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真正的秋洛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第20章 真正的秋洛

    黑貓張開爪子緊緊扒住大哥的衣襟,一對毛絨耳朵輕輕發顫,尾巴激動地搖來搖去。

    數月以來的不安和憂愁,都在這一刻煙消雲散。

    從發生車禍至今,秋洛無時無刻不在思念著家和親人。

    那天晚上,他拖著虛弱的身體,在馬路上苦苦追著大哥的車,眼睜睜看著穿書者鳩佔鵲巢,寒冷的雨夜為一口吃食,甚至要去扒垃圾桶里餿掉的飯菜。

    當他東躲西藏無家可歸時,穿書者卻厚顏無恥佔據了他的身份和家人的寵愛。

    若非林盡染及時出現救了他,只怕如今自己已是路邊一具無人問津的貓尸。

    一切的苦難,終于到了苦盡甘來的時候。

    秋洛抬頭,圓溜溜的貓瞳淚眼汪汪望著大哥,有太多話想說,到了嘴邊卻只能不斷發出喵喵叫的聲音。

    秋凜面頰緊繃,用力抿緊唇線,抱著小黑貓的手指輕微顫抖,沉肅的面容下是難以置信的驚濤駭浪。

    如果他沒記錯,方才黑貓在鋼琴上按下的一小節音階,是曾經兄弟兩人聯彈時,即興創作的一段,這個世界上除了彼此,根本不可能有第二個人知道!

    親耳所听,親眼所見,哪怕事實再不可思議,也由不得他不信——懷里這只黑貓,才是他真正的小弟秋洛!

    所以車禍那天,還有在林家小年夜,這只貓才會拼命往自己身上蹭,哪里是喜歡自己,分明是想告訴他真相。

    “真是該死!”秋凜摸著貓咪腦袋,壓低聲音叱罵了一聲。

    若是他早點察覺,小洛怎麼會在外面流浪這麼久?受這麼久的罪!

    “怎麼回事?”一道中年女音從人群中響起。

    沉浸在懊惱中的秋凜頓時回過神,抱著貓轉身,秋家老爺子和秋母兩人正一前一後朝這里走來。

    “剛才不是在辦寵物比賽嗎?已經出結果了吧?”秋父看到秋凜抱著的黑貓,當即皺起眉頭。

    “父親,這只貓搗亂比賽,還把別人的狗給打傷了。”賈祝決趁機躲到父母身後,“我看見它就有點不舒服。”

    從前也就罷了,如今得知真相,秋凜一听這話瞬間火冒三丈,這個冒牌貨霸佔了小洛的身體也就算了,居然還企圖傷害他!

    秋母拍了拍賈祝決的手背,勸道︰“小凜,你該知道小洛不喜歡黑貓,干什麼還要抱著它?趕快弄走吧。”

    秋凜沉默片刻,看一眼年事已高的父母,和周圍頻頻投以目光的賓客,正要開口。

    “秋總可以把我的貓還給我了嗎?”林盡染抽回被陳秘書扶著的手,緊緊攥著手杖,臉色難看得要滴出水來。

    他早就告誡過阿秋離秋凜遠點,為什麼還往他身邊湊?

    說不定被賣了還要幫人家數錢呢!

    林盡染深吸一口氣,緩緩朝對方伸出手,嗓音低沉,帶著不容置喙的語氣︰“把貓給我。”

    秋凜皺眉,低頭同秋洛對視一眼,小黑貓伸出爪尖尖,舔了舔自己的口水,在大哥掌心寫下一個“拖”字,而後乖乖趴回林盡染懷里。

    秋洛期盼著望著大哥,也不知對方是否能領會自己的意思。

    眼下眾目睽睽,人多眼雜,他必須要尋到一個和穿書者單獨相處的機會,方能發動陣法,可對方已然察覺危險,勢必千方百計遠離自己。

    秋洛抱著林盡染的脖子,目光緊緊盯著父母身旁的賈祝決,兩只貓耳焦灼地豎起又倒平。

    現在只有相信大哥了。

    ※※※

    寵物比賽的預熱小插曲轉眼被人拋諸腦後。

    今晚的宴會,本就是秋父秋母為了給小兒子造勢而舉辦的,作為宴會的主角,賈祝決被秋父秋母親自帶著,向他引薦影娛行業各路重量級的金主資方。

    在秋家老爺子這樣的人物面前,誰見了賈祝決敢不奉承一句年少有為,才華橫溢。

    賈祝決和關凌那部戲即將殺青,秋母卯足了勁,為補償小兒子車禍受傷,不惜砸重金捧他出道一飛沖天。

    一時之間,賈祝決成了賓客間真正的焦點,記者們圍著他拍照,耳邊盡是贊美之詞,他沉浸在被人追捧的美夢中,飄得都不知道東西南北了。

    秋母更是對著直播采訪鏡頭,將自己引以為傲的幼子所有才藝和獎項,一個不落的說了個遍,如同所有溺愛孩子的母親那樣,生怕別人不知道秋洛有多優秀。

    “……搏擊冠軍不算什麼,小洛從小就在鋼琴上特別有天賦,還曾經受邀去維亞納演出過呢。”

    秋家早就為今晚力捧小兒子做好了充分準備,一條條通稿發到來訪的每個記者手里,又通過他們的手公開發布至各大媒體平台。

    在有心營銷下,很快,“鋼琴王子”、“全能偶像”、“豪門明星”諸多人設標簽,配上他拍攝的彈琴MV,將“秋洛”送上了熱搜。

    賈祝決捧著手機刷微博,看著自己的熱度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越來越高,簡直樂得合不攏嘴。

    曾經他可望而不可即的名望、財富、地位,還有完美的戀人,如今都成了唾手可得的囊中之物!

    果然在這本書里,他就是當之無愧的主角!

    然而,還沒等賈祝決多高興一會兒,一條超過五萬轉的八卦爆料視頻,出現在了他的首頁。

    視頻里的人,赫然就是他自己。

    那是他正在拍攝的劇所在的劇組,有一段彈鋼琴的戲份,導演特地請來一名老師教他手勢,僅僅一段簡單的旋律,賈祝決笨手笨腳怎麼都學不會,效果慘不忍睹,最後逼得導演不得不用替身拍攝。

    下面的評論炸了鍋︰“什麼鋼琴王子,維也納演出,原來都是假的啊!真會給自己臉上貼金!”

    “我見過翻車最快的人設!”

    “果然是個只有臉好看的花瓶!”

    視頻拍攝角度顯然是偷拍的,賈祝決氣得臉色漲紅,不知道是劇組哪個嫉妒自己的賤人,竟敢在背後黑他!

    很快,一條#秋洛不會彈琴#的黑熱搜,蹭蹭蹭沖上了熱度榜前排,竟然正好和那些夸耀他的通稿排在一起,顯得分外滑稽。

    各大媒體和直播平台,同時開啟了嘲諷模式。

    “他家那些獎杯該不會都是買的吧?不愧是豪門少爺,真有錢!”

    “這年頭還有什麼不能造假的?”

    “秋家還在直播接受采訪呢,就問尷尬不?”

    賈祝決看著這一條條嘲諷,氣得直哆嗦。

    不應該是這樣,他明明是主角!

     嚓一聲閃光燈的聲音,他嚇了一跳,好幾只話筒塞到了他嘴邊,方才那些听秋母夸獎听膩味了的記者們,這時如同嗅到肉的狼一樣打起了雞血。

    “請問秋先生,微博上的爆料是真的嗎?您的才藝和獎項都是假的嗎?”

    賈祝決有些慌了︰“造謠,那都是造謠!”

    見兒子居然受這種質疑,秋母更生氣,吩咐佣人將偏廳那家奢華的黑金三角鋼琴直接抬到大廳︰“小洛,隨便彈一首,給他們掌掌眼,真是一群沒有禮貌的家伙。”

    賈祝決給秋母這一記悶棍打懵了,他哪里會彈鋼琴?那一黑一白的琴鍵都長著一個樣,他連音階都分不清楚。

    可秋母的話一出口,周圍的賓客們都開始附和叫好,預熱的掌聲一波接著一波。

    直播鏡頭前,無數網友被成功吸引了注意,開始坐等“打臉”。

    被這麼多雙眼楮盯著,賈祝決如芒在背,緊張得頭皮發麻,仿佛下一秒他是冒牌貨這件事,就要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戳穿了!

    他啞著嗓子,求助地望向大哥秋凜,又想用失憶那套搪塞。

    秋凜意味深長地看著他,難得勾唇笑了笑,出聲︰“小洛太久沒有在人前表演,難免有些緊張,大家不要催他,去換件衣服再過來吧。”

    說罷,也不管賈祝決同意不同意,眼神示意保鏢直接將人帶走。

    賈祝決滿臉焦急地回到自己臥房︰“明知道我已經忘記彈琴了,還叫我回來換什麼衣服!直接把那些黑料都撤掉不就行了嗎!”

    不料,他剛一進門,就看見屋子中央一只黑貓靜靜蹲立在那里,一雙銳利的暗金色豎瞳冷冷凝視著他,邁著優雅的貓步,一步一步朝他逼近而來。

    賈祝決瞬間如墮冰窟,放大的瞳孔中,滿眼絕望。

    ※※※

    “怎麼還不出來?該不會就這樣裝死了吧?”

    大廳中,記者和賓客們議論紛紛,話題無不圍繞著這位秋家二少,網絡媒體上的嘲弄聲越來越大。

    林盡染無心理會秋二少的八卦,他正忙著叫陳秘書找那只不知竄到哪里去了的黑貓。

    “真叫人不省心……”

    陡然,人群外傳來一陣騷動,閃光燈和掌聲交織得此起彼伏。

    林盡染心中一動,手杖末端在大理石地面劃過一道弧度,他轉過臉,側耳傾听——

    一道清脆帶笑的聲音在人群里響起︰

    “各位,久等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20章 真正的秋洛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20章 真正的秋洛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