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72章 第72章七十二只小黑子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咸魚炖鴿 本章︰72、第72章 第72章七十二只小黑子

    第72章 第72章七十二只小黑子

    “原來你在這里。”

    像是根本沒注意到男人的到來, 來只有嚇別人份的黑哲也,因為肩膀突然搭來的手,冷不丁打了個激靈。

    不知何時, 氣度優雅的中年男人出現在他身後。不同于往常,森鷗外沒有穿他身為首領的正式著裝,缺少了那條象征著港口黑手黨首領標配的紅圍巾, 連威懾都減輕幾分,單論外表而言,勉強能算是面目和善的優雅男士。

    前提是不要笑得太過算計。

    黑哲也抿著嘴, 隱去眼底的不自在,朝身後望去, 語氣遲疑︰“森先。”

    這種稱呼並非他所願。

    平白無故矮一輩分,放在私交不錯的友人間,是尤為損人的為,更別說法律方面強來了收養這一出, 回頭免不了捂著肚樂呵一陣。

    所以他是真的很想損回去。

    知道黑哲也心中尤為不滿,得了便宜的男人溫和地笑笑, 看起來十分好說話的模樣︰“是認識的人嗎?”

    “……不。”

    他下意識否認出聲。

    年的目光閃躲, 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其他緣故, 修剪平整的指甲狠狠摳住手心,哪怕指尖缺血泛白都不肯放開。

    硬了硬了拳頭硬了。

    “這樣啊。”

    森鷗外唇角微勾, 明明是看似簡單平常的舉動, 卻給人一種異樣的壓迫感, 意有所指道︰“看哲也難得主動找什麼人說話,還把中也君甩下了,還以為是你認識的人。”

    “國中時期是同一個社團的隊友。”

    見氣氛越來越不妙, 曾經的隊友像是受到了脅迫,跟自己的見面都戰戰兢兢,圍觀許久的赤司征十郎立刻出聲解圍。

    那雙『色』澤不同的眼眸凝視著森鷗外,謹慎之意有被很好的掩蓋︰“赤司征十郎,想必不用向您介紹了。”

    暫且不論這個男人的意圖如何,能夠成為勢力如此龐大的黑手黨首領,在日本三番五次扼制黑/道發展的情況下,始終讓港口黑手黨屹立不倒,他絕非善茬。

    這樣的人,不可能毫無目的『性』地收養黑哲也。至少在做出準備之前,已經他的身世過往調查得清清楚楚,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國中時期同社團隊友的名字。

    黑哲也越是反駁,越證明曾經的隊友在他心中分量有多重,不能在這種場合與黑手黨牽扯上關系。

    他的反應,正讓森鷗外感到滿意。

    男人笑著拍了拍黑哲也的後背,能感到少年的僵硬,好似緊張感因為他的到來滿溢而出。森鷗外卻裝作一無所知,進入家長見到孩最要好朋友的寒暄模式,眼底笑容愈發深邃。

    “哲也來我這里後,情緒一直不是很好,給他安排的很多課程也跑掉了,自己去了一所剛建立不久的高中,讓我這個監護人很是擔心。”

    “原本就想報考那里的。”

    黑哲也弱弱反駁著,末了,狀似隨意地補充了一句。

    “森先,請不要因為自己擁有企業內最高學歷,就說這種東西沒有用。就算比不您,也希

    第72章 第72章七十二只小黑子

    望能有點正常的履歷。”

    如果家里沒有發意外,他原本的人生軌跡,壓根不會拐如此之大的一個彎。

    森鷗外干脆裝作沒听見,不予理會。

    男人玩謀略是一把好手,轉化為商業場合的應酬,也能妥善處理每一份交際。

    說到底,他會親自參加今天的酒會,目的是為了組織的長遠發展。給一個對首領之位沒有想法的干部強安繼承人身份,借由他與當今赤司財閥當主獨子的交情,緩慢開展合作,這才是能將利益最大化的選擇。

    老牌世家的家主,能掌控如此龐大的財閥,無異于精英中的精英。然而有些時候,也會有些在商人眼中看起來格外麻煩的堅持。

    他不會為了追逐更大利益,選擇與某些套了層漂白殼的黑/惡/勢力為伍。

    所以最穩妥的方式,無需森鷗外主動交涉。

    赤司征十郎既然是獨子,母親早逝,等步入大學後,他的父親注定會逐漸放手權利給他。

    這個時間不會太長,最短不過年,他能等得起。

    “家哲也,在學校赤司君照顧了。”

    哪怕知道自己被警惕了,森鷗外也沒有異樣的表現,甚至十分體貼的顧及到兩位年的情緒與氣氛,趕在赤司征十郎回應之前,微微頷首︰“那麼不打擾你們了,以後有的是時間。”

    意外的,男人像是過來走個過場,沒有更進一步交談下去。

    他像是意識到的當家長的不好『插』手孩子們談話,繼續待在這,只會讓人緊張一樣,選擇給他們空間。

    “用不了幾年,哲也就該接手的位置了,到那時你們更方便交流吧。”

    男人吐出一句在熟悉他『性』格之人看來過于反常的話,最後狀似隨意地補充說︰“很期待哲也接手位置的一天。”

    他舉起酒杯,沉默不語的年擺出意義不明的干杯動作,很快,消失在黑哲也的視野里。

    黑哲也︰“……”

    總算想明白森鷗外計劃的他,直呼好家伙。

    老狐狸總能刷新他對“利用”一詞的認知。

    他還以為森鷗外會借由自己的關系,跟赤司君的父親正式開始業務往來,誰曾想,人家老狐狸走的根本不是這條路。

    森鷗外此舉,看似故意過來說了一堆無意義的廢話,實際,是將黑哲也這一存在推高危人質的位置,能否活下來,全看赤司征十郎的選擇。

    他的父親赤司征臣,是商人中最難搞的類型,大體逐利,卻能歸于良心商人那一茬,走關系在赤司財閥這里不通。

    正因如此,即便森氏會社在日本發展的勢頭再猛,掌控在手中的航行權再多,也無法跟這種金融巨鱷扯上關系。

    誰叫他們是黑手黨出身,還是壓根沒有洗白打算的黑手黨,隸屬犯法那一類別的,能活躍完全是因為『政府』管不住。

    如無意外,屆時接手自家產業的赤司征十郎,也會成為像他父親一樣的商人。隔壁世界的港口黑手黨沒有打這份主意的理由,恐怕正是如此,自始至終這條路不通。

    第72章 第72章七十二只小黑子

    但這邊不一樣。

    因為有他在。

    黑哲也是故意推到赤司征十郎眼前的人質,他會被黑手黨首領收養,被當做繼承人培養,完全是因為他的交際圈中,有赤司征十郎存在。

    若赤司征十郎珍重這份友情,他便會明白森鷗外的意圖,是想通過鉗制住黑哲也,達成跟赤司財閥合作的目的。

    突破口自然是在他身上。

    是想讓屆時掌握家業的他,為雙方合作開道口。

    這便是黑哲也身上僅有能被利用的地方,若是連這點可用之處都失去,被強安繼承人名頭的他,大概很快會死在“敵人”的暗殺下。

    腦海幾乎被糟糕思緒填滿,赤司征十郎面部表情不改,視線久久停留在看似一無所知的前隊友面龐,沉重吐出一口渾濁的氣。

    “大致情況我已經知道了。”他語氣復雜,“這也是你放棄籃球的原因嗎?”

    港口黑手黨把黑哲也拴得很死,先前黃瀨涼太短信告知他情況的時候,自己還不願相信。現在看來,就連他那位已是成年人的戀人,恐怕也是為了控制住哲也的手段。

    單憑他們的量,根本無法解決黑哲也的困境。

    難道只能按照那個男人所想行動了嗎……

    或許是國中到最後,奇跡的世代之間氣氛已經凝重到稱不得愉快,哪怕壓來源森鷗外已經離開,黑哲也的表現還是很局促。

    年輕輕點了點頭,不安地攪動衣角,猶猶豫豫的替自己當前的監護人說著好話︰“森先他很好,很久以前就跟們家認識了,只是那時候以為他是個普通醫生。”

    赤司征十郎冷著聲音,打斷他含糊的語句︰“實際是什麼,不必說了吧。”

    “嗯……”

    並非徹頭徹尾的隱瞞,看來還沒到最糟糕的程度。

    替曾經隊友處境考慮的年,垂眸沉思著。

    不過這也是當然,哪怕那個男人要哲也當做傀儡推首領之位,自己安居幕後,也得人培養到普通事物上能獨當一面的程度。

    “森氏會社,哲也了解多?”他繼續問詢著,試圖得到更多信息。

    實話說,這已經不是身為黑哲也友人的他們能處理的問題了,哪怕告知奇跡的世代其余成員也無濟于事,反而會徒增擔心,說不定有些人還會干出傻事。

    既然如此,那就把這事爛在肚里。

    “基本都知道了,包括對一般人隱瞞的那部分。”

    黑哲也顯然不想提到這方面問題,回答的時候,臉『色』一片慘白,似乎是回想起某些令他倍感不適的內容。

    意識到自己根本無法逃脫組織的掌控,已經歇了逃離的心思。

    “有關森氏會社的真面目是什麼,主要業務範圍,這些都知道,只是沒有親眼見證過,森先說怕嚇到我。”

    黑哲也的聲音越來越輕。

    “只是普通的收養還好,但是森先他……想將培養成繼承人。不知道哪里合適,明明什麼都不了解,讓我接手這些違反法律的事物,做不到。”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港口Mafia黑子君》,方便以後閱讀港口Mafia黑子君72、第72章 第72章七十二只小黑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港口Mafia黑子君72、第72章 第72章七十二只小黑子並對港口Mafia黑子君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