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74章 第74章七十四只小黑子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咸魚炖鴿 本章︰74、第74章 第74章七十四只小黑子

    第74章 第74章七十四只小黑子

    全程狀況外, 說的大概就是中原中也。

    以他『性』格,干涉太多牽扯政治要素彎彎繞繞,並不能算作擅長的方面。

    若在一起參加酒會是學生黑子, 中原中也或許還能引領著,在目標人物眼中達成微妙威脅效果。但歸來的是身為干部、在組織重大任務方面極為靠譜的黑子哲也,所以這次計劃臨時變動, 交由少年全權解決。

    這也導致了某位干部先生在酒會中甚是無聊,閑著沒事做。

    然後他就得知了,剛剛歸來沒多久戀人, 可能會跑到更遠地方長期出差糟糕消息。

    中原中也明白,成年人世界總會有著各無可奈何, 尤其是他們黑手黨,為了組織,身不由己是在所難免事。

    只是自己剛剛出差大半年回來,本以為維持許久柏拉圖終于結束, 沒想到戀人轉眼跑去東京,假裝高中生上學去。

    兩地相隔30公里, 不算太遠, 只是要見面到底有些麻煩,連相處時間都沒多少。

    誰曾想糟事一個接一個, 近一年時間以來,跟中原中也接觸時常最多, 反倒是那個一門心思扎在籃球上學生黑子。

    兩人面容完全相同, 本質卻是不一樣的人, 中原中也覺得自己完全是在帶孩子。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自己岌岌可危的良心也學生黑子出現不斷動搖, 時刻提醒著他某些被強忽略的問題。

    哪怕黑子哲也理年齡不比首領小多少,他身體,始終處于未成年狀態。

    就算桎梏不復存在,距離他身體成年,也有著整整4年時間。

    這就很糟。

    現在他說什麼?應和著那個明顯對自己敵意滿滿紅發小鬼說什麼?去京都上學?

    就算來回兩地的新干線票價不成問題,首領也不會放任他來回折騰。

    要是真來三年柏拉圖,那也太慘了。

    “你要一個人去京都?”

    強行甩開腦內繁雜思緒,中原中也努力讓自己明顯不太妙表情歸于冷靜,可惜眼底透出的不自在,暴『露』了他動搖。

    “我不知道森先生會不會答應。”黑子哲也認真回答著,根據自己國中時期成績,給出相對于理『性』的答案,“洛山的偏差值很高,以我成績,大概是進不去吧。”

    “這點不用擔,哲也現在的監護人同意的話,入學不是問題。”

    中原中也︰“……”

    他是越看這個紅發小鬼越不順眼。

    奈何知道對方是赤司財閥唯一繼承人,什麼都做不。

    “隨你喜歡就好。”

    到最後,青年只能裝作不在意地壓低帽檐,橙紅『色』的發梢自肩頭滑落,撇過頭去說︰“首領答應話,我也無話可說。”

    不滿歸不滿,相較于私情,他自然會把組織放在第一位。

    黑子哲也意味不明的視線落在他身上許久,不知在思量著什麼,末了,給出含糊不清回答。

    “嗯……”

    沒想到中原中也帶來的消息,陰差陽錯下,成為一劑猛烈催化劑,讓赤司君主動發出邀請。

    至少在此之前,特意跑去洛山入讀,壓根不在他考慮範圍內。

    當前發展,是所能想象線路中,效果最顯著一條。

    森鷗目的圓滿達成,自己這顆不定時炸/彈也能在特殊期間遠離橫濱。但是莫名其妙,黑子哲也卻感到心底空落落,仿佛有什麼尤為重要東西,不知不覺間消失不見。

    只留一片空洞。

    ──

    上流社會應酬,無非是各個擁有入場資格的上層人士,掛著僵硬而公式化笑容交談,拓寬人脈門路、攀高枝拉資源好地方。

    商人本質逐利,森氏會社也算不少企業眼中香餑餑,更別說此次酒會有企業主本人出席。達成目的過後,森鷗便在會場內隨意應酬了一圈,很快將時間消磨過去。

    他當即最在意的,是黑子哲也沒來得及匯報的情報。

    酒會結束後,一人在樓下套房內見面。

    森鷗斂去應酬時的淺笑,恢復到平日里威嚴十足的黑手黨首領模式,神情莫測,聆听著手下干部簡短的任務報告。

    “就讀洛山?”

    听到這個結果,饒是森鷗外,也不由得怔忪片刻,雙目微睜。

    “唔,確實是不錯辦,可是對黑子君來說也會很辛苦吧?”

    “我沒有問題。”

    “我知道你能分清主次,但是黑子君,我不是什麼冷心腸人,也會考慮到部下情緒,真決定要這麼做嗎?”

    “請不要得便宜還賣乖,森•先•生。”

    少年著重在這個特殊稱呼上加重咬字力度,似乎有些惱怒,若非看在對方是上級的份上,說不定會一錘子砸過去。

    森鷗這個男人,雖說奉著最優解,但宏觀全局,他也會考慮到手下情緒對大局影響,于細節方面稍作調整。

    第74章 第74章七十四只小黑子

    就比如說這次任務,他知道黑子哲也對于曾經擁有友情看重,哪怕如今港口黑手黨被他放在首位,也不可能將這段情誼從頭利用到尾。他會選在恰到好處程度,與赤司征十郎適當接觸,或許在未來時機成熟一天,還會將自己意圖坦白。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營造出一個受到港口黑手黨脅迫的形象,將謊言層層疊加,方便自己納入對方的保護圈。

    這樣行動效果顯著,卻等同于主動摒棄兩人間的友情,以再純粹不過利益替代。

    對組織利益最大化代價,是他主動放棄曾經珍重無比感情。

    “這稱呼听黑子君說出來真怪。”

    森鷗輕笑著搖搖頭,沒有再堅持。

    “可以,批準,關系入學資助不用從你活動資金里扣,當做首領微不足道補償。”

    黑子哲也眼神死︰“那真是多謝了。”

    就看需要捐多少,才能讓他以類似關系生身份,入讀以原本成績壓根考不上學校了。

    確定完下一步行動,森鷗也不磨磨唧唧,將話題引向他最急切想知道部分。

    “那麼,趁現在還沒有返回橫濱,匯報一下情報吧,黑子君。”

    互換的這段時間內,究竟發生什麼他所不知道事。

    黑子哲也定定神︰“牽扯的事情有點多,追溯起來,可以說異樣在先代在世時已經出現。”

    “哦?”

    “不過按照重要程度排序,該放在最前面匯報的,是發現我逐影並非異能力這件事。”

    少年面無表情丟出一顆驚天巨雷。

    森鷗難以避免地沉默,與之相反,原本安靜候在一旁中原中也,表情由嚴肅轉變為茫然。大腦艱難理解完這段話後,表面的冷靜終于繃不住,成功伴隨著驚雷的爆炸被打破。

    “……哈?不是異能力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意思。”少年淡淡解釋著。

    “為了盡快弄清楚狀況,我最先與那邊世界太宰君進接觸,也是在那時發現,他無效化對我不起作用,甚至可以毫無阻礙一同進入影界。”

    回想起太宰治叛逃之前,自己為警惕黑子哲也所作出的各安排,森鷗反復確認,他確實沒有安排過兩人同時出馬任務,沒能察覺到這點不算反常。

    他皺了皺眉頭︰“不是異能力嗎……說實話,即便是我,也從未想過這可能。”

    這下麻煩可有點大,以往做出的許多安排都要變更。

    當然最主要是……

    “現在的我,更不能回到橫濱了吧。”黑子哲也面無表情指出這一點,接受態度良好。

    森鷗擔,是他能力在人為『操』縱的情況下暴走,導致橫濱成為第個常暗島降生之地。

    若他能力是異能還好,就像日常被關在組織中的q那樣,目前在武裝偵探社的太宰治能成為最後一道保險,不至于讓事態發展到最糟糕地步。

    但在黑子哲也這里,這道保險也失效。

    本就被人暗中針對的他,更不能輕易回到組織本部。

    少年嘆了口氣,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纏,繼續匯報著。

    “致使我跟那邊世界黑子哲也互換的原,中也君應該匯報過,這里不過多闡述。所有信息匯總過後,那邊太宰君得出結論,認為幕後黑手極大可能是盜賊團死屋之鼠首領,魔人費奧多爾。”

    “你失蹤前發生什麼,我也有派人找被送去醫院的……灰崎君是吧?找他確認過。”

    森鷗摩挲著指尖,依照情報更進一步思索。

    “若事實真如太宰君所說,敵人的情報來源,怕是不容小覷。”

    能夠查到黑子哲也身上時間線異常,並且利用他曾經隊友設陷阱,敵人對他解非比尋常。在情報基本被鎖死的情況下,能查到這些內容,看樣子對方的情報能力確實非比尋常。

    即便內對灰崎祥吾產生那麼點微妙憐憫,現在也不是顧及他時間,黑子哲也緊接著提起另一處異常。

    “還有就是,先代在世時期,我從被派到過咒術界進潛伏任務,在東京的咒術高專就讀過半年左右。”

    森鷗接話︰“最後以殺光他們高層落下帷幕,我知道。”

    黑子哲也︰“……”

    嚴格來說,這些都是他黑歷史,能不提起盡量不想被提那種,可渾身都是壞心眼的首領可不會顧及這點。

    “那邊咒術界沒有被我攪『亂』,還處于老古板掌權狀態。當年跟我同級的一位咒術師叛變,在去年,死于另一位同級的咒術師之手。”

    他僵著一張臉,盡可能簡潔闡述自己所知的狀況。

    “但是我在澀谷見到了本該死去他,對方似乎也感應到了茫茫人海中我。”

    “這是假死還是詐尸了?”原本順著正常思路思考中原中也一愣,“等等,那邊世界話,你們應該從未認識過?”

    那對方是怎麼鎖定一個素未謀面之人

    第74章 第74章七十四只小黑子

    的?

    要說黑子哲也身上有什麼異常,那只有重塑身體後得到的異能力……現在連異能力都不是了,除此以外,別無其他。

    是根據這個嗎?

    少年微微頷首︰“這便是問題所在。”

    森鷗沉『吟』著︰“也就是說,你懷疑幕後之人還牽扯到了咒術界?”

    “是這樣沒錯。”

    “他頭上有一道十分明顯的縫合線,合理推測,應該是死後被什麼存在佔據了肉/體。那個存在,也極有可能在我們所處世界與魔人交換過情報,或者說聯手。”

    “這便導致了你被莫名其妙盯上。”

    中年男人緩緩吐出結論,酒紅『色』的眼眸半闔。

    “原來如此,有夠復雜,也比之前推測要麻煩許多。”

    他算是明白,黑子哲也為什麼會主動做出停留在京都的選擇了。

    一直以來,少年的異能來源是個謎。不像中也荒霸吐,自從當年徹底解決之後,所有謎團皆被揭開。逐影原本是什麼,即便翻遍當年實驗室的資料,也沒能得出個所以然來。

    逐影的暴走狀態──常暗島,也始終是黑子哲也底一根刺。

    好不容易出來一個疑似對此知情角『色』,他當然會狠狠咬住。

    只是兩邊世界有不小差異,發展也不盡相同,情報不一定適用,想要找到對方,恐怕會費不小功夫,更別說對方極有可能與另一個難纏角『色』聯手。

    森鷗還記得,先代殘留下來的情報文件中,黑子哲也曾經進潛伏任務,有明說京都也有一所咒術學校。

    果不其然,黑子哲也給出的理由正是如此,他有自己考量。

    “若排除這些要素,我不一定會決定前往京都就讀。”他坦言道,“但是咒術高專出來的咒術師,普遍會圍繞高專開展動,以我過去的所作所為,想再次從東京方接觸咒術界太過危險,京都的話,是日本另一所咒術學校所在地。”

    少年稍作停頓,眼神前所未有認真。

    “我想要再次與咒術界有所接觸,希望首領能夠批準。”

    “……”

    森鷗並沒有在第一時間回答。

    他們對咒術界解,止步在十幾年前黑子哲也任務歸來時帶來的情報,這些年來從沒接觸過。

    畢竟咒術師人數過少,一般人無看見咒靈,港口黑手黨更是從未發生過相關案例。關注咒術界舉動,便被無限期擱置,直到現在也沒有重啟。

    考慮到黑子哲也曾經鬧出的事,再次接觸風險過大。但咒術界某個存在,大可能與先前一系列針對黑子哲也為息息相關,也需要考慮進去整體事件是否是誘餌……

    這就很糾結。

    在計劃已經開展情況下,港口黑手黨無承受失去這位干部的損失。

    【摩西摩西~能听見嗎?嗯?難道說信號不好?】

    黑子哲也︰“……”

    腦內突如起來響起的聲音,成功讓他在如此嚴肅氛圍中,沒能繃住面部表情。

    那種輕浮語調,不會有錯,是剛剛分別不久五條悟。

    【不應該啊,難得我對自己猜測有點信呢,失敗?】

    【那個……五條先生,您靠太近。】

    半天沒有得到應答,原本輕快的男聲轉變為滿腔疑『惑』,緊接著另一個分熟悉聲音響起,是極具特『色』的清澈少年音,听他語氣,似乎很是困擾。

    黑子哲也︰“……”

    那分明是他自己聲音。

    察覺到自家干部一瞬間的反常,森鷗不禁挑起一邊眉頭︰“怎麼?”

    “還有一件事……”

    黑子哲也確信,若自己面部表情足夠豐富,現在一定會齜牙咧嘴,以此來表達他復雜到難以言喻的情。

    “我在那邊世界時,接觸到了曾在咒術高專同一年級咒術師,他現在是咒術師最強,就我所知道人中,恐怕沒人是他對手。”

    “你跟中也君都不嗎?”

    “我不清楚無下限跟污濁正面對撞,會有什麼樣的結果,他確實強到離譜,現在的我無靠體術傷到他分毫。”

    腦海中聲音還在不斷吱哇『亂』叫著,比夏夜不斷在耳邊盤旋蚊蟲還能嗶嗶。

    【黑子——听到的話麻煩回答一聲,喂——】

    沒有在第一時間聯絡,恐怕是因為五條悟找到了被換回去的黑子哲也,得知這邊有著極為重要任務,特地避開酒會時間。

    但他真好煩。

    【啊,難道是嫌我煩了?虧我還負起責任來將這邊兩位小朋友送回家,就這樣不理我,好過分!】

    【難道我是用完就丟工具人嗎!】

    黑子哲也深呼吸︰“我跟他做筆交易,換取了接觸咒術界必需品,代價是……”

    【我要把你校服褲子全換成百褶裙!】

    “吵死。”

    森鷗︰“?”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港口Mafia黑子君》,方便以後閱讀港口Mafia黑子君74、第74章 第74章七十四只小黑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港口Mafia黑子君74、第74章 第74章七十四只小黑子並對港口Mafia黑子君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