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71章 第71章七十一只小黑子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咸魚炖鴿 本章︰71、第71章 第71章七十一只小黑子

    第71章 第71章七十一只小黑子

    正式以組織成員身份參加酒會, 對黑子哲來說說,算個新奇事。

    他本因殺手定位很少『露』面,貿然頂著高層身份去, 指不上哪天被發現了曾殺手界掀起腥風血雨。真面目暴『露』不說,後續麻煩更是極難處理,不如從一開始不摻合。

    酒會開始時, 夜幕早已降臨,點點繁星被何人傾灑一樣,散落天幕各處。

    黑子哲端著酒杯, 倚會場邊緣窗處,當然做戲為了做全套, 里面倒不過是顏『色』接近紅酒葡萄汁。

    以往從未有過業務往來情況下,想跟赤司財閥這御曹司搭上關系,如何說話算一門學問。不能太急切,趕上去丟了顏面, 更不能態度高高上,拿捏不準度。

    誰叫港黑手黨勢力是以橫濱為中心, 對日本滲透沒有太過。哪怕已經得到了『政府』方認可, 有了異能開業許可證這張免罪符,行事不能張揚到毫無顧忌。

    現不到主動前去搭話時候。

    黑子哲安安份份縮角落, 目睹西裝革履老狐狸熟門熟路應酬著,不一會功夫, 名片都交換了幾張。

    商人都是逐利, 明面為航運公司森氏會社, 是日本唯一能大批量進行走私勢力。稍微有了解過人心里捫清,道這是個不好惹黑手黨,更沒誰敢懈怠。合作起來風險或許大, 但帶來利潤足以令他們心動不已,值得好好考慮。

    現港黑手黨,需是更為牢固,話語權足夠大合作伙伴。

    視野中,熟悉身影時不時自人群縫隙中一閃而過。盯緊很簡單,留意那抹玫紅『色』即可。

    身穿禮服赤司征十郎,比學校時給人氣度優雅幾分。

    黑子哲將空了一半酒杯隨手放窗台上,趁著閑暇空隙,問向『色』莫名不自中原中。

    “擔心?”

    “沒。”同樣待角落青年下意識反駁,後背靠著牆壁,吐一過于冗長氣,“只是想,一回來讓你面對這場景,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

    中原中到底是最擔心黑子哲那個,曉對方重感情,難免會因為親近關系,產生不必擔憂。

    而對于早已接受現狀黑子哲而言,港黑手黨,是排友情之前存。

    “能以這方式

    第71章 第71章七十一只小黑子

    延續曾經友情,我已經很滿足了。”他語氣像是淺笑著,奈何表情尋不到波動,補充說,“有,現中君是老早把繼承人拱了干先生,可能會受到點非議。”

    說不定會被誤解成黑子哲一家人身亡,是港黑手黨蓄謀已久陰謀。以這個年紀青少年們發散維,指不定路會偏到哪地方去。

    “我是乎那些流言人?”

    中原中輕哼一聲,以此表達不屑。見黑子哲仿佛沒事人一樣,不何時端來一盤甜點,仗著存感稀薄,一般人看不見他,旁若無人地吃了起來,不得開始吐槽。

    “你真放松啊。”

    虧他擔心了那麼久!

    “畢竟回來前剛鬧了一場,晚飯都沒能來得及吃,稍微有點餓。”

    著果汁將中蛋糕咽下,黑子哲拿手帕擦擦嘴,壓根不乎味如何,而是站任務角度考慮。

    “跟赤司君見面時候,肚子突然叫聲會很尷尬。”

    他放下盤子,目光人群中鎖定︰“我過去了。”

    “……真沒問題嗎?”

    “首領親自交涉顯得過于刻意了,雖說事情本質怎樣,赤司君父親肯定會清楚,但至少方式能婉轉一點。”

    黑子哲姑且解釋了一番,盡可能進入狀態。

    本『色』演話,倒不算太難。

    他將自己代入剛剛失去雙親不久,被曾經認識過某位好心森醫生收養孤,內而外散發著對當前場合抗拒氣息,像是心地感到不適。

    新監護人帶他來這里目是什麼,他並不清楚。只是因為從未來過這場合,到處都是電視上現過大人物,讓他感到緊張不已,忍不住自一開始逃到邊邊角角,不想與人交談。

    直到發現某個熟悉身影。

    黑子哲屏住呼吸,像是看到了什麼難以置信場面,表情肉可見僵硬。他語氣顫抖著,一位身高與自己接近少年身後站定,小心翼翼呼喚聲。

    “……赤司君?”

    演到這程度,鼓起算及格。

    家中徒生變故,本以為被好心森醫生收養自己,卻不想一腳踏入狼窩虎『穴』,跟黑手黨這只該電視上見到職業扯上關系,甚至莫名妙被當做繼承人培養。

    不想將

    第71章 第71章七十一只小黑子

    曾經隊友們牽扯進來黑子哲,不得已之下,只能選擇放棄籃球,盡可能跟以往同伴斷了聯系。

    然而命運是多麼殘酷東西,收養了少年森醫生只是看似好心,他本質是個勢力龐大黑手黨首領,冷血殘酷一類詞,是最適合他形容。

    森鷗外看中了黑子哲人際關系,以及那之後能為組織帶來利益。所以他會將少年推往台前,成為活靶子一樣繼承人,為是利用下一輩交情,與赤司財閥達成合作。

    以赤司君能查到情報,拼湊起來後,大概這樣吧。

    表面驚愕黑子哲,真實情緒毫無波瀾。

    听到熟悉聲音,赤司征十郎轉過身來,用那雙貓一樣異『色』瞳,久久審視著仿若與此處格格不入少年,末了,簡短吐他名字。

    “哲。”

    直呼名字而並非姓,看來升入高中後,赤司征十郎人格都沒能成功換回去。

    這倒意料之中……

    黑子哲微微欠了欠身,故意僵硬地將驚愕表情褪去︰“沒想到國中畢業後,會這場合見到赤司君。”

    他現唯一想法是,為什麼赤司君父親沒有注意到自己子換了個人格,明明楮都變成了這樣顯異瞳。算當做普通虹膜異『色』癥處理,該去趟醫院走個流程,而不是像現這樣無事發生。

    生這身不己大家族,真好難。

    “……”

    赤司征十郎沒有回話。

    兩人會此處見面,本是反常中反常,可以話,他更想球場上通過比賽交流,而非此處。

    得黑子哲沒有加入籃球後,他確實有展開過調查,意外發現了黑子一家假期前往美國,那之後,某份傷亡名單中找到了他雙親名字。

    那之後事情,徹底『亂』了套,比『揉』『亂』『毛』線團錯綜復雜。

    他听父親說過森氏會社事,道那是國內最無法無天黑手黨,即便是自己家,不願與扯上關系,少一事為妙。

    但是收養了黑子哲新監護人,與那位首領名字一模一樣。

    隔著狀況外黑子哲,赤司征十郎看到了,某個笑得宛如狐狸一樣,正緩步走向此處中年男人。

    森氏會社,或者說港黑手黨首領,森鷗外。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港口Mafia黑子君》,方便以後閱讀港口Mafia黑子君71、第71章 第71章七十一只小黑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港口Mafia黑子君71、第71章 第71章七十一只小黑子並對港口Mafia黑子君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