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第235章 沒人喜歡的大師姐飛升了(二)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睡醒就餓 本章︰師第235章 沒人喜歡的大師姐飛升了(二)

    <ul class=tent_ul>

    是誰家的小可愛漏訂章節啦!  “她這臭脾氣, 你跟她一個宿舍受委屈了。”

    米可可拿著手機滿臉的笑意,她就盼著顧棠沖動呢,她給袁海洋發了條語音︰“我真的很擔心她, 這麼晚了她出去, 也不知道去哪兒了。你過一會兒再給她打個電話吧, 她也不會拉黑你很久的,你多關心關心她, 多哄哄她就好了。”

    袁海洋的聲音就有點頹廢了,“如果這是你想要的,你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好不好。”

    米可可得意地收了手機, 回到宿舍一看, 顧棠不見了, 朱佳佳回來了。

    兩人對視一眼,米可可嘆氣,“她長得那麼好看,又是高材生,怎麼謝導就不要她呢?”

    朱佳佳沒控制住嘴角抽了好幾下, 一邊覺得米可可太婊了, 一邊又陷在顧棠被她們兩個合伙蒙在鼓里的愉悅中,往日高高在上的女神, 現在被所有人唾罵。

    這難道不值得開心?朱佳佳跟著附和道︰“這誰知道?興許覺得她想法太多了?”

    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米可可得意極了。

    有錢怎麼樣?長得好看演技好又能怎麼樣?不會為人處事哪兒來的前途?

    混娛樂圈的,圓滑比才氣重要多了。

    顧棠這會兒已經到家了,她爸爸是大學教授,教法律的, 媽媽是教務處的管理人員,也算是書香門第。

    法律系的收入都挺好,她家里住著一套五室三廳的頂復,還有個挺大的露台,有小花園還能燒烤的那種。前幾年她爸爸還在市中心給她投資了一套商鋪一套兩室的公寓。

    可以說物質世界極其豐厚,精神世界的關懷完全沒有。

    “老顧!老顧!”顧媽媽正端著湯從廚房出來,一見女兒回來,就沖著書房喊,“你女兒回來看你了。”

    她把湯盆放在桌上,又小聲跟顧棠道︰“你也服個軟,你爸把你養這麼大什麼時候虧待過你了?娛樂圈那是什麼好地方不成?听你爸的話,去他的律師事務所幫忙,別惹你爸生氣了。”

    “我都大四了,我馬上就要畢業了。”

    顧媽媽眉頭一皺,“當年你全省第三,那麼高的分數,考什麼電影學院,都不算個正經學校,既不是985也不是211,別人問我你去哪兒讀書,我都不好意思跟人說。”

    “媽,我是個成年人,我能自己選擇未來的生活。”

    “成年人怎麼了?”顧爸爸從書房里出來,眉頭微微皺著,“你們說什麼呢?”

    顧媽媽遞給他熱毛巾擦手,道︰“我勸棠棠呢。”

    顧爸爸看她一眼,“我早就跟你說過,不要去上什麼影視學院——”

    “電影學院。”

    顧媽媽拉她一下。

    顧爸爸面色一沉,“前兩天你張叔叔來,說他上次路過影視學院,每到周五下午,學校門口停著的都是豪車,等人的都是三四十歲腸肥腦滿的男人。這能是什麼好地方!”

    顧爸爸還用的影視學院,足見他的傲慢。

    行吧,這——不對,顧棠忽然反應過來,顧爸爸這話語里透出來的意味不太對。

    尤其是“我早就跟你說過”這一句,有點事後顯示自己全能的意思。

    還有什麼張叔叔說路過電影學院的話,證明顧爸爸一直在關注她。

    “爸。”顧棠小心翼翼叫了一聲,“我……學校要給我處分,你能幫我說一說嗎?”

    顧爸爸冷哼了一聲,“處分?我巴不得他們把你開除了才好。”

    “我上了四年學,爸,我想要個畢業證。”

    “那種學院,都不是學校,畢業證有什麼可看的?要是他們把你開除了,你就去重新高考,然後上個正經學校!我也不在乎再養你四年。”

    顧棠的表情凝重,顧爸爸一直都不希望顧棠讀電影學院,更加不希望她進入娛樂圈,他覺得這個丟人。

    上輩子原主被搞得開除學籍,電影學院不承認她這個學生,顧爸爸也沒幫她說話。

    可他明明能量很大,是法律系的主任,有自己的律師事務所,幫名人辯護,在很多有名的企業兼任法律顧問,還桃李滿天下,尤其是客廳五斗櫥上那張他兩年前同學會的合影,他回來的時候驕傲地說上頭都是知名律師,不過沒人比他混得好。

    站在他身邊那人是誰?

    顧棠眉頭一皺,原主從來沒注意過這個,她今天仔細一看,站在顧爸爸身邊的,就是謝導工作室的法律顧問,許青山。

    兩人還搭著肩膀,顯然關系很好。

    大學生被開除,學校肯定是要通知家長的。顧爸爸很可能一句話沒幫她說,相反還推波助瀾了。

    顧媽媽去盛菜盛飯,顧爸爸坐在桌邊等著,顧棠環視一圈,這個家——

    原主說的獨立自主,的確是打算要離開的。

    “爸,在你眼里,我是人嗎?獨立的人。”

    原本就安靜的餐桌,連咀嚼的聲音都听不見了。

    “好好吃飯!”顧媽媽瞪了一眼顧棠。

    “你的確是成年了。”顧爸爸放下筷子,說︰“你年紀上成年,可這些年我們把你保護得太好,你心智上還是個孩子,總喜歡跟我們對著干。”

    眼看顧爸爸就要長篇大論起來,顧棠立即起身,“多謝你們這些年的養育之恩。”然後毫不留戀得走了。

    等她離開,顧爸爸哼了一聲,又拿起筷子吃飯。

    “她今天是怎麼了?”顧媽媽有點擔心,“我這總是心驚肉跳的。”

    “留校察看,還要剝奪她的國家獎學金。”

    “啊?這是怎麼搞的?要麼我去說說——”

    “不用,讓她吃點虧。”顧爸爸慢條斯理盛了碗湯,“她打電話跟謝導那邊的人吵了起來。”

    “這不像棠棠的脾氣啊。”

    “哼。”顧爸爸冷哼一聲,“她小時候多麼聰明,長大了腦子歪了,連被人暗算到頭上都看不出來。吃點虧也好,她就知道父母不會害她了。”

    “這……總不能叫她被外人欺負,也不能叫她受委屈吧。”顧媽媽眉頭皺了起來,還是有點心疼的。

    “她不是想去給人演戲逗悶子?她委屈都受不了,就別去了。”顧爸爸放下碗,“不用管,沒錢了自然會回來。”

    顧棠沒回宿舍,找個快捷酒店住下了。

    因為這一波跟謝導助理吵起來,原本看好她的幾個劇組,也都沒了消息。

    謝導是挺有名的大導演,工作室又掛靠在全球影視下頭,就算他不計較,也有數不清的人為了巴結他,上趕著來教訓原主。

    原主沒有戲拍,想去影視城當群演找找機會,可米可可害怕,她怕原主找到一個機會就一飛沖天了。

    米可可擔憂地勸她︰“你是科班出身的,你是電影學院的呀,你怎麼能自甘墮落去當群演?你想想那些人一天一百塊,穿得衣服是臭的,吃的飯是搜的,住大通鋪,我想想就心疼。你當心,只要我有戲拍,就一定有你的。”

    然後米可可就四處幫她活動去了,“我有個同學,高材生,演技特別好,你們這兒有什麼配角,也無所謂戲份和台詞。”

    這話一听就有內情,高材生演技還好,怎麼會來演沒戲份沒台詞的炮灰呢?

    接下來米可可就會故作遺憾幫她辯解︰“她不是故意的,誰年輕的時候沒沖動過?”

    這麼一宣傳,原本只在小範圍流傳的消息,徹底傳開了。

    接下來袁海洋又上場,什麼事業瓶頸需要原主的關系,什麼同事蠻橫不講理需要原主的關愛。

    再加上原主家庭的束縛,這麼三拖兩不拖,三年就過去了。

    這次她不準備耽誤時間了,明天處理處理東西,直接南下去影視城。

    至于畢業證書,電影學院在影視類學校里並不是最好的,連國內最好的都算不上,她打算去國外的皇家電影學院拿個最好的證書回來。

    外語不用擔心,這就要說到原主有多優秀了,她會四國外語,英語過了專八,還會法語意大利語和西班牙語,也都考了證,還都是能日常流利對話的水平。

    顧棠整理一遍自己的計劃,她打算快刀斬亂麻把這一攤破事全解決了,然後全身心的投入事業。

    顧棠頭一挨著枕頭就睡著了,但是不少人想她想得失眠了。

    袁海洋從九點開始,就是每隔十分鐘給顧棠打個電話,可惜都是忙音,打到十一點袁海洋也生氣了。

    等上了床打算睡覺,袁海洋有點失眠,顧棠當然是長得非常好看的,不然她的學霸稱號也不會再綴一個女神的後綴。

    就算袁海洋不喜歡她,有的時候也會為了她的容顏失神,不過一想到可可,袁海洋的心就又軟了。

    不就是靠不接電話來讓他擔心,來吸引他注意力嗎?平常鬧鬧小脾氣就算了,現在她居然讓可可受委屈?袁海洋決定這次不能輕易原諒她。

    米可可也在失眠,同寢室的朱佳佳也沒睡。

    “你說……”米可可擔憂道︰“棠棠去哪兒了?”

    朱佳佳不想叫米可可知道她睡不著,掩飾一般打了個哈欠仿佛被人吵醒,“回家了吧,不是說她家里很有錢?上回她說她家里那個小區,我查過,最小的房子都是兩百平米。听說她家還是頂復,四百起步吧。對了,她爸媽送她來的時候,她媽不是還說了一句,家里衛生間都比咱們宿舍大。”

    黑暗里,米可可嫉妒得臉都扭曲了,當然她要是沒這麼嫉妒,就會發現朱佳佳說得太多,明顯也是被嫉妒扭曲了心智的人,就跟她一樣。

    “我就是有點擔心她。”米可可翻了個身,漸漸放緩了呼吸,不過卻沒睡著。

    她還得想個法子,顧棠家里有錢有勢——她得找個靠山,不然顧棠回家一哭,她前頭的能力全都白費。

    米可可忽然想起來,謝導現在就住在學校的招待所里。

    “佳佳,佳佳。”米可可輕輕叫了兩聲,沒得到回應,她小心翼翼起身,穿上衣服出去了。

    朱佳佳這會兒倒是睜開了眼楮,這麼晚了,她要去哪兒?

    保守算下來,他一個月固定開銷一萬五。

    如果說別的還是錢的問題,但是Birkin顯然不是單單有錢就能買到的。

    顧棠搜了同款,標價20萬,配貨10萬起,還要審查客戶資格。

    所以這包要麼是假貨——不過一個舔狗是不會給自己女神送假東西的。

    那就只有一個可能了,從公司順的。

    金康地產老總在富豪排行榜上也是有姓名的,他用這樣的包疏通關系很正常。

    顧棠翻了翻手機里的舊照片,找出來米可可跟袁海洋的合照,再去微博上搜了搜。

    謝導這部戲的男主是個流量,每天都有探班的粉絲,米可可又是個特別喜歡顯擺的。

    自打這包到手,就天天在手里拎著。不僅如此,還有袁海洋送她的項鏈,手表,太陽傘等等,還生怕別人看不清,logo都是朝外的。

    顧棠全截了下來,一股腦發給了金康地產的法務部。

    這種事情真追究起來還是挺嚴重的,比方金康送了五十萬的禮出去,覺得關系差不多了可以辦事兒了,但是實際上對方並沒有收到東西。

    東西被袁海洋拿去送人了。

    這種誤會是能把公司坑死的。

    不好意思,你的舔狗要下線了。

    一直到吃完飯,唱過KTV,班長酒醒了,米可可都沒等到顧棠的回信,她整個人都焦慮了。

    她一邊擔心顧棠可能不認識Birkin,一邊又覺得覺得顧棠說不定已經有了,正在屏幕後頭笑話她。

    然後又覺得顧棠說不定是自卑,因為沒戲演沒出道,所以干脆不理她們了。

    兩種完全相反的情緒,就跟正物質跟反物質一樣,撞擊之後迸發出巨大的能量,把米可可燒著了。

    半夜兩點,米可可回到劇組,直接就敲開了謝導的房門。

    “導演,我的戲雖然演完了,可我還想多學點東西,我能在劇務組掛個名嗎?”

    謝導笑眯眯道︰“你要在劇務組掛名?那導演組怎麼辦?”

    兩人笑著摟在一起,關上了房門。

    米可可滿腦子奮發圖強,緊緊抓住了謝導,使勁渾身解數讓他滿意。

    謝導年紀不小了,拍電影不僅僅是體力活,還是個腦力活,被她這麼一搞,謝導精力不夠用了,他白天萎靡不振,夜里通宵達旦,幾乎就沒往電影上放多少心思。

    謝導成名的大導演,又是全球影視第一檔的導演,整個劇組幾乎是他的一言堂,沒人敢說什麼。

    除了演女二的甄暖用小號發了個微博︰我房子塌了。粉愛豆沒有好下場。

    沒錯,甄暖曾經是謝導的腦殘粉,從謝導當影帝那會兒就喜歡他了,這次放棄了演女主角的機會來謝導的電影演女二,就是想圓夢來著。

    那個女三的確惡心,可是謝導真的太讓人失望了。

    甄暖心里有氣,這又是個喜劇片,演得就有點違和了,原本謝導是能看出來的,可是他被米可可榨干了,完全沒心思精雕細琢,就這麼一路過過過了。

    這麼一來,男主女也有點劃水了。

    當然他們不是主動要劃水的,畢竟他們是主演,票房失利他們也要承擔一定責任的,可導演的現場指導才是最重要的,謝導呢?

    別說指導了,他連畫分鏡都交給副導演去畫了。

    這是個家庭喜劇片,沒什麼大制作大場面,絕大多數場景還是在室內攝影棚拍的,想從賀歲檔殺出重圍,就得靠細膩的表演和導演執掌全局的能力。

    現在細膩變成了敷衍,執掌變成了智障,結局可想而知。

    到了七月份,顧棠的角色在周導精雕細琢下完工了。

    這一場戲拍得很是順利,等白月光死在皇後宮里之後,周導喊了一聲“卡!”,然後親自過去扶起了顧棠,遞給她一個大紅包。

    這也是影視圈的規矩,角色下線有紅包,如果角色死亡紅包更大。

    捏捏這個厚度,應該有一萬了。

    顧棠笑著說了聲“謝謝”,“晚上我請大家吃飯?”她揮了揮紅包,“大家手下留情,就這麼多。”

    演皇後的老戲骨嘆了口氣,“我覺得我要被狠狠罵一頓。”

    顧棠過去把她胳膊一挽,“那咱們先合個影,給你當盾牌用。”

    演勵王的戴瀚佚過來,若無其事的掏出手機,“我知道附近有個私房菜不錯,加個微信我發你名片。”

    吃過晚飯,楚君宸跟顧棠一起回來。

    “我不建議你跟戴瀚佚走得太近,他有一個隱婚七年的妻子,孩子已經三歲了。”

    顧棠挑了挑眉毛。

    楚君宸又道︰“炒CP也不合適,你現在咖位太低,很容易被人認為是抱大腿,對你發展不利。”

    戴瀚佚居然是隱婚,顧棠是真沒想到,可見楚君宸的關系真的不一般。

    顧棠道︰“我的未來就交給你了。”

    楚君宸沉默了片刻,先給她潑了盆冷水。

    “周導這部戲是寒假檔,還有四個月才能播,所以你還沒有作品面世。片酬不會很高,角色不會很重,但是你演技是過關的,等有合適的角色,或者你喜歡的角色,你可以錄試演片段,我給你投過去。”

    顧棠道︰“其實還可以找周導推薦。”

    楚君宸皺了皺眉頭,他這樣的臉做出驚訝的表情——讓人想時不時的嚇一嚇他。

    “我曾經是電影學院的學生,被開除了,距離畢業還有一個半月的時候被開除的。”

    這次楚君宸臉上沒什麼驚訝的表情了,“我知道。做為我簽下的第一個藝人,你覺得我會不去調查你的背景嗎?”

    這次輪到顧棠驚訝了,不過隨即她就笑了,“那你一定沒調查到細節。”

    顧棠給他放了錄音,“周導跟謝導不和,但是謝導又不敢往死了踩我,不然我放出錄音,他就說不清楚了,還有學校開除我的流程,開除學籍是要上報教育部的,我可不信一天之內能辦好,這明顯就是違規。”

    “所以表面上就是被謝導拒絕的人,在周導手下大放異彩,這難道不是說周導會教人?而且明年那部大戲,周導也很想要吧。”

    本著跟經紀人坦誠的態度,顧棠又道︰“這難道不是送上門的好機會?現在跟周導說正好,早了他可能不願意牽扯進去,晚了有點脅迫的意思,現在他知道我演技有多好,又有時間準備,你覺得這個機會好不好?對了,謝導不知道我錄音了。”

    對,她的報復正式開始了。

    他們做了壞事,自然是要承擔後果的。

    楚君宸站起身來,意味深長看她一眼,“我去找周導。”

    顧棠送走他,打開皇家電影學院的招生頁面,皇家電影學院招兩種學生。

    第一種是要正式入學的,也分本科和研究生,不過實踐課居多,至少一半的時間都是在演戲,是真的在劇組的那種。所以就算在上學,也不耽誤她演戲。

    第二種就是各種主題的短期培訓。

    顧棠是打算正式入學拿到畢業證書的,要準備高中成績,還有外語考試成績和專業考試成績。

    對她來說都不難,主要是等考試時間。

    楚君宸很快回來,“周導說可以幫你推薦,他希望你不要著急,看準時機再把錄音放出去。另外電視劇宣傳的時候,他會叫你一起。”

    “沒問題。”顧棠點頭,“你幫我謝謝周導,我會配合宣傳的。”

    到了九月份,周導的電視劇拍完了,謝導的電影也拍完了,兩人拿著大量的素材,回來全球影視做後期了。

    兩人在大廳遇見,熱烈的笑容下頭是劍拔弩張。

    “你這電影拍完了?”

    “你這電視拍完了?”

    兩人哈哈大笑,看似親熱的互相拍拍後背,實則力氣大到恨不得給人拍出內傷來。

    兩人雖然各有各的剪輯室,各有各的剪輯師,不過都是一個公司,剪輯室也都在這一層,時不時還會踫面的。

    再加上還在競爭,所以都在打听對方的消息。

    周導看見的是謝導三個月拍兩個小時的電影,畫面還沒電視劇精美。謝導這是要完。周導轉頭就吩咐剪輯師,“這幾周我跟你一起,片子好好剪。”

    謝導看見的就只有一個,周導用了顧棠!這是明擺著要跟他過不去了。

    但是他肯定不能親自下場,他得推出來一個人走迂回戰術。

    謝導晚上就叫了米可可出來,“我給你介紹一個經紀人,業界大拿,關系多,是個八面玲瓏的狠角色。”

    米可可興奮極了,她伺候謝導三個月,不就盼著謝導帶她入門嗎?

    晚上米可可打扮得漂漂亮亮跟著謝導去赴飯局,也如願以償簽了經紀合約,經紀公司抽成60%,雖然有點不甘心,不過謝導也說了,“經紀公司捧紅你,幫你請水軍控場,拿大頭是應該的,等你紅了就能自己組建工作室。”

    米可可覺得很有道理,又好好陪著謝導玩了一晚上,第二天就接到了經紀公司幫她爭取的試鏡。

    保姆車上,經紀人劉哥給她試鏡邀請附上的一頁劇本,“時間有點緊了,你抓緊時間背熟,揣摩角色。”

    趁著米可可看劇本,劉哥又道︰“這是個懸疑破案片,名字叫做《木頭人不許動》,我打听出來的消息不多,主要是講一家人被殺了,唯一的目擊證人是他們患有自閉癥的女兒,木頭人不許動是當天她媽媽覺得形勢不對,跟她一起玩的游戲。你去試鏡的就是這個女兒。”

    米可可手里的一頁劇本就兩行字︰你是一個患有自閉癥的少女,媽媽跟你玩木頭人不許動,你躲在衣櫃里看見有人殺了你爸爸,殺了你媽媽。

    “劉哥放心,我有信心。”

    不過米可可的自信,在進去會議室排隊的時候轟然崩塌了。

    顧棠!

    米可可連把劇本抓皺了都沒發現,她都不知道是怎麼走到顧棠面前的,等她意識回籠,她發現自己已經說了一句話。

    “你怎麼會在這里?”

    顧棠正跟楚君宸說話,听見這熟悉的聲音把頭一抬,“你這話問得叫人不知道怎麼答。”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接著她用驚喜的語氣說︰“棠棠,你終于肯振作了嗎?”

    顧棠食指放在唇上,“噓,你吵到人了。”

    第1章

    “不是吧,顧棠真這麼牛?不就是沒要她嗎?直接打電話去罵人?她腦子進水了吧。”

    “那還能有假,我就在她隔壁宿舍,也听見幾句,語調極其強硬,措辭極其不客氣,後頭米可可跟朱佳佳都听不下去一臉苦笑躲出來了。幸虧那邊接電話的是助理,要是謝導親自接的,我都怕他年紀大了給顧棠氣出個好歹來。”

    “她也太傲氣了,我知道她家有錢,可這是兩碼事。她試鏡的時候八成說了什麼我覺得這個角色的層次感不夠,要深挖角色背後的故事之類的話。可不就踢到鐵板了嗎?謝導多少年的經驗了,用她瞎指點?”

    “是的唄,人家成名大導演,又是影帝出身,干嘛捧她一個還沒畢業的大四學生的臭腳?又不是她爸。”

    大四下半學期畢業季,人人都在找工作,對電影學院表演系的學生來說,除了畢業的演出,就是找個好劇組接個好角色一炮而紅了,哪怕找不到戲拍,能拍個廣告也算是出道。

    就這種情況,還有人敢打電話去罵導演。

    膽子大到逆天的是表演系的學霸女神,雖然長了一張好臉,但是整整四年都說要好好沉澱演技,連個平面廣告都沒接過的顧棠。

    至于被罵的導演,是學校的高材生,28歲就榮獲影帝大滿貫,之後轉職做了幕後,35歲拍自己第一部電影,之後拍什麼火什麼,用誰誰爆,還是學校的榮譽副校長,被影評人協會評價為“當代最成功的商業導演”的謝祁。

    名單一出來,消息就插上了翅膀,別說表演系,就連導演系編劇系,整個學院,從大一到大四,都在談這個。

    宿舍里,顧棠的眼楮紅腫,不過激動的情緒已經冷靜了下來,畢竟芯兒已經換了。

    這還是顧棠的第一個世界,才剛進來五分鐘,到目前為止,她適應良好。

    “你別著急。”朱佳佳吐槽式地安慰一句,“你長這麼好看,想去哪兒不行?大把的劇組任你挑,听說謝導特別專橫,要求也高,連金主爸爸都罵的。沒個大心髒誰敢拍他戲?三個月下來哭成淚人的不在少數,得休養半年才能把自信心養回來。”

    另一位舍友米可可的語氣更真摯更誠懇,“要麼……去賠禮道歉?謝導畢竟是咱們榮譽副校長,也算是自己人,好好的道歉,再給那個小助理買點東西,不就過去了嗎?”

    “多丟人啊。”朱佳佳飛快打斷了她,“怎麼開口?我一想就頭皮發麻,簡直是社死的節奏。唉……還是去吧,畢竟是咱們榮譽副校長。”

    “你倆閉嘴!吵得我頭疼。”顧棠一聲,就叫她的兩位好室友怏怏地不敢說話了。

    “我們也是為了你好。”

    “唉……真叫人發愁。”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互相使了個眼色,米可可道︰“我去給你買點粥,你洗把臉,用熱水。”

    “再拿冷水敷敷眼楮,別腫了。”

    兩人一起出去,顧棠就隱隱听見走廊上傳來的對話,轉頭一看,門沒關嚴,還留了一條縫,專門說給她听的。

    人還挺多,一人一句圍著米可可。

    “還沒好呢?”

    “哭了一下午。”

    “你們兩個也挺慘,一個宿舍這伺候小公主呢。”

    “唉,都是一個宿舍的,再說沒兩個月就畢業了,忍忍就能過去。”

    “真是丟人。別叫人以為咱們班都是她這個不講理的暴脾氣。”

    “是啊,她罵一頓倒是爽了,她家也不缺錢,咱們呢?好好的片約都被她罵走了。”

    顧棠冷笑一聲,上前把門一開,沖著那一臉幸災樂禍的同學道︰“沒我你也演不了戲!”說著狠狠一關門,啪的一聲,隔絕了聲音。

    這一句是替原主說的,說完她覺得很暢快。

    原主的同學,室友,基本沒有什麼好人,雖然還在學校,可一個比一個嫉妒心強,一個比一個會攀比。

    原主長得好看,爸爸又是當律師的,家里很有錢,原主名下還有房產還有店鋪,她就算不演戲也比三四線小明星過得滋潤。

    再加上原主是真喜歡演戲,性格又有點固執,空閑時間全用來提升自己,不太合群人又優秀,她就成了全班排擠的對象。

    這一次的電影,原本是有她的,可那天手機放在宿舍里充電,劇組打來的電話被米可可接了,米可可嫉妒了她四年,心里除了惡意還是惡意,裝成她一頓裝腔作勢拒絕了。

    當時朱佳佳就在門口听著,等米可可掛了電話,兩人相視一笑,這事兒就算過去了。

    等過兩天顧棠發現名單沒她,又被心虛的米可可跟朱佳佳一頓“別生氣”、“別吵架”,“一定要客氣”暗示加慫恿,直接打了電話過去。 .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女配專治不服[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女配專治不服[快穿]師第235章 沒人喜歡的大師姐飛升了(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女配專治不服[快穿]師第235章 沒人喜歡的大師姐飛升了(二)並對女配專治不服[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