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第42章“你真會玩。”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三無是萌點 本章︰42、第42章 第42章“你真會玩。”

    第42章 第42章“你真會玩。”

    裴如念遭到好朋友的公開處刑, 內心深感羞恥。她慫噠噠舉抱枕,遮住泛紅的小臉。

    旁邊卿可言倒是泰然自若,任憑他們調侃, 有半點生氣的意。

    錄制到四次, 其余幾位嘉賓漸漸『摸』清楚卿可言的『性』格。他表面冷淡疏離,其實『性』格挺好,開得玩笑。尤其對裴如念, 可謂傾盡溫柔。

    久而久,他們最初的顧忌慢慢消失,跟卿可言的關系, 竟然越來越接近普通朋友。

    “言總,你準備的禮物好。”邵天良轉過去,向他打經驗,“下次能教教我嗎?我老婆總嫌棄我準備的禮物俗氣。”

    “不能。”卿可言秒拒。

    “哈哈哈哈哈!”尤米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你省省吧, 給自己老婆準備禮物當然滿懷愛意。言總跟你的老婆又不是一個, 怎麼教你?”

    “也有點道理。”邵天良長長嘆氣, 默默放棄場外求助。

    阮萌拍拍老公肩膀,安慰道,“關系, 你俗我也俗, 咱們互相別嫌棄。”

    ——誰能想到, 他倆給對方準備的初見禮,竟然是某寶銷量最高的,讓女/男朋友感哭的禮物。

    觀眾瞧見邵天良捧一大把紅艷艷的肥皂花,又見阮萌拿出一個唱《愛情買賣》閃光水晶球,當場笑得想死。

    最好笑的莫過于, 相比于三組,他倆禮物竟然還算正常。

    別的cp送禮滿懷愛意,尤米和葉靈肯定滿懷殺意。

    個人踫到面,四目對視,空氣中仿佛響 里啪啦的電光踫撞。

    尤米拿出一束小白菊,假笑遞給她。

    葉靈翻了個大白眼,努力控制住面部表情,拿出自己精心準備的綠帽子。

    “……”小白菊,綠帽子,他倆認真的嗎?

    熒幕前的裴如念看呆了,想到他倆連表面功夫都不做,見面直接撕破臉皮。

    都鬧成那,節目組竟然還能繼續錄制,也挺離譜。

    她非常好奇個人後續發展,拿旁邊的爆米花,進入吃瓜看戲模式。

    結,鏡頭迅速跳轉,小丑竟是她自己。

    大家齊刷刷看到,緊張兮兮的裴如念對鏡頭練習開場詞。整整練習了五分鐘,結直播開始的瞬間,還是講錯了。

    “大家好,我叫演藝愛好者,我是一名裴如念。”說出口,裴如念差點想咬掉自己舌頭。

    彈幕和身邊其他幾位小伙伴,已經笑瘋了,邊拍大腿邊夸她可愛。

    卿可言行程實在太趕,稍微遲到分鐘才現身。

    他把準備好的禮物交給裴如念,並說出那句足以留在戀愛綜藝史冊的‘把我名字留在你的宇宙里’,瞬間全場大呼甜度爆表。

    相比下,裴如念準備的巧克力,實在過于敷衍。

    其他小伙伴忍不住為裴如念擔心,害怕她接下來被卿可言粉絲撕碎。邵天良還偷『摸』『摸』示意節目組,要求他們屏蔽惡意彈幕。

    結,裴如念把禮物拿出來,空氣中仿佛響清脆的打臉。

    本以為,卿可言的禮物已經足夠心了。哪知道,裴如念比他做得更絕。

    “woc,太浪漫了吧!你告訴我這是手工巧克力?重定義手工!”阮萌感覺自己脆弱的少女心被玩弄了,扭過頭找裴如念要說法,“念念,你是故意的嗎?”

    “啊?”裴如念『迷』茫的眨眨眼楮,“什麼故意的?”

    “最開始啊,你說那是手工巧克力,降低大家期待。然後制造反差,經驗所有人。”阮萌煞有介事的分析,“你真玩。”

    裴如念表示冤枉,“我有,那真的是普

    第42章 第42章“你真會玩。”

    通的手工巧克力。你如喜歡,我下次給你做一份。”

    “好呀好呀好呀~”阮萌連答應。

    “那我也…”邵天良躍躍欲試。

    等裴如念同意,卿可言冷說,“你不行。”

    “……”邵天良求生欲上線,力點點頭,“好的,我其實也想要,信我。”

    “姐妹~”尤米斜眼看向她,“我也要哦~”

    裴如念朝他比了個‘ok’的手勢,卿可言有任何反應。

    邵天良欲言又止,不敢大抗議,只好委屈的找阮萌抱怨,“老婆,為什麼尤米可以?”

    阮萌振振有詞地說,“他是姐妹,你不是,你還綠過言總呢。”

    【哈哈哈哈哈哈我遲早笑死在這個直播間里】

    【他們這群人吐槽太有趣了哈哈哈】

    【萌萌真相了,喪盡天良綠了言總後就一直被各種針對】

    【活該,誰讓他當初期待呢】

    【題外,好羨慕尤米啊,我也想要念念的巧克力】

    【那你不如羨慕言總,他有那麼一大盒呢】

    【不敢不敢,搶言總的巧克力他怕是要暗鯊我】

    【他要暗鯊的人太多了,裴如念的老公粉全部在言總的暗鯊名單上】

    《模擬婚姻》正片已經播出三天,許多觀眾看過不止一次,已經知道後續劇情。

    正片剛上架那陣,前期彈幕還有為禮物的爭執,目前已經被彈幕蓋過去了。還有些反復觀看的人,已經成功被裴如念圈粉,五顏六『色』的彈幕發送‘美女老婆貼貼’。

    卿可言每看到一個‘老婆’,眸光都黯淡一瞬,頗有把他們全部舉報的架勢。

    按照節目組的規劃,一次正片分為上下期播放,目前只有上期,播到三組cp挑選家庭成員的部分。

    最後一個鏡頭是尤米的,他跟葉靈為買折耳貓的事情,吵得不可開交。最終,尤米丟下一句‘隨便你吧’,大步離開寵物店。

    他走出去後,葉靈獨自站在寵物店內,瞪大眼楮對攝制組說,“先別拍了,出去!”

    攝制組集體退出寵物店,隔鏡頭捕捉到最後一個場景。

    葉靈身體慢慢矮下去,力抱住自己,肩膀輕微顫抖,哭得一塌糊涂。

    “稀奇。”尤米看到這個情景,涼颼颼嘲諷道,“你還哭,鱷魚的眼淚嗎?”

    “……”葉靈今天出奇安靜,即被尤米嘲諷,也有跟他吵,只是含嗔帶怨的瞥了他一眼。

    裴如念注視他倆的互,又回想上次錄制時,他們個在深山中,葉靈躺在尤米的腿上,對他依賴至極。

    所以,他倆現在到底算是什麼關系?

    “rea環節錄制結束啦。”臨場主持人突然站出來,打斷裴如念路,“難得六位嘉賓聚在一,接下來,我們要開啟《模擬婚姻》一次集體游戲。”

    阮萌︰“好啊,什麼游戲?”

    “接下來要玩的游戲,是由某些地區的傳統習俗演變而來的,他們那里叫‘找娘’。規則比較簡單︰結婚前呢,全村的女孩穿上同的衣服,全部遮住臉,讓郎從中找出自己的娘。要是找不到,你的老婆可能就了。”

    “哦,我電影里看過這個游戲!”

    主持︰“三組嘉賓已經結婚將近一個月了,想必都對自己的伴侶非常了解。所以我們增加游戲難度,由男嘉賓負責尋找,三位女嘉賓躲在屏風後面,帶上變器,只能把手伸出來。男嘉賓擁有三次提問機,三次後,必須回答出哪位是你的妻子。”

    邵天良心有余悸的問,“如答錯了呢?”

    阮萌瞪

    第42章 第42章“你真會玩。”

    了他一眼,“搓衣板伺候啊。”

    “哈哈哈哈哈!”

    節目組帶他們到玩游戲的地點,裴如念開玩笑說,“這個游戲應該讓尤米來。”

    “對哦,尤米的手最好認。”

    他的美甲超級漂亮,一伸手,分辨率極高。

    工作人員安排三位男嘉賓在外面等候,迅速撐遮蔽度極高的屏風。屏風中間有個小口,可以把手伸出去。

    主持︰“準備好了,你們誰先來。”

    “我先把,早死早超生。”邵天良回答。

    他進入房間,看到三只素白干淨的手,似乎什麼區別。

    “啊這。”邵天良眼前一黑,對最左邊的女嘉賓提問,“請問,你是萌萌嗎?”

    “邵老師,不能直接提問。”工作人員說,“你的問題不能涉及身份以及本人特征,女嘉賓只能是或否回答。”

    “好吧,”邵天良換了個問題,“你喜歡我嗎?”

    左邊女嘉賓毫不猶豫回答,“否。”

    “這個不是。”邵天良轉向下一個,提問,“你覺得我帥嗎?”

    “否。”

    “好的,我確定了。”邵天良指最右邊,“她是我老婆!”

    “是你大爺啊!”阮萌氣得從中間屏風後面走出來,小拳拳錘他胸口,“離婚吧,渣男!”

    “等等,什麼情況?”邵天良慌了,“你在中間?那我剛才提問,你為什麼回答否?”

    阮萌理直氣壯的說,“為你不帥啊!”

    “……”

    邵天良先生賠了老婆,還受到一萬點暴擊。

    尤米二個進來。

    他有提問,而是仔仔細細觀察三位女嘉賓的手。

    “其實吧,你們不應該給我看手。對于我這種注重手部保養的人來說,認手比認臉還準。”尤米不愧是姐妹,煞有介事的挨個分析,“這只手指甲短,看來只涂了美甲油,肯定是念念吧。”

    “……我要回答嗎?”裴如念小問。

    “你不回答,我已經確定是你了。”尤米走到二個屏風前,拉她的手仔細觀察,“萌萌,你的手有倒刺,我抽空幫你保養一下~”

    阮萌開心的回答,“謝謝哦,姐妹。”

    排除法判斷,剩下那個只可能是葉靈了。

    尤米慢條斯理走過去,若有似無勾了下她的指尖,“葉靈,出來吧。”

    葉靈難得順從,從屏風後面繞出來,表情看來有些憋屈。

    “所以呢,你只能通過排除法找我?”

    “是啊。”尤米散漫地說,“我討厭你,懶得關注你的手。”

    “……”葉靈受到莫大屈辱,氣得咬緊牙。

    無論他什麼方式,總順利找到老婆,就算挑戰成功。

    最後輪到卿可言,節目組為了加大難度,讓三位女嘉賓改變座位。而且不能把整只手伸出去,只能探出一點指尖。

    卿可言進入房間內,目光掃視一圈,直直走向正中間的屏風。

    裴如念內心一陣緊張,考他問什麼問題,自己應該怎回答。

    還有,如卿可言猜出自己,場面或許很尷尬,到時候應該怎麼圓場。

    結卿可言什麼都有說,準確無誤拉手,叫出她名字。

    主持人直接震驚,問他怎麼猜出來的。

    “不需要猜。”卿可言輕飄飄回答,“我記得她的掌紋,還有今天早上的香水。”

    【我蒬o也可以?!】

    【……言總你看我跪的標準嗎】

    【救命他倆昨晚肯定發生了什麼!】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求求頂流做個人吧[娛樂圈]》,方便以後閱讀求求頂流做個人吧[娛樂圈]42、第42章 第42章“你真會玩。”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求求頂流做個人吧[娛樂圈]42、第42章 第42章“你真會玩。”並對求求頂流做個人吧[娛樂圈]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