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69章 第69章六十九只小黑子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咸魚炖鴿 本章︰69、第69章 第69章六十九只小黑子

    第69章 第69章六十九只小黑子

    日暮西沉, 天邊似燒了一把火,浸透白日里的湛藍。略微眯起眼,離太陽最遠的地方, 點點星辰若隱若現,暗淡到仿佛不仔細看去,下一秒就會消失不。

    櫻花謝, 細密翠綠新芽替代淺粉『色』花朵,點綴在樹梢枝頭,唯有零星一兩朵要謝不謝的殘花搖搖欲墜, 在這座象征著日本文的城市一角,不起眼的飄落。

    正值下班時間, 受交通狀況影響,價格不菲的亮紅『色』跑車被堵在車流中,只隨著整體緩慢前行。

    距離酒會開場早,出于安全考慮, 中原中也將保鏢行進行到底。左右經帶了這孩子好幾天,不差一時半會。

    被要求換上一身西裝的黑子哲也坐在副駕駛, 表情是怎也無法掩蓋的慌『亂』, 具體表現五官僵硬,呼吸紊『亂』, 不比最初上賽場時好多少。若不是現在呈坐著的姿勢,說不準會立刻平地摔。

    畢竟他即將到的, 是經常在電視中出現的大人物, 普通人遠不在一個世界。

    人緊張過了頭, 心髒跳的頻率愈發加劇,黑子哲也低下頭去,不安地注視自己掌心, 在喉頭遲疑許久的話語艱難吐出。

    “這的好嗎?”

    代替這個世界的自己,參加牽扯到黑手黨利益關的酒會,以另一重再糟糕不過的身份,赤司君面。

    劇本荒誕到仿佛一個巨大的玩笑,那些他毫不沾邊的東西,盡數現實,無時無刻侵襲著黑子哲也的三觀。

    關于這個問題,近幾天經回答過很多遍的中原中也耐下『性』子,沒感到不耐,只是盡可平淡地安撫出聲。

    “不用緊張,對自己的存在感有點信心。”

    “就算中原先生這麼說……”

    “禮節問題紅葉大姐都教過了,不必再提。”中原中也靠著駕駛座,單手虛虛搭在方盤上,空閑的胳膊肘靠在車窗處,“況且本身也是那種敬語不掛在嘴邊就不安生的類型吧,跟平時一就好。”

    “……”

    黑子哲也沉默著,緊張心情並未減淡多少。

    “不安?”

    “是。”

    前些時間倒好,即便知這個世界的自己是黑手黨,那也仿佛隔了層紗觀摩,無法切身體會到職業的恐怖所在。

    日常更是跟中原先生同吃同住,說不上算看管是保護。每天公寓跟本部回跑,就算到了地方也在辦公室窩著,餐點由中原先生的部下送到門口,連食堂都用不著去。

    而那位看他眼神莫名憐愛的紅發女人到後,黑子哲也便被迫開始了禮儀急訓。內容不算難記,幾天下掌握個七七八八,讓他以公司繼承人的身份參加上流社會酒會,總有種身份錯位的異感。

    他不該在這里。

    少年糾結地咬緊唇,略微梳整齊的頭發遮掩住他雙目視線,也遮擋住他眼眸深處的搖,呢喃的話語輕到微不可聞。

    “要是一直這,無法回去該怎麼辦。”

    自己的要在這個父母去世的世界生活下去嗎?中原先生所在的黑手黨,是否又會因損失一名殺手,強行訓練他,填補上這一空缺?

    街口信號燈轉變,中原中也一腳踩下油門,跑車重新在路上疾馳。像是察覺到黑子哲也逐漸被恐懼籠罩的情緒,他神『色』微黯,語氣卻過于堅定。

    “不會的。”中原中也,“我不會放他離開。”

    黑子哲也一愣。

    處多天以,仿佛只有在這時,他才到了這位地位不低的黑手黨不講理的一面。

    余時間,中原先生都展『露』出被定義好人的部,很會顧及他的感受,除了脾氣有點暴躁,比一般人處起要舒適的多。

    不像黑手黨,更像是很會照顧人的前輩。

    唯獨一點,黑子哲也越越無法理解。

    他小心翼翼試探著開口,就‘不會放他離開’這個話題,發表更詳細的疑問。

    “無關這里我的意願嗎?”

    那雙溜圓的藍『色』眼楮緊盯自己,忙著開車的中原中也撇了回去︰“有意?”

    “不是,像是小說中男主角的台詞

    第69章 第69章六十九只小黑子

    。”黑子哲也連忙解釋,隨後小聲嘟囔著,“我以中原先生是偏理『性』的類型。”

    工作認,行事穩健,這的中原中也理應是靠譜的成年男『性』,卻說出了小說中霸男主一的台詞,這點在黑子哲也的預料之外。

    又或者是另一種可,身黑手黨的中原先生本就有盛氣凌人的一面,在他面前才有所收斂。

    這算是照顧普通人脆弱又弱小的心髒……?

    另一邊,想著路上誰都不說話也會尷尬,中原中也索『性』就這話題聊了下去。

    “他要是離開的話,組織會受到的影響很大,善後起不比混蛋青花魚麻煩,牽扯到的東西反而更多。”

    想到屆時的麻煩場景,中原中也煩躁地咬緊牙關,壓著嗓子補充︰“別問我青花魚是誰,總之是個叛徒,跟這里的關系算勉勉強強,沒多親近,知他在組織的時候地位跟差不多就行了。”

    黑子哲也︰“……”

    青年表情肉眼可的煩躁,興趣是觀察人類的黑子哲也知曉怎激怒一個人,不可主在雷點上蹦迪。

    他明智的沒有順著說下去,另一種油然而生的違感隨之而。

    有麼地方不太對……這里的自己,跟中原先生不是持續久的戀人關系嗎?

    “……我不是很理解,感情這方面的事。”

    黑子哲也猶豫許久,艱難找尋到一個最委婉的切入點,小心翼翼開口,借著劉海發梢遮掩,仔細觀察著中原先生的表情變。

    “非不可,除了以外誰都不行,這種果然都是漫畫小說中才有的劇情嗎?”

    驟然听到話題毫無關聯的疑問,中原中也眉頭不由得蹙起,又因不想繞繞去,直接問詢︰“想說麼?”

    黑子哲也不自在的朝窗戶旁縮了縮。

    “我從都不起眼,上學以後,也一直是班里的透明人,情人節麼的更我無緣。唯一有接觸過最接近的,是國中時期的桃井桑。”

    他頓了頓,青年依舊板著張臉,沒有明顯變得不悅,便繼續說下去。

    “是那種喜歡,更像一時怦然心,不算認吧。”

    “中原先生,也給了我似的感覺。”

    一陣死一般的沉默。

    日輪被地平線吞噬的只剩一個邊,用不了多久,連最後一抹光輝都會消失,天幕也將被夜空覆蓋,繁星徹底顯現,缺了一角的月亮也會愈發清晰。

    跑車依舊在路上平緩行駛著,時不時打亮轉燈,滴滴嗒嗒的聲音回響,仿佛連引擎轟鳴都被掩蓋了,讓這片密閉空間內的空氣變得猶如膠狀物,呼吸變得尤困難。

    話出口之後,黑子哲也才意識到,這才是最糟糕的雷點。

    不管這個世界的自己中原先生關系怎,那都不該是他干涉的。

    或許是中原先生表現都不像黑手黨,沒震懾住自己,又或者只是內心的疑『惑』掩蓋過了求生欲。黑子哲也確實很好奇,麼一對關系親密到負距離、早做好長期同居準備的情侶,提到“不放手”這個話題的時候,第一反應是組織會蒙受多大的損失?

    而不是因對方對他有多重要。

    好在中原中也並沒有因此怒,哪怕被踩到痛腳,也沒有當即炸『毛』,只是煩躁地嘖嘖嘴,頗不自在地扶了扶帽檐。

    “年紀不大,感覺卻挺敏銳。”他小聲嘀咕著,隨後放大聲音,給予正式回答,“是認的,至少現在是。”

    “難以前不是嗎?”

    “這不是小孩子該听的內容。”

    “不是小孩子。”黑子哲也反駁,“房子里的東西我都有看到。”

    中原中也︰“……”

    這種口吻,就像是乖寶寶的好孩子,無意間看到大人們骯髒丑陋的一面。

    在大人們慌忙編借口,把某些不諧的東西解釋氣球、臉部按摩儀之類東西的時候,突然蹦出一句他都懂,不就是避孕套嗎,沒有麼好藏著掖著的。

    這就很糟糕了,他臉皮沒有厚到免疫所有尷尬。

    只不過有些事,確實不好跟身旁的黑子哲也解釋。

    兩人那離奇

    第69章 第69章六十九只小黑子

    的過往,混沌中奠定親密關系的基礎,感情一點點累加,只需少許的外力刺激,便產生質變。

    雖說因當時黑子哲也的狀況差點跑偏,若不是自己及時拉住,兩人確實會在走腎不走心的路上一去不回頭,名頭也不會是戀人,而是穩定的炮友。緩過神後,面對成定局的關系,黑子哲也也有認經營這段感情。

    結局是好的,到底缺了點麼。

    兩人都沒在意,安于現狀也是最好的選擇。

    驚天地的戀情固然令人往,成年人的世界、尤是黑手黨的世界,容不得這些天幻想。夠珍惜彼此是不易,在一起也是了更好,不正觸到底線的情況下,比起私情,他們都該將組織放在第一位。

    不然不顧場合的尊重對方,那個叫戀愛腦。

    只可惜,這些都不跟身旁的少年講述,解釋起太麻煩,得想辦法糊弄過去。

    “就是那麼,成年人之間的放縱,懂了嗎?”中原中也清了清嗓子,駕駛著車輛緩緩駛入地下車庫,尋了一處空位停穩,“黑手黨成員普遍戀愛絕緣,畢竟工作『性』質擺在那里,一般情況下,沒誰會考慮將普通人牽扯進。”

    他盡可尋找合適的措辭,一副經驗老過人的表現,兜著圈子解釋說︰“夠做出的選擇太少,難得遇互看順眼、各方面合適、又不會成弱點的存在,抱著想要試一試的心態也正常。”

    所以的沒有麼驚天地泣鬼神的戀愛過程,類比下,可以理解條件近的雙方一開始奔著結婚去的,只不過他們目的『性』沒有那麼強,看對眼要素更大。

    需要考慮的現實問題也比較多就是了。

    黑子哲也眨眨眼,想通過這一作紓解滿腔疑『惑』,愣了半天,硬是出一個過于微妙的詞匯。

    “……親?”

    中原中也︰“……”

    雖然他的說法有問題,很多關鍵信息沒有吐『露』,黑子哲也得出這個結論也是厲害。

    兩個連身體都沒有的意識體在混沌中親,有身體後,又憑借著感情慢慢看對眼……行吧。

    到頭,不想扯太多細節的中原中也,只捏著鼻子認了,頂多吐槽一句︰“這話從嘴里說出好別扭。”

    黑子哲也又換了個說法︰“那就是家人,親結婚的那種?”

    “或許吧,差不多是那種感覺,是跟親過不去了嗎?”

    “強迫的話就是先斬後奏。”

    “喂喂,當初會搞到一起是先邀請──咳。”

    猛然意識到身邊少年只是個未成年,不是某個內里成熟的干部,中原中也立刻止住話頭,面部表情一僵,好懸沒把當初的事抖干淨。

    看不管哪個時間段的黑子哲也,天然黑,或者說喜歡看別人窘迫這一點,始終沒有改變。

    他甩甩手,催促︰“下車,房間經訂好了,酒會在同一棟樓最頂層。”

    首領有著另外專車,這時候恐怕經到了房間,只等到時間前往場地。

    黑子哲也半天沒有彈。

    “我……沒法想象。”他聲音似乎有些顫,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仿佛了平復心跳似的,單手捂住胸口,“原我是那種會對小自己很多歲青年出手的人渣,難以置信。”

    “身高又不代表麼,說到底,一直感到良心不安的是我。”中原中也咬咬牙,到底是在嘆氣暴栗之中選擇前者,“這里的,年齡一直停留在了十六歲,就算內心再怎成熟,面對那張臉,下手的時候良心是會隱隱作痛。”

    “首領囑咐了麼記得吧?”

    無人應答。

    緊緊一個恍神的功夫,副駕駛上經空『蕩』『蕩』,再無少年的身影,安全帶仿佛綁了個空氣。

    取而代之的,是車門外某個身穿黑西裝的存在。

    面容同的少年俯下身,指節輕輕叩了叩車窗,嘴角掛著一抹不怎麼明顯的淺淡笑意,到中原中也徹底愣住的面龐,那抹笑容似乎加深了些許,顯得溫。

    “我回了。”

    中原中也︰“……”

    “歡迎回。”他疲憊地嘆了口氣,“果然是這邊順眼的多。”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港口Mafia黑子君》,方便以後閱讀港口Mafia黑子君69、第69章 第69章六十九只小黑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港口Mafia黑子君69、第69章 第69章六十九只小黑子並對港口Mafia黑子君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