休息時間的甚爾垂眸注視著大腿上的女性,男性粗糲的手指微微摩挲她耳後的軟肉,曖昧地拉進距離,因為感覺很奇異所以沒有被避開。

    【禪院甚爾︰“我說啊……要不要我留下來?呵,我是說,把家從府中市搬到這里,反正都是你的房產。”】

    其他時間的甚爾忽視了身後兩個視線具現化的小貓,成功地和惠搬到了Q,收獲了美美子、菜菜子和拜爾的負好感,但那又有什麼關系呢?

    這一行靠女人吃飯。

    所以他對女性的情感變化不可謂不敏銳,而這份冷淡外表之下的無意識親近又正是想對她再盡心盡力一些的禪院甚爾所需要的。

    雖然有錢拿就夠了,但畢竟是兩個人的相處,總是相互的事嘛。

    走錢的關系干脆,走心則會讓事情更簡單——只要他的心沒有被掌控。

    他想著。

    進入了首領辦公室。

    首座之上的女性自從那一天回來起,眉間就多了一道愁緒,好像又回到了幾個月前疲憊迷茫的樣子。

    禪院甚爾心知是與故友對峙且不得不親手傷害他帶來的痛苦。

    長大了可能不覺得有什麼,但對她這種年紀的少女來說,哪怕表現的再成熟,也是會介意的。

    他自然也要治愈她,讓她高興。

    不過諸如埋胸充電的方法已經用了很多次了,還能做什麼呢?

    禪院甚爾知道很多讓女性快樂的方法。

    但是嘛,一定會被貓咪首領撓花臉的。

    讓她接受的方法倒是模模糊糊地找到了方向,但還不能確定。

    所以不能著急。

    況且自從他搬到Q後,不止她身邊那兩只小貓咪盯他盯的如臨大敵,連惠那小鬼也頻頻出現打擾他,他可不想臨時中斷。

    男人漫不經心的想著,在休息室里攤開身體靠坐了一會兒,不止是首領也是社畜的女性就推開門,熟稔地坐上來,趴在他的胸口充電。

    他就像是吸引貓的玩具。

    他順著女性的頭發撫到發尾,按著她的後頸。

    “今天要不要玩點有趣的?”

    千澄打出一個問號︰“?”

    “什麼事?”

    禪院甚爾指了指桌上的兩疊卡牌,一疊是普通的撲克牌,另一疊是空白卡片,都只有十數張。

    “我和你抽牌賭大小,輸的人可以在這些行動券中抽取一張,必須為贏的人做這件事。”

    ?

    居然不是脫.衣游戲,是兩人版的國王游戲嗎。

    千澄覺得脫.衣游戲這種事甚爾干得出來。

    ……該不會卡牌里有脫.衣服的選項吧?

    “哦,對了,行動券上的內容是那三個小鬼寫的,我也不知道會有什麼。”

    听到是美美子她們寫的,千澄打消了疑慮。

    又因為禪院甚爾賭品意外的差,料想他不會出千,就算出千她也有萬能的讀檔大法的千澄點頭,算作同意。

    于是第一輪開始,千澄抽到的點數比甚爾大。

    甚爾抽到了【騎馬馬】,從疊詞上看似乎是惠寫的。

    只是……

    甚爾支著下頜,神色未變︰“騎我?行啊。”

    為什麼普通的親子行為被他這麼一說突然感覺很奇怪。

    千澄想自己又不是小孩子了,當然不會做這麼幼稚的行為。

    “這個機會我留給惠。”

    “嘁。”

    到時候她會拍照的!

    第二輪千澄的點數依舊比甚爾大。

    甚爾抽的還是惠寫的【舉高高】。

    總覺得這孩子很喜歡他父親。

    千澄剛想說這個機會也留給惠,卻被男人不容分說地按住腰部,舉了起來。陡然騰空的身體讓她失衡地攀附住甚爾的手臂,艱難地撐著身體,兩人的臉卻靠的極近。

    然後听他慢悠悠地說了句︰“駁回。”

    她還沒說呢!

    可惡,小貓咪氣的撞了對方的額頭一下。

    接著就被直接按在了懷里,額頭貼額頭,嘴角的疤痕有意無意地摩挲著女性的臉,曖昧的吐息傾灑在臉上,過了一會才放開。

    第三輪的甚爾抽到了菜菜子寫的【不許靠近戚風大人!】

    “……”

    他不得不和千澄隔開了位置。

    ……

    禪院甚爾的賭運稀爛,比大小這種都能狂輸。

    千澄有被爽到,但看他那副不爽的黑臉,所以她很好心地決定讀檔,讀到自己輸掉的那一輪為止。

    值得一提的是,她居然讀檔了十幾次才輸掉。

    ……應該不會有人反向出千吧?

    貓咪困惑。

    總之先抽個卡。

    ?

    千澄抽到了一張空白的行動券。

    上面什麼也沒寫,可能是美美子、菜菜子和惠寫漏了。

    那麼……內容就由她決定吧。

    她干脆想道。

    要做什麼呢?

    禪院甚爾今天這一出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讓千澄高興。

    這一點她早就看出來啦,心情也確實得到了放松,游戲果然讓人快樂。

    那麼就來回報甚爾,讓他也高興高興吧。

    將那件事,那個消息告訴他吧。

    于是她握著行動券,隨意地靠在沙發上。

    “我把惠買回來了。”

    正游刃有余地等待小富婆的禪院甚爾掀起了眼眸︰“??”

    這個話題來的猝不及防,內容也叫他吃驚。

    “嘖,你知道了啊。”

    “是,我知道你將惠賣給了禪院家。”

    感謝偉大的Q的情報部門,連這種大家族的秘事都能挖到。

    她甚至連禪院家的女孩子要服侍嫡子這種封建臭瓜都知道了,千澄覺得以後要是有余裕,可以開一家專門報道咒術師秘事的報社,讓媒體掌握輿論!

    “我也知道禪院家想提前執行誓約,將現在的惠帶回去。”

    千澄還知道禪院甚爾最近有意識地在攢錢,但十億的小目標還是太遙遠了。

    惠畢竟繼承了祖傳術式,價格尤其的高。

    她想那天禪院甚爾和禪院直橙說慕惶婦褪竊諤嘎芻蕕墓槭簦 礁鋈俗詈竺揮刑嘎# 獗糾詞撬侵 淶氖攏 伸杭也桓悶鵒酥苯勇叭恕 虢 字稍暗男』潑被萸啃寫叩男摹br />
    要知道現在的惠和未來的惠可都是Q的呢!

    所以小富婆就出馬了。

    最初的波瀾過後,禪院甚爾平靜下來︰“花了多少?”

    “十億。”

    “嘖……你還真是大方啊。”

    “畢竟惠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說了了不得的話嘛。

    “不過想了想,就這樣給禪院家十億也真讓人不開心。所以我把禪院家的小兒子帶回來了。”

    禪院甚爾明白了。

    雖然說是買,但過程絕對不愉快,也絕對不講道理。

    不然不會還帶回個小兒子。

    “誰啊?”

    “好像叫直哉,是個說話很難听的孩子,美美子和菜菜子在關照他。”現在估計在哪個地方用抹布擦地板吧。

    “嗤。”

    他竟然笑了出聲,胸腔顫動著。

    以一種奇異的目光盯著目前的女性。

    笑聲漸停後,千澄抬眸,問︰“甚爾,你高興嗎?”

    “……高興啊。”

    “那麼,我要做的事情就完成了。”

    她將那張空白的行動券放了回去。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社恐的我無所不能》,方便以後閱讀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33章 第三十三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第33章 第三十三章並對社恐的我無所不能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