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戀人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第15章 戀人

    這個猝不及防的親吻,來得熱烈而倉促。帶著幾分發泄的怨念和孤注一擲的決心。

    林盡染的手宛如鐵箍,牢牢固定著秋洛的頭頸,他後背抵在車門上,無法閃躲,無法推拒。

    秋洛的墨鏡掉下去,根本顧不上去撿。

    唇舌糾纏處像被點著了似的發燙,熱意逐漸蔓延到臉頰與耳根,挺翹的鼻尖不斷變換角度來回摩擦。

    四周瞬間變得安靜至極,唯有急促的鼻息和曖昧的喘息聲,不斷在耳畔回蕩。

    秋洛震驚地瞪大雙眼,看見男人碎發下的雙目緊閉,兩弧鴉羽般的睫毛在輕顫。

    或許林盡染比他想的更加緊張。

    不知過了多久,狹窄的空間里充斥了兩人的錯亂的吐息,林盡染放開青年,稍微坐直身體。

    車里前排和後排有隔音擋板,早在兩人上車時,擋板就被林盡染放下了。

    從畫廊出來時,老板竟然領著一個小青年上車,樣貌被黑墨鏡和鴨舌帽遮得嚴嚴實實,看不出長相,兩人姿態還尤為親密。

    保鏢們無不驚詫莫名,不過老板的私事不是他們可以過問的。陳秘書緘口不語,也不去問黑貓哪兒去了。

    狹窄的車廂里,一時無人說話。

    秋洛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那里還殘留著屬于林盡染的味道。

    他咂咂嘴,回味了一下方才柔軟灼熱的觸感,這還是他第一次跟男人親吻呢。

    怎麼也不事先說一聲,叫他好準備準備。

    林盡染側過臉避開了秋洛驚詫探究的眼神,視線不知落在黑暗里的哪一點,沉默片刻,忍不住蹙眉問︰“剛才個人是誰?你們在做什麼?”

    “他叫關凌,是個演員。我只是有事拜托他幫我一個忙。我還沒給人家報酬呢,就被你給拉走了。”

    林盡染皺眉,在腦海里搜索一會這個名字,是正在跟秋家二少搭戲的那個影帝?

    听說兩人炒CP正炒得火熱,林盡染告誡道︰“你以後離他遠些,他未必是什麼好人。”幫忙怎麼還脫衣服,又是貼身又是摸腰的,像什麼話。

    秋洛心說,你看關凌不順眼,人家還覺得你這個反派不是好人呢。

    他朝男人挪近一點,腦袋湊過去,盯住對方可疑的耳垂︰“你剛才干嘛偷襲我?”

    他也不確定自己想听見一個什麼樣的答案,但是他就是很想听。

    帶著一分雀躍,三分欣喜。

    林盡染猝不及防,下意識捏緊了手杖,半晌,抬頭定定看著秋洛︰“我會去和秋家解除婚約的。”

    秋洛一愣,解除婚約?

    他恨不得現在就把自己的身份和魂穿的秘密和盤托出,可心頭忽而一顫,林盡染解除婚約,和剛才那個吻,莫非是在向自己告白嗎?

    可萬一,自己始終不能搶回身體,甚至趕不走那個穿書者,莫非要林盡染跟自己一只貓在一起不成?

    如果現在說出身份,林盡染勢必不會答應解除婚約,那豈不是要按照書中劇情那樣,遭到穿書者的退婚羞辱?

    或者讓林盡染帶著自己去找大哥?

    不行,大哥對林盡染偏見極大,總覺得林盡染陰謀圖謀秋葉集團,非但不會相信這麼荒謬的神怪靈異事件,說不定連宴會的邀約都取消掉不讓他們參加了。

    還是等他至少能掌控貓和人的變化,再告訴他吧。

    秋洛的憂慮和焦躁被林盡染瞧在眼里,只以為是對方一時不能接受自己。

    林盡染垂眼,掩下眸中的暗紅。

    沒有關系,自己是這世上最有耐心的獵人,只要阿秋始終呆在自己身邊,他已別無所求。

    ※※※

    林氏莊園。

    秋洛一回房間,就悶頭鑽進了浴室。

    他脫去衣服,對著琉璃台上的鏡子,欣賞起自己胸腹前的“美景”來。

    畫廊的顏料是高檔貨,干得很快,除了與衣服摩擦後,輕輕擦掉了幾處顏色之外,這幅“日出圖”依然保留著原汁原味。

    秋洛小心穿上一件白色小背心以防“走光”,打算明天的周末約會,給林盡染一個驚喜。

    可他沒想到,給林盡染的驚喜還沒到,自己就先受到了驚嚇。

    秋洛坐在浴池里,捧著自己的貓尾巴發呆。

    白天里他就覺得哪里不太對勁,每次變成人總要小心地控制尾巴不要亂跑,可今天他卻對這條不听話的毛尾一點感覺都沒有,只軟綿綿垂著。

    如今仔細一看,才發現尾巴尖的毛都禿了!不斷在掉毛!

    秋洛心疼地給自己的尾巴順毛,如同在心疼將來自己也會逐漸流失的頭發。

    他這才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當夜被魂穿時,黑貓與車頭相撞,理應當場斃命,自己這個候補的靈魂才能勉強存活。

    若是這只黑貓的身體撐不住。自己這一縷殘魂又該如何?

    秋洛一個激靈,根本不敢深想。

    入夜,秋洛和林盡染躺在房間里唯一那張大床上,變成貓咪的時候,他每夜都習慣性鑽到林盡染被窩里,窩在男人懷里睡覺。

    如今成人了,兩人卻用著兩床被子,中間一條“隔離帶”涇渭分明。

    兩人誰也睡不著,光顧著盯著天花板發呆。

    “阿秋,你睡了嗎?”林盡染輕聲問,手從被窩伸出來,在黑暗里摸索秋洛的貓尾巴。

    秋洛一驚,急急忙忙將禿尾巴塞回褲子,又翻個身側臥,把背影留給男人。

    “我睡了。”

    林盡染的手頓在原地,慢慢收攏五指,胸腔里一顆心在失望和躁動里煎熬。

    這是……在拒絕自己嗎?

    雖然不斷告訴自己急不得,以免把人嚇跑,但是秋洛隱晦的抗拒,仍然叫他難以忍受。

    明明睡在一張床上,距離卻仿佛無比遙遠,連擁抱都是奢侈。

    床頭櫃上的時鐘滴答滴答走過午夜十二點,正式進入周末。

    林盡染看著他的背影,低聲問︰“你還記得你答應過我,周末陪我一天,無論我提什麼要求,你都會滿足的?”

    秋洛把腦袋轉過來,點點頭︰“當然記得。”他還特地準備禮物了。

    林盡染勾起唇角,微微一笑︰“今天是我的生日。”

    “啊?”秋洛一時忘了尾巴和憂愁,撲滾過來抱住他,“你生日啊?”

    林盡染順勢攬住他,虛虛將人圈在懷里,眯了眯眼,輕聲道︰

    “小時候我一個人在國外生活,長大回國,家里並沒有讓歡迎我,也沒有人替我慶祝過。這是第一次,有人與我一同慶生。”

    “我現在要提出第一個要求。”

    秋洛像個慈愛的老父那樣摸摸他的頭︰“你盡管說。”

    完成了漫長鋪墊的林盡染,終于露出了真正的目的。

    他笑意溫柔,一字一句緩慢道︰“我要你做我一天的戀人。”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15章 戀人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15章 戀人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