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86、圓滿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車厘酒 本章︰86、86、圓滿

    86、圓滿

    第八十六章

    這個吻很短暫便結束了,剩下的大部分時間里,他們都是擁抱的姿勢。

    顏路清不算是那種特別容易哭的人,倒是對于某些影視作品共情能力非常強,但對于生活里發生的,或者對于自己的事都很少掉眼淚。

    但這樣的場面下她實在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顏路清哭得眼珠生疼,最後是因為眼楮難受,她怕自己哭瞎了才不得不停下。

    她從床上直起身來,抹了抹臉,“我眼楮快要睜不開了,不行了,從現在開始不要惹我哭。”

    顧詞“嗯”了聲。

    然後就躺在那里安安靜靜地看著她。他眼神特別柔軟,看的顏路清又開始鼻子泛酸。

    好像情緒被激發也不需要語言,一個眼神,一個對視就夠了。

    顏路清抽抽鼻子,又伸手去捂他的眼楮。

    “不準看。”

    顧詞比起她從這個世界離開的時候瘦了好多。顏路清想到穿書第一天她見到的顧詞,那會兒他身體狀態夠差了,現在的輪廓似乎比那時還要清晰。

    現在摸上去也涼,又沒什麼肉,要不是能感受到呼吸,真和精雕細琢做出的藝術品似的沒區別。

    “我離開……有一個月嗎?”

    “三十八天。”

    “三十八天……然後你就把你自己搞成這樣!”

    顏路清手下就是他的眼睫,他似乎想眨眼,睫毛微微顫動的時候她手心癢癢的。

    被遮住了上半張臉,看他嘴唇似乎是想說點什麼,但恰好此時,顏路清耳邊突然又響起一道久違的聲音——

    “瑪利亞!!!”

    又驚喜又激動,最後的“亞”破音直沖雲霄。

    -

    瑪卡巴卡一聞到味兒就立刻趕來了。

    她在門口喊了名字之後又等了會兒,門終于打開,她一下子看到了雙眼紅腫但一個月沒見的自己親愛的宿主。

    要不是受到這破爛機器人外形限制,瑪卡巴卡恨不得淚灑當場。

    雖然自己到的時候,兩人已經平靜多了,但她看得出來,房間內的兩人剛進行了一番超級催淚的重逢場景。

    ——因為顧詞肩膀處的衣領已經濕了,得換衣服,正好這個點也是他起床的時間,現在正在浴室洗澡。

    于是就剩下顏路清和瑪卡巴卡兩個人。

    瑪卡巴卡之前猜得沒錯,瑪利亞一回來果然是先抱住她的鐵頭,無眼淚地嚶嚶嚶了一番,然後便迫不及待地詢問關于顧詞的事情。

    “他這一個月怎麼就成這樣了?沒生什麼大病吧?”

    瑪卡巴卡小聲答︰“相思病……”

    顏路清沒听見,自顧自地說︰“你想想,你當初當機器人的時候按時提醒我三餐提醒得不是很到位嗎?怎麼不提醒提醒他呢?”

    瑪卡巴卡頓時用機器人身前的屏幕調出證據,上面全是它給自己拍的照片,站在顧詞房門提醒他按時吃飯的,她一邊佩服自己的先見之明,一邊說︰“你看,我很努力在提醒了!只是不管用而已!”

    “……”

    瑪卡巴卡繼續道︰“顧詞怎麼會听我一個小破機器人的話呢。”

    “……”確實。

    顏路清嘆了口氣,正想問些別的事情,視線突然掃過自己前胸。

    她驀地一愣,不敢相信這熟悉的起伏,又仔細看了看自己前胸。

    左看右看,又伸出手,從胳膊到腿把自己觀察了個遍。

    沒錯,是一直被秋暖林以各種口氣酸過夸過的又瘦又美的身材。

    “臥槽。”顏路清沒忍住爆了粗口,站起來又蹦了兩下,“這好像是……是我自己的身體!”

    而不是之前那個病秧子!

    不過那個身體在她離開之前,也已經被她給養的趨近于正常了,甚至臉龐和她本人都是幾乎一模一樣的。

    瑪卡巴卡點頭︰“沒錯,是瑪利亞的身體。”

    “這是怎麼回事?那我之前離開——”

    “那個身體被清除了——清除就是,就是差不多原地消失的意思。”

    顏路清看著自己的手,攥了攥手指,她剛穿過來的那幾天,最希望的事就是回到自己曾經健健康康的身體里,後來她慢慢地適應了,也小心生存,那身體沒那麼難受,這種想法才淡了不少。

    這竟然真的實現了!

    實在是意外之喜。

    顏路清還沉浸在喜悅之中,瑪卡巴卡說︰“剩下的小細節我得慢慢給你講。”

    顏路清︰“嗯?還有什麼?”

    “我也不知道怎麼,最近不知道是要升職了,還是因為和顧詞暫時綁定,好多權限都對我開放,所以我去查了一下。”

    瑪卡巴卡說,“你穿越來的那個瞬間,原主的所有數據就已經被清除了,你的那個身體等于是你原本的身體在這個世界里的一個模子,但是加了所有符合原身的設定。”

    顏路清稍微一愣︰“但是我能看到她的記憶。”

    “記憶也是會植入的!你沒發現你要努力去想才能看到那些記憶嗎?如果是原本的身體,是可以直接獲得全部記憶的。”

    顏路清點點頭︰“這樣……”

    瑪卡巴卡還在科普︰“而且原主有過吸/.毒行為,精神病也確實很嚴重,可你沒發現你只是有病癥,但卻從沒有發病過或者犯癮嗎?還有,瑪利亞應該也發現你之前的身體越變越像自己,正常已經成年的樣貌是不會改變這麼快的,也是因為balabala……”

    顏路清本來也沒有太糾結這件事,她稀里糊涂地穿,稀里糊涂地被所有人當成精神病,還日夜惶恐不安自己會不會有一天真的成了精神病。

    後來這些也都被自己的心大給治愈了。

    瑪卡巴卡嘰里咕嚕解釋了一大堆,顏路清反而一直盯著浴室門,實在是听得有點不耐,才摸摸它的鐵頭,“……其實我也並不想了解那麼清楚你們世界的科技,反正只要是我沒殺人沒放火能活著跟顧詞見面談戀愛就行。你歇會兒吧,乖啊。”

    瑪卡巴卡︰“......!!!”

    還有這樣的宿主!服了!

    之後仿佛感應到她的話一般,浴室的門 噠一聲打開。門把手上搭著一只手,手指修長,手掌形狀白皙好看。

    那個推門在顏路清眼里仿佛加了慢動作特效一樣,門漸漸打開,順著手往上,推門的人漸漸露出全貌,顏路清眼楮一點一點地睜大。

    浴室里里面有一層極淡的霧氣,顧詞穿了身白衣服,他額前的頭發干得差不多,看起來異常柔軟,發梢還滴水,順著形狀優美的鎖骨就到了衣服里面。

    “……”

    顏路清勉強維持著理智,指了指他,干巴巴地提醒︰“頭發還沒干。”

    顧詞靠在門框邊對她笑了一下,神情像是很累,但卻極為勾人。

    他嗓音也懶懶的,像是嘆氣︰“手沒勁。”

    “……”

    美人出浴她都快把持不住了。

    他!還!撒!嬌!

    那一瞬間理智全炸飛,顏路清瞬間從地板上站起來,蹬蹬蹬跑到他面前,然後“啪”一下帶上了浴室門。

    只留下瑪卡巴卡在門口紅著鐵臉目瞪口呆。

    瑪利亞確實可愛,確實和她實習的時候見到的宿主,和同事同學們吐槽的宿主都不一樣。

    不過……

    也就這麼特別的人,才能被這種大佬喜歡成這樣吧。

    她對于他是獨一無二,反之亦然。

    這個世界、其他世界、任何世界——他們都再也找不到跟對方一樣契合自己的人。

    瑪卡巴卡越想越感動自己。

    嗚嗚嗚這兩個人簡直絕配!

    -

    浴室里有著很清新的香氣,顏路清熟練地打開吹風機給他吹頭發。

    高中時的顧詞似乎沒怎麼對自己開口示弱過,之後再相見他才有了偶爾撒嬌這個屬性,顏路清實在是被吃得死死的。

    兩次的回憶全部都回來,顏路清並沒有什麼不適應,反而對于失而復得的珍貴記憶,是那種不管想到哪個階段、都心里非常滿足的狀態。

    她把他的頭發吹干,彎腰去放吹風機的時候,突然被他從後面攬住,然後她順勢轉了個圈,再次被顧詞抱到懷里。

    顏路清也靠在他肩膀上,又伸手回抱住他,只是原本的幸福感在觸踫到這個人單薄的身子時微微變質,變成了許多心疼。

    她剛才試圖賴

    86、圓滿

    瑪卡巴卡,但她想也想得到,能把他搞成這樣的人只有他自己。

    顏路清哼哼兩聲︰“是不是快過年了。”

    “不知道。”顧詞語速很慢地在她耳邊說,“節日有什麼意義嗎?”

    “......”

    節日有什麼意義嗎?

    顏路清被問得一愣。

    她突然想到,她離開的第二天似乎是聖誕節,而她消失了三十八天……那麼這個世界已經剛剛過去了元旦。

    這兩個節日,他都是自己過的。

    或許他的話還省略了前半句——

    沒有你在的節日,有什麼意義嗎?

    “……”有被自己虐到,顏路清連忙收起這點傷感,糾正他,“當然有意義!以後每個節日我們都會一起過,我會讓你知道,每個節日都會非常有意義。”

    “好。”

    顧詞對節日還是不太感興趣的樣子,簡單答完,松開了摟著她的手,重新吻了上來。

    ......

    于是顏路清進去給美人吹了個頭發,卻把自己嘴給吹腫了。

    當然,她自己也十分樂意。

    只不過剛才眼楮哭腫,現在嘴唇也紅,搞得她像是剛干了什麼事似的。原本打算去看看大小黑的心也打消了,還是等稍微能見人一點的時候再去比較好。

    顏路清剛來的時候就已經是黃昏了,給顧詞吹完頭發到了七點,于是督促著他跟自己一塊吃了飯——顧詞家有專門做飯的阿姨,她吃的家常便飯,他只喝了養胃粥。

    吃完飯顏路清想立刻給顧詞找個醫生檢查身體,但被顧詞以時間太晚勸住了。

    “好吧,那明天必須檢查。”

    說完,顏路清又想起該告訴他自己之前跟瑪卡巴卡聊的事情,“對了!”

    她直截了當地問道︰“顧詞,你發沒發現我有哪里變得不一樣?”

    顏路清在他面前從來不會掩飾,一邊問的時候,甚至自己都沒注意到地挺直了腰桿。

    顧詞一愣,而後被她的動作逗笑︰“變好看了。”

    顏路清追問︰“哪里變好看了?”

    顧詞笑而不語,明明是她先問的,但此時卻在這種無聲的笑里默默感到了一絲絲燥熱。

    顏路清把他摁倒在床上,兩人再次膩歪到一起。這氛圍實在太好,顏路清精神放松,幸福得飄飄然,又開始想這就是家主和老婆因某些事故分離又久別重逢的溫情戲碼。

    剛一想完,顏路清驀地呆住。

    還家主呢?家主個錘子!她現在啥也沒有了!

    她看著顧詞的臉,一派放任她為所欲為的樣子,轉而又開心起來。

    沒事,我可以不是家主,但你必須是老婆。

    顏路清表情變化太快,顧詞問了一句︰“在想什麼。”

    實話肯定不能說啊,顏路清只說了一半︰“在想,我以後都不再是一家之主了。”

    “為什麼不是?”

    “我現在是我自己呀,”顏路清一點也不遺憾,“我本來也不想套用別人的身份,現在這樣正好,那房子什麼的肯定也不算我的了,那家主這種開玩笑的稱呼肯定也不算——”

    她說完,稍微頓了頓,聲音有些遺憾︰“哎......別墅算了,大小黑迪士尼阿姨他們,我還是有點舍不得......”

    “不用舍不得。”顧詞像是在說什麼稀松平常的事,“那麼喜歡當一家之主,就繼續當。”

    “?”顏路清愣住,“可是那棟別墅是......”

    顧詞打斷她︰“我買下來了,給你。”

    “大小黑......”

    “包括你的迪阿姨,我也買下來了。”

    “......”

    顏路清愣住,又看著顧詞對自己笑︰“狼不用我買了吧?那本來就是你的。”

    三秒後,沒出息的家主感動得眼淚汪汪撲進老婆懷里。

    所以找一個好老婆有多重要呢?

    一窮二白的時候,老婆是你永遠的靠山。

    于是就這樣,雖然一分錢沒花,顏路清也依然是原來的那個家主。

    第二天她帶顧詞檢查了身體,她發現自己再也不受所謂的狗系統限制——所有的病名全部都不再是打碼,她能听得一清二楚。

    優秀畢業生瑪卡巴卡說,因為她是二次穿書,這樣的案例也是少之又少,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她雖然沒有什麼像顧詞那樣的特權,但——現在的她是個絕對意義上的自由人。

    ——她免費了!

    (作話有解釋,困惑的寶貝可以看下∼)

    顏路清把醫囑幾乎背誦下來,然後當場給顧詞做了個作息時間表,又把醫生給的一日三餐表到處貼。因為實在很虛弱,所以他還得輸幾天液。

    等顧詞輸液結束那天,兩人回到了曾經住了很久的別墅。

    外面的院子哪里都沒變,只是少了原來總等在門口的一左一右兩個門神。

    顏路清正滿是懷念地拉開門,恰好和門神對上視線。

    大黑嗷的一聲猴叫︰“顏小姐回來了!”

    小黑嗷的一聲猿啼︰“臥槽!顏小姐!!!”

    “............”

    一個月不見,已然是已經同化了。

    顏路清一邊往里走一邊听他們在耳邊繼續叨叨,“您去哪了啊”“我們都要急死了”“嗚嗚嗚”“顏小姐好想您啊”“別墅都變冷清了”......

    這些話來來回回環繞耳邊,顏路清听著听著,突然想到自己剛來的時候,這對兄弟倆對自己如履薄冰,戰戰兢兢,巴不得自己不在別墅才輕松,問小黑點事情,他能把後事都在心里交代個遍。

    迪士尼阿姨以前在別墅只是個透明人,恨不得降低再降低自己的透明度,現在看見她回來,偷偷抹了好幾次眼淚。

    是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的呢?

    好像,早就變了。

    顏路清默默拉緊顧詞的手指。雖然仍然比她的涼很多,沒什麼熱溫度,但她卻覺得像是拉著最溫暖的熱源。

    最開始她從未產生過會在這里久留的念頭,她心里總想著以前的好,總在潛意識里覺得,這里的世界是暫時的。

    可是她的公主詞、這棟別墅里的人、還沒聯系的小麻花,甚至是幫著自己同仇敵愾的那個小廢物幫手。

    是這種和他們之間奇異的感情聯系,讓她感覺到這個世界的溫度。

    大小黑太能叨叨了,顏路清從他們的話里提取了幾句有效的話,突然出聲問道︰“顧詞會回來睡?”

    不等顧詞回答,她轉頭看著兩兄弟,“他睡哪?”

    小黑撓撓頭︰“好像是上樓......”

    他語調不確定,很快,顧詞自己回答︰“閣樓。”

    .“......”

    閣樓,那間她送給他的小屋子,裝飾了好久,滿是星星的小屋子。

    顧詞感受到她的視線,也垂著眼看她︰“我經常失眠,但是在那里,不用吃藥也能入睡。”

    這個人......真的是無時無刻都扯得人心里又酸又疼。

    迪士尼阿姨在準備慶祝她的回歸,過來讓大小黑幫她出去采購。

    顏路清沉默下來,過了一會兒,等大小黑被迪士尼阿姨支走,他們身邊沒人的時候,才捏捏顧詞的手,說︰“我們在這里住幾天吧,就住......閣樓那間!我再讓小黑去買個那麼大的軟墊。”

    顧詞表現地十分順從,彎彎眼楮笑︰“你才是家主,你說了算。”

    顏路清把一日三餐的表給了迪士尼阿姨一份,然後跟顧詞在這里暫時住下。

    她回來的那天是一月二號,恰好錯過了元旦。

    一月五號的那天,顧詞有事情回他家,顏路清也跟著過去,吃完午飯他說要去趟公司,顏路清破天荒地立刻同意,還說︰“那你晚飯前準時回來。”

    言下之意,晚飯前也不要回來。

    非常像曾經的那句“我會遲到”,她這就差把“我要在你家干點啥給你個驚喜”寫在臉上了。

    只是,這也成了他們之間的默契,顧詞裝作什麼也不知道,點頭說知道了。

    顏路清立刻把自己準備好的顏料全部搬到顧詞臥室,鋪好了防止髒地板的用具,擺好各種工具開始行動。

    顏路清規定的顧詞晚飯時間是六點,五點五十,他準時到家。

    僅僅看客廳,完全沒留任何痕跡,看不出

    86、圓滿

    她準備了什麼。

    上樓進到臥室前,他還特地敲了敲門,“我回來了。”

    里面傳來少女揚起的聲音︰“進來吧!”

    他垂著眼笑了下。

    ——這是準備好了。

    顧詞推開門,抬眼的瞬間,身上動作微微一滯。

    顏路清正在摘手套,摘圍裙,房間內有點顏料的味道,她長長的頭發梳成馬尾,白淨的臉上也有一道淺淺的藍色。

    她回過頭對著他笑,“你看!”

    她的身後是臥室里的那面牆,此時上面卻並不是一片空白,正展示著她剛完成的杰作。

    那是一扇門,陳舊的深藍色和灰色,所有細節栩栩如生。

    顧詞這一個月的時間里很難入睡,吃了藥睡覺,幾乎夜夜都會做夢。

    夢境的內容總是相似的。

    ——他明明就睡在這間臥室里,卻仍然會夢到這臥室里的白牆。

    他之前不懂為什麼,直到看到了所有的過往。

    原來這堵白牆曾經有一扇門,而那扇門帶來了他的光。

    那扇最初讓他們相遇,讓他們相接,卻又突然消失帶走一切,也帶走了那個少女的門......

    那個少女又親手把它畫在了牆上。

    “你再也不要夢到白色的牆了。”她走過來捏捏他的手,又指了指那面牆,“你看,現在有門啦。”

    作者有話要說︰嗚嗚嗚嗚顏小熊貓和公主詞都是yyds!

    (解釋一下,她免費了!等于=她free了!等于=她自由了!哈哈)

    -

    寶貝們五一快樂!500個紅包慶祝∼∼

    今晚有人過生日,明天去參加個婚禮,明天更新可能會晚但我覺得我可以在晚飯期間更!我勵志想拿這個月全勤!請寶貝們監督(當然也可能拿不到,比如月底前就完結了啥的==)

    然後我知道你們想看啥,俺真的知道,這本我到時候努力整個最豪華的好吧(。

    -

    謝謝老婆們投喂=3=——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水逆退散!2個;略略、黎水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芩苓、49810034、涼風有信、尤彌、奪筍吶、迷蹤雪兔、舟聞渡我、maya媽媽咪呀、我怕黑而你是光、婉妤、50303247、珈河珂、杳杳、44680178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月明星稀225瓶;扶我起來我還能送191瓶;酒釀丸子147瓶;陌清翎130瓶;一米八的萊萊129瓶;謝景行的嬌嬌、春水122瓶;士多啤梨啊108瓶;aki妃妃107瓶;靖言105瓶;裴听頌觀察日記104瓶;提拉米甦軾103瓶;我怕黑而你是光、29334443、爆米花北極熊、橫豎都是三、胡子、長得好看的都是我老婆100瓶;姍姍94瓶;小婷80瓶;白白白78瓶;筍國公主、披著貓皮的想養兔子的、風笙、阿澍、好久不見、倦せ70瓶;linkin68瓶;嶼67瓶;nizi、魚兒水中游66瓶;阿懿65瓶;4642462060瓶;八喜59瓶;夏露56瓶;小羊興興、熬夜小魔女、沉默、千樹、安若曦、愛吃栗子的松鼠、gibbs、丸子、wswylp、酸酸酸檸檬汁、vickisong、不是很想死但是又活不、言千墨、江瀾、mavis、頭骨蓋、團子50瓶;小付想賺錢呀49瓶;松田明野.48瓶;繪醬的鶴、許凜燈46瓶;一只假羊、季肖冰我是冰淇淋43瓶;shelliemay41瓶;nodyyasa、而又、solkatt、某只只、開地、就不蓋被子就不蓋、蝸牛、念悠、王梓川、我不是軟綿綿40瓶;無螢遇螢、蘩心點點39瓶;我在38瓶;果凍激光薄荷人37瓶;簡白、甦也、一串數字、vivi、巴啦啦變有錢!!!35瓶;是躺豬不是站豬33瓶;橙不橙橙子、2安小胖子、yiiiiiiing、夙默汐、ohuye、楊、梧桐羽葉、suzuka、萌團渣渣、athenaa、水晶葡萄、未與森、放空再回來的三爺、書荒的穗子寶、kkkk、顧九.、戀羽、時寒30瓶;烏龍烤奶加布丁29瓶;灰子兔28瓶;月牙兒26瓶;dffdsbnmsl、秋卜卜25瓶;簡竹、冬眠了zz、千億、王大臉24瓶;liuyuan23瓶;新手奶爸萌萌噠、熊貓國國王、水逆退散!、最愛肖戰王一博、hhhhhhhh、奧伯斯佯謬、念安、逢考必歐、時時、春泥又護花十全大補藥、阿衍、o榴蓮牛奶o、南柯、apal、artemis、床笫之歡有什麼不好呢、一夜暴富、清許、臭大壯的小米果、聃、我真是個聰明的小天使、席子~、夏、che零零、你若化成風呀∼、阿紓、耳朵朵朵、d煞波波d、白敬亭的圈外小嬌妻、睡不醒的、羊甦甦、小羊的秘密世界、桅、一車葫蘆、38777235、浮生若夢、小松未可、養條錦鯉叫惑惑w、貓大仙、十七杯柑橘汁、阿瘸瘸瘸、以河作檎判的、貓99、嘻嘻嘻、磕cp狂熱愛好者、48118734、不要香菜不要蔥、......、要摘星星給我 、親愛的李、林失眠。、ok小朋友20瓶;eeeee19瓶;小小小小小新的新一18瓶;斯人若彩虹、天上又下起了毛毛雨、球球了別煩我、xbzdyj17瓶;朝月∼、,,,,,、左文字一家賽高、芩苓、我想有個男朋友、ysy16瓶;蕪湖∼、愛吃雞的魚、流年與少年、嫣宇工作室、瓜子、耳東、41707207、涼淺、懶廢饞喵、葛蕭15瓶;irena∼、ar_usy、漠北.14瓶;瑤丌、諾唯、安言、醬醬醬、販售日落13瓶;隨便看看、思瑾12瓶;溫以諾、lna.、飯不粒多11瓶;雲、浮、西、木堇兒、江于輯、江自流。、月亮彎彎、凌o忻、要跟我去摘嗎、珍妮曲奇、布丁叮咚咚響、啦啦啦啦嘿、春田花花幼兒園的小朋、baixt、天蠍帷幕、不歸.、跳跳的貓呢、wwq、閃光稜鏡、九五七、花開幾許、端木一1、斯攸、爺再也不看買股文了、魚、大公子、追兔子的胡蘿卜、和你一樣做個老派浪漫、youwenpo、哦、若有所思、snericc、我262523、芝麻糊小可愛、小埋超可愛、姜三歲、曉未央、凌波笑笑笑、慕暮、就是你家鴿、琳、梨書、南柯、寒山、vera、溫念、38799118、修改昵稱中、未落、hxiz_、又見炊煙、何par、一個反派、18329450、36898805、是檸檬呀!、辭.、默小林、昭、仁仁人人仁人、duffylo、38922725、他家的燈籠、黃沙飄落、一碗塌塌、綿綿、吹啊吹我的秀發亂了、喵嗷嗚、清歡渡.、lan、大黃貓咪、挖坑不填倒大霉、打分︰-2、言笙10瓶;ziays、寒星。、喲喲咦咦嚶嚶、暴躁小籠包、就是愛看小劇場、shannis、謾惜餘薰、深深的快遞☉_<、瑾澹、後天歐皇.、愛不移、音雨、小羊好好干飯9瓶;fy9945、知更、煢煢白兔、盈袖、可念不可說、徹羽_北約、astrid、25219771、筱筱、就叫這個名字8瓶;yijiatuna、傾心暖、seer、焱淼7瓶;知白、42738960、穆瑾、顧一野、烏拉哇啦、張揚libra、我看的文必須甜6瓶;白白胖胖、吃了個瓜瓜、yy、呱呱不會寡、lamlam、savannah、相顧無言、沙枝、loveyu、愛吃辣的汪、tut、膩味、宋再詞、moon、kikikiiiii、傾城小獅、覓涼、我有貓啦、莫得腦袋、大大快更新啊啊啊啊!、-香草星冰樂、感覺寄己萌萌噠、咸魚今天換了個姿勢躺、驚鴻、阿呆、釉梓、依舊雲養貓、是我 、哎呀呀、小魚干~、空白格、悄悄悄、雲白白、野、doordoing5瓶;汐汐今天不困了嗎、柒柒柒、甜甜噠、易*魚、愛吃蘑菇湯、我當然是寶貝、嘰里呱啦4瓶;綠綠籽、平平無奇的快樂二狗、一曲癲狂、49810034、是77呀、蕊婭、12344234、汐汐想吃小龍蝦qwq、萌兔子、顧六3瓶;平平o奇的仙女、好看怪說好看、紅豆、千璽的小仙女、炖熟的排骨、阿澤、糖罐子、衡玉的腦殘粉、阿爸阿爸我餓了、 、誰呀、玉煙、樓台倒影入池塘、353333332瓶;31553429、daisy、錦梨小仙女、黑寡婦、春日朝夕、圓圓到嘛、23669302、墨言裳、小王子的茉莉花、山子菜花、此時一條錦鯉、清氣若蘭、團子、要一直做我的月亮啊、晴淺、豬豬包、天上一白雲、阿飄飄、38051294、和他的十年之約、levy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大佬怎麼還不逃[穿書]》,方便以後閱讀大佬怎麼還不逃[穿書]86、86、圓滿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大佬怎麼還不逃[穿書]86、86、圓滿並對大佬怎麼還不逃[穿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