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75章 番外(全文完)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有只鴿子成精了 本章︰75、第75章 番外(全文完)

    第75章 番外(全文完)

    計劃的第一步——準備階段。

    在這個階段一定要保持十萬分的謹慎, 並拿出從戲精學院學到的本事,完美的隱藏過當事人。

    “早上好。”

    難得放假回家休息,伏黑惠剛打開自己的臥室門, 迎面就看到自家母親正一手拿著鍋鏟, 從廚房探出頭來微笑著和自己打招呼。

    伏黑惠下意識的扭過頭去看了看自己臥室內的時鐘,確定現在才早晨五點,而後陷入了沉默。

    據他所知, 平日里這個時間段自己的媽媽應該還在睡覺, 那個爹早早地爬起來準備做早餐。

    為什麼今天的情況有些不太一樣?

    人在廚房,看到自家兒子臉上略有些微妙神色的伏黑千鶴笑而不語, 只是轉了轉手里面的廚具,然後提醒道︰“快點洗漱哦,不然待會兒飯菜要涼了。”

    說罷, 伏黑千鶴悠悠轉身再次, 沒理會一臉呆滯的伏黑惠。

    ‘這……情況實在是不對勁。’

    下意識的照著伏黑千鶴說的話去做,洗漱完畢後坐在餐桌前捧著碗小口小口喝著湯的伏黑惠在認真思考片刻後決定打探打探情報。

    今天的事情只是意外那還好,但是, 如果是因為家里那個不靠譜的爹演戲不過關導致媽媽產生了什麼懷疑……

    伏黑惠覺得自己影子里的玉犬在蠢蠢欲動, 手也有些癢癢。

    “咳,媽媽今天怎麼起得這麼早?”

    故作淡定的品了一口湯, 伏黑惠佯裝做不經意的隨口一提那樣問道,同時耳尖悄悄豎起, 視線也落在了伏黑千鶴身上不肯離開。

    “唔, 甚爾太累了。”

    坐在一側的伏黑千鶴想到屋內那個被自己昨夜幾句模糊不清的話給嚇到, 一夜都沒有睡好, 早上還被自己給強制躺下補眠的大貓, 認真回答道︰“最近他似乎有些累, 今天就讓他好好休息一下吧。”

    認真的看了看伏黑千鶴,確認了不是因為自家爹演技太差後伏黑惠頓時沒了別的想法,認真的喝起了湯。

    ‘只要不是計劃出現了變故,管他呢。’反正他爹也不會出事。

    看到自家傻兒子放下了心,伏黑千鶴也笑了,悠哉的品著自己熬出來的湯——既然自家傻兒子和大貓都沒察覺到什麼不對勁,那麼就繼續,不要停。

    看他們緊張的炸毛但還是強裝鎮定,以無事發生的模樣跟自己打听消息的樣子真有趣。

    計劃的第二步——實施階段。

    在這個最關鍵的階段內,所有人都要開始著手準備材料和場地。當然,最重要的是,伏黑甚爾要開始繼續干老本行,為自己的老婆本奮斗。

    “ 噠——”

    輕擊鼠標,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長長的任務清單,伏黑甚爾將一條腿屈起踩在凳子的邊緣,另一條腿懶散的身在一旁,視線落在面前的屏幕上,搜尋著合自己胃口的單子。

    當然,現在的伏黑甚爾找目標除去要看中價格外,還要額外注意一下會不會拖時間。

    如果是那種要外出十天半個月,任務目標費勁的要死,還很容易在身上留下嚴重的傷,回來絕對會引起老婆懷疑的任務他傻了才去接。

    但是那種既安全不費事輕松好完成又報酬豐厚的任務……說實話,沒幾個錢多的二傻子會在這個網頁上發任務。

    就算有,搶單這一全看臉的環節也會讓伏黑甚爾這個賭馬從來沒贏過的純正非酋得一句“謝謝惠顧”。

    就在伏黑甚爾盯著屏幕發愁時,突然在他的個人賬號上出現了個紅色的圓點,提醒他有人單獨私信了他並且還下了任務。

    點開了私聊界面,伏黑甚爾看著展現在自己眼前的消息內容,緩緩地敲下了一個問號。

    原因無他,實在是這一個任務實在是太……夢幻。

    錢多事兒少離家近,其難度在伏黑甚爾眼里也像是去散步遛彎時,順手幫這個雇主拿個東西。

    簡稱就是天上真的掉了餡餅,還剛好砸在了他的頭上。

    但是……這一個單子是不是來得太巧了點?

    盯著看了半晌,伏黑甚爾面無表情的準備叉掉退出去,結果就看到對方的人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一樣立刻又發過來了幾條信息。

    “別這麼急著退出去,白送的錢你真的不要嗎?”

    在這句話的末尾還附上了一個暗示意味再明顯不過的中島敦頭像。

    盯著看了半晌,伏黑甚爾冷哼一聲,而後果斷的選擇了接受——這種事情怎麼想都是那四個小崽子說漏了嘴,或者是著了哪個心眼賊多的家伙的道,被坑了。

    至于這個中島敦的頭像,直接表明對方是個老熟人。

    先排除中島敦本人,然後可以合理推測對方是想要讓他把懷疑對象放在橫濱那個心眼賊多的家伙身上,但是,可以反過來想,這完全有可能是一場栽贓陷害。

    橫濱扔到一邊,東京這里倒是有不少仇家。那個白毛,穿著袈裟的假和尚,甚至是

    但是……

    低頭看了眼到賬的定金,伏黑甚爾瀟灑起身︰到了嘴里的肉沒道理不吃,而且誰登錄暗網接單子了?

    可別污蔑好人,他可是早就洗手不干轉職成光榮的人民教師了!這種事兒他怎麼可能會干?

    與此同時,另一個聊天群內。

    人民的好教師︰‘他接了’

    ‘感謝。’

    笑眯眯的打出回復,伏黑千鶴隨後捏了捏自己手指的關節,看了眼自己的計劃清單,然後朝著自家的短刀們比劃了一個手勢——一切準備就緒。

    接下來就看你們的了。

    接收到信號的藥研藤四郎︰了解。

    兄弟們,來活兒了,開始準備工作!

    旁邊摩拳擦掌迫不及待想要搞(幫)事(忙)情的一眾短刀脅差︰好 。

    于是,在伏黑甚爾按照計劃完成了任務拿到了所有的任務金後,在跟著四小只準備一系列服裝道具時,就遇見了最熱情的推銷員和服務員。

    看著面前過分年輕的銷售員和服務人員,伏黑甚爾微微眯起眼︰總覺得很熟悉啊。

    似乎在那場戰斗中,這幾個家伙也都在場?好像叫做什麼刀劍付喪神?

    察覺到了伏黑甚爾懷疑的目光,一期一振也不慌,慢條斯理的幫他測量完了身體數據後轉身,向著身後走出的某位老熟人半彎下了腰︰“店主。”

    被忽悠過來的活擊審神者︰嗯、嗯嗯。

    第75章 番外(全文完)

    “咳,好久不見。”

    看了眼面前的男人,只知道自己被吩咐了要幫忙充當店鋪老板唬住對方,給伏黑千鶴爭取時間為對方準備驚喜的活擊審神者非常淡定的先沖著一期一振點了點頭,隨後又對著伏黑甚爾揮了揮手。

    “沒想到是你啊,怪不得他們非要跟我說新客人的信息……咳,既然如此,這次給你打個折?”

    在這一刻,面對著伏黑甚爾打量的目光,活擊審神者的演技達到了巔峰,並且真的騙過了伏黑甚爾。

    “……可以啊。”

    看了半晌也沒發現什麼不對勁,伏黑甚爾點了點頭。有便宜不佔是傻蛋。

    雖然還是感覺那里有些奇怪,但是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左右東西都定下來了,總不會再出個什麼新娘跑路的狗血劇情吧?

    目送伏黑甚爾離開,一旁拿到了所有數據的亂藤四郎比劃了一個勝利的手勢——任務完成,接下來他們只需要“專心”做衣服就夠了。

    計劃的第三步——收尾階段。

    在這個階段,所有的前期準備工作全部完成。接下來,伏黑甚爾只需要找個借口蒙住伏黑千鶴的眼楮,然後按照四小只寫的劇本帶著人前往提前規劃好的地方。

    接下來的一切自然而然的就會發生,無需任何推動,浪漫的劇情絕對會打動所有人的心。

    以上,是四小只和伏黑甚爾的劇本。

    而實際情況則是——

    在四小只剛剛來到目的地踩點蹲下,現場剛布置完畢,他們站直了身子還沒來得及把額頭汗擦干淨,就听見了身後突然傳來一聲熟悉的“不許動!禁言!”。

    已經畢業的咒言師將領口拉開,說完這句話後在四小只不可置信的注視下淡定的又將領口的鎖鏈拉上,全程淡定又從容,仿佛自己對付的不是隊友學弟學妹,而是咒靈一樣。

    “棘,干得漂亮,時機抓得很穩嘛。”

    禪院真希不知道從哪里也冒了出來,笑眯眯的將手里的鎖鏈拽了拽,確認了其結實程度後在四小只震驚的注視下把他們給捆了個結實。

    “體諒一下,我們這也是有任務在身,大家都互相體諒一下。”

    高馬尾束在腦後,新換上的眼鏡鏡片反射出一道白芒,禪院真希在忙完了捆人任務後滿意的拍了拍手掌,笑的親切又坦然。

    在說完上述一番話後,她還不忘伸出手用力拍了拍吉野順平和伏黑惠的肩膀,以示自己的友好態度。

    被捆著動彈不得,現在甚至是連話都說不出口的四小只︰……

    我們信你個鬼,你在之前的切磋訓練過程中暴打我們的時候也是這麼笑的!事前也是告訴我們說會溫柔對待我們的!

    騙子,都是騙子!甚至是連唯一的良心狗卷前輩也黑了!

    咒術高專除了我們仨,就沒有別的善良人了!

    坦然接受了四小只譴責目光的禪院真希︰這也沒辦法,我師父交代的事情我總不能拒絕吧?更不能給你們放水吧?

    再說了,咳,被那麼折騰的伏黑甚爾……誰會不好奇呢?

    夾雜了滿滿的私貨,禪院真希頗有些憐憫意味的拍了拍自己學弟學妹們的腦袋,然後把鎖鏈的另一端扔給了落後一步的熊貓。

    與此同時,隔壁過來幫忙的禪院真依不耐煩的走了過來,催促道︰“既然抓住了這四個小家伙就趕快走了,別耽誤待會兒的事情。”

    待會兒的事情?什麼事情?等等,我們的消息什麼時候走漏的?

    後知後覺發現不對勁的四小只︰?!!

    你們到底是怎麼知道我們的計劃的?這不合理!很不合理!

    “很簡單,你們說的太大聲了。”

    最起碼對于那些個短刀和脅差的付喪神而言,音量著實是太大。

    摸了摸自己最後的一點點良心,熊貓一邊拖著四小只往樹叢後面走,一邊解釋道︰“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這都是千鶴老師交代的事情,千鶴老師也很感動你們的心意。”

    “千鶴老師說了,你們的計劃她不會破壞的,只是想要在里面稍微的添加一點點她自己的想法和創意……咳,保證不會讓你們失望。”

    四小只︰……?嗯?等等,你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不得了的內容?

    老師媽媽她早就知道了?現在還是她讓你把我們捆起來的?還有,你來給我們解釋一下什麼樣的創意婚禮才需要把人給捆起來?!

    但是此時此刻動彈不得的四小只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拖走,毫無反抗能力的被熊貓擺放在了樹底下——這里的位置很好,從外面不易察覺,但是又能看到之前他們布置的場地。

    如果在哪里發生什麼事情,他們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掃尾工作結束後,禪院真希還未來得及說些什麼,就突然听到乙骨憂太從一旁的樹上跳了下來,身側的里香提醒道︰“來了。”

    無需多言,早就已經成長為了合格咒術師的幾人默契的躍到了之前就踩好點尋找好的隱蔽位置躲了起來。

    躲在樹林里面的幾人模模糊糊的听見了有聲音從不遠處傳來,熟悉的男聲很明顯來自于伏黑甚爾。

    “……就是這里。”

    行至不遠處,伏黑甚爾單手插兜駐足。

    今日難得換上了比較正經的衣服,伏黑甚爾一大早尋了個借口把伏黑千鶴約了出來,然後一路上有意無意的說些別的閑話試圖分散她的注意力,然後再把人朝著之前計劃好的人物目的地領。

    現在,看到不久之前自己跟那幾個小崽子商量好的、代表著任務完成的記號出現在隱秘的樹干上,伏黑甚爾久違的感受到了什麼叫做松了口氣——今天的事情絕對不能出意外。

    誰給他搗亂,回去後他就去扒了對方的皮。

    很配合對方演出的伏黑千鶴露出了個疑惑的神色,打量片刻現場後轉過身看著伏黑甚爾,說出對方想听見的台詞。

    “嗯……所以你說的驚喜,就是在這里聊天?或者看風景?”

    打量片刻附近的景色,伏黑千鶴點點頭︰“不錯,看起來確實是挺讓人放松的。”

    伏黑甚爾︰好的,就是要有這種狀態!保持住,這種時刻絕對不能掉鏈子。

    人在角落被困得結結實實,連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眼睜睜看著伏黑甚爾被忽悠的四小只︰你冷靜點!

    你不是最強咒術殺手嗎?不是天與暴君嗎?你的洞察力怎麼這個時候這麼低啊!

    暴露了暴露

    第75章 番外(全文完)

    了,我們暴露了啊!

    你老婆是在演你,你清醒一點!

    盡管心里面的小人已經掀翻了桌子拿起大喇叭吼破了喉嚨,但是四小只現在還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某個男人一無所知的按照之前的計劃走。

    而某個已經知曉了所有事情的主角也表現得完全不像是知情人。

    看著不遠處伏黑千鶴面上那幾分不解與疑惑之色,听到對方語氣之中透露出來的不確定的情緒,傻在原地靜觀伏黑甚爾表演的四小只︰……

    就從演戲這方面來說,伏黑甚爾你真是弱爆了呢。

    更咽著看著伏黑甚爾一無所知的被伏黑千鶴帶著走、現在差不多已經被忽悠瘸了的樣子,四小只閉眼垂淚。

    明明只是一場浪漫的求婚,為什麼你們兩個要在這里斗智斗勇……嗯?

    不對勁,這件事情即便是當事人提前知道了也沒什麼吧?這不是好事嗎?為什麼千鶴老師媽媽要搞這麼大的動靜?

    這是不是不太正常?

    恍惚回過神,理智重新上線的四小只猛地抬頭,然後恰巧就與伏黑千鶴對視上了。

    看到了被捆起來的四小只,伏黑千鶴沖著他們悠悠一笑。

    笑容溫和無害,友好而又純良。

    四小只︰完了。

    壞心眼的嚇唬了一下四個小可愛,伏黑千鶴看向一旁的伏黑甚爾,察覺到對方似乎在思索著該怎麼開口離開,便體貼的說道︰“遇到什麼事情了嗎?”

    “咳,接下來有件事需要千鶴你配合一下。”

    死活想不到合適的借口,伏黑甚爾干脆直截了當的將用來蒙住眼楮的道具拿了出來,然後老老實實的說道︰“有個驚喜……嗯,需要配合。”

    有時候坦誠比借口更加讓人心動,這一點伏黑甚爾深信不疑。

    “當然可以,剛好我今天也有個驚喜要給你。”

    非常好說話的伏黑千鶴配合的讓他給自己系上,然後看似乖乖的站在原地等。

    看著對方如此配合,伏黑甚爾在松了口氣的同時對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情便更加期待——他總是希望能夠從對方臉上看到更多有正面的情緒波動。

    繞過布置好的用來遮擋主場景的遮擋物,伏黑甚爾最後確認了一下機關,而後取出了一個精致的盒子。

    唇邊不自覺地泛起一抹笑,伏黑甚爾起身朝著來時的方向走。

    伏黑千鶴還在原地等著他,如同之前的承諾那樣。

    握著對方的手掌,來到事先布置好的場景。

    站在伏黑千鶴前面,伏黑甚爾將對方蒙住眼楮的絲帶摘下。

    就在對方睜開眼楮的那一瞬間,身後精心布置的場面就映入對方的眼底。

    各色的花被整齊的擺好,在陰涼處散發著微光的光團漂浮在空中,偶爾還會有鈴聲踫撞的清脆聲線傳來。

    從代表第一次見面時的貓糧圖案到告白成功的日期數字;從送過的第一束花的簡筆畫到冬日被珍藏的手寫賀卡。

    原本一只隨意漂泊的大貓找到了令他安心眷戀的窩,在對方面前收斂起了所有的利爪與獠牙,攤開柔軟的肚皮,微微晃動著尾巴。

    柔軟的貓尾纏繞著對方的手腕,所有的羈絆在此刻鏈接。

    “有一句話我想說很久了。”

    站直了身子,伏黑甚爾略略垂眸,然後輕聲道︰“在很久之前,我以為我會失去鏈接我與這個世界的錨點。”

    “後來又拖了很久,但是,現在,千鶴,請讓我坐實入贅這件事。”

    婚姻屆上空缺的名字被填寫,本就應該早早給他帶上的鎖鏈現在靜候著另一方拿起。

    心甘情願的低頭,心甘情願的將自己全部交付出去。

    伏黑甚爾本準備單膝跪下將自己準備好的婚戒取出,然而,就在他剛行動時突然被伏黑千鶴握住了胳膊。

    “嗯……”

    伏黑千鶴微微歪了歪頭,然後露出了個笑。

    只是純粹的因為喜悅而微笑。

    “甚爾,我之前說過,我也有個驚喜想要給你。”

    就像是變魔術一般,伏黑千鶴掌心安靜的擺放著一個精致的黑色盒子。

    看到這個,伏黑甚爾身軀一僵,隨後就像是突然懂了什麼一樣,看著伏黑千鶴陷入了呆滯。

    “我呢,也是第一次戀愛,第一次品嘗到什麼叫做心動。”

    “我不會說什麼甜言蜜語,更不會說些什麼動人的情話,所以,我只能做一些行動,以此來讓你安心。”

    握住對方的手,伏黑千鶴微微抬頭,與他對視。

    盒子被打開,男士的婚戒安靜的立于其中。

    伏黑千鶴莞爾一笑,輕聲道︰“那麼,甚爾願意冠上我的姓氏,被我束縛住嗎?”

    胸腔內有什麼東西在跳動。耳膜捕捉到了聲音,世界仿佛都停止了下來,唯有那一道聲音無比的清晰。

    不清楚自己在想些什麼,更忘記了接下來準備好的所有的計劃,只是遵從本能的握住了對方的手,然後做出回應。

    “好。”

    兩枚婚戒踫觸,最終交換,落在了對方的手指之上。

    將對方束縛,將對方鎖住。

    ——放飛自我的分割線——

    “啊,對了,還有一件事。”

    正事終于做完了,伏黑千鶴輕輕敲了敲自己的額頭,然後看向身側的伏黑甚爾,笑眯眯的開口道︰“那個,甚爾你之前有定下婚禮的服裝吧?”

    不明所以的伏黑甚爾︰?

    “哈哈哈,因為我和店主是朋友嘛,我就擅自改了改要求。”

    伏黑千鶴笑的無害。

    “嗯,我的是新郎服哦?因為是甚爾嫁給我。”

    “對了對了,我在那一天很期待看到盛裝打扮的甚爾哦。”

    逐漸石化呆滯在原地的伏黑甚爾︰……哈?

    終于看到這一幕的禪院真希︰沒錯!真男人就為愛穿婚紗啊!乙骨都能做到,別說你做不到!

    突然中槍的純愛戰神︰……?

    里香︰……我覺得可以有,咳。

    于是,在參加完了婚禮後,某位六眼白毛放棄了自己的小墨鏡,改成了面罩。

    每當他被問起來的時候,他都會在詭異的沉默後幽幽嘆口氣。

    “曾經的我年少無知,被辣瞎了眼楮。”

    懂的都懂,不懂得我也沒辦法,為了避免被事後報復,我只能說這麼多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惠媽決定掀開棺材板》,方便以後閱讀惠媽決定掀開棺材板75、第75章 番外(全文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惠媽決定掀開棺材板75、第75章 番外(全文完)並對惠媽決定掀開棺材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