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番外二(訂個婚)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商紅藥 本章︰第86章 番外二(訂個婚)

    吊兒郎當的黃成難得穿得‘人模狗樣’, 一身深藍色的定制西裝,筆直的站在那里倒還真有點社會精英的意思。

    在對眼前最後一個朝他打招呼的人寒暄過後,黃成垮下肩膀揉了兩下, 就是到現在,他才不得不相信顧渝曉和簡遇回已經走到了如今這一步——訂婚, 說起來也就只是大二剛可以結婚的年紀而已。

    “渝曉人呢?”黃成前後環視兩圈沒發現目標, 問身邊的李安。

    李安也不知道,只能搖搖頭,“剛才好像和簡哥在一起。”

    黃成哦了一聲便不說話了, 反正這兩人待在一起肯定出不了事,也用不著他在這里瞎操心, 不如多喝幾杯好酒來得實在。

    光是訂婚便下了大手筆,陳釀美酒不要錢般對外供應, 每一處都是精心設計後的結果,夢幻般的宮殿不過如此。至少已經有不下五個來賓發出羨慕的贊嘆, 說著若是自己的婚禮能有這訂婚的排場都能心滿意足了。

    至于顧渝曉本人, 正待在樓上被特意準備出來的換衣間。

    說是換衣間, 稱為小型衣物商場都不為過, 每件衣服都是根據顧渝曉的尺碼特意準備的,經過簡遇回的嚴格篩選。

    “還要換件衣服嗎?”

    顧渝曉不太懂, 流程簡遇回也沒讓他插手, 被簡遇回領過來時全程處于茫然。

    “嗯。”簡遇回望著眼前人, 將頭埋在顧渝曉的頸脖, 小幅度的蹭了兩下,“小魚不想換嗎?”

    嗅著那股淡淡的冷香。

    他不做本末倒置的事, 訂婚是想和小魚擁有更為牢固的關系, 如果讓小魚在這件事情感受煩悶, 那倒不如不訂。

    顧渝曉縮了縮脖子,卻沒有抗拒,垂著眼睫整理袖口,一副對這接觸習為為常的模樣,“還好,你準備的衣服好夸張。”

    “小魚很好看。”這話算是簡遇回的答復。

    顧渝曉借著鏡子看著身後人,又想起在學校表白牆上發生的烏龍事件。

    他知道有不少人在表白牆上撈他男朋友,想著一直這樣也不是辦法,又一直不好意思在大庭廣眾下秀恩愛,所以干脆和表白牆私信。

    不愛喝水的小魚︰你好,牆牆~是這樣的,那個黑衣服的小哥哥是我男朋友,讓大家不要再撈了www不匿。

    當時為了顯得沒那麼蠻橫,萬一給同學們留下簡遇回對象很差勁的印象,顧渝曉在措辭上糾結了好一把。

    那天顧渝曉換了個頭像,這截圖被表白牆發出去後可以說是引起了好一波討論。

    簡遇回不知道從哪里得知這件事,後來顧渝曉估摸著是簡遇回同學告訴他的,反正簡遇回沒認出來那人是顧渝曉,立刻打電話過來解釋,表白牆發布的信息也是刪除了。

    整個過程就很離譜。

    學校里現在還有傳聞說一個人暗戀在表白牆上經常被撈的黑衣服小哥哥,壞心眼的發布小哥哥有對象的錯誤信息,結果被小哥哥發現被立刻刪除。

    ……

    簡遇回將手放到顧渝曉的腰上,白色布料下的觸感柔韌而滑膩,連同當下這乖乖巧巧任憑擺布的姿態都透漏著軟糯,是一種極深的縱容。

    空氣無端曖昧,氤氳了迷蒙的桃花眼,白皙縴細的頸脖留下一塊淡紅色痕跡,伴著溫熱的觸感……

    ‘砰砰砰——’

    幾聲重重的敲門聲,那陣不對勁的氛圍一哄而散,兩人同時朝著門所在的方向望去。

    顧渝曉先做出反應,將自己腰間不安分的手拿下去,“誰?”

    “我!”元氣滿滿,聲音也是格外熟悉,“譚早西啊!”

    外邊的聲音還帶著點小得意,“我就知道你們倆不在了肯定是在這里。”

    所以你過來的原因是什麼?顧渝曉一時間無語,合著就是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測,有夠無奈的,“等等,我給你開門。”

    “不開。”

    簡遇回抿著唇角,難得鬧脾氣。

    “渝曉,簡哥,在里邊干什麼呢?”譚早西只是單純不過腦子,還真沒有那方面的意思,只是讓顧渝曉听的臉熱。

    顧渝曉拍了兩下自己的臉,讓狀態看起來正常,朝著門外走︰“你怎麼過來得這麼晚?”

    譚早西在大學也是塊香餑餑,一躍成為了大忙人,平日里都是幾乎見不到人。

    譚早西立刻轉移注意力,將精力放到吹噓自己上,“那渝曉你是不知道,我有多少的事需要做,不管是學生會還是家族企業,那是件件都離不開我……”

    正說得上頭,顧渝曉將門打開,身後跟著的是沉著臉心情惡劣的簡遇回。

    譚早西︰“……”

    雖說早就適應了簡哥這惡劣態度的模樣,但這可是在訂婚宴上,是不是多少有點不合適?譚早西為顧渝曉感到憤憤不平起來,那渝曉是多好的人,簡哥天天擺臭臉他著實看不過眼,最後大著膽子開口︰

    “簡哥,”很是義正辭嚴,“你這個態度實在不對!”

    天知道他花費多少的勇氣才對著明顯情緒不高的簡哥說出這話,要明白,這話他說完時居然產生了種實現使命的感覺。

    顧渝曉停下腳步,滿臉茫然。

    ……發生了什麼?這兩個人是鬧別扭了?什麼時候發生的事?

    啊,剛才簡遇回對譚早西的態度的確不太對,顧渝曉肩負起維系男友友情的任務,主動打圓場︰“是,他心情不太好,是他不對,你也別生氣。”

    總之,這言語就很枯燥。

    說完話的顧渝曉都被自己這套話般的話語弄的一時無言。

    果不其然,譚早西表現的更加憤怒,十分恨鐵不成鋼的擰緊眉頭︰“渝曉,不能這樣!”

    顧渝曉︰?

    看顧渝曉這‘呆不楞登’的樣子,譚早西頂著巨大的心理壓力繼續發表看法︰“你不能空頭說簡哥不對,這個沒有用的。”

    顧渝曉…顧渝曉他更加茫然了,“嗯嗯,你說得對。”

    這就是上大學後譚早西發生的改變吧,這要是放在以前,怎麼可能從譚早西嘴里听到這種話。

    “不能慣著簡哥,得有點實質性的懲罰。”譚早西將話一口氣說完,眼神朝簡遇回的方向瞟一眼都不敢,目不斜視背挺得筆直。

    “啊?”顧渝曉偏過頭望了一眼簡遇回,怔了一下,“好的好的。”

    連點兩下頭,心想著譚早西怕不是在今天受了什麼刺激。

    “這樣才對,簡哥怎麼能對你態度這麼差,在今天這種場合擺黑臉也太過分了。”譚早西看顧渝曉全程配合,也是松了口氣。

    听完他這一席話的顧渝曉和簡遇回︰“……”

    欲言又止,顧渝曉的嘴張了又張,最後愣是一句話都沒講出來。

    “嗯。”還是簡遇回先回應的。

    “嗯,謝謝。”顧渝曉跟著回復,心中暗下決定,還是不要將真相告訴這可憐的孩子了。

    譚早西心滿意足,催促道︰“客人都等著,還是快點下去吧。”

    ——訂婚宴正式開始。

    顧夫人拿著紅酒杯,看著她家寶貝兒子,說不出自己是個什麼心情。

    養這麼大的白菜,水水嫩嫩的,還沒來得及多看上兩眼,這就被另一根白菜給拐跑了。

    她還說不出那另一根白菜配不上她兒子的話。

    顧先生倒是沒顧夫人那麼多感觸,只是喟嘆了聲︰“這叫什麼?金童金童?”還挺滿意的模樣。

    成功獲得顧夫人不客氣的白眼一枚。

    簡家那邊的長輩只過來了安女士,當然,就是那不稱職的父親想過來簡遇回也肯定不願意。

    安女生含著笑走到顧夫人旁邊,輕巧的踫了下杯︰“遇回是個好孩子。”

    “……”顧夫人知道安女生的身份,“那的確。”

    這點是無法辯駁的,至少于顧渝曉而言是句很絕對的真話。

    這邊的大人扭扭捏捏的聊著,顧渝曉那頭和幾個朋友聚在一起聊的歡快,這個談朋友了,那個分了之類的,偶爾有人挑起不愉快的話頭也會被很快掀過去。

    至于這不愉快的話頭,必是和陳思宇那伙子人相關。

    過得不好是一定的,也就是眼高手低自食惡果,顧渝曉听一耳朵轉頭也就忘了。

    簡遇回從始至終一直伴著顧渝曉身側,和人打招呼喝酒時都沒讓顧渝曉的嘴沾過酒杯邊,顧渝曉全程保持禮貌微笑听著那些半真半假的奉承和祝福。

    ——

    □□色的花瓣鋪了滿路,顧渝曉和簡遇回站在這片美好的最中央。

    顧渝曉後知後覺心中漫上緊張,只是手一直被簡遇回握在手里,那骨節分明而精挑細琢般的手,仿佛自開始便具有這令人心安的溫度。

    “……緊張?”

    簡遇回壓低聲音,伏在顧渝曉的耳邊。

    顧渝曉的耳根被這溫熱打紅︰“有點。”

    “小魚。”

    顧渝曉聞聲抬頭。

    “我會努力成為對你最好的人,永遠在你身邊,如果我讓你失望……我不想讓你失望。”

    顧渝曉原本是在顧夫人的授意下,準備好了一大串官方說辭,在眼下卻是一句話都無法說出。

    “我會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待在你身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白月光每天都在努力崩人設[穿書]》,方便以後閱讀白月光每天都在努力崩人設[穿書]第86章 番外二(訂個婚)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白月光每天都在努力崩人設[穿書]第86章 番外二(訂個婚)並對白月光每天都在努力崩人設[穿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