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喜歡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第16章 喜歡你

    “當你的戀人?一天?”秋洛眨眨眼,長這麼大,他還沒正兒八經地談過戀愛呢。

    早知道就先找個補習班培訓一下,也不知道臨時抱佛腳合不合格。

    秋洛的心思一下子飄得極遠,腦海里不由自主地瘋狂檢索有關戀愛的詞條。

    戀愛,約會,擁抱,親親,然後就該結婚了,將來還能向國家申請兩個擁有他們基因的嬰兒。

    就一個男孩一個女孩吧,一個姓秋,一個姓林,名字取什麼好呢?

    他有點緊張起來,怎麼樣才能裝作很有經驗的樣子?

    林盡染捏著被單邊緣,靜靜等待對方的回答。

    秋洛仿佛在思考,緘口不語,眼神飄忽,一副神游天外的樣子。

    連一天的戀人都不願意嗎?

    林盡染胸腔里一顆心不斷往下沉,漫長的沉默中,他手心逐漸開始發潮。

    他勉強笑了笑,聲音低啞︰“如果你覺得我的要求過分了,那就換一個吧……”

    “啊?”秋洛立刻回過神,急了,“怎麼可以換呢?不就是一天戀人嗎?我可以!”

    多來幾天,他也可以啊。

    反正將來都要結婚的,秋洛心里美滋滋的想,須臾,又不太高興地想到,要是沒有穿書者搗亂的話。

    這下峰回路轉,林盡染挑起的眼尾染上一絲隱晦的驚喜。

    “既然你答應了,那現在我們就是戀人了。”

    他輕咳一聲,清了清嗓子,重新躺回床上,不動聲色地掀開被子的一角,暗示︰“戀人應該要一起睡……”

    這麼快就要同床共枕了嗎?

    秋洛忍不住又開始自動檢索關聯詞,變成人還沒有抱著睡過呢,是摟腰還是攬肩呢?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他微紅的耳根隱沒在發絲間,幸好對方看不到。

    秋洛幾下踹開自己那床被子,像只毛蟲一樣拱進林盡染的被窩,非常自覺地靠過去,抱住了男人的腰際,一對澄澈的眼楮直勾勾盯著對方的側臉。

    溫熱的呼吸浪涌般撲上頸側,存在感極強的目光籠罩,林盡染一動不動躺在原位,雙手疊在小腹上,莊重的姿態宛如獻祭。

    太近了……

    仿佛一轉過臉就能親上去似的。

    林盡染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青年那雙漂亮的眼楮上,漆黑的視野里,他的眼神如同螢火般灼灼生光。

    被這樣注視著,林盡染一舉一動都顯得格外突兀,想自然而然討一個晚安吻,都苦于找不到機會。

    腦子里一堆關聯詞的秋洛,等得眼楮都酸了,還沒等到下一步動作。

    就這?

    原來林盡染的“一起睡”,真的就只是挨在一起睡啊?

    戀人如此不解風情,秋少爺很是失望。

    他不甘心地又蹭近了點,掰過林盡染的腦袋,讓他看向自己︰“我說,你是不是還想做點什麼呢?”

    林盡染心中一驚,有點緊張地看著他,莫非自己那點小心思被發現了?

    他喉結滑動一下,低沉沉地問︰“做什麼?”

    秋洛長嘆一聲,覺得自己有義務負擔起教導戀人談戀愛的使命。

    “睡前不是應該有晚安吻嗎?”

    意外之喜來得猝不及防,林盡染頓覺口干舌燥,他捧起秋洛的臉,緩慢而克制地送上自己的雙唇——

    秋洛卻等得不耐煩了︰“你動作好慢!”

    他拉開對方的手,在額頭上啪嘰一下重重印上一個吻,而後飛快鑽回被窩,像完成了一項重大使命一樣,安然入睡了。

    留下林盡染維持著方才的姿勢發愣。

    搞了半天……只有額頭嗎?

    他抿著嘴唇,忍不住撐起上身朝青年看去,可惜後者累了一個白天,這會已然秒睡。

    林盡染說不上是失望還是懊悔地嘆口氣,終究還是按耐不住,小心湊過去,在秋洛唇上輕輕蹭過︰“晚安。”

    ※※※

    翌日,秋洛陪林盡染處理完緊急要務,直到下午,林盡染終于空出時間,換了一身深色正裝,和秋洛出門約會。

    秋洛老老實實戴好墨鏡帽子圍巾三大件,在保鏢和佣人們探究的注目禮下,跟林盡染一道上車。

    賓利停靠在市區一座久負盛名的音樂館門前。

    林盡染吩咐保鏢們在外面等,自己一手握著盲杖,一手挽住秋洛的手臂,步履從容邁入演奏大廳。

    這是一間小型音樂廳,室內兩層觀眾席呈半弧形圍著主舞台,室內雕梁畫棟,金碧輝煌,舞台上早有演奏樂團各自就位,顯然等待已久了。

    “咦,怎麼沒有觀眾?”

    秋洛看著空蕩蕩的觀眾席,險些懷疑他們走錯了廳。

    林盡染面帶微笑,拍拍他的手︰“我們這不是來了嗎?”

    秋洛咂舌︰“你包場了?”

    林盡染理所當然地點點頭︰“我可不想有人打擾我們。”

    秋洛從前也時常跟隨母親出入音樂廳,但是包場還是頭一次。他帶著林盡染在第一排中間坐下。

    舞台上的西洋樂團正式開始演奏。

    第一首曲子是纏綿悱惻的《愛與戀歌》,悠揚的鋼琴聲響徹大廳,空曠的觀眾席沒有絲毫雜音,將樂曲無限放大,清晰而動听。

    林盡染身為瞎子,可以體驗的娛樂項目實在有限的很,戀人常去的電影院和游樂場,對他而言都不合適。

    能同秋洛一起的,就只剩听音樂演奏這一個選項,林盡染攥著青年的手,余光頻頻注意他的表情,生怕對方覺得無聊。

    樂團一曲完畢,秋洛忽然把手從林盡染手里抽了回來,起身,抬腿離開了座位。

    林盡染下意識拉住他,眉頭蹙起︰“你去哪兒?”

    果然還是覺得無聊了嗎?他暗暗有些後悔,早知道不該選在這里的……

    秋洛安撫地拍拍他的手背︰“你等著,看我給你露一手。”

    林盡染一愣,秋洛已經三兩步跨□□舞台,和樂團指揮說了幾句話。

    包場的金主開口,指揮立刻照辦,中間那架鋼琴騰出來,琴手讓出了座椅,退到一旁。

    秋洛端坐于純黑三角鋼琴前,沖台下的林盡染微微一笑。

    他一身剪裁合體的白色西裝,深藍色內襯,碎發劉海下琥珀色的眼瞳,在輝煌的水晶燈下顧盼神飛。

    修長的十指撫上黑白琴鍵,一連串動听的音符隨著他的指尖跳躍。

    琴音歡快而優美,是林盡染從未听過的一首曲子,仿佛在訴說一場純粹青澀的戀慕,一段恬靜美好的時光。

    很快,琴聲逐漸激蕩起來,林盡染凝視著秋洛專注彈琴的側臉,一顆心隨著樂曲節奏飛快跳動。

    曲至高潮,一波又一波浪頭朝他洶涌而至,周圍的一切都成了遠去的背景,唯有秋洛宛如暴風雨中的燈塔,在黑暗的中心巋然不動,熠熠發光。

    林盡染貪婪地注視著他,左胸滾燙,有股難以言喻的情緒升起來,這是他放在心尖的人,那樣干淨而美好,優雅又迷人,仿佛不似凡間。

    正當他出神時,秋洛一曲完畢,把鋼琴重新還給了樂團琴手。

    白衣青年踏著輕快的旋律跳下舞台,重新回到男人身邊。

    他微微躬身,一手負背,另一只手伸到林盡染面前,黑亮的眼眸含笑,像個彬彬有禮的中世紀貴族王子。

    “這位英俊的先生,我可以請你跳支舞嗎?”

    林盡染定定看他許久,將手緩緩放在對方掌心,低沉的嗓音帶著砂礫般的質感,尾音如同嘴角般揚起︰“榮幸之至。”

    他已經很久沒有跳過舞了,秋洛特意放慢了動作,帶著他緩緩旋轉。

    兩人貼得極近,林盡染攬著青年的腰身,貼著他的耳畔,輕聲說︰“我從來不相信這個世界有神明存在,但我現在卻希望真的有。”

    秋洛笑吟吟道︰“你要向許願嗎?可以哦,你今天是壽星呢。”

    林盡染只是笑了笑,摟緊了他,沒有說話。

    秋洛眼珠一轉︰“晚上我們去海邊露營好不好。”

    “都依你。”林盡染對他的任何要求向來無法拒絕,只一味縱著,渾然忘了今天自己才是提要求的那個。

    ※※※

    這座城市東面臨海,兩人驅車抵達已是晚上。

    明月高懸,漫長的海岸線蜿蜒向遠方,海浪聲帶著閑適的韻律不斷拍打沙灘,四周靜謐,海風習習,遠方偶爾傳來輪船的鳴笛聲。

    秋洛將準備好的露營帳篷支起來,率先鑽了進去。

    林盡染躺在他身邊,握著他的手,整個世界仿佛都沉澱下來,即便視野里依然漆黑,內心卻無比平靜和安寧。

    一夜無夢。

    翌日,黎明時分。

    林盡染這一覺睡得十分安穩,他做了一個漫長的美夢,遲遲不願從夢中醒來。

    可生物鐘依然堅持不懈地叫醒了他。

    迎接他的是一波又一波海浪的聲音,身側被子是冷的,秋洛已經不見了。

    林盡染臉色微沉,即便知道對方不會留下自己一個人離開,心中依然感到不安。

    他拉開帳篷,握著盲杖摸索著出去,高聲呼喚秋洛的名字。

    “林盡染!我在這兒呢!”

    秋洛從海邊遠遠朝他跑來,一把拉住他的手︰“快跟我來,馬上要日出了!”

    林盡染愣了愣,失笑︰“你來海邊就是為了帶我看日出?我又看不見。”

    “誰說你看不見的?”秋洛放開他的手,後退了幾步。

    在他身後,水天相接的海面上,一輪金紅色的太陽逐漸躍出海平面,燦爛的霞光漫天揮灑,在青年身後濺開一片耀眼的橘光。

    秋洛脫下外套,跟著是藍色的襯衫,隨著紐扣一粒一粒解開,肌理分明的胸膛和精韌有力的腰腹一點點坦露在林盡染眼前。

    那是一幅畫,因為皮膚不平整而有些抽象,構圖簡潔清晰,色彩柔和明媚。

    湛藍的海面上,一場盛大的日出,海邊兩個依偎的人影,一如此刻兩人交疊的影子。

    林盡染驀然睜大了雙眼,張了張嘴,喉嚨卻說不出話來,胸中有某如火如荼的情緒燒了起來。

    “這是……你在畫廊給我準備的禮物?”

    秋洛看著他的表情,心中騰起一陣滿足感,驕傲地揚了揚下巴︰“怎麼樣?喜歡吧?我可是——”

    話音未盡,一雙手臂已然牢牢捆住了他,力道之大,仿佛要將之揉碎到骨頭里。

    火熱的唇堵上來,親吻激烈而熱情,濕濡的舌尖在口腔里瘋狂攻城略地,不斷地宣告佔領和被佔領。

    秋洛慢慢抬手擁抱住男人的腰背,相互交換滾燙的熱息。

    他們身後,朝陽徹底躍出海平面,粼粼金光鋪陳于翻騰的波濤,天地似乎沒有了盡頭。

    不知過了多久,兩人略略分開,秋洛蹭著男人的臉頰︰“你剛才許的什麼願?”

    林盡染黑沉的眼瞳看向日出的方向︰“如果這世上真有神明,我希望有來生,你我早早就相遇,我可以一直看著你,一直看著你。”

    他摸索到青年的臉頰,聲音溫柔磁性,慢慢地訴說他的願景︰

    “你我都有健康的身體,我一定從小就喜歡你,守著你。”

    “你我都不會害怕別人異樣的眼光,永遠都在一起。”

    秋洛一怔,猛地抱緊了他,忽然開口︰“林盡染,其實我不是什麼秋家私生子。”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16章 喜歡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16章 喜歡你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