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弟弟”是假的?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第12章 “弟弟”是假的?

    秋洛惡狠狠的威脅被被窩裹得甕聲生氣,听在林盡染耳里,只覺得可愛又好笑,他薄唇抿了又抿,嘴角仍是抑制不住微微上翹。

    女佣輕手輕腳推著小車走進臥房,見家主正半靠在床頭,臉上尚帶著來不及收斂的笑意,臉色依舊是病態的蒼白,精神卻顯得輕松愉悅,連帶著周身揮之不去的沉郁之氣也散去不少。

    女佣心中十分詫異,卻也不敢多問,只推著小車走到近前,小心侍候林盡染用藥。

    今晚的林盡染仿佛變得好說話許多,一大碗散發著苦澀氣息的中藥,仰頭就灌下去,眉頭都不皺一皺。

    女佣松了口氣,取出體溫計︰“先生,醫生吩咐了還要量一次體溫。”

    林盡染有些不耐︰“快點吧。”

    床上被子亂糟糟拱起來一團,秋洛一動不動地窩在里頭,听見女佣還要守著林盡染量體溫,頓時叫苦不迭。

    叫秋洛這樣坐不住的家伙,維持足足五分鐘不能動彈的姿勢,實在過于為難他了。

    被子里太悶,秋洛忍不住悄悄伸出一只手摸到被單邊緣,輕輕撐起一條縫隙通風,稍一挪動,恰好踫到了林盡染的手指。

    秋洛揮動著食指和中指,百無聊賴地戳了戳對方掌心。

    男人不動聲色朝被子底下“瞥”一眼,沒有說話。

    見他沒反應,秋洛膽子大起來,隔著光滑柔軟的緞面睡衣,摸到男人曲起的一條腿,輕輕撓了撓他的腳底心。

    這一下可太癢了,林盡染條件反射縮了下腿,腳趾都蜷起來。

    女佣緊張地問︰“先生,是哪里不舒服嗎?”

    “……沒有。”林盡染輕咳一聲,被子下的腳尖不輕不重地點了點青年,以作警告。

    他慢慢挪動腳尖,尋到那條毛茸茸的貓尾巴,腳趾夾著輕輕碾動。

    秋洛立刻把自己的尾巴撈回來,不動彈,也不使壞了。

    等待佣人離開,他一下子掀開被子,大口呼吸幾下,抱著尾巴尖小聲嗶嗶︰“你也太壞了,尾巴很敏感的!”

    林盡染好整以暇地看著他︰“誰讓你搗蛋。”

    話說到一半,林盡染被嘴里的藥澀味燻得不行,忍不住咳了幾聲。

    秋洛見他咳得難受,立刻湊上去攬住他,一只手一下一下撫順他的後背,另一只手在胸口輕輕的揉。

    掌心的溫度隔著絲綢睡衣熨帖著心肺,林盡染鼻尖嗅到青年身上清爽干淨的味道,忍不住順著力道朝他靠了靠。

    “怎麼樣?有沒有舒服一點?”秋洛對自己的手法相當自信,他小時候生病時,大哥也是這樣安撫他的。

    林盡染貪戀他溫暖的體溫,壓根沒听進他說什麼,只順著點點頭。

    下一秒,自覺完成任務的秋洛卻放開了他,跑到衣櫃前翻翻撿撿,給自己光溜的上半身找衣服穿。

    林盡染頓時靠了個空,沉默地盯著青年的背影,唇線慢慢抿直。

    “你衣櫃里怎麼不是黑的就是灰的,也太單調了……”秋洛免為其難套了件白襯衫,扣子尚未系攏,便听見身後再次響起男人的咳嗽聲。

    林盡染咳得厲害,脖子都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緋紅。

    “誒?你剛才不是吃了藥了嗎?要不要叫醫生啊?”秋洛無奈地爬上床,再次像方才那樣把男人摟在懷里,一邊給他順背,一邊在他耳邊哄,“深呼吸,深呼吸……”

    林盡染順勢把頭靠在他肩窩,嗓音低啞︰“不用了,這樣就很好。”

    秋洛的“土方”仿佛格外見效,人一來,林盡染平復得飛快,人一走,沒一會兒功夫,又開始咳咳咳。

    這次秋洛卻不上當了,埋頭在房間的櫃子里翻箱倒櫃,任林盡染咳得驚天動地,也沒有搭理他。

    林盡染見他沒反應,只好坐起身,一臉不滿︰“你在找什麼?”

    “啊,有了!”秋洛掏了個寶貝似的,捧著回到林盡染身邊,十分擔憂地摸摸他的頭,像個關愛病兒的老父親,“我覺得還是這個比較適合你。”

    林盡染低頭一摸——一瓶急支糖漿。

    “……”林盡染一言難盡地看著他。

    “啊~張嘴~”

    林盡染深吸一口氣,“咳疾”立刻奇跡般地痊愈了︰“不用了,我好了。”

    作為貓咪時,吃吃睡睡倒也舒坦,此刻秋洛變作了人身,反而呆不住了,林盡染特地遣走了二樓所有的佣人,方便秋洛四處溜達。

    書房、健身房、家庭影院……秋洛到處亂竄,很快,他發覺了哪里怪怪的——他無論去到哪一個房間,總能在周圍三米以內,找到林盡染。

    “你老跟著我干嘛?你不是平時很忙的嗎?”秋洛一身汗從跑步機下來,拽著襯衫衣領擦去鼻翼一層細密的汗珠。

    不遠處,林盡染安逸地坐在沙發椅上,一手支著臉頰,另一只手端起咖啡,輕輕吹去面上熱氣。

    青年上衣襯衫被薄薄的胸肌撐起,胸口汗濕了一小片,被他扯開,露出一小截精煉的鎖骨。

    林盡染視線依然不緊不慢地落在秋洛身上,每一寸都細細看著︰“這里是我家,我想去哪里自然都可以。”

    秋洛無言以對,身上一身臭汗,他決定去洗個澡,他脫去衣褲,剛要邁入浴缸,突然想起什麼,回到浴室門口,拉開一條門縫。

    林盡染果不其然正等在那里。

    他被秋洛當場抓包,一時沒想好措辭,卻見秋洛探出半個腦袋,道︰“可以幫我搓個背嗎?我夠不著。”

    林盡染慢慢挑起眉梢︰還有這等好事?

    浴室里水汽氤氳,林盡染扶著牆壁瓷磚慢吞吞踱進去,卻失望地發現秋洛已經在浴缸里坐下了,只留了一個後腦勺給他。

    秋洛懶洋洋打個哈欠,趴在浴缸壁上,眯著眼楮,享受著林總裁的親自服務,美滋滋得像只摸順了毛的大貓。

    他昏昏欲睡地發出點評︰“林總手藝不錯,以後要是改行開澡堂,我一定光顧。”

    林盡染不輕不重地捏著他的後頸皮,湊到青年耳邊,似笑非笑︰“既然如此,我收點小費也是合理的吧?”

    男人的低沉磁性的嗓音仿佛帶著魔力,秋洛已經舒服得快睡著了,嘴里嘟囔著︰“什麼小費……”

    林盡染攬著他的肩,緩緩湊近青年後頸,就在雙唇即將貼上那片濕潤的皮膚時——

    噗通一聲!

    “喵!”

    突然沒入水里的小黑貓奮力掙扎著,好不容易扒住浴缸邊緣鑽出水面,腦袋一甩,用力抖了抖滿身是水的毛。

    抬眼就見被自己淋了一身水的林盡染,黑著臉站在那里。

    “你就不能晚點再變回去嘛!”

    秋洛像只炸毛的海膽似的浮在浴缸里——他能怎麼辦?他也很絕望啊!

    貓貓委屈.jpg

    ※※※

    幾天後,陳秘書將一張來自秋家宴會的請柬放在林盡染書桌上。

    小黑貓蹲在一旁,將請柬內容翻來覆去看了三遍,興奮地搓了搓爪子。

    沒想到再次接近穿書者的機會,這麼快就來了!

    听陳秘書念完請柬內容,林盡染緩緩眯起眼,隱約嗅到一絲不同尋常的氣味︰“如果只是一場普通的宴會,為什麼特別提到了可以帶寵物呢?”

    秋洛一愣,暗道怕不是穿書的家伙故意在引誘自己去?

    可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舍不著孩子套不著狼,為了奪回身體,就算龍潭虎窟也得闖一闖!

    林盡染不知道為什麼秋洛如此執著去秋家,但他顯然不希望秋洛去冒險︰“我看還是找個借口,讓陳秘書替我回絕了。”

    “喵!”秋洛一把抱住對方的手臂,大聲反對,可這次林盡染卻是鐵了心不想讓他去。

    小黑貓氣鼓鼓地把尾巴甩得啪啪響。

    啪啪啪啪啪——

    “你撢面呢?”林盡染無可奈何地嘆口氣︰“帶你去也不是不行,但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秋洛眼前一亮,迫不及待支稜起耳朵︰“喵?”什麼條件?

    林盡染摸到桌上的請柬,重新封入信封︰“離秋家的宴請還有一段時間,這個周日不去公司,我要你好好陪我一天,我說什麼你都得乖乖照做,如果我滿意的話,就破例帶你去。”

    林盡染若無其事提出約會的要求和霸王條款,立刻側耳傾听,期待著秋洛的反應。

    可是他等了好一會兒,連聲貓叫都沒听見。

    林盡染心中微微有些失望,這麼一個小小的要求都不行嗎?

    他在心里嘆口氣,正準備再度開口時,桌面突然劃過一道沉悶的摩擦聲,緊跟著,那台已經淪為貓咪玩具的電子辭典,響起一聲平板的電子音︰

    “好。”

    林盡染一愣,想不到電子辭典竟然被小黑貓開發出了這種用途。

    “難道你可以用這個跟我對話?”

    秋洛無奈地倒平耳朵,你這是在為難我胖虎!

    ※※※

    翌日,集團總部有個重要會議需要林盡染主持,有跑路前科的小黑貓,這次被林盡染別在了褲腰帶上,看得牢牢的。

    一進入工作狀態的林盡染忙得昏天黑地,秋洛百無聊賴地趴在總裁辦公室沙發里打滾。

    以前秋洛不懂為什麼貓咪總喜歡追自己尾巴玩兒,如今有了資深當貓經驗的他,終于恍然大悟——實在是因為沒有別的可以玩。

    總裁辦公室門外是秘書處,從秘書到助理足有五六個人,除了陳秘書以外都是年輕女孩。

    很快秋洛挖掘出了排解寂寞的新樂趣——在林盡染辦公室門口當招財貓,逗弄路過的可愛秘書小姐姐。

    當陳秘書一臉疑惑地從空蕩蕩的秘書處出來,這才發現林總辦公室門外圍著一圈女員工。

    她們一個個手里拿著零嘴,排隊向秋洛“進貢”,而後貓咪矜持地點點爪子,才得以上前擼一擼貓咪,或者拍個合影。

    陳秘書嘴角一抽︰“這貓大爺又來了!”絕對是成精了吧!

    當門口的人越聚越多,甚至還有夾雜著個別男員工混跡其中時,林盡染終于黑著臉出現在門口,冷冷扔下一句︰“你們很閑?”

    人群立刻作鳥獸散。

    “這麼想要人陪?”林盡染戳戳貓腦袋。

    無聊到要數尾巴毛的秋洛,立刻摟住對方的脖子貼貼︰“喵!”

    估摸著離會議時間還有一會兒,林盡染把文件放到一邊,微笑起來︰“拿你沒辦法。”

    陳秘書抱著一摞資料走進總裁辦公室時,震驚地看見林總在玩兒盲牌,而他的對手,居然是那只貓大爺。

    林盡染端坐在沙發里,兩指捻著一張七筒,指腹輕輕摩挲凹凸不平的刻痕辨識牌面。

    他面容肅穆,低頭沉思,專注認真的模樣仿佛在思考未來的集團金融走勢。

    對面那只貓大爺呢?

    只見小黑貓踮著肉墊,悄無聲息地挪到林盡染身旁,夠著腦袋偷窺他的牌面。

    而後又悄摸摸挪回去,小心翼翼伸出毛爪,從中間偷了一張牌,扒拉向自己。

    “喵!”到你了到你了!

    秋洛蹲在原地揣手手,尾巴得意地搖來擺去,仗著林盡染是個瞎子,囂張得無法無天了!

    林盡染似乎十分為難,想不通好好一手牌怎麼越打越爛,他蹙起眉頭,片刻,搖頭嘆息一聲︰“是我輸了。”

    說著,他從手邊摸了一盒點心推到黑貓面前,“看”著秋洛埋頭享用戰利品,忍不住微微揚起嘴角。

    陳秘書只覺得自己的三觀都在崩塌,眼珠子都快瞪出來,可能是他打開門的方式真的不對。

    ※※※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同一時間,這座城市遙遠的另一端,秋宅。

    自從賈祝決成為秋家二少以來,他的日子過得前所未有的舒服。

    佣人環繞,錦衣玉食,沒有數額上限的黑卡任他揮霍,院子里跑車兩三輛,以前他連摸一下都是奢侈,如今每天換著開,開哪一輛都要看心情。

    從前那些瞧不上他的導演、明星們,變著法奉承他,劇本角色任他挑選,就連在圈里一向以高冷著稱的影帝關凌,也不得不屈就,給他搭戲。

    除了那只討人厭的黑貓以外,現在的生活對于賈祝決而言簡直就是天堂。

    雖然不知道那只黑貓究竟是何方神聖,不過沒有關系,反正等到宴會那晚,再也沒有任何人能威脅到他了。

    賈祝決在衣櫃里挑挑揀揀,不斷試衣服,看著鏡子里身材近乎完美的青年,和那張不屬于自己的俊臉,突然無端有些嫉妒。

    “算了……反正現在也是我的。”

    他隨手挑了一件,看了眼手機,給關凌發去的問候信息,像往常一樣石沉大海。

    賈祝決不悅地皺起眉,這關凌不冷不熱的,也太難接近了,給他發的消息,十條里面最多回一條,惜字如金到能發一個字,絕不多一個標點符號。

    賈祝決有些不高興,明明這本書里人人都寵愛自己,偏就關凌這個正牌攻,在書的前半段對他愛答不理的。

    他轉念一想,要不了多久,對方就會按照書中劇情“真香”,今天的愛答不理,就成了明天的高攀不起,到時候還不是任自己搓扁揉圓?

    賈祝決剛換好衣服出門,不料迎面撞上端著拖把和水桶的女佣,她剛做完衛生,手里一桶髒水,一不小心全灑在了賈祝決那件昂貴的高定西服外套上。

    “啊!”女佣慌張驚呼一聲,“二少爺!抱歉!我沒想到您會突然開門,麻煩您把衣服換下來,我立刻幫您清洗干淨!”

    拖洗過廚房地板的水,充斥著一股濃郁的油煙和腐壞的臭味,把賈祝決整個人都染得臭烘烘。

    他氣急敗壞地推了她一把︰“你是白痴嗎?你知道這衣服多少錢嗎?你這種鄉下人一輩子都買不起上面的一粒扣子!”

    女佣被罵得狗血淋頭,心底不由泛起委屈,車禍以前的小少爺最可愛了,從來不會責罵他們,可如今卻動輒為一點小錯大動干戈。

    “小洛。”秋凜站在走廊另一側,不易察覺地皺了皺眉。

    老管家安靜地跟在秋凜身側,微笑著同賈祝決對視,他手里抱著一份病例報告,還有一沓厚厚的資料,不知里面寫著什麼。

    老管家慢條斯理地把病例報告也塞進資料夾。

    賈祝決一驚,見對方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松了口氣,又忍不住抱怨說︰“大哥,我最近又開始頭痛了,我想去海邊散心,你上次答應我的游艇什麼時候買給我啊?”

    “你最近花錢的地方好像很多?”秋凜同他一起下樓走到小廳。

    那里有一架黑金復古意大利手工限量版鋼琴,秋洛小時候最愛拉著自己在這里雙人聯彈,寶貝得像兒子似的。

    賈祝決隨手將脫下來的髒外套擱在鋼琴上,道︰“誰讓那些跟我一個劇組的大明星都喜歡炫富呢?我堂堂一個富二代,總不能不如他們吧?”

    秋凜深吸一口氣,想起昨天與“弟弟”主治醫師的談話,眉頭狠狠一跳。

    他不動聲色地觀察著賈祝決的神情,忽然道︰“小洛,你我很久沒有一起聯彈鋼琴了,不如和我彈彈琴,放松一下精神,如何?”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12章 “弟弟”是假的?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12章 “弟弟”是假的?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