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第73章 第73章七十三只小黑子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咸魚炖鴿 本章︰73、第73章 第73章七十三只小黑子

    第73章 第73章七十三只小黑子

    論演技這種事, 黑子哲也從來沒有認真練習過。

    說來也有趣,一個平日里表現正經的人,哪怕他在愚人節一本正經說著假到不能再假的謊話, 周邊熟識他『性』格的人,第一反應也很少會是“他在說謊”。

    與之相反,若平日里『性』格輕浮, 以作弄人為樂的人,哪怕一本正經說著十分重要的話,身邊人也會因前車之鑒過多, 會在第一時間相信。

    狼來了莫過于此。

    論黑子哲也給曾經隊友們的印象,橫豎逃過存在感低、對籃球極為認真、看起來瘦瘦小小, 在團隊中卻能發揮大作用這些方面。按照桃井五月知加了多少層濾鏡的看法,那便是清澈透明,如水一般的少年。

    沒誰想過,他會心知肚明是騙局的情況下, 一本正經將謊言層層疊加。

    需要的僅僅是略顯遲疑的口吻,以及猶豫決的閃躲眼神而已。

    為了更進一步交談, 兩位身形相差遠的少年, 來到會場邊緣的卡座,也方便避開大多冗雜視線, 圖個清靜環境。

    黑子哲也依舊顯得局促,過兩個多月未見, 他的生活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會出入這種本屬上流社會的酒會, 讓他尤為安。

    好在赤司已經發現了這一點。

    遠離人群之後,似乎連沉悶的空氣都清新不少。黑子哲也著痕跡長嘆一口氣,像是終于能恢復正常呼吸功能, 為了顯得狼狽,悄悄趁著四面八方而來的壓迫感減淡時機,平復自己因緊張狂跳不已的心髒。

    這一切微小舉動,盡數落入赤司征十郎眼中。

    水藍『色』頭發的少年抿著嘴,攥緊中倒滿果汁的玻璃杯,抿了口飲料試圖減緩緊張感,最終是苦笑著,疲憊無比的將杯子放回原處。

    黑子哲也嘆氣︰“抱歉,听到這種莫名其妙的話,赤司君也會很為難吧。”

    “會。”

    坐在另一旁,身穿淺灰『色』禮服的紅發少年搖搖頭。他語調平穩,盡可能迂地詢問說︰“新的監護人,包括他的人,有在生活中為難你嗎?”

    當前狀況,他是對黑子哲也的處境所知甚少,無法想到很好的解決方法。既然無法避免開,那盡可能問清楚為好。

    “嗯……我是很太懂赤司君對為難的定義。”

    黑子哲也的答很是遲疑。

    他苦惱地蹙起眉頭,目『露』不安,連口吻都充斥滿虧欠之意︰“如說森先生收養我是為了培養繼承人,強行讓我學習的東西,也是為了將來著想吧。反而是我沒有盡到這些義務,很對不起森先生的培養。”

    赤司征十郎︰“……”

    這種明明被對方賣了,幫著數錢不說,覺得自己被賣的價格低了,反而虧欠對方不少的想法就很糟糕。

    但考慮到對方是在日本猖狂無比的黑黨,段不必多說,哄騙一個剛國中畢業的學生自然是易如反掌,他真的沒辦法指責黑子哲也做錯了什麼。

    “那我就直說好了。”少年的目光有著屬于他年齡的威懾力,配合上那雙只能用威嚴形容的異『色』瞳,嚴肅已,“哲也你的戀人,是什麼情況?”

    這也是赤司征十郎站在朋友角度,最擔心

    第73章 第73章七十三只小黑子

    的一點。

    原因無他,雙方無論年齡是社會地位,差距都大到堪稱離譜的程度。

    六年的年齡差,放在正常情侶中算得什麼。但一方為未成年,另一方是游走在法律邊緣的成年男『性』,很難讓人不懷疑,年長一方的意圖為何。

    直白點說,他真的很擔心黑子哲也被所謂的戀情控制住。對方既然是黑黨,最糟糕的狀況,甚至得考慮到那些人常用的骯髒手段。

    他想讓黑子哲也就此毀掉。

    “我跟中也君,也是很早之前就認識了。”

    談及戀人相關問題,少年意外沒有覺得窘迫,仿佛在談論今天天氣如何一樣自然,過在陳述再普通過的事實。

    “最開始的契機,同樣在森先生那里見到的,過那時沒有多少交流,也知道他是黑黨,過一起看了場電影。”

    黑子哲也好似陷入回憶,伸出手指,憶看過的一部部電影名︰“像是什麼《忠犬八公》、《一條狗的使命》、《豆柴小犬》之類的。”

    如在場的是其他人,這里免了吐槽一番,怎麼全是跟狗有關的電影,但赤司征十郎不會。

    部電影全是兩人確定關系後,極為偶爾的約會時一同觀看的,直接被黑子哲也加工一番,挪用到為了解釋時間線的謊言中。

    “被收養之後,中也君被森先生指派為我的體術老師,知道他比我大那麼多的時候,真的嚇了一跳。當然,後來因為我怎樣練習都沒效放棄了,那段時間漸漸覺得『性』格很合適,生活步調上意外的合拍,才決定在一起的。”

    “森先生似乎很樂見其成,沒有反對過。”

    赤司征十郎︰“……”

    當然不會反對了。

    這根本就是自己趕著把把柄往人家上送,主動把韁繩塞到港口黑黨首領中,白送都沒有這麼送的!

    他的人格轉變,似乎只針對籃球方面的事,並未影響日常生活。哪怕國中最後關系緊張,跟隊友之間的情誼遠如二年級全中之前,真遇到關乎一輩子的大事,他照樣會站在友人角度擔憂。

    實話說,哪怕自小接受英才教育,赤司征十郎也是第一次面臨這種讓他焦躁已的處境。

    學校是學校,家庭是家庭,他將雙方分的極為清楚,會混為一談。但是現在,他尤為珍重的朋友成為談判桌上的籌碼,敵人光明正大用陽謀要挾,他確實可能眼睜睜看著朋友去死……

    這種情況下該怎麼做?

    黑子哲也被綁死在港口黑黨這條船上,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乎沒有轉余地。無論是法律層面,亦或是感情要素,都被拿捏死了。

    黑黨會利用他,最直觀原因,是為了打開與赤司財閥的合作開端。父親那里尋不到突破口,目光便轉移到自己身上,等他再過年接家里產業時,便會正式入收網階段。

    這也意味著,只要他想要黑子哲也以傀儡的身份安然活命,必須得開這道口子,甚至可能與自己的父親造成對立。

    難道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嗎……?

    “喂。”

    毫無預料的,青年略顯低沉的聲音,強行打破兩人之間逐漸彌漫開來的沉默氣氛。

    黑子哲也眨眨眼,訝異

    第73章 第73章七十三只小黑子

    于對方的出現︰“中也君?”

    按照計劃,這里應該有他的介入才對。

    中原中也顯然也知道這一點,前來介入兩人的交談並非本意。他表情略顯煩躁,撇了一眼神『色』警惕的紅發少年後,輕嘖出聲。

    “學校那邊的電話,應該是你班主任的,剛剛打我這里了。”他掏出手機,將屏幕方對準黑子哲也,示意他掃一眼來電記錄,“家庭信息一欄你留的是我的電話吧。”

    黑子哲也點了點頭。

    “畢竟去學校是我的任『性』,打擾了森先生就不好了。”

    當然真正理由絕非如此。

    如能『騷』擾到森鷗外,他樂意都來不及。只是老狐狸的有些『操』作他吃消,指定因為覺得有趣,就鬧出點『亂』七八糟的『亂』子。穩妥起見,是填更靠譜的人為好。

    誰叫森鷗外確實很喜歡用父親的身份損他。

    “是那個問題,說到底,也算我疏忽了。”

    意外的是,中原中也語氣有些飄忽,甚至有些微妙的心虛,自責感也夾帶了些許。

    他在一片沉默中頓了頓,干巴巴道出一句殘酷的事實。

    “之前那陣子忘了給你請假。”

    黑子哲也︰“……”

    黑子哲也︰“啊。”

    “說是開學到現在,出勤率已經足以升學了,有些太好的傳言什麼……想找個時間跟家長談談。”

    “其實就是勸退吧。”少年面無表情望向對方,仿佛對方才是受到嚴重打擊的人一樣,反過來安撫道,“中也君用說那麼委婉,我能理解。”

    中原中也︰“……”

    那畢竟是自家戀人期待、或者說是懷念的學校生活,就算黑黨的身份注定會草草收場,那也該來的這麼早。

    有家長請假的話,倒也至于發展成今天這種地步。

    “有那些傳言,其實說得沒錯。”

    黑子哲也雙拳攥緊,放在自己膝蓋處,低下頭去苦笑出聲︰“我能有現在的一切已經很幸運了,能總是停滯前,在原地怨天尤人,是時候該向前看了。”

    “哈?”中原中也表情茫然。

    是,他就是來轉達一消息,現在這種發展是怎麼事?

    傳言是什麼?誰怨天尤人了?為組織立功就屬你最突出,說誰停滯前了?

    “來洛山高校吧。”

    赤司征十郎語氣堅定,道出他沉思許久後得出的短期解決方法,善的目光隔空與戴有禮帽的青年隔空踫撞。

    “哲也來我這里的話,你們的首領,應該不會有所怨言。”

    既然港口黑黨的目的直指向他,那麼這種算得委婉的邀請,某種方面而言,已經算表明了他接受的態度。

    後續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黑子哲也緊跟著緩緩頷首,面『露』猶豫︰“或許……能行得通?”

    中原中也︰“等等等等──”

    先說首領怎麼想,他意見大了去了!

    知道橫濱距離京都多遠嗎?460公里!本來常年異地就夠辛苦了,好不容易有點時間相聚,來?!

    異地戀也該是這麼個異地法!!!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港口Mafia黑子君》,方便以後閱讀港口Mafia黑子君73、第73章 第73章七十三只小黑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港口Mafia黑子君73、第73章 第73章七十三只小黑子並對港口Mafia黑子君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