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遲墨x言曦(9)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江蘿蘿 本章︰第88章 遲墨x言曦(9)

    沉睡的記憶逐漸被喚醒, 言曦雙手緊扣住腦袋,頭疼欲裂。

    “我叫言曦,晨曦的曦。”

    “我有錢的。”

    “我一定要存好多好多錢, 把你買回去。”

    心里塵封的往事猶如千絲萬縷的線交織在一起,編結出一個完整的故事。

    言曦仰起腦袋努力想去看見眼前那張模糊的人臉, 現在的遲墨跟曾經的少年影子重疊, 最黑暗的過往真相即將沖破桎梏,打破她多年來的平靜。

    “言曦,別想了。”遲墨握住她縴細的手腕, 把雙手從頭間拿開,禁錮身前, 輕擁著拍背安撫,“忘記我也沒關系。”

    遲墨的眼神變了又變, 漆黑的眸子凝成一團化不開的濃墨,終究無法釋懷。

    原本, 他一輩子都不打算將往事重提, 只是無法接受言曦刻意的疏遠, 再一次將他從記憶中剔除。

    但這一切跟言曦的健康和快樂比起來, 似乎都算不得什麼。

    忘記,就忘記吧。

    就在他說服自己放開那段記憶的時候, 懷中的人忽然拽了下他的衣服, 喉嚨里發出一道小小的聲音。

    “哥哥……”

    低軟的呼喊是那樣的熟悉, 遲墨驚抬起眼, 呼吸一滯。

    言曦慢慢的,從那個溫暖的懷抱中鑽出來, 目光細細描繪男人的容顏。

    她想起來了。

    她終于知道為什麼馬場樹林的“第一次”見面就那麼自然安心的趴在遲墨背上, 因為當初的少年曾背著她徒步行走在山間, 幾公里路,幾個小時,他毫無怨言。

    她終于知道為什麼會不自覺的依賴和信任,因為當初的少年在她最危險最害怕的時候,不顧一切守護她的安全。

    原來那些莫名其妙的感覺,都是因果循環。

    柔軟的手指撫上男人眉間那條疤痕,眼前閃過一幕凶狠的畫面。

    那時候遲墨可以逃跑,卻因為保護她甘願承受壞人的鞭打,竹條亂揮下來,從他眼角刮過,那麼驚險,他也只是咬緊牙關忍耐,沒有把她交出去。

    “這里,是不是很疼啊。”

    “不疼。”

    都是血肉身軀,當年留下的疤痕到現在都沒有完全消除,受傷的時候怎麼可能不疼。

    “對不起,我把你忘記了。”當年醫院的病例記錄著她持續高燒,後腦又被砸傷流血,留下後遺癥,這些年家人從不在她面前提起那段記憶,更不喜歡她去回憶。

    好像從她醒來之後,也沒再見過“李墨”。

    “壞人被抓了,你有去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嗎?”

    “找不到的。”他再嬰兒時期被帶走,誰都不知道他會長成什麼模樣,連李家夫妻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從哪里被抱來,世界之大,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幸運。

    “那之後呢?”

    “一次偶然的機緣,遇見了唐老。”

    少年李墨因為驚人的耐心和爆發力被唐老看重,在通過層層測驗後,他終于被留下。除了厲害的身手,他還需要不斷學習更多的知識,唐老對他要求嚴格,他也不負所望,脫胎換骨迎來一個全新的人生——遲墨。

    其實,他早在馬場之前就知道了言家跟唐老的淵源,可惜他只能把所有的一切埋藏在心底,變成獨屬于自己的記憶。

    那些復雜的精力被遲墨用幾句話帶過,言曦想象不到他曾經的遭遇多麼曲折艱苦,但她,心里很疼。

    發生的事情無法改變,言曦收起好奇心,不再戳他傷心事,虔誠的望著他道謝,“遲墨,謝謝你。”

    遲墨卻沒能因她的話感到高興,面容苦澀僵硬。

    “還是要那樣嗎……”就算想起曾經的淵源,也不肯相信他是真心留下,非要繼續跟他保持禮貌疏離的態度嗎?

    言曦輕輕搖頭,“沒有,我這是發自內心的感謝你曾經保護了我。”

    “至于其他的……”言曦心虛咬唇,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她不是非要跟遲墨劃清界限啊,只是,只是她對遲墨有了那種心思,現在知曉他是曾經的救命恩人,更不敢隨意提起。

    那個司機沒再出現,遲墨親自開車把言曦送回言家,時間已經晚了,老太太讓李嫂給他安排了一間房。

    分離多日,老太太拉著孫女的手念念叨叨,問她在外面吃的好不好,睡得好不好,玩得好不好?

    都是些重復數遍的普通問題,承載著長輩對晚輩滿滿的關心。

    “見你平安回來,奶奶我這心里的石頭算是落下了。”

    “遲墨特別厲害,把我照顧得很好,絕對沒有危險的。”

    “是,我也听你唐爺爺說過,那孩子能力不錯。”

    還有一句話她沒告訴孫女。

    她曾考慮過,以遲墨的能力去陪伴孫女大材小用,她甚至擔心對方會不會因此對言曦產生怨言,直到唐老親口言明︰“遲墨生性冷漠,自我意識很強,如果不是他自己願意,沒人能強迫他。”

    哪怕是對他有再造之恩的唐老,也無法在這種事情上強制命令。

    -

    待奶奶回自己院子休息後,言曦在臥室跟司O打電話,告知回來的消息,同時求嫂嫂幫她解惑,“嫂嫂,他對我很好很照顧,但他本來就是一個好人啊,我有點分不清,那到底是不是喜歡。”

    她明確知道自己動了心,可當她去回顧遲墨的好,意外得知他是當初救她于危難的少年。

    那時候的“李墨”也對她好,甚至不顧自己的安危保護她,但那不是心動的愛情。

    所以她分不清,遲墨給予她的好,到底屬于哪種感情?

    “小曦,其實很多事都是當局者迷,如果你真的無法從行為上分辨,不妨大膽一點,付出實際行動,或許會有意料之外的驚喜。”

    動心的人,總是比較敏感,容易產生一種“他對我好可能喜歡我”的感覺,但又不敢完全肯定他是否喜歡。走到這一步,主動出擊也未嘗不可,幸福是要靠自己爭取的。

    在電話里溝通許久,言曦心里的謎團也逐步揭開,她太糾結遲墨目前對她的感情,卻忘了有些感情是可以培養的。

    遲墨對其他人冷冰冰的,但從來不排斥她的靠近,從一個方面來說,她是特別的、唯一的,或許遲墨真的喜歡她呢?

    突然後悔這麼快回來。

    言曦拍拍腦門,自言自語對著鏡子嘀咕,“這笨腦子,怎麼不早點想起來。”

    “遲墨也是大笨蛋,明明都說過我不記得了,還不早點告訴我。”

    當然這些話,她也只敢私底下悄悄說。

    一番苦悶的糾結,言曦對著鏡子把那張微微泛紅的臉埋進掌心,嚶嚶嗚嗚,心里像裝著小鹿砰砰亂跳。

    終于,她推開椅子站起身,對鏡子里的自己加油鼓氣,一鼓作氣沖出房門。

    幾秒鐘後,雄赳赳氣昂昂的小姑娘忽然跑回來,爭分奪秒整理發型。

    剛才已經洗過澡,穿著寬松熟悉的兔耳睡衣和短褲,衣服款式顏色好看,能直接穿出去。言曦對著鏡子撥弄了一陣頭發,又一次出門。

    在生活多年的家中,言曦輕車熟路找到遲墨所在客房,抬手敲門。

    “咚咚咚——”

    她也不敢太放肆,聲音比較輕,正常情況下里面能听見,可惜她等了幾分鐘也沒見人來。

    “唉……”言曦對著門口沉沉的嘆了口氣,懷疑自己跟遲墨是不是沒緣分,以前敲門就開,偏偏在她做足心理建設後,等了這麼久都沒人出現。

    如果真有要緊事,她有各種辦法聯系遲墨,但現在是揣著別的心思來的,這會兒開始打退堂鼓。

    就在她剛轉身踏出兩步路的時候,房門“ ”的一聲輕響,遲墨疑惑的聲音從背後傳來,“言曦?”

    言曦渾身怔住。

    “找我有事?”

    “也沒什麼大事……”她站在原地,小腳緊張的挪動碎步。

    瞧她支支吾吾的模樣,站在門口也不方便說話,遲墨退開一條道,讓她進來。

    “遲墨。”

    她終于又肯喊他的名字,兩個簡單的字音在遲墨心頭繞轉千百回。

    “我……”寬松的衣擺被她擰成緊巴巴的一團,言曦支支吾吾,來之前在腦子里準備的說辭統統忘得一干二淨,“我,我,我睡不著。”

    遲墨︰“?”

    “那你想怎樣?”

    “我可以在你房間待一會兒嗎?我覺得肯定是最近習慣了跟你待一起,更容易入睡。”

    “你干脆說下霸佔我的床得了。”

    “不是不是。”言曦紅著臉擺手,“我才沒有那樣想。”

    “嗯。”沒那樣想,又在臉紅什麼

    遲墨沒有戳穿她。

    比起她故作冷漠的疏遠,其他一些小心思他都能接受,就是不知道言曦到底要做什麼?

    她在客房東看看西看看,這里是她熟悉的家,偏還做得對一切充滿興趣的模樣,“這個燻香盤真不錯,你喜歡燻香嗎?回頭我可以找幾根給你墊上。”

    “倒也不必……”

    他聞不慣那種香味。

    睡不著是假的,從早上到晚上都沒休息過,言曦其實早就犯困了。

    剛才的瞌睡蟲暫時被心里那股勁兒壓住,現實情況跟她設想中的很不一樣,言曦站在那里就忍不住伸手打呵欠。

    她困,真的困。

    但是遲墨馬上就要回榕城跟唐老復命了,她再不做點什麼,人都跑了。

    “困了就回去睡吧。”遲墨背靠椅子坐在哪里看她,眼底冷漠化開,是平時少見的溫和,單手撐在椅托表面,休閑的姿態略顯慵懶。

    “遲墨~”言曦轉過身來,機靈的目光在他懷中打轉,試探性問道︰“我能像前兩天晚上那樣睡嗎?”

    男人心里一咯 ,撐臉的手忽然從椅托上滑下來。

    他疑惑又詫異。

    前天是言曦喝醉酒,昨天是她情緒混亂,可今晚,她應該是理智清醒的。

    言曦暗搓搓的繞到他身後,手指一下一下往他肩頭戳,小聲追問︰“可以嗎?”

    “嗯……”他從來都很難拒絕言曦的要求。

    遲得到同意,言曦如願爬到他身上,雙手掛住脖頸,小臉錯開他的視線看向後方,盡是得意的小表情。

    最近兩個晚上,她都是扒在遲墨身上睡覺的,習慣養叼了,而且這個姿勢讓她覺得特別親近。

    “言曦,你還挺會折騰人。”小時候霸佔他的床還要借他的體溫取暖,長大了更是變本加厲,要他抱著哄才肯睡覺?

    言曦的小腦袋枕在他肩頭就沒再說話,想起她前兩日迅速進入睡眠,遲墨下意識以為她已經睡著。

    也只有這時候他才敢對著空氣問一句,“你知不知道這樣做,會讓喜歡你的人很生氣。”

    如果他和宋俊霖跟言曦的關系交換,他一定無法容忍自己喜歡的女孩跟其他男人這麼親近。

    理智上,他不應該縱容言曦這麼親近的肢體接觸,可恥的是,他心里竟為此感到竊喜。

    他告誡自己,就這一次,以後他會束縛自己的言行。

    就在這時,耳邊傳來一道輕巧的聲音,透著疑惑,“這樣做,為什麼喜歡我的人會生氣?”

    反過來豈不是在說,他這樣做,代表不喜歡她?

    言曦被這套神奇的邏輯繞暈了。

    遲墨表情微凝。

    言曦竟然沒睡著,還把他呢喃的話听得清清楚楚。

    “你親近我,喜歡你的人會吃醋,懂嗎?”包括你喜歡的那個,也會吃醋。

    “哦,可是喜歡我的人那麼多,總不能因為他們吃醋就委屈自己吧?”

    難道遲墨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善良?竟連跟自己沒關系的人的感受也會考慮到?

    “你喜歡那個人也會吃醋。”他違心的提醒。

    “會嗎?”

    遲墨抱著她還要吃自己的醋?

    言曦感覺自己陷入了一個怪圈,好不容易才理清一條思路。

    等等……

    遲墨在說什麼“你喜歡的那個人”是指誰?

    “你說我喜歡誰?”

    “……”

    男人眼色厭煩。

    他不想說,很煩那個名字,很煩那個叫做“宋俊霖”的人。

    兩人同時沉默下來,一個在嫉妒,一個在思考。

    半響,沉寂的房間忽然響起一道清脆的聲音,清晰無比鑽進兩人的耳朵。

    “遲墨,你在吃醋嗎?”

    “……”

    沒有否認。

    言曦回想起遲墨的種種行為反應,所疑惑的一切逐漸呈現清洗答案——

    “遲墨,你喜歡我嗎?”

    直白的問題侵入遲墨所有感官,一舉一動,一個眼神都變得十分不自然。

    還是沒有否認,言曦基本確定心中猜測。

    這麼近的距離,正好方便她搞小動作,言曦摟緊他脖頸,蹭到他耳邊去問︰“你喜歡我嗎?遲墨哥哥。”

    “喜歡……”他聲音暗啞,那句來自靈魂深處的告白,低沉到不像話。

    就這樣吧,被發現了也好,就不用裝下去。

    笑容旋即綻放,言曦感覺自己心口滾燙。

    “你先放我下來。”她落地後,拉起遲墨的手往外走,“跟我來。”

    她帶人上樓,去了自己的儲藏室,解開鎖,言曦推開房門,里面整齊擺放著各式各樣的小花瓶。

    她隨手抱住最矮層的一個瓶口較粗的花瓶,把手伸進去,在里面摸啊摸,抓出一把裹成卷的紅票票,獻寶似的在遲墨面前攤開,“你看。”

    以前不知道為什麼喜歡花瓶,為什麼要存錢,她甚至有個小癖好誰也沒說。

    她喜歡把錢卷起來塞進花瓶里,裝得不多,但她覺得很有趣,喜歡這個小習慣。

    直到真相揭開,她恍然大悟,自己所做的一切,是重復了當初遲墨留給她最深的記憶。

    “你做這些事……”眼前的一幕勾起男人曾經的記憶,他不止一次听說過,言曦喜歡花瓶喜歡存錢。

    “因為你呀。”言曦坦白,笑盈盈的拉起遲墨的手,把那些錢放進他掌心,“我已經存了很多很多錢。”

    遲墨凝望著那雙布滿星光的眼楮,一個不可思議的答案呼之欲出。

    直到,言曦覺得那些紅彤彤的紙卷礙眼,把它們全部扔回花瓶,換成自己的小手鑽進遲墨的手心蹭了蹭,“現在我還能把你買回家嗎?哥哥。”

    ———全文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敗給溫柔》,方便以後閱讀敗給溫柔第88章 遲墨x言曦(9)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敗給溫柔第88章 遲墨x言曦(9)並對敗給溫柔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