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是人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第10章 你是人

    秋洛父母雖從小溺愛幼子,但害怕他年紀小被亡命之徒盯上綁架勒索,于是狠下心讓他跟著秋凜一起學習搏擊和格斗,每每練得鼻青臉腫吃了不少苦,好在學了幾分真本事,對付這些下九流的家伙不在話下。

    仿佛把連日來的憋屈勁跟著發泄了一通,秋洛甩了甩打得發痛的拳頭。

    他穿著一身侍應生的衣服,就著衣領隨手擦去鼻翼一層薄薄的汗,襯衫下擺亦隨之往上提起,露出一小片精韌的腰腹。

    包房里一片狼藉,那些企圖踫瓷林盡染的男男女女,無不捂著肚子躺在地上哀嚎。

    秋洛也不去管他們,拉過林盡染的手,扭頭跑進了隔壁的衛生間。

    林盡染眼前仿佛被一塊幕布遮得嚴嚴實實,唯有秋洛的身影是唯一的光源,視野一旦脫離他,又變得漆黑一片,什麼也看不見。

    “你……”他剛開口說一個字,立刻被秋洛急吼吼打斷。

    “沒時間解釋了,我沒電了!堅持不了多久!”

    林盡染的大腦尚未消化掉這句話的含義,隨著衛生間的門砰的一聲關上,眼前的身影又再度消失,黑暗重新降臨。

    林盡染茫然地伸出手,在冰冷的空氣中摸索青年的軀體,可什麼也沒摸著,他呼吸變得略急促了些,嗓音也帶上了一絲惶急︰“你在哪里?”

    就在林盡染即將撞到洗手台上時,一只毛茸茸的爪子貼上了他的手背,長長的貓尾巴溫柔地卷住男人的手腕。

    “喵!”秋洛踩在洗手台上,立起身體往他身上扒。

    林盡染的手終于落到實處,用力揉著貓咪的腦袋,提起的心也隨之安放下來。

    “你不是貓,你是人,對不對?”男人嗓音低沉沙啞,語速緩慢,唯有一顆心在快速跳動。

    黑貓喵得一聲點點頭,又想起對方看不見,便用爪子引著他的手,捧住自己的腦袋。

    連日來的疑慮終于得到答案,盡管林盡染早已有所猜測,仍覺不可思議,仿佛世界觀都被顛覆了。

    他有些脫力地靠在洗手台邊,背後汗津津的,天花板的換氣閥開著,冷風一吹,脊背隱隱發涼,肺里發癢,又想咳嗽了。

    林盡染勉強忍耐著不適,待呼吸平復,又問︰“那你還能變成人嗎?”

    秋洛先是點點頭,又搖搖頭。

    林盡染皺眉︰“什麼意思?”

    秋洛︰“咪。”你不覺得這個問題對貓咪來說太復雜了嗎!

    林盡染揣摩一下這聲透著無奈的“咪”聲,想起那句“沒電了”,頓時回過意來︰“是現在不能?將來還可以?”

    黑貓這才欣慰地點點頭。

    林盡染眉宇微動,隱約松了口氣的樣子。他還想多問幾句,洗手間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陳秘書在外面用力拍門︰“林總!您還好嗎?”

    緊跟著,門被保鏢們撞開,陳秘書見林盡染抱著黑貓,神色安然無恙,懸著的心總算吞回了肚子里。

    林盡染緩緩直起身,額前汗濕的碎發下雙眼黑沉,斂去了所有情緒,淡淡問︰“都處理干淨了?”

    保鏢在走廊兩側讓開道路,陳秘書為林盡染披上大衣外套,讓對方扶著自己的手臂,邊走邊匯報︰“這間會所背後,沒想到竟然還發現了點意外收獲。”

    林盡染腳步一頓,眼尾眯起,緩緩揚起聲線︰“哦?”

    ※※※

    會所經理辦公室。

    “什麼?沒拍到?”听到經理的匯報,金發貴婦一愣,眉頭擰起來,隨手給了經理一個巴掌!

    “不是讓你多找幾個記者爆他的黑料了嗎?真是沒用的東西,讓你去安排人,把他身邊那些保鏢都引開,對付一個瞎子都辦不好,要你有什麼用!”

    她正是林盡染的後媽岳青青,這間會所是她母家的私產。

    沙發上,林盡染同父異母的二弟林盡文,忍不住露出緊張的表情︰“媽,今天大哥怎麼會突然來了我們這里?該不會是他知道我們利用這間會所,挪用公司賬款的事了吧?”

    岳青青咬著唇道︰“他怎麼可能知道這間會所的來歷?連老爺子都不知道。但你說的也有道理,找貓算什麼理由,一看就是別有所圖!”

    “本來還想趁著他送上門的機會,讓他在董事局狠狠出一回丑,都被你這個蠢貨搞砸了!”

    經理捂著被打紅的臉,為難地看著她︰“找來的記者都被林盡染手底下的人抓走了,不管他是來找貓,還是來查賬,現在他肯定已經把這兒調查了個底朝天了,您二位還是想想辦法吧……”

    岳青青心里也開始打鼓,一旦被林盡染發現了,肯定要報復自己的!

    “咬死不承認就是!那些人本來就是寫三教九流的人物,怪他自己沒事到處亂跑才惹的麻煩!是他自己非要來,又不是我們綁架他的!”

    但是這麼一來,這間會所洗錢的事算是不能再做了,想到又少了一大進項,岳青青氣得腮幫子都在疼。

    “等所有人都相信那個瞎子再也不能恢復,早晚有一天……”

    “有一天什麼?”

    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打開,岳青青幾人嚇了一跳,齊齊回頭,卻見陳秘書面帶微笑地立在門口,身後跟著一眾黑衣保鏢,將辦公室堵了個嚴嚴實實。

    岳青青臉色大變︰“陳臣,你反了你!這里是我的產業,不是你們林氏集團的公司!你們再不走,我就要報警了!”

    陳秘書搖搖頭,頗為不屑地看著她︰“岳夫人,您誤會了,這間會所由于涉及非法交易,已經舉報查封,資產也凍結了。”

    岳青青怒極反笑︰“胡說八道!你們有什麼證據?”

    陳秘書揮一揮手,身後的保鏢們立刻魚貫而入,徑自將辦公室里的所有電腦和桌櫃,連帶著文件一起統統抬走。

    陳秘書和善地笑了笑︰“您瞧,很快就有了。”

    岳青青沒想到對方居然有膽子這麼干,全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她張大了嘴,顫抖著說不出話。

    “哦對了,林總還讓我轉告您,以及林盡文少爺一件事。”陳秘書用平鋪直敘地語氣道,“林總已經替盡文少爺安排了出國留學的事宜,不過就不去澳洲了,改去非洲。”

    “什麼!”林盡文從沙發上彈起來,臉色發白,“我不要去非洲!那我還回得來嗎?”

    岳青青臉上已經換了一副哀求的神色︰“陳秘書,我知道錯了,你幫我跟盡染說說,不要送盡文去非洲啊!他還是個孩子!要是老爺子醒來,找不到他怎麼辦?”

    陳秘書推開她的手,面無表情道︰“林總吩咐了,那要看您的表現了。”

    ※※※

    今夜的林宅尤其的安靜,佣人們走路說話都輕聲細語,連帶著林家的親眷們都安分下來。

    月光如水,靜謐地流淌在臥房地板上。

    林盡染躺在床上,眉宇緊蹙,恍惚間,他仿佛置身于一片冰冷的深海,有未知的龐然大物在游曳在附近,隨時會張開血盆大口將他吞噬殆盡。

    身旁看護的佣人和醫護,已經換了好幾班,他在昏沉中隱約听見“復發了”、“情況穩定”之類的字眼,腳步聲來來回回,並不真切。

    很快他又昏睡過去,這次他做了一個美夢。

    黑貓變作的青年,再度出現在他的夢中,他赤腳站在海邊,背後是一輪巨大的金色落日,岩漿似的鮮紅滾燙,暖洋洋地濺開在青年側臉上。

    青年沖他招手,笑容是一種漫不經心的燦爛,和海浪聲一道融化在霞光里。

    林盡染伸手想要抓住他,握住的卻是流動的風……

    他自失落里醒來,房間里彌漫著的消毒水和中藥味,絲綢睡衣汗濕了,令他不適地皺了皺眉。

    一時間,林盡染幾乎誤以為自己還是小時候,獨自呆在國外的療養院,一年半載都不見一個電話的問候,常年只與病床作伴。

    他睜著眼,四周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沒有大海,沒有落日,也沒有那個人,果然只是做夢罷了……

    林盡染從床上撐起身體,忽然,感覺被子另一側動了動。

    他側過臉,卻見身旁的被窩里突地鑽出一個腦袋!

    秋洛打著哈欠從被子里爬出來,睡眼惺忪地瞅他一眼︰“你醒啦?”

    他上身□□著,僅穿著一條睡褲,還是從林盡染衣櫃里扒拉出來的,單手撐在林盡染身側,湊上前,摸了摸對方額頭︰“沒發燒呀,怎麼臉一下紅一下白的……”

    青年一張俊臉近在咫尺,溫熱的呼吸撩撥著林盡染面上細小的絨毛,琥珀色的瞳孔倒映著他僵硬的臉龐,脖子上掛著那顆小小的金珠,正好綴在凹陷的鎖骨處。

    林盡染怔怔望著他半晌,終于忍不住撫上秋洛的臉頰——用力一捏!

    “哎喲,你掐我干嘛?掐你自己大腿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10章 你是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10章 你是人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