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復明的希望(捉蟲)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第17章 復明的希望(捉蟲)

    旭日初升,海邊翻涌的浪花不斷沖刷著松軟的沙灘,發出一陣陣潮涌聲。

    秋洛的聲音夾雜著幾分急切和猶疑。

    林盡染愣了愣,失笑︰“我那只是隨口一猜,本就離譜,沒想到你這麼介意?其實我不在意你是什麼出身……”

    “不是的,我是說,我才是秋洛!”

    林盡染這下真正震驚了,握著他手腕的五指驀然收緊︰“你說什麼?!”

    秋洛正要解釋那場離奇的車禍,和莫名其妙的穿書事件,忽而身體騰空,雙腿失去了支撐,眼睜睜看著男人的臉離自己越來越遠,啪嘰一下摔在沙灘上。

    他低頭看到一雙毛茸茸的黑毛爪子,果不其然,又變成黑貓了!

    林盡染視線里的青年猝然消失,他渾身一顫,蹲下來著急摸索他的小貓咪︰“阿秋,你在嗎?”

    “喵~”黑貓有氣無力地叫喚一聲,爪子扒住男人的褲管,攀著往上爬。

    林盡染將它抱起來,撫摸貓咪的毛腦袋,腦海里反復思索著秋洛的話,沉思片刻,皺起眉頭︰“如果你才是秋家二少,那現在那個秋洛是怎麼回事?”

    秋洛喵喵叫了幾聲,這事說來太過復雜,根本不是一只貓咪能表述明白的,只好垂著腦袋放棄了掙扎。

    林盡染撥弄著黑貓沒精打采的耳朵,陷入了漫長的思考,半晌,忽而道︰“我明白了。”

    秋洛︰“?”這還能猜出來?

    林盡染卻自顧自分析道︰“莫非是秋家某個不懷好意的人,玩了一出‘狸貓換太子’?”

    秋洛︰“…………”

    行叭,還挺會想。

    林盡染出生的林家,家庭成員關系淡漠且復雜,從小就在勾心斗角的利益爭奪中耳濡目染,家族內斗的手段層出不窮,為了爭權沒有什麼陰招是使不出來的。

    他就像秋家大哥一樣,下意識往陰謀方面思考,根本沒有考慮魂穿、穿書這麼玄幻的情節。

    林盡染很快就想好了一套他認為最符合常理的結論︰

    “你們秋家有兄弟兩人,據我所知,二少是秋老爺子的老來子,很是寶貝,你們家族內部把寶押在長子身上的人,害怕你會動搖長子的地位。”

    “就暗地找了些妖道異士,施了某種手段,讓你變成現在這幅模樣?又掉包了一個假二少冒充你,幕後的人就可以在背後控制假二少。”

    雖不中,亦不遠!

    秋洛一臉震驚,要不是他腦海里有穿書的信息浮現,說得他都要信了。

    可是自己和穿書者並非兩個人,而是同一個身體。

    林盡染拄著盲杖慢慢往回走,邊走邊繼續理清思緒︰“可是為何不直接除掉你呢?是下不了手,還是沒法下手?”

    “我雖然不清楚你們秋家內部的矛盾,但這件事背後最大的受益人,就是你大哥。他很可疑,不能排除他就是幕後主使的可能性。”

    林盡染身邊的兄弟,沒有一個不是恨不得他去死的,他自己也一樣。

    以己度人,他可不覺得豪門里有兩個太子,會是兄友弟恭的好事。

    即使幼年關系好,一旦涉及繼承權的大事,翻臉的可能性遠比謙讓大,關系到秋洛的安危,他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度秋家大哥。

    “喵!”秋洛不滿地叫喚一聲,喂喂,這就離譜了!

    林盡染跟秋凜仿佛是一對天生犯沖的克星,總是相互看不順眼,每每遇事,第一個懷疑是對方在背後使詐。

    尤其涉及到秋洛的時候,這種警惕性宛如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秋洛幽怨地嘆口氣,兩只小毛爪摟著男人的脖子,腦袋窩在他頸窩里,沉默是金。

    “咦,你的尾巴怎麼禿了?”林盡染順著它背後的毛一路摸到尾巴,尾巴尖毛發稀疏,仿佛掉了不少毛。

    “喵!!”秋洛耳朵一抖,立刻抽回自己的尾巴藏到懷里。

    他禿了,他丑了,他要被嫌棄了!

    秋洛凶狠地嗷一嗓子,從林盡染懷里掙脫出來,一溜小跑跑回車里,蹲在後座角落里生悶氣。

    林盡染哭笑不得跟在後頭上車,他雖看不見,卻摸到兩團毛茸茸圓滾滾的毛團,一小一大,小的是貓頭,大的是貓身。

    “不理我?”林盡染伸手摸它,被秋洛揮著毛爪拍開。

    秋洛背對著他窩在沙發一角,耷拉著耳朵,鼻子里哼哼唧唧。

    林盡染連忙溫聲安慰︰“毛還會在長出來的,就算長不出來也沒關系……”

    秋洛一听,頓時更氣了。

    貓貓自閉.jpg

    ※※※

    林氏莊園。

    兩人一回到家,秋洛就率先竄下車,在一眾佣人驚訝的視線里,飛快地跑回了臥房。

    林盡染正要上樓哄哄他的小貓咪,卻被陳秘書攔了下來。

    陳秘書面容嚴肅,扶著林盡染的手臂,沉聲道︰“林總,您之前讓我尋一禪道長,我已經找到了,現在人就在書房里,事關您的眼楮復明,還是馬上去見一見吧。”

    林盡染腳步一頓,握著盲杖的手指緊了緊,黑沉得不見一絲光亮的眼底,此刻也不由得泛起一絲淺淺的波動。

    他深吸一口氣,平靜地點點頭︰“好,帶我上去。”

    林盡染的書房充斥著單調肅穆的黑,黑色的書櫃、書桌,真皮沙發,深棕色的實木地板和常年拉得嚴嚴實實的厚重窗簾,形成一件壓迫感十足的封閉空間。

    一禪道長年近四十,穿一身淺藍色褂衫道袍,頭頂一團發髻,插著一根刻有雲紋的桃木簪。

    他正欣賞著書房里一座古董落地擺鐘,听到開門聲,回頭朝林盡染拱手作揖。

    “好久不見了林先生,別來無恙?”

    “托道長的福,我一切都好。”林盡染點點頭,在沙發里坐下,跟對方寒暄幾句,直奔正題。

    “道長今天過來,是不是對我眼楮復明的事,有眉目了?”

    一禪道長頷首︰“我听陳秘書說,您找到了一只不同尋常的黑貓,我給您的聚靈珠,已經戴在了它的脖子上?”

    林盡染︰“不錯。”

    一禪觀察他一陣,笑道︰“我看你氣色,應該已經感受到靈力反饋的好處了吧?”

    書房里沒有旁人,林盡染也不瞞著︰“我偶爾能看見他。但也只能看見他。道長,我的眼楮還有復明的希望嗎?”

    林盡染漆黑的雙眼波瀾不興,微微前傾的身體和隱晦蜷曲的指尖,卻透露出他心底的不平靜。

    一禪哈哈笑了笑︰“自然有辦法。”

    林盡染心頭一松,壓抑著心頭喜悅,追問︰“什麼辦法?”

    那廂,跑回臥房的秋洛抱著尾巴,對著鏡子發了半天呆,卻始終不見林盡染上來哄他。

    小黑貓噠噠跑到門口,把門打開一條縫,往外看,走廊上十分安靜,只有做衛生的佣人在走來走去。

    林盡染壓根就沒想來哄他!

    秋洛不爽地倒平貓耳,拖著電子辭典吭哧吭哧往外爬,繞了一大圈,終于在書房找到了他。

    從窗簾的縫隙望進去,還有一個道士模樣的家伙在跟他談話?

    好像提及了貓和眼楮什麼的……

    秋洛蹲在陽台上,玻璃窗露出一個貓腦袋,他把耳朵貼在窗戶上,仔細偷听。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17章 復明的希望(捉蟲)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17章 復明的希望(捉蟲)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