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林盡染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第2章 林盡染

    秋洛腦海中,一段關于這本穿書文的人物信息隨即浮現而出︰

    林盡染,林氏家族董事長病逝原配的長子,因病養在國外十幾年,回國後不過短短幾年功夫,靠著雷霆手段,踩著敵人的頭顱處心積慮上位,從一個受盡排擠的病秧子,變成林氏人人敬畏的林總裁。

    可惜好景不長,沒多久林盡染的視力出現問題,直至徹底失明,未婚夫“秋洛”突然官宣新戀情,林盡染慘遭退婚,兩家合作也宣告破產。

    敵人反撲,集團風雨飄搖,被拋棄的林盡染求而不得,徹底黑化成了大反派,最後被主角夫夫聯手鎮壓,下場淒涼。

    秋洛一言難盡的想,原來“受害者”不止他一個……

    林盡染漆黑的眼珠不自然地轉動了一下,朝秋洛“看”過來,視線卻仿佛沒有焦距,落在虛無的某一點上。

    他臉色帶著三分疲憊的蒼白,皺了皺眉︰“黑貓?”

    灰頭土臉的秋洛趴靠在座椅上,雨水順著黑貓黏結的皮毛滴落,混雜著泥沙,弄髒了高檔的真皮沙發。

    林盡染伸來的指尖擦過幾根潮濕的軟毛,最終落了空,只摸到一手冰涼骯髒的沙礫泥土。

    秋洛揣著髒兮兮的爪子,不自在地蹭了蹭,它發誓自己從沒像今晚這樣狼狽過。

    男人眉心微微一蹙,收回手,取出西服上衣口袋的絲綢方巾,慢條斯理地擦拭著弄髒的手指︰“是只野貓?”

    打發走捕貓人的中年男人,此刻已經坐進副駕駛席,回頭看了眼小黑貓,眼神復雜︰

    “林總,一禪道長給您佔卜卦象時說,黑貓有靈,是您復明的契機,恰好今晚又真的遇見了一只,或許可以讓您重見光明也說不定呢?”

    林盡染緩緩搖頭︰“陳臣,你太迷信了。”

    陳臣是林盡染的首席秘書兼管家,從三十歲時就跟在他身邊,如今已有十年交情。

    他滿臉嚴肅地道︰“這種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一禪道長本就是世外高人,何況您的眼疾來得詭異,醫院也查不出個所以然……”

    林盡染忽的冷笑一聲,毫無光澤的眼瞳是一種極致的黑,說不出的陰郁壓抑。

    陳秘書立刻閉了嘴,剛登上高位就驟然失明,這件事對從小坎坷的林盡染而言,打擊之大常人難以想象。

    不知道多少敵人明里暗里看他的笑話,蠢蠢欲動要跳出來重新將他踩回泥地里去。

    車內狹小的空間氣氛沉悶,就連空氣都仿佛變得稀薄起來。

    片刻,林盡染終于收斂了情緒,淡淡道︰“算了,留下就留下吧,開車。”

    他的嗓音低醇凜冽,語速輕緩,跟秋洛記憶中為數不多的幾次見面,相差無幾。

    傳聞對方幼年大病小病不斷,一直養在林家在國外的私人療養院里,如今雙目失明,聲音听起來更病氣更重了些。

    秋洛仰著腦袋,用審視的目光直勾勾盯著林盡染。

    秋葉集團和林氏一直都有商業往來,聯姻的事兩家長輩雖然有意,但尚未正式訂立婚約。

    林氏年輕一輩有好幾個兒子女兒,秋洛父母頗有幾分看行情的意思,誰能成功上位當上林家掌門人,就跟誰聯姻,只是誰也沒想到,笑到最後的竟然是最不起眼的林盡染。

    他上位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林家那幾個跟他爭的兄弟姐妹全收拾了一遍,就差沒趕到西伯利亞挖礦去。

    等秋洛父母反應過來,林家就只剩他一個可以選擇的對象了。

    大哥秋凜倒是對這件事強烈反對,平日沒少給秋洛灌輸他心思深沉,手腕狠辣,吃人不吐骨頭的印象。

    想起劇情信息,林盡染慘遭拋棄是因為未婚夫“秋洛”另結新歡,秋洛頓時一陣惱火,該死的穿書者竟敢頂著他的身體亂搞!

    思及此,秋洛轉了轉眼珠,上了林盡染的車倒也不錯,說不定有機會回到自己家去,搶回身體呢。

    緊繃的神經一旦放松,困倦和虛弱感立刻席卷而來,秋洛懶懶打了個哈欠,腦袋一點點加重,終于趴下來,埋在前爪里睡著了。

    秋洛的左手掌心有顆鮮艷的紅痣,曾有相師夸口稱贊是氣運加身,大富大貴的命格,秋父秋母听得萬分開心。

    如今小黑貓的爪子上也有了這顆紅痣,只是變成了黯淡無光的暗紅。

    半睡半醒間,秋洛可有可無地想,什麼氣運加身,果然都是騙人的……

    ※※※

    寒冬夜幕深沉,雲雨漸漸散去後,露出幾顆明亮的星。

    黑色賓利穩穩駛入一座富麗堂皇的莊園,六層高的龐大歐式建築匍匐在夜色里,燈火輝煌,宛如一座中世紀城堡。

    賓利繞過花園的巨大圓形噴泉,緩緩停在大堂門口,佣人們分立兩排,早早候在大門兩側迎接主人回歸。

    這樣的排場從前是老董事長享受的,如今人已經躺進了療養院,城堡的主人也換了人。

    林家傳了幾代,依然保留祖上的傳統,每年年關將至時,林氏家族分散在各地的子弟,不管多遠,都會陸續返回,家族團聚過年。

    隨著家族和事業越來越龐大,到了如今,已經成為各系子弟唯一在家主面前露臉的機會了。

    今年的熱鬧不減當年,只不過隨著林盡染失明的事傳遍家族,這次的年關顯得尤其微妙。表面一團和氣,暗地里暗流洶涌。

    陳秘書先一步下車,吩咐佣人準備寵物籠將小黑貓抱走,以免怕生的野貓逃跑了。

    誰料,秋洛一丁點怯場怕生的樣子都沒有,門一開,就大模大樣地跳下車,踏著優雅的貓步,不疾不徐往大門走。

    秋洛昂揚著腦袋,迎著佣人們驚訝的眼神,先林盡染一步走在最前頭,悠閑自得宛如回到自己家,髒兮兮的貓爪踩在昂貴的手工地毯上,一步一個梅花印,也全不在意。

    沒走幾步,虛弱的小短腿覺得累了,秋洛回頭見佣人們提著寵物籠尷尬地跟在它後面,便立刻扭頭跳進了籠子里,舒舒服服躺下去。

    陳秘書一言難盡地看著大爺一樣的秋洛︰“這黑貓……還真挺靈性的。”

    林盡染扶著陳秘書的手臂下車,揮退了推著輪椅上前的佣人,讓陳秘書在前引路,堅持像從前那樣自己走。

    自賓利駛入莊園,便有無數隱晦的視線從豪宅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就為了看這位新上位的家主究竟虛弱到何種地步。

    林盡染偏不讓他們如願。

    他的步伐緩慢且堅定,漆黑的眼珠筆直地迎著正前方,筆挺的西裝襯得脊背挺直而悍利,每一步都踏得穩穩當當,仿佛他的雙眼沒有任何問題,依然強勢如故,無懈可擊。

    兩旁的佣人們不由自主齊齊躬身,他才是這里真正的主人。

    ※※※

    穿著潔白圍裙的小女佣提著寵物籠走進浴室,熱氣騰騰的浴水、寵物專用浴球、剪毛器、吹風機、毛巾等已全數準備妥當。

    眾所周知貓不愛洗澡,幾個女佣圍著寵物籠打起十二萬分精神,隨時準備上來支援。

    小黑貓從寵物籠探出腦袋,溜圓的貓眼眨了眨,便輕巧繞開了女佣企圖捉它的手,徑自跳進寵物專用澡盆里。

    毛茸茸的貓頭擱在澡盆邊緣,黑  的身體沉下去,浸在溫度適宜的熱水中,就連尾巴也安安分分泡在盆里,隨水蕩漾。

    秋洛被熱氣蒸得燻燻然,肚子毛泡得差不多了,又翻了個身,仰躺在澡盆里,整個呈大字型敞開,攤成一張貓餅,舒服得昏昏欲睡。

    小黑貓︰乖巧.jpg

    女佣們面面相覷︰“這貓也太聰明了點……”

    “听說是個叫一禪的道長說的靈貓呢。”

    “不是陳秘書在路邊撿回來的野貓嗎?”

    “摸起來好軟好可愛,它都不咬我!”

    女佣們拿著浴球在黑貓身上搓來搓去,秋洛全程配合度驚人,任摸任抱,讓沖水沖水,讓伸爪伸爪。

    出了浴盆,貓腦袋懶洋洋擱在女佣柔軟的大腿上,開始享受溫柔的按摩服務,吹毛的時候甚至還主動翹起一條腿,方便烘干貓屁股和蛋蛋。

    梳完毛出來,原本髒兮兮的小野貓頓時煥然一新,泥水塵土洗刷一空,打結的毛發被小心剪掉,受傷的爪子也處理妥當,黝黑的皮毛蓬松柔順,黑亮光滑,圓溜溜的大眼楮仿佛一對琉璃珠寶,漂亮至極。

    洗完澡清清爽爽的秋洛,摸了摸自己空蕩蕩的肚子,朝女佣們投去渴望的視線,厚著臉皮軟軟地裝嫩︰“瞄~”

    好餓!

    女佣們瞬間被征服︰“啊啊啊好可愛!”

    女佣將秋洛帶到寵物餐桌前,幾種不同的食物一字排開,高級貓罐頭,名牌貓糧,手作雜糧,以及一條現煎的魚和香嫩的烤肉。

    秋洛看也不看前幾種,毫不猶豫對烤肉下了手,它不像普通貓咪那樣埋頭舔食物,而是亮出鋒利的貓爪,把烤肉撕成小條再扒拉進嘴里。

    吃完烤肉,它的目光又瞄準了煎魚,可是魚有刺,怎麼辦呢?

    它低頭瞅瞅自己的爪子,又回頭瞅瞅兩眼放光的女佣們,陷入沉思……

    半小時後。

    當陳秘書走進房間時,便看見他撿回來的小黑貓懶洋洋躺在女佣懷里,嫩白的魚肉被撕成小片,一口一口投喂到它嘴邊。

    幾個女佣還在為誰來喂下一口爭個不停,就差沒打起來。

    旁邊的小碟是剛剃掉的魚刺,還有一杯舒化奶,里面竟然還杵著一根吸管!

    陳臣簡直震驚了︰這貓是大爺成精了嗎?!

    ※※※

    林家上一代家主有豢養猛獸的嗜好,甚至特別申辦許可資質,花大價錢在莊園里設了一座微型私人動物園,然而林盡染並不喜歡動物,動物園便沒了過去的熱鬧。

    陳秘書派人收拾了一間的貓咪房,從窗口正好能看見動物園的攔網,依稀可見幾只一閃而過的大型黑影。

    夜已深,吃飽喝足的秋洛趴在貓窩里,翻來覆去睡不好,它從來沒睡過這麼小的床。

    一想到那個莫名其妙的“穿書者”正佔著自己的身體、自己的床,秋洛就越發睡不著了。

    父母和大哥怎麼還沒發現自己換了個芯兒呢?

    不行,它不能坐以待斃,得想個法子,盡快讓林盡染帶自己回秋家。

    秋洛立刻翻身坐起來,在房間里轉了一圈,它跳到門把手上,門是從外面鎖上的打不開。

    它又跳上窗台往外張望,外側是連起來的裝飾性小陽台,人走不了,但供貓咪行走綽綽有余,秋洛用爪子撥開玻璃窗把手,擠開一條縫,飛快鑽了出去。

    ※※※

    小黑貓一路在陽台上溜達,這層樓每間房窗戶都鎖著,也沒有光線,唯有盡頭的一間,窗口隱約散發出晦暗的光亮。

    秋洛悄無聲息地湊到窗口,夠著腦袋朝里偷窺。

    房間里只開著一盞淡黃的廊燈,其他的燈都成了裝飾,一個男人坐在書桌後的單人沙發里,半邊身體幾乎被昏暗所吞噬。

    變成貓咪後,秋洛的夜視能力提高了好幾個層次,它琥珀色的豎瞳眯起來,認出了林盡染。

    男人臉上沒有一絲多余的表情,淡漠宛如一尊雕塑。

    他手里捧著一本盲文譯制書,極厚,每一頁上密密麻麻盡是凸起的小圓點,桌上是一台盲文學習辭典,機械化的聲音一字一頓傳出來。

    書翻過一頁,林盡染去摸桌面的一支筆,卻不小心踫掉了,柔軟的暗紅色地毯削弱了筆掉落的聲響。

    林盡染扶著沙發扶手,緩慢蹲下來,幾乎是跪在地上,一點點摸索鋼筆的位置。

    突然“砰”的一下,伴隨著一聲悶哼,林盡染捂著撞紅的額頭慢慢起身,重新坐回沙發里。

    他小心將鋼筆捉在手心,一筆一劃在紙上練習,桌腳下的置物架已經堆疊了厚厚一摞練習紙。

    男人的側臉平靜如同每一個黑暗的夜晚。

    秋洛沉默地看著這一幕,心道,原來這就是林盡染。

    微風卷起窗簾,它用爪子勾住,正要順著窗簾往下爬——

    一道凜冽低沉的嗓音突兀響起︰“誰在外面?”

    秋洛︰!!!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2章 林盡染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2章 林盡染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