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叫秋洛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第6章 我叫秋洛

    女佣準時敲響了臥房的門,端著托盤來給林盡染送藥。

    哪知一進門,就看見小黑貓和家主親昵互動的一幕——這還是那個深沉陰冷的家主嗎?他居然會露出這麼溫柔的笑?

    女佣驚得下巴都要掉了,她克制著自己揉眼楮的沖動,將藥碗放在林盡染面前。

    “先生,今天的藥,請您趁熱喝。”

    林盡染只得放開小黑貓,伸手拿碗,誰知秋洛脫了他的懷抱,上一秒還在哄他,下一秒就撲進了年輕小女佣懷里。

    “喵嗷~”我看見一位仙女,請問我可以做仙女的騎士嗎?

    小黑貓亮晶晶的眼眨巴眨巴,叫聲又甜又軟,萌得小女佣心都要融化了,抱著小貓揉個不停。

    “貓貓真可愛,是不是餓了?”

    林盡染喝藥喝到一半,猛地咳嗽一聲,臉色變得難看,對秋洛當著面的“見異思遷”相當不高興,故意沉下聲︰“貓,過來我這里。”

    說出話都暗藏了幾分咬牙切齒。

    貓咪果然是最靠不住的生物了!

    小女佣嚇了一跳,貓也不敢擼了,慌忙把它放到地上︰“快去先生那里!”

    秋洛卻壓根不理會,爪子一著地,立刻撒著歡跑了,一溜煙竄出了房間,只留下小女佣和林盡染面面相覷。

    “快去把貓抱回來。”

    女佣得了命令,立刻跑了出去。

    林盡染在沙發里坐了片刻,左右等不到人,擔心醉貓惹出事來,扶著桌沿起身,還是決定踏出房門,親自去找。

    門口的保鏢已經好幾天沒見家主出來了,一見他愣了半天,直到男人沉著臉讓大家都去找秋洛,才回過神。

    那廂,小黑貓還不知這里的人仰馬翻,只顧著自己四處亂溜達。

    奈何這棟豪宅實在大得不像話,秋洛小小一只,黑不溜秋,往角落一鑽,哪里那麼容易找到。

    雖然醉酒上頭,秋洛倒也沒有完全喪失理智,心里還隱隱記得自己要回家,去找父母和大哥,它一路竄到一樓大廳,隨意找了扇敞開的窗戶,便跳了出去。

    彼時正是寒冬臘月,一離開大宅,外間寒風呼號,溫度驟降。

    秋洛凍得直哆嗦,頓時清醒了幾分,回過神時,它已經跑到花園里不知哪個角落去了。

    連打了幾個噴嚏,秋洛把自己裹成一團球,艱難地朝著有燈光的方向爬,只是四肢怎麼都不听使喚,腦袋也醉得昏沉沉的。

    再喝酒,它一定把自己爪子剁了!

    遠遠的,似乎有兩個人影在後花園噴泉邊說話,秋洛松了口氣,這座莊園沒有一個人不認識自己,正好讓對方把自己送回去。

    “……過幾天就到小年夜了,听說林盡染打算邀請秋家那兩個少爺過來。你怎麼看?”

    秋洛貓耳微微一動,男人的聲音有點耳熟,可想不起在哪里听過。

    對面的女人回答道︰“我看他是知道自己處境不好,所以想盡快把聯姻促成,好拉攏秋家鞏固自己的地位。”

    “可他一個瞎子,那秋家會讓自己的寶貝兒子跟他結婚嗎?”

    “難說,若是林盡染肯下血本,說不定秋家會動心的。”

    秋洛眼珠緩緩轉動,驚訝後心頭一陣狂跳——這意思是,過幾天大哥要跟那個穿書者一起來這里?

    他正愁沒辦法去秋家,誰料這麼快就峰回路轉,人自己送上門了!

    “阿嚏——”秋洛被寒風一吹,又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那對男女悚然一驚︰“誰在那里!”

    秋洛矮身往草叢滾去,可對方的手電筒來得更快,一下子發現了黑貓的蹤影。

    “呵,原來是那只小畜生!”

    男人大步跨前追上來,秋洛被兩人堵在花園的籬笆牆里,一時進退不得。

    換做平日里,再多來幾個人也未必抓得住它,可惜眼下腦袋四肢都不听指揮,就連視線都疊出了好幾個重影。

    “喵嗷!”秋洛低低吼了一聲,在男人手里瘋狂掙扎。

    “林二,就是這只畜生抓傷了你的臉?”那女人一頭金色卷發,頗為嘲弄地看著他。

    林二抓著秋洛的後頸皮,將貓提起來︰“哼,今天落在我手里,一只貓還敢囂張?”

    金發女人正是林盡染那位年輕後媽岳青青︰“我听說一禪道長曾給林盡染佔卜,說他眼楮恢復的可能落在這只黑貓身上,真的假的?”

    林二陰沉著臉,冷冷笑道︰“放心,不管真假,他都沒指望了。”

    “你打算?”

    林二沒有說話,示意對方先回去,自己則提著秋洛往花園深處走去。

    這座莊園的佔地面積實在過于龐大,夜里北風呼嘯,秋洛的叫聲被淹沒在風聲中,嗓子都要叫啞了。

    林二提著黑貓,來到林老爺子曾經最愛的那座私人動物園前。秋洛呆過半個晚上的貓咪房,從窗戶就能遠遠看見這里。

    高聳的鐵絲網將園內的幾種猛獸分隔開來,寒風送來野獸咆哮的吼聲,陰森的夜色里,似有某種大型獸類快速飛掠的身影,時隱時現。

    “自從老爺子中風入院,這里的飼養員也沒從前那麼上心了,你猜里面那些獅子豹子,幾天沒吃東西了?”

    林二陰惻惻地撫摸著自己臉頰上的三條疤痕︰“明天大家都會知道,是因為你自己到處亂跑,才會葬身獸口的。”

    秋洛掙扎著想要逃跑,林二把它抓得死死的,用力一拋,將小黑貓狠狠丟進了其中一個猛獸園。

    小貓重重砸在地上,被騰起的塵土包圍,渾身骨頭都快散架了似的疼。

    秋洛顧不上這些,費力爬起來,就要往鐵絲網處爬。

    忽然,一陣勁風疾馳而來,千鈞一發之際,秋洛使盡渾身力氣滾到一邊。

    只見昏暗的路燈下,一只雄獅高高聳立在石頭上,利爪深深陷入草地,翻起幾塊泥土和切碎的草根。

    雄獅喘著粗氣,尖牙滴落口水,兩眼放光地盯著秋洛,全身肌肉遒勁,上身微微下伏,以狩獵的姿勢,一步一步朝它靠近。

    它要吃我!

    巨大的危機感席卷心頭,秋洛渾身汗毛倒豎,每一塊肌肉緊緊繃起,尾巴直直豎起,腦海中一片空白。

    這樣近的距離,健壯的雄獅和醉酒的小貓,勝負簡直毫無懸念,只要對方一個猛撲,小黑貓立刻就要命喪當場!

    倏然,獅子動了!

    秋洛瞳孔驀然緊縮,幾乎化成兩點暗金色的火光,緊繃的神經在生死關頭高度聚合,掌心那顆暗淡的紅痣,似有亮起的紅光微微一閃。

    電光火石之間,黑貓高高躍起,獅子的動作在它眼里仿佛放慢了的鏡頭。

    隨著雄獅一聲哀嚎,秋洛應聲落地,不可思議地盯著自己的爪子——它竟然打中了獅子的一只眼!

    然而這一切並未結束,眼看憤怒的雄獅再度卷土重來,秋洛放聲大吼︰

    “喵嗷——!”林盡染!

    寒風里,一聲刺耳的槍聲驟然劃破長夜。

    雄獅嚇了一跳,在原地僵持片刻,轉身夾著尾巴逃跑了。

    秋洛猛地回頭,一群黑衣保鏢幾乎將猛獸園包圍起來,最前方的男人扶著鐵絲網,一只手在空氣里摸索,急切地向它走來。

    清冷的月色照亮一張蒼白的臉,林盡染蹲下來,雙手展開,朝他敞開懷抱,嗓音沙啞而溫柔︰“貓,過來我這里。”

    秋洛喉頭涌起一團熱氣,輕輕叫了一聲,一頭扎進對方懷里,緊緊摟住了男人的脖子。

    “咪。”

    林盡染,我叫秋洛。

    ※※※

    為了一只貓勞師動眾的一晚總算過去。

    第二天,秋洛在林盡染那張大床上醒來,身邊的床單是涼的,男人早就起床出門了。

    黑貓晃了晃醉宿後的腦袋,跑到洗手台上,洗了把貓臉,想起來今天是林盡染去公司的日子,不到天黑應該是不會回來了。

    很好,林盡染不在,沒有人能阻止他作天作地了!

    昨天晚上險些命喪獅口的仇,秋洛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呢!

    貓貓記仇.jpg

    黑貓熟練地跳上門把手,用力一摁,從敞開的門縫里從容地溜了出去。

    它在莊園里轉了一圈,終于在游泳池邊發現了林二。

    同樣趁著林盡染不在,他公然邀請了一眾豪門圈的男男女女,在泳池邊開Party,林家好幾個在家主面前混不出頭的晚輩俱在,還有幾個不得重用的旁支親戚也來捧場。

    這些家伙看林盡染沒了指望,便忙不迭向林二投誠,看這陣仗,仿佛林二已經大權在握了似的。

    黑貓高高立在二樓陽台大理石柱上,暗金豎瞳冷眼俯瞰著下方的觥籌交錯,入耳皆是虛偽的恭維和輕浮的攀比。

    秋洛輕輕嗤笑一聲,一群烏合之眾,還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早就上了林盡染書桌上的重點監控名單了,還在這兒醉生夢死呢。

    小黑貓看準落腳點,徑自從二樓陽台跳下,幾個起落,肉墊輕巧落地。

    彼時林二正舉著香檳,站在台階上和眾人高談闊論。

    它從自助餐桌上叼走一小杯香油,無聲無息從人群中穿過,來到林二身邊,照著對方的後腳跟,猛地撓了一爪子!

    “哎喲!”林二吃痛之下,下意識踮起那條腿,台階上淌滿了滑膩的香油,他一腳踩滑,整個人從台階滾了下去!

    眾人驚呼聲中,一陣人仰馬翻,林二像個陀螺似得筆直摔進了游泳池!

    臘月天的池水冷的直冒寒氣,等佣人們慌慌張張把林二爺撈起來,他已經凍得打起了擺子,幾乎說不出一句囫圇話。

    Party的氣氛瞬間為之一靜,也不知是誰,忍不住笑了一聲,緊跟著全場哄然大笑。

    在林二惱羞成怒的臉色里,一只小黑貓站在人群中央,拍拍屁股溜了溜了。

    ※※※

    整完了林二,秋洛閑極無聊,又把魔爪伸向猛獸園里那只差點咬死他的獅子。

    這次,它決定全副武裝。

    秋洛先是溜到廚房搗鼓了一陣,收集了一堆“生化武器”,又跑回林盡染房間,順走了那只盲文電子詞典,用一根繩子套住,繞在自己身上。

    也不知是什麼緣由,昨晚後,它發現自己掌心那顆痣變得更紅了些,不僅是速度、力量,就連夜視能力和听力都變強了。

    總之,秋洛覺得自己又行了。

    萬事俱備,小黑貓挺起胸膛,雄赳赳氣昂昂地回到了猛獸園。

    昨天夜里那一槍,雖未打中,但高熱的子彈擦傷了雄獅的大腿,眼下,它正無精打采趴在草地上,默默舔著自己的傷口。

    秋洛靈巧地攀上鐵絲網,居高臨下俯視大獅子,遠遠朝它發出一聲百獸之王的咆哮︰

    “喵嗷!”

    哥哥來教訓你這只壞貓咪了!

    雄獅緩緩抬頭︰“?”

    眨眼功夫,黑貓已經從牆頭跳下,朝著獅子沖過來。

    被一只小貓咪侵犯了領地的雄獅,深覺受到侮辱,它低吼一聲,不顧腿傷,揚起爪子就要給黑貓一點教訓。

    不料,它一巴掌拍到的,卻是一包紅色的粉末,密密麻麻的辣椒粉瞬間籠罩了它的面門,鼻子、眼楮、嘴巴、耳朵,無孔不入,噴得到處都是!

    “吼嗷嗷嗷嗷——”雄獅開始瘋狂打噴嚏,眼楮根本睜不開,又辣又嗆,一把鼻涕一把淚,喉嚨和鼻孔辣到恨不得噴火!

    然而這還只是個開頭。

    秋洛趁機跳到雄獅背後,爬上它腦袋,揪住獅子耳朵,電子辭典音量調到最大,開始瘋狂輸出聲音污染︰

    “孫!賊!”

    獅子憤怒地打起了滾,企圖把小貓摔下去。

    秋洛早料到有此一招,地上已經被它撒了一把大頭釘,尖銳的小刺扎得獅子嗷嗷直叫。

    黑貓趁機跳下去,叼起那根繩子,繞著獅子的脖子轉了一圈,將另一端套在飼養所的大鐵門上。

     得一下,繩子繃直了,獅子被勒得險些一口氣沒喘上來,拼命朝黑貓張牙舞爪,就是踫不到對方一根毛。

    秋洛直立起身,十分囂張地揣起了爪爪,腳邊還有從廚房偷來的芥末醬、胡椒粉、臭螺螄等等,隨時準備給獅子一一品嘗。

    學習機擱在獅子面前,電子音仍在抑揚頓挫持續輸出︰

    “追、我、呀!”

    獅子覺得自己血管都要裂開來。

    如此反復折騰了個把小時,雄獅終于整崩潰了,夾著尾巴扭頭就跑。

    扳回一局的秋洛,這才心滿意足地拖著學習機回去。

    ※※※

    沒過幾天,就是小年夜家宴的日子。小年夜不是除夕,參加宴請的除了林家一大家子沾親帶故的親眷,還有跟林盡染關系密切的好友,及豪門圈的合作伙伴。

    當夜,林氏莊園燈火輝煌,整座別墅籠罩在一片浮光熔金的璀璨中,宴客大廳貴客雲集,桌與桌之間更是等級分明,越是靠近大廳中央,越是接近林氏權利核心。

    那些在外頭獨立經營公司威風八面的人物,回到本家,也不過勉強坐在外圍,夠著脖子,削尖了腦袋想往中間擠而不得。

    林盡染今晚忙著應付那些各懷心思的賓客們,秋洛被冷落在一旁,趴在遠離人群的沙發上,望眼欲穿地盯著大門的位置。

    很快,它等待了好幾天的人終于出現在了門口——大哥和那個穿書者真的來了!

    秋葉集團的兩位貴公子姍姍來遲,甫一出現,便吸引了附近的客人們紛紛上前打招呼,作為主人的林盡染在陳秘書的扶持下,親自上前迎接,面子不可謂不大了。

    林盡染的聯姻對象,秋家小少爺“秋洛”,今晚一身香檳色西服正裝,量身定做的高級手工禮服襯得他身材修長,寬肩窄腰,頭頂暖黃色的水晶燈光傾覆而下,勾出他深邃立體的五官。

    青年微笑著站在大哥秋凜身側,豐神俊秀,玉樹臨風,于一眾俗世人群中,猶如鶴立雞群,格外引人注目。

    有客人們低聲竊竊私語︰“那就是秋家老來得子那個寶貝小少爺?听說是大明星呢。”

    “還不是被他那個大哥花錢捧出來的,到處找名導帶他,听說車禍摔壞了腦子,也不出國深造了,非要去當明星,長得倒是不錯,難怪林總看不見了都還惦記……”

    議論聲傳入小黑貓耳朵里,它瞬間倒平飛機耳,一雙豎瞳冷冰冰盯著被人擁簇著的穿書者,不動聲色地磨了磨爪子。

    它以前一心想回到秋家搶回身體,眼下人都在自己面前了,秋洛才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它並不知道怎麼才能讓自己回到人身上去!

    即便它想辦法把信息傳遞給大哥,對方也不會相信這種荒謬的靈異事件,只怕會以為是哪個對家訓練的貓,故意去害他的寶貝弟弟呢!

    秋洛沉著眼陷入沉思,那廂,秋凜兩兄弟已經被引到主桌入座。

    能在主桌落座的,除了林家核心人員之外,都是權貴中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坐在穿書者身旁的,是名化傳媒集團的老總梁復,本身更是享譽盛名的大導演,獲獎無數,捧紅的新人如過江之沙。

    穿書者在秋凜面前念叨了好幾次,想進梁導的劇組,沒想到今晚居然在林家遇上了。

    他本名賈祝決,穿書以前不過一個十八線叫不上名的老透明,在娛樂圈混了好幾年也混不出頭。

    既沒有演技,顏值也不夠看,天天在微博抱怨世道不公,沒有投到一個好胎的運氣,為數不多的粉也跑光了。

    如今莫名其妙天降鴻運,他當然要不惜一切手段,牢牢把握住眼下得來不易的機遇。

    “梁導,這麼巧啊。”賈祝決主動跟梁復打起了招呼,“我上次試鏡的角色,您老認為怎麼樣?”

    他穿書前還是個十八線時,為了得到角色,時常討好導演,業務能力一般,倒是溜須拍馬的逢迎之術學了不少。

    賈祝決挨著梁復坐近了些,故意撩起鬢發,讓自己噴灑在耳後的香水散發出去,領口也若有若無地松開,露出一小截白皙的鎖骨。

    梁復奇怪地打量了對方一眼,他听說過這個秋家的小太子,明明是個矜貴優雅的少爺,怎麼今日一見,總覺得帶著一股名利場里浸染的風塵氣。

    若非秋凜在這里,梁復都懶得搭理對方。

    “這個麼……作為新人,也算不錯了。”梁導客氣一句。

    秋凜一把將“弟弟”拉過來,親自替他整理襯衫領結,接過梁復的話頭,道︰“梁導有所不知,小洛拍戲十分刻苦,無論多難的戲都堅持自己念台詞……”

    梁復一臉無語,這哥哥到底是寵溺過頭了,還是故意黑他呢?

    秋凜︰“我听說梁導最近有一部大制作的武俠電影,小洛從小就精通搏擊和格斗術,打戲都是不用替身的,不知梁導願不願意給一個合作機會?秋葉集團下的院線,一定會給梁導優惠方案的。”

    話說到這份上,梁復這下不得不慎重考慮了。

    還沒等他開口答復,一只小黑貓不知何時竄上了主桌,懷里抱著一台電子學習機。

    大喇叭對準了一臉愕然的賈祝決︰

    “騙、子、爬!”

    主桌的眾人無不大驚失色,尤其是頂著“秋洛”身份的賈祝決,更是氣得臉都發白了。

    林盡染皺了皺眉,這只貓仿佛對秋家少爺格外在意,但竟然拿電子辭典淘氣,還恰好按出了這幾個字,不知道是踫巧還是……

    其他人紛紛投來懷疑的眼神,卻見小黑貓一臉無辜地蹲在那里。

    小貓咪能有什麼壞心眼呢?

    一只貓玩耍而已,眾人又覺得自己想太多了。

    林盡染立刻讓女佣將貓咪抱走,誰知黑貓像是腳底生了根,兩只爪子抱著桌腳,死活不願離開主桌,琥珀色的大眼楮睜得圓溜溜,巴巴黏在秋凜身上不放。

    秋凜挑了挑眉,總覺得這只貓在哪里見過似的。

    “這貓……”

    下一秒,秋洛便撲到秋凜腿上,扒著他的膝蓋,四肢並用往他懷里鑽,喵喵叫個不停。

    可惜無人能听懂他的貓語。

    梁復看著黑貓兩眼放光,羨慕地望著僵在那里不知所措的秋凜︰

    “秋先生,林總的貓怎麼這麼喜歡你啊?盡往你身上爬。”

    一听這話,林盡染的“視線”箭一樣釘了過來,本就不虞的臉色瞬間黑如鍋底。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6章 我叫秋洛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6章 我叫秋洛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