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同居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第23章 同居

    曲終人散, 演奏會結束後的音樂大廳重歸寧靜。

    秋落帶著林盡染從出口離開,為他開門上車。

    陳秘書撿到那根丟失的手杖,回到車上時一眼看見後座上竟然坐著秋家小少爺, 震驚之後又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二話沒說, 替老板升起了車座中間的隔音擋板。

    喧鬧的街道上人來人往, 淡金色的日光透過車窗斜斜打在秋洛側臉上,連細小的絨毛都被映照得縴毫畢現。

    林盡染專注地端詳他, 指尖在他臉頰上流連,最後不輕不重地捏了一把。

    “誒!”秋洛臉頰被捏變了形,扯著一邊嘴角含糊地抱怨,“你怎麼老喜歡掐我!都說不是做夢了!”

    林盡染不做聲,眼神沉沉把他看著。

    重逢時的驚喜和激動逐漸退潮, 連日來,為他的消失憂心惶恐、寢食難安,在這一刻悉數涌上心頭, 化作一腔怨氣, 像高壓下沸騰的水,被他的修養和身份強壓著, 才沒有發作出小兒女的矯情脾氣。

    林盡染沉默片刻, 冷笑︰“我倒是希望這是一場夢。我抱著奄奄一息的貓,我差點以為你——”

    話到這里他突然住了嘴, 閉口不言。

    話語里的絕望感卻順著冰涼的體溫傳遞過來, 秋洛嘴唇動了動,摟住他的肩, 把臉埋在對方頸窩︰“林盡染, 我好想你……”

    林盡染用力箍住他的腰, 沙啞著嗓音問︰“為什麼把我一個人丟下,也不來找我?我還以為你被秋凜關起來了。”

    秋洛將元塵道人交給他法陣的事,以及回到身體後的所有情況,一一詳細向他道來。

    “我本來給你留了提示的字條,沒想到被大哥收走了……”秋洛不好意思地眨眨眼,伸手揉揉對方頭頂,“都是我不好,讓你擔心了。”

    他看著林盡染斂目不語的樣子,以為他還在生氣,朝他靠近了些,臉頰挨過去貼著他的脖子緩緩磨蹭。

    又拉著他的手指捏住自己另一邊臉頰,做出重大犧牲︰“給你掐,使勁掐,我不嗶嗶。”

    林盡染一時無語。

    換做別人,敢讓堂堂林氏家主受這種怨氣,早就被丟到西伯利亞挖礦去了。

    可秋二少不光屁事沒有,還坐著他的車,抱著他的人,貼貼蹭蹭活蹦亂跳。

    秋洛還在細數自己哪里不對︰“……我不該輕信那個叫元塵的道人,賭那份運氣,早知道應該拜托他師父幫忙,字條也應該親自給你的秘書,這樣就不會被大哥拿走了……”

    “好了。又不是你的錯,都是那個道人心術不正,秋凜霸道慣了,他要做點什麼也不是你能控制的。”

    林盡染听他把鍋盡往自己身上背,更不高興了,連哪里舍得與他生氣?

    還下意識替他分辨,壞事都是別人干的,不許旁人說他一點不好,就算他自己說也不行。

    秋洛把林盡染的嘴硬心軟吃的準準的,內心暗笑,面上卻作出一副憂郁模樣︰

    “可是看你難過,我心疼。我昨天听見你跟大哥談話,你說你有喜歡的人,我明明已經不記得你了,卻還是好擔心那人不是我。”

    他垂著睫毛,平日里顧盼神飛的眼眸收斂了光芒,面容嚴肅,情緒都低落下來。

    林盡染簡直吃驚于自己的沒出息,秋洛幾句輕飄飄的哄人的話,就讓他瞬間沒了脾氣,滿腔怨氣也一下子化為烏有,甚至隱約提起一絲欣喜和感動,暖烘烘地注滿了胸腔。

    林盡染不再沉著臉,坐姿也稍微調整了,改為把青年圈在懷里,嘴里嘆息一聲︰“我不難過,我反而有些高興。”

    秋洛一愣。

    林盡染舒展眉宇,唇邊露出一絲笑意︰“因為你即使失憶了,還是會喜歡我,我當然高興。”

    秋洛見他是真的不生氣了,長長舒了口氣,又關心起另外一個問題︰“那你眼楮能看見了嗎?”

    林盡染目光微微閃爍,輕輕搖了搖頭︰“我除了你,其他還是看不清。”

    秋洛一听急了,皺起眉頭︰“怎麼回事?難道這個方法也不行嗎?”

    林盡染好整以暇看著他著急的樣子,暗笑,輕拍他的背安撫道︰“其實比以前好些,雖然看不清,但能感應光線,這種事急不來。”

    “那就好。”秋洛憂心忡忡,“可那要是一直不好怎麼辦呢?”

    當小黑貓的時候,林盡染還是生活不能自理的病瞎子,他總是不放心,要經常看著才行。這麼長時間不在他身邊,怎麼過的呢?

    林盡染攢住他的手腕,拉到自己懷里,幽幽道︰“你不在,我又回到什麼也看不見的時候了。如果你要回秋家,那我……”

    秋洛仿佛沒有察覺他的小算盤,當即一口答應︰“那我先不回秋家,我跟你回去陪你,至少等到你的眼楮徹底復明。”

    他手指摩挲著林盡染的眼尾,笑容清朗,眼里有光︰“看不清沒關系,我來做你的眼楮。”

    林盡染微微一怔,猝不及防听到這麼一句直戳心底的告白,一種難以言喻的情緒不斷膨脹,心里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滿足感。

    這是他最愛的人,如果說他承受的苦難都是為了與之相逢,那麼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握住秋洛的手腕,在手背輕輕落下一個吻︰“我們回家。”

    ※※※

    回到林氏莊園時已近傍晚,秋洛從車里邁下腳步,看見門口站成兩排的佣人和保鏢們,忽然想起自己變成貓時,被他撿回來的那個晚上。

    佣人們紛紛對他的到來投以疑惑和驚訝的目光,秋洛搖頭一笑,林盡染拄著手杖來到他身側,輕描淡寫地道︰

    “這是我的未婚夫秋洛,將會在這里常住,他將是這里的另一個主人,不要讓我知道有人怠慢他。”

    眾人神色一凜,齊齊應聲。

    秋洛以婚約對象的身份住進莊園的事,一下子傳遍了,莊園里所有人無不震驚,這還是家主頭一次正式承認身份,還直接帶人回來呢。

    消息很快傳到秋家,秋凜是最吃驚的一個,他怎麼也沒料到,就連失憶都沒法阻止弟弟跟林盡染在一起。

    他以最快的速度親自趕往林氏莊園。

    會客廳一面紫檀木鏤空素錦屏風,遮住了各方明里暗里打探的視線。

    佣人上過茶,秋凜四平八穩地坐在真皮沙發里,看著對面幾個目不斜視的黑衣保鏢,面沉如水。

    他心道,這可真是風水輪流轉。

    之前他藏著秋洛被林盡染找上門,沒想到,這麼快就反過來輪到他了。

    “大哥,你怎麼過來了?”秋洛穿著一身休閑運動裝,鼻翼一層薄汗,像是剛從跑步機上下來的。

    秋凜見他安然無恙松了口氣,抿了抿唇,沉聲道︰“在外面玩夠了吧,我來接你回家。”

    秋洛雙手插在褲兜里,兩條筆直長腿微微岔開,站在大哥面前與之對視,聞言皺了皺眉︰“大哥,我正好有話跟你說。”

    “你把我的紙條扣下的事,我知道你是為我著想,我不想責怪你,但我是個成年人了,我有權決定將來要過什麼樣的生活,和誰在一起,請你不要干涉我。”

    秋凜意外地擰起眉頭,竟然這麼快就想起來了。

    他耐著性子勸道︰“這件事我可以和你道歉,但是婚約的事你真的要草率決定嗎?他畢竟眼楮都看不見了。”

    秋洛平靜地迎上他的目光︰“他的眼楮已經在恢復了,就算不好也沒有關系,我喜歡是他本人,不是別的什麼。”

    秋凜臉色不太好看︰“這件事,我們回去再說。”

    秋洛輕輕嘆口氣,上前一步,像從前大哥安慰自己那樣,摸了摸他的頭頂,淡淡道︰

    “大哥,人總會長大的,終歸會離開他溫暖安逸的巢穴,尋到屬于他的事業,愛情和家庭。”

    “我有自己的路要走,你也一樣。”

    秋凜倏爾睜大眼楮,很難想象一直被護在家族羽翼下長大的弟弟,會說出這樣的話。

    他目光復雜地望著秋洛,不知該失落還是欣慰,千言萬語化為一聲嘆息︰“小洛,你長大了……”

    秋洛眨眨眼,忽而賊兮兮伸出手︰“別忘了包個大紅包啊大哥。”

    秋凜眼角一抽,他還沒同意這門親事呢!

    林盡染一身黑色襯衫和西褲,不緊不慢從屏風後面繞出來,一手拄著手杖,一手攬著秋洛的腰背,沖秋凜報以一個從容不迫的微笑︰

    “秋總,這麼晚來我們家,我們也沒什麼好招待的,不如吃個便飯再走吧。”

    秋凜被一句話分隔到外人的範疇,一口氣悶在喉嚨管,甕聲甕氣道︰“不用了。”

    林盡染本來也沒留他吃飯的意思,點點頭當即下了逐客令︰“天晚了,那我讓陳秘書送你吧。”

    “不勞煩,我自己走。”

    林盡染的眼神宛如一只護食的黑豹,獠牙和利爪都掩蓋在平和淡漠的微笑里,秋凜深深看了他一眼,知道自己輸了,只好轉身離去。

    ※※※

    入夜。

    朦朧的月光在窗台靜靜流淌。

    林盡染剛失明時長期失眠,整夜整夜睡不著,有了黑貓陪伴這個毛病改善許多,如今卻又有復發趨勢。

    他的睡眠極淺,夜里一點小動靜都能將他驚醒。

    秋洛翻個身,半夢半醒間感受到一股無法忽視的灼熱目光,他睡眼惺忪地睜開兩條眼縫,卻見林盡染支著腦袋,側臥在他身邊,不聲不響地凝視著他,也不知看了多久。

    秋洛嚇了一跳,瞌睡都嚇清醒了︰“你不睡覺在那干嘛?”

    林盡染緩緩躺回去,漆黑的臥室里,他側過臉,看著秋洛鼻梁隱約挺立起的弧度,低低地道︰“我只是想確認你還在。”

    秋洛嘆口氣,從被窩里挪過去,在被子里握住他的手,溫熱的體溫在皮膚間傳遞。

    心滿意足的感覺只持續了一小會兒,又被空虛取代,林盡染忍不住想要更多,屏息斂氣悄悄湊近了青年的臉。

    眼看著離那雙唇越來越近,黑暗中,一雙琥珀色的眸子突然睜開,瞪得溜圓。

    “我就知道你要偷襲我!”

    林盡染一愣,還沒反應過來,秋洛已經掰著他的腦袋,在他唇上猛地親了一口。

    身邊拱著一具熱源,他安然閉上眼,慢慢沉入夢鄉。

    ※※※

    翌日,當清晨的第一縷晨曦落到臉頰,林盡染漸漸從夢中醒來。

    他下意識摸向身側,卻只摸到一片冰涼的床單。

    林盡染瞬間清醒,猛地坐起身,內心巨大的惶恐頓時卷土重來——阿秋去哪里了?

    秋洛帶著一臉生無可戀的神色走進房間時,正好看見床邊站著的男人。

    林盡染打著赤腳,身上睡衣滿是褶皺,背後都汗濕了,整個人像是從水里撈起來的,陽光透過窗戶落在他身上,卻只照出一張蒼白的臉,黑沉的眼蒙著一層暗紅。

    秋洛一驚︰“你怎麼了?”

    听到聲響,林盡染驀然回頭,心情大起大落之下,險些站不穩。

    他察覺到是自己反應過度了,見秋洛還在,還沒來得及松口氣,卻听見幾聲不同尋常的叫聲,緊跟著,秋洛背後一個接一個的冒出幾個貓貓頭。

    一、二、三、四、五!

    足有五只黑貓,都是兩三個月大的小貓咪,分別扒著秋洛的兩條腿,喵喵叫得此起彼伏,仿佛在演奏交響樂。

    “喵喵喵喵~”

    林盡染震驚地看著他,欲言又止︰“你這……該不會……”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23章 同居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23章 同居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