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兄弟相認!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第19章 兄弟相認!

    中央舞池演奏著舒緩的音樂,大廳里賓客如雲,熱鬧非凡,客人們的攀談寒暄,蓋過了三人交談的聲音。

    秋凜的問話輕描淡寫,尋常得仿佛一聲普通的問候,目光卻有如實質,牢牢鎖定了關凌的神情。

    “我倒有些感興趣,能替我引薦一番嗎?”

    想起那天在畫廊,秋洛鄭重其事地拜托自己不要把他的事說出去,沒想到竟然不小心被秋凜听去了。

    關凌自覺失言,皺了皺眉,這些豪門恩怨他不甚了了,不知道會不會給秋洛惹麻煩。

    “談不上,一個一面之緣的朋友而已。”說完這句,他就閉口不言。

    “哦?”秋凜目光一轉,又落在林盡染臉上,別有深意地道,“也是林總的‘朋友’?”

    “喵嗚~”大哥!

    窩在林盡染懷里的秋洛,一見秋凜就兩眼放光,伸開毛爪就想往他身上撲。

    林盡染早就有所警覺,捏住黑貓的後頸皮,把它摟緊,生怕秋洛被這個疑似幕後主使的兄長騙了。

    他不咸不淡地道︰“我的私交,就不勞秋先生過問了。”

    秋凜見套不出話,目光又瞥向這只眼熟的黑貓,小貓咪一雙琥珀色的圓眼楮巴巴把他望著,眼神飽含著說不出的復雜。

    秋凜心中一動︰“這只貓好像與我很投緣,林總能讓我抱抱嗎?”

    林盡染打起十二分警惕,拒絕得斬釘截鐵︰“抱歉,不行。”

    秋凜也不生氣,單手插在兜里,隨意道︰“一只貓而已,林總會不會太多慮了?我們兩家的交情可是非同一般。對了,要不要我把小洛叫過來,跟林總聊聊?”

    林盡染摸不透秋凜葫蘆里賣的什麼藥,明明不贊成這段聯姻,還要裝模作樣。

    他緩緩撫摸著貓咪的後背,不動聲色道︰“不必了,有交情的是林家和秋家,並不是我和‘那位’二少。”

    關凌目光閃動,看了他一眼。

    誰知林盡染突兀轉了話頭,把皮球踢給關凌︰“我看最近洛少爺倒是和關先生走得很近,比起我這個體弱多病的瞎子,興許洛少爺和關先生能更聊得來。”

    這下就連秋凜都換了副神態打量起關凌來,後者蹙起眉心,冷淡地道︰“都是些八卦雜志的謠言而已。”

    他眯了眯眼,瞥向林盡染︰“更何況,我知道有婚約在身的人,應當同他人保持距離。”

    林盡染略微抿唇,回以平靜的一笑。

    秋凜的視線在兩人身上打轉,總覺話里話外暗藏玄機,心下疑惑更甚。

    角落里,三人分立一角,氣氛古怪,直到老管家招呼秋凜過去,秋洛講不出人話,只能眼睜睜看著大哥走遠,幽怨地嘆了口氣。

    還得找合適的機會才行。

    等秋凜離開,林盡染側臉“望”向關凌,手中手杖輕輕點了點大理石地面,淡淡道︰“我當然知道他們是兩個人,關先生還是少管閑事的好。”

    說罷,他懶得理會關凌的反應,抱著黑貓離開。

    ※※※

    二樓走廊,秋凜扶著暗紅實木欄桿扶手,俯瞰樓下推杯換盞、相擁起舞的賓客,神情淡漠︰“都查到了些什麼?”

    老管家推了推鼻梁上的圓框眼鏡,低聲道︰

    “二少最近經常出入一些酒吧和夜店,據酒保反饋說,他對那里的規矩很熟悉,不像生客,不過有我們的人看著,他不能多呆,玩一會就會被接回來。”

    “另外還有平時的生活習慣,飲食愛好,交友傾向,都跟從前大相徑庭。哦對了,有一次他在夜店搭訕一個外國小伙子,居然還臨時叫了一個翻譯過去,二少可是從小就受雙語教育的,我特地尋問了多個腦科精神科方面的專家,得到的結論,這就是兩個人。”

    “按照您的吩咐,除了知玄觀,我派人向不同的玄門人士打探過,按他們的說法,世上可能存在一種借尸還魂、或者靈魂轉換的秘術,並推測……”

    “夠了!”秋凜面沉如水,扶著欄桿的手指用力握緊,“你是說小洛死了不成?”

    “不。”老管家彎了彎腰,向他遞上另一份資料︰“有一件十分奇怪的事,經調查發現,林總身邊那只黑貓,就是當晚與您的車相撞的那只,它差點被流浪動物管理處的人捉去,卻被林總帶走了。”

    “關于這只貓的傳言很多,據說還和知玄觀的一禪道人有關。按照元塵道人的說法,這只貓和二少命格相沖,我感覺這其中恐怕另有玄機。”

    秋凜接過資料快速瀏覽一遍,越看越覺得心驚,這種種巧合,未免太多了。

    可是,誰會把自己的弟弟和一只黑貓聯系在一起呢?

    縱使秋凜向來不信這些神異玄學,此刻也覺得匪夷所思,忍不住多想。

    他想起什麼,倏然一驚︰“去吩咐秋洛身邊的保鏢,不要對那只貓下手!”

    老管家低頭看一眼偏廳舞池方向,沉聲道︰“我明白,但具體的布置是二少親手備下的,我也不清楚他的計劃,不知現在是否還來得及啊。”

    秋凜順著管家的視線看去,只見偏廳舞池的樂團已經散開,取而代之的是一系列寵物競賽的障礙物和道具。

    今晚邀請的客人帶來了許多名貴寵物,其中不乏常年參加寵物比賽的優勝冠軍。

    秋家特地在晚宴上舉辦了這次小型比賽,讓各位客人展示自家愛寵,林盡染自然也在邀請之列。

    今晚的來賓,無不是各方有頭有臉的人物,有這麼一個炫耀又不失和氣的機會當然不會錯過。

    林盡染時刻提防著有人對他的貓不利,半點都不想讓黑貓離開自己身邊。

    “喵!”讓我去!

    小黑貓在男人懷里扭來扭去,企圖掙脫。

    听說獲勝的寵物,會由二少親自頒獎,秋洛正愁沒機會接近穿書者,就算冒險也一定要去試試。

    眼看假秋洛出現在人群前方,黑貓猛地從林盡染手里竄出去,眼盲的男人跟不上它,只好向陳秘書打了個手勢,啟動備用方案。

    按規矩,客人的保鏢只能在外間候著,無法進入大廳,更別說攜帶槍支。好在陳秘書早有準備︰“放心吧,林總,我們的人準備好了,保證萬無一失。”

    秋凜帶著管家從二樓走廊匆匆趕往偏廳時,寵物比賽已經開始了。

    比賽起點處,七八只有著冠軍血脈的高級犬種,和幾只精心訓練的貓咪在同一起跑線。

    其中,夾著一只黑不溜秋的黑貓,在一眾名貴寵物里,土得格外別致。

    甚至惹得周圍賓客們一陣發笑︰“那是誰家的寵物,拿出來丟人現眼了?”

    隨著主持人揮舞令旗,所有寵物得了主人指示,迅速跑向障礙物,各個寵物們身經百戰,一時間很難看出優劣。

    那只最不起眼的黑貓拔地而起,像支離弦的箭般沖了出去!

    秋洛全力奔跑下,速度快的飛起,在寵物混戰大亂斗里,打擊競爭對手尤其凶狠。

    只見黑貓一腳蹬在障礙物上高高躍起,拳打左側黑狼犬,腳踹右側藏獒,尾巴抽得哈士奇嗷嗷叫!

    要不了半圈,比賽形式就從各寵物齊頭並進,變成黑貓一馬當先,把其他參賽貓狗甩在身後追著它吃屁。

    這下殺出一匹黑馬,周圍的賓客們頓時驚掉了下巴。

    “這誰家的貓?”

    “看樣子就是只普通黑貓啊?”

    “我願意出一百萬買下這貓,它主人呢?”

    “別想了,能來這兒的人會缺你那一百萬?”

    最後一項挑戰障礙是一段封閉隧道,參賽寵物需要從冗長的隧道里,找到唯一正確的路通過,而賓客們看不見里面發生的情況。

    黑貓已然飛快地竄進了通道,緊隨其後的是三只受過嚴格訓練的軍事獵犬。

    視線的遮擋十分不利,陳秘書握緊了手里的通訊器,正要下令強行終止比賽時,通訊器里卻穿回聲音︰

    “不知道什麼原因,大廳幾個角落的秋家保鏢突然撤了。”

    與此同時,封閉隧道里突然響起幾聲獵犬的哀叫,緊跟著出口處一團黑影驀然沖出,朝著賈祝決的方向筆直狂奔而去!

    賈祝決嚇了一跳,他分明安排了三只軍犬,本想營造寵物失控打架咬死貓的情形,以瞞天過海推卸責任,又安排了補槍的保鏢躲在暗處偷襲,沒想到竟然一個都沒起作用!

    那些保鏢呢?都死哪里去了?

    正在此時,秋凜帶著管家從人群後越眾而出,面色如罩寒霜,快速朝這里走來。

    賈祝決眼前一亮,趕緊裝出柔弱的模樣向他撲去︰“大哥,這只陰魂不散的貓又要害我!你快叫人捉住它!”

    秋洛兩只暗金豎瞳冷冷瞅著賈祝決,幾乎要冒出火光,這里眾目睽睽,這麼多雙眼楮盯著,實在不是下手的良機,萬一自己被趕出去,那就糟了。

    黑貓團團轉了一圈,忽而目光一凝,抬頭,面前是一架黑金瓖玉的三角鋼琴,這不是他最喜歡的寶貝疙瘩嗎?

    幾個呼吸的功夫,秋凜已經來到近前,不遠處是扶著陳秘書一道趕來的林盡染。

    恰在此刻,幾聲調不成調的琴音突兀響起,眾人望去,只見那只小黑貓似在鋼琴上玩耍,沒什麼章法地踩來踩去。

    唯獨秋凜,在這一刻瞳孔緊縮。

    賈祝決趕緊跑向秋凜,巴不得離得黑貓越遠越好。

    秋凜深吸一口氣,微微張開雙臂,露出強而有力的胸膛,冷峻的臉孔此刻卻變得分外柔和︰“已經沒事了,我會保護你。”

    賈祝決感動極了,就要朝著大哥懷里靠去,不料,他抬起的手竟與大哥錯身而過!

    他往前踉蹌兩步,險些摔倒,不可置信地回過頭——

    卻見秋凜看也沒看他一眼,筆直走向鋼琴邊,激動地朝黑貓伸出手。

    秋洛狠狠抖了抖耳朵,金色貓眼蒙上濕意,尾巴高高翹起,再也按耐不住,踩著鋼琴,三步並作兩步,“喵”的一聲,一頭扎進了大哥懷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19章 兄弟相認!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19章 兄弟相認!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