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68章 第68章六十八只小黑子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咸魚炖鴿 本章︰68、第68章 第68章六十八只小黑子

    第68章 第68章六十八只小黑子

    正常情況下, 哪怕咒術界高層全部死絕,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腐朽制度依舊,牽扯到各個老牌家族利益, 無人可撼動。最終結果,不是換一批人重新頂上空缺位置,繼續因循守舊, 換湯不換『藥』罷了。

    這也是五條悟沒有選擇這條路子的原因。

    但由別人干掉爛橘子們,情況又會有所不同。

    擁有話語權的人不再,咒術界運轉至少會癱瘓好一段時間。而爛橘子們遺留下來的地位、財富等等, 無異于吸引豺狼的寶藏,讓多少擁有為下一批爛橘子潛力的人們前赴後繼, 力爭為新的掌握話語權的人。

    最有資格的,毫無疑問是御三家,隨後還有各種在咒術界扎跟已深的老牌家族,除此以外, 仗著年齡倚老賣老的恐怕也不在少數。

    但在那之前,絕對混『亂』的狀況下, 實力才是最該被考慮的要素。

    “有件事, 你應該早知道了。”

    見身旁青年微妙僵住許久,哪怕臉因為眼罩的緣故被遮住大半, 叫人看不清表情,也能根據他的反應判斷, 五條悟的內心正在被怎樣的驚濤駭浪沖刷。

    黑子哲也收回目光, 頓了頓, 提起某個最讓他感到不適的事實︰“當年讓你跟夏油保護的星漿,她只是一個普通人,唯一的用處是被當做活靶子。”

    “我知道。”五條悟輕聲回答。

    他也是在當年事情去後才想明白, 真正的星漿,怎麼可能會讓消息到達“人盡皆知”的地步。

    以上層那些老頑固的膽小『性』子,若天內理子真的是星漿,哪怕是天元本人“滿足其願望”的要求,最後時間巴不得里三層外三層看護起來,容不得半點意外,更不可能放心交付于兩位在校學生。

    除非她從一開始就是靶子,唯一的作用,是吸引走全部火力,好讓真正的星漿在無人知曉的狀況下被送往薨星宮。

    從根子里爛到透了。

    “夏油的事情我不好評判

    第68章 第68章六十八只小黑子

    ,不我所在的世界,離開之前,有跟他特意見面。”

    黑子哲也長嘆一口氣,朝座椅後方靠去,仰頭望向影界中灰黑『色』的天空,語調低沉。

    “咒術界總共只有三位特級,除去那位完全不管事的,剩下二人雖說是學生,應該有辦法憑實力把控大局吧。”

    那也是在他離開後的事。

    所謂的把控大局,說白了,就是看剛經歷星漿事件的兩人,腦子能否在第一時間轉彎來,把握住機會。

    爛到無可救『藥』的上層已死,留給他們的選擇無非兩種。

    是沉默,還是就此反叛,挑戰那些食古不化老頑固們的利益?

    若兩位特級一起搞事,大大咧咧往主座上一坐,當場宣布咒術界以後得听他們的,誰不服誰滾蛋,有反抗意見憋著,反正也沒人打得,之後將不合理的地方一一更改。

    除了世家內誕生的咒術師,每年新冒頭的野生學生也得把控好。等什麼時候老頑固們都熄了聲,話語權被看不起腐朽的新一代把握,這才算守得雲開見月明。

    會是艱難的大工程,但總歸希望觸手可及。

    將自身套入那種處境設想的一番,五條悟情緒莫測︰“若真是那樣就好了。”

    或許那邊的發展更好,但自己所在的世界,顯然無法選擇相同的道路了,為時已晚。

    “回去之後,我會想辦法聯絡的。”黑子哲也神『色』微黯,把玩著手中造型令人感到不適的咒物,示意自己答應了提議,“記得不要把這里的黑子哲也扯進來。”

    像是還在考慮先前的話語,五條悟沒有應答,只是以他在正事上靠譜的風格,這點倒不必擔心。

    “我會答應的理由,不僅僅是因為你。”少年頓了頓,繼續補充道,“這邊世界還有個讓我不得不在意的家伙,有些東西需要給他傳達,完全斷了聯系就沒法做到了。”

    黑子哲也不是喜歡欠人情的人,更不喜歡被人欠人情。

    在對自己世界

    第68章 第68章六十八只小黑子

    沒有幫助的情況下,應下了干預這邊咒術界的活,這算不上互惠互利,以單純的咒具為報酬太便宜了點。他要是不說點什麼,這個就正事方面而言心緒成熟很多的青年,不知道能不能安心。

    正好他也確實想著給這里的太宰治送來織田作之助的小說,空閑時間足夠的話,答應下來未嘗不可。

    “有關你如何回去這一點,有個方法,或許可以一試。”

    黑子哲也一愣,下意識望向道出這句話的青年,眼眸深處是連自己都沒能意識到的期待︰“是什麼?”

    “排斥。”五條悟提出觀點,“一直以來,你都在竭力跟這個世界的黑子哲也劃清關系,不認可自己是他,那麼反來呢?”

    “你的強大,放在這邊世界毫無前因後果,邏輯無法自洽。一個再普通不的學生,能力毫無征兆發生質變,像潭水中的某一滴陡然轉變為油點,不再融洽,也會因這些區別浮于表面。”

    然而熟悉黑子哲也的人中,沒有誰能發現這些異常,知曉他身手的人,無不是與這世界黑子哲也毫無關聯的存在。這也就導致了異常信息鎖死,沒能蔓延開來,直到現在也沒被世界當作bug排斥。

    黑子哲也很快理解了這段話的潛藏含義。他需要以“黑子哲也”的身份,做出並不符合他『性』格的事。

    比如說籃球方面把曾經的隊友打爆什麼的。

    問題在于……

    “讓他難堪可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內。”黑子哲也嘆氣,婉拒了這個提議。

    “思路而已,又沒說一定讓你在關系親近的同學面前做出反常為。”

    關系親近的同學?

    “……”

    排除這一點的話,確實有一個合適的存在,就在不久前他們還見面。

    並且日後接觸不會多,又了解黑子哲也去『性』格的人,哪怕在他面前暴『露』身份也無所謂,暴力封口不用擔心後患。

    他深吸一口氣︰“靜岡,有沒有需要解決的咒靈?”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港口Mafia黑子君》,方便以後閱讀港口Mafia黑子君68、第68章 第68章六十八只小黑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港口Mafia黑子君68、第68章 第68章六十八只小黑子並對港口Mafia黑子君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