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誰不愛擼貓呢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第4章 誰不愛擼貓呢

    片刻,保鏢和佣人們收拾完離開,臥房重新恢復平靜。

    林盡染將小黑貓放生,自己坐回沙發里。

    他雖不排斥小動物,但也談不上多喜愛,內心早已足夠冷硬,並沒有多余的柔軟空間留給這些脆弱粘人的小寵物。

    今夜黑貓抓傷林二也許只是一個巧合,說不定將來的某一天,傷人的利爪也會對準自己。

    軟毛的觸感依稀殘留于指尖,林盡染想起一禪道長的卦象,若有所思。

    黑貓真的會有靈性嗎?

    重獲自由的秋洛沒有馬上離開,三兩下竄到書桌上,挨著桌沿坐下來,仿佛對他們談話十分感興趣。

    陳秘書望著黑貓的古怪坐姿,詫異地張了張嘴,半晌沒出聲,秋洛察覺不妥,立刻把翹著的二郎腿放下來,像只正常的貓咪一樣乖巧蹲坐。

    陳秘書這才收回目光。

    “林總,林二爺今晚舉止很是不同尋常。他往日可是謹小慎微的。您是否要將他趕出董事局?”

    林盡染重新捧起盲文書,手指劃過頁面上每個凸起的圓點文字,淡淡道︰“試探我罷了。他手里還握著10%的股份,現在把他趕出去,太便宜他了,留著他還有用。”

    陳秘書應了一聲,又談及集團子公司新發行股票的事宜。

    秋洛立刻豎起耳朵留心記下來,這可是重大內部消息,就連他這個二少爺,在未進入集團決策層也是不知道的。

    可它轉念一想,自己變成了貓又沒錢,就算知道哪支股會漲,又有什麼用?

    秋洛支起的耳朵瞬間倒平,尾巴在書桌上沒精打采掃來掃去。

    很快,它發現了一項有趣的活動可以打發時間。

    林盡染用來學習盲文的那台電子學習辭典還開著,按下對應的盲文,辭典就會用機械的普通話讀出來。

    秋洛看不懂那些圓點符號,好奇地伸爪隨意撥了撥。

    陳秘書︰“下周的行程空著,您打算去……”

    “養豬。”

    陳秘書被口水嗆了一下,見小貓在玩耍便沒有理會。

    林盡染沉默一瞬,道︰“就空著。”

    “淘氣。”

    林盡染︰“……”

    陳秘書無視了那平板機械的電子音,又道︰

    “醫生說過去野外放松對您的視力恢復有幫助,不如抽空去郊外……”

    “野戰。”

    陳秘書忍無可忍把小黑貓從電子辭典旁拎開,心想這詞典是不能要了,收錄的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不一會兒,佣人提著一張棉花糖造型的貓屋進來,有扇小門可以關上,只露出一條弧形縫隙。

    陳秘書吩咐她擱在牆角,隨口對秋洛說︰“林總不喜歡吵鬧,你晚上就睡那里,不許到處亂跑。”

    秋洛瞪眼一看那貓屋,怕不是要把自己憋死,更氣了。

    它尾巴一甩,正好抽中電子詞典的音量旋鈕,一聲放大的電子音赫然響起︰

    “靠!”

    陳秘書眼角一陣抽搐︰這貓該不是故意的吧?

    就連林盡染都不禁朝它投去“一瞥”。

    女佣偷偷打量著小黑貓,鼓起勇氣問︰“先生,這貓叫什麼名字呢?”

    林盡染想也不想︰“就叫貓。”

    得了新名字的秋洛倒著飛機耳,無語凝噎︰“……”

    行吧,你贏了。

    安置好貓屋,佣人又端著一副紅木托盤擱在書桌上︰“先生,今晚的藥該吃了。”

    秋洛看見上面一杯溫水,兩粒膠囊,還有一碗熬好的中藥正散發著難聞的氣味,它不太懂這些,只是看成分猜測與肺病有關。

    氣味過于濃烈,林盡染眉宇一沉,隱隱流露出一股厭惡之色。

    佣人有些忐忑地察言觀色,家主的脾氣並不好,尤其是吃藥的時候。

    自從林盡染眼盲後,大量需要處理的日常性文件,大多由陳秘書和其他幾個屬下代勞,即便如此,等待他本人親自處理的事務依舊多不勝數。

    更何況,他從骨子里就是個多疑的男人,別人處理過的文件,他縱使看不見,也要听一遍才放心。

    若非醫院的檢查毫無異常,林盡染甚至懷疑自己的眼楮是身邊的人下了毒。

    越是繁忙,越是疲勞,健康日漸消磨,于是惡性循環。

    但他什麼也沒說,熟練地摸索到膠囊和藥碗,挨個服用。

    待陳秘書和佣人相繼離開了臥房,臨走前把秋洛塞進了貓屋。

    中草藥特有的苦澀味在房間里彌散,林盡染胃里一陣翻滾,惡心感上涌,掩著嘴重重咳嗽幾聲,臉頰浮兀出一抹不健康的薄紅。

    此刻時鐘已經走過了午夜。

    佣人離開時關上了臥房的燈,屋里一片昏暗,只有朦朧的月色在地板上流淌。

    夜深人靜的時候,孤寂和空虛來得排山倒海。

    林盡染輕輕撫摸著眼瞼邊緣,咳得眼底一片暗紅,或許他是真的累了。

    紅木書桌劃過一聲悶響,一碗散發著熱度的梨湯貼上他的手背。

    秋洛爪子撥動一下湯勺,又把湯碗朝對方推了推。

    林盡染輕輕挑眉,這是叫他喝梨湯的意思?

    他不太相信一禪道士神神鬼鬼的說法,但這只貓確實給他一種特別的感覺。

    林盡染拾起湯勺,飲下一口,溫度正好,不冷不熱,清爽的梨湯潤肺,甜味使人心情平靜。

    一勺接著一勺,一碗梨湯被他喝下大半碗。

    忽而一雙毛茸茸的貓爪攀上他拿碗的手,用力往自家懷里扒拉。

    林盡染︰“?”

    “咪。”不要吃獨食!

    秋洛不悅地哼唧一聲,然後捧起碗,把腦袋埋進去。

    林盡染︰“……”感情是滿碗太重它端不動嗎?

    永遠都不要自作多情以為寵物會體貼你。

    林盡染躺上床的時候,大床的另一側同時陷下去一小塊。

    仿佛是欺負他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盲人,小黑貓起初只是佔據了床角,不到一會兒又鑽到床中間,後來干脆大著膽子霸佔了枕頭。

    最後大字型攤開,大喇喇躺在林盡染這個“主人”身邊,連被子都要扯去一角蓋在自個兒身上。

    膠囊里的安眠成分開始發作,林盡染實在沒有多余的力氣管教這只過于膽大的野貓。

    入睡前,他腦海里閃過最後一絲念頭,這貓究竟是怎麼從貓咪房和貓屋順利逃跑的?

    ※※※

    翌日,天光大放。

    林盡染是在一團毛茸茸的包圍下給活活熱醒的。

    他半個腦袋被小黑貓抱在懷里,腦門貼著軟軟的毛肚皮,鼻子時不時被貓後腳蹬一下,熱得他一腦門汗。

    林盡染陰沉著臉,摸到貓咪後頸皮,一把將秋洛提起來,嗓音低啞,滿是不虞︰“回你的貓窩睡。”

    美夢突然破碎的秋洛茫然地眨了眨圓眼︰“嗷?”

    吃早飯了?

    換做旁人,看見林盡染的臉色早就嚇得戰戰兢兢了,但秋洛不是旁人,它甚至伸出爪子拍了拍林盡染的頭頂,像個哄別扭毛孩的兄長。

    而後一抖毛從對方手里掙脫,就地一滾,鑽進暖烘烘的被窩里,美滋滋睡個回籠覺。

    順便伸腿蹬了蹬對方,示意吃早飯時別忘了叫它。

    “……”林盡染默默抿嘴,一時不知該拿它怎麼辦。

    算了,跟寵物置氣簡直愚蠢。

    林盡染循著秋洛輕微的呼吸聲,摸索到黑貓的皮毛,他一路往下撫摸,掌心下是溫暖的體溫,毛茸茸的手感順滑細膩。

    林盡染摸到貓咪柔軟的腹部,那是動物們從不輕易示人的要害部位。

    秋洛卻一點反應也沒有,甚至翻了個身,任由他在肚皮上揉來揉去。

    這是全心全意信任自己嗎?

    林盡染忽而感到一種久違的平靜,那些被黑暗所啃噬的焦灼和絕望,仿佛得到了安撫。

    至少在這一刻,還有一只貓咪陪伴在他身邊。

    沒過多久,女佣準時敲了敲門,在得到準許後,推著餐車走進房間。

    看到小黑貓竟然睡在家主的床上,女佣震驚地張了張嘴︰“先生,貓……要不要抱回貓屋?”

    林盡染︰“不用,隨它。”

    女佣更震驚了,她沉默地布好早餐,將碗筷遞到家主手里。

    “喵~”好香!

    秋洛嗅著飯香從被子里直起身,兩只前爪扒住餐桌的邊緣,尾巴晃悠悠甩來甩去。

    琥珀色的貓眼睜得溜圓,視線隨著林盡染右手的勺子來回掃視。

    “喵!”它那份呢!

    女佣忍住笑意,把準備好的高級貓罐頭打開,倒在它面前的瓷盤里,連聲哄道︰

    “貓貓快吃吧,很好吃的。”

    秋洛沒有在意自己的名字從“貓”進化到了“貓貓”。

    它嫌惡地瞥了一眼貓罐頭,而後全神貫注盯著林盡染餐盤里香嫩的牛肉粒,還有白軟無刺的鱈魚。

    林盡染吃飯細嚼慢咽,動作優雅而緩慢。

    秋洛盯了一會兒,朝他挪近些,再挪近些,罪惡的毛爪試探著伸向對方盤里的肉。

    它亮出尖利的指甲,扎了一小塊牛肉粒,迅速扒拉到自己盤子里。

    整個犯罪過程悄無聲息,手段老辣,一看就是沒少干過壞事的。

    一旁看到全過程的女佣,驚得眼珠子都快掉下去,捂著嘴也不知該不該出聲。

    這貓居然敢公然欺負家主眼瞎偷吃?!

    接二連三得手後,秋洛瞅著對方盤子里少了一半的肉,有點不好意思再伸手了,可是自己肚子還沒填飽呢。

    “咕嚕……”黑貓肚子十分應景地響了一聲。

    秋洛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再次把魔爪伸向餐盤——最後一塊了!

    恰此時,一只手掌準確地落到貓腦袋上,輕輕摸了摸。

    秋洛爪子一頓,糟糕,被發現了?

    頭頂忽而傳來一聲低沉磁性的輕笑,語調舒緩而溫柔︰“讓廚房再拿一盤肉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4章 誰不愛擼貓呢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4章 誰不愛擼貓呢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