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哄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第24章 哄你

    黑貓崽子們喵喵叫著, 一只接一只往秋洛身上爬,太小只的爬不動,就蹭著他的腳背打滾。

    “你腦子里在想些什麼呢?我可是公貓, 哦不, 我是男人!”

    秋洛無奈極了,拎一只,抱一只, 肩膀上還掛一只。

    被貓貓淹沒,不知所措.jpg

    “都是你在外面貼的那些尋貓啟事, 貼得滿城都是,這下好了,每天都有人上門送黑貓,分要說是林家走丟的, 還要找貓的報酬呢。”

    秋洛說著, 彎腰驅趕腳邊的小貓咪, 可他身上仿佛有同類相吸的氣味似的,小貓崽們趕都趕不走,他走一步, 跟一步, 前僕後繼圍著他打轉要抱抱。

    林盡染緩緩舒展眉宇,視線掠過活蹦亂跳的小崽子們, 慢悠悠輕笑一聲︰

    “你以為我在想什麼?我只是以為是原來那只貓的,又沒說是你下的崽。”

    秋洛︰“……”

    他正想著說點什麼挽回一下岌岌可危的面子,突然雙眼一眯, 湊到男人面前︰

    “你不是說除了我之外, 什麼都看不見嗎?難道你眼楮好了?能看見這些貓了?”

    林盡染心里一咯 , 但他心理素質極其過硬, 鎮定自若地道︰“我只是听見貓叫,模模糊糊看個大概輪廓而已。”

    秋洛失望地“哦”了一聲,但又很快打起精神,摸摸男人的頭頂安慰他,︰“沒關系,要不了多久就能完全好了。”

    林盡染攥緊他的手腕,心中微笑,面上卻不動聲色道︰“在那之前,你可要寸步不離守著我。”

    “放心吧。”秋洛眉頭一點點皺起,“你身上怎麼出了這麼多汗?鞋子也不穿。”

    林盡染扶著他的手在床邊坐下,眼神微微閃爍,低沉沉道︰“我剛才醒來,你不在,我急著找你,抱歉,是我反應太過度了……”

    秋洛一怔,心中有種被滾水濺到的刺痛,不劇烈,但悶悶的難受,他默默握住林盡染的手,一點點擦去他掌心的潮意。

    注意到他的腳還光著,秋洛轉身去找鞋子,剛一起身,手臂忽然被用力拽住,力道大得令人吃驚。

    “怎麼了?我給你找鞋子穿。”秋洛詫異回頭,林盡染仿佛也被自己下意識的反應驚到,立刻松開了手,垂著眼一言不發。

    秋洛找來了棉拖鞋和新衣服,替他換掉那身被汗濕的、皺巴巴的睡衣。

    林盡染配合他的動作沒有做聲,秋洛看著他常年少見陽光的臉色,在心里暗暗嘆口氣。

    林盡染還在害怕,表面上看著沉穩冷靜一切正常,神經卻一直處于緊繃的狀態。

    害怕被拋棄,被扔回黑暗里,害怕孤獨一人,就連睡在自己身旁時,都沒有安全感。

    心中明明有太多的恐懼,卻從不說出口,無處排解。

    秋洛懷里抱著一窩貓咪,挨個擼過毛腦袋,出神地想,心病還須心藥醫。

    ※※※

    從那天起,秋洛發現林盡染有意識或無意識的,要呆在離自己很近的地方,最好一伸手就能撈到,至少也要在視線範圍內。

    但凡幾分鐘看不見人,林盡染就會變得明顯焦躁,神經緊繃,倘若正好有個倒霉蛋在匯報工作,不是被他挑刺就是被陰沉沉看著,直叫下屬們有苦說不出。

    書房的窗簾像往常那樣擋住了陽光,只被風吹起一條窄窄的縫隙。

    漏進來的一線日光蔓過木地板,在即將抵達書桌邊緣時,就延伸到了極限。

    那張暗紅實木書桌,連帶坐在桌後的林盡染,長年累月的沉浸在晦暗的屋子里,桌上台燈將他的影子孤零零映在牆壁上,時不時伴隨著他的手臂晃動一下。

    因為一個虧損的項目,項目經理已經被林盡染冷著臉、毫不客氣地“教育”了半小時了。

    他不耐煩地听著屬下的報告,頻繁向書房門口投去視線。

    經理不明所以地跟著回頭看,又戰戰兢兢地問︰“林總,是在等什麼人?”

    林盡染的手指快速摸索著手杖龍頭,皺眉道︰“你說你的。”

    秋洛說去溜貓,說好很快就回,已經十分鐘了,怎麼還沒回……

    林盡染也覺得自己太過反應過度,不斷告訴自己一切都過去了,總不可能還把阿秋當做小黑貓,時時抱在懷里。

    可是心底那股不安總是揮之不去。

    林盡染無意識地抓了抓椅子扶手,屬下的匯報根本听不進去,思緒紛亂。

    正當他猶豫著要不要起身去找人的時候,書房的窗簾刷的一下被打開,明媚的陽光爭先恐後沖進來,塞滿了房間,林盡染不得不眯起眼,用手擋住,以抵御光線突兀的刺激。

    “林盡染!”

    是秋洛喊他的聲音。

    林盡染立刻起身,窗台突然冒出一顆毛茸茸的貓貓頭,他臉色微變,心里倏然一沉,該不會又變成貓了吧?

    還沒等他來到窗台邊,第二顆貓頭緊跟著冒出來,然後的第三顆,第四顆……

    窗台活像長了貓,黑不溜秋的,一下長了五只,前爪費力扒住窗台邊緣,瞪著圓溜溜的眼楮喵喵叫。

    林盡染拄著手杖,三步並作兩步來到窗台跟前,這里是二樓,窗台外是裝飾性小陽台,樓下是精心設計過的小花園,種滿了薔薇和玫瑰,還有一座假山小魚池。

    “林盡染,這里!我在下面!”

    秋洛的聲音從樓下傳來,他正踩著一架□□,貼著牆壁往上攀,伸著脖子仰頭笑吟吟看他。

    林盡染一見他便松口氣,緊繃的神經也自然而然放松下來。

    “你在那里干嘛?小心掉下去。”

    秋洛吭哧吭哧攀上小陽台,右手伸到男人面前,竟然遞來一支新鮮的玫瑰,花瓣還帶著晶瑩的露水,紅艷欲滴。

    他琥珀色的雙眼熠熠生輝,笑容比天空的太陽還要明朗︰“我來見我的朱麗葉。”

    林盡染呆了呆,他平日里面對董事會那幫老狐狸,還有家里如狼似虎的親戚,從來都只有他說得對方啞口無言的份,這會他嘴張了又合,腦子仿佛卡了殼,竟遍尋不到一個詞,來形容眼下的心情。

    他緩緩接過那支熱烈怒放的玫瑰,明明不過最普通一俗物,他卻覺得胸腔灼熱,心都要化開似的。

    良久,他輕輕一笑,眼尾彎起柔和的弧度︰“我很好奇,有什麼人是你哄不到的?”

    天生點滿了甜言蜜語技能的秋洛,一本正經道︰“誰我都哄不到,除了你。”

    林盡染揚眉︰“哦?”

    秋洛賊兮兮地笑︰“因為除了你我誰也不哄。”

    林盡染被對方直白的糖衣炮彈轟得節節敗退,根本招架不住,他虛虛握拳輕咳一聲︰“好了,快下去,上面危險。”

    在他身後,還等著訓話的部門經理,此刻已然完全陷入呆滯狀況,這個溫柔細語的林總是誰?他不認識!

    “等等。”秋洛指了指書房里的書桌,“外面太陽這麼好,你把桌子挪過來坐嘛,別老窩在里頭,小心長霉。那位先生,麻煩幫忙挪挪桌子。我還要帶著這些小崽子散步呢。”

    靠近窗台的地方實在太亮了,林盡染本能些抗拒陽光,但秋洛的要求他從不舍的拒絕,轉念一想,在窗邊不是正好可以看見下面散步的秋洛嗎?

    經理一個激靈回過神,動林總的書房布置?誰敢這麼大膽?

    下一刻,他卻看見林盡染按下了桌上的按鈴,幾個佣人立刻進來,二話不說把書桌和椅子挪到了窗邊。

    他本人靠著窗邊坐下,單手支著臉頰,淡淡吩咐︰“繼續說下一個項目。”

    經理咽了咽口水,偷偷瞄了林總一眼,卻見對方目光時不時落在樓下小花園里,方才爬牆的青年,此刻正帶著五只小黑貓,在花園里散步。

    秋洛穿著一身淡黃色的運動套裝,清爽明朗的色澤同和煦的陽光如出一轍。小黑貓崽子們亦步亦趨爬在他腳邊,排成一溜,小尾巴似的跟著,活像鴨媽媽帶著一群覓食的崽。

    那種焦躁不安的心情不知不覺被撫平了,只剩下恬靜和安寧,林盡染瞧著青年的身影,唇邊不由自主泛著淺淡的笑意。

    經理在心里暗罵,他怎麼就不知道這個時候再來呢?

    ※※※

    一連好幾天,秋洛仔細留心著林盡染的狀況,發現對方似乎有在看心理醫生的跡象,但沒有同自己說,不過好在他焦躁的次數越來越少,情況正在好轉,便暗地里松了口氣。

    倒是家里的黑貓越來越多,陳秘書趕緊叫人把尋貓啟事撤回來了。

    直到一天,秋洛發現書房里多了只金色的籠子,外面用黑布蒙著,足有一人高,鑽一個人進去綽綽有余。

    秋洛吃了一驚,林盡染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焦慮癥惡化了?

    他猛然想起這部穿書文的劇情,最後的結局就是作為反派的林盡染,對男主秋二少求而不得,在各種刺激下越來越瘋狂,最後心理扭曲黑化,將男主囚禁起來關在金籠子里,當他的金絲雀!

    秋洛心中猛地一沉,怎麼會這樣?

    穿書者都被打得魂飛魄散了,難道劇情還會往老路上拐不成?

    林盡染明明不應該是這樣的,他應該和自己一起行走在陽光下,有一個溫暖幸福健康的家庭。

    他該怎麼拯救他?

    就在秋洛站在籠子前焦灼沉思時,林盡染推開房門,拄著手杖走進屋內。

    秋洛一回頭,正好看見他手里握著一把鎖和鑰匙,幾根細細的鎖鏈悠悠晃蕩。

    “林盡染……”秋洛眉宇憂愁,嘆了口氣,“這籠子是你叫人打的?”

    林盡染點點頭︰“原來你在這里,我正找你呢。你看這籠子如何?我命人打造的很結實,不會弄壞的,足夠生活很久。”

    秋洛心情沉痛地望著他,良久,把心一橫,仿佛下了莫大的決心,在林盡染拿著鎖鏈即將開口時,伸手打斷了他。

    “我知道了!”

    林盡染一愣︰“你知道什麼?”

    秋洛一把奪過他手里的鎖,拔掉鑰匙,隨手丟出了窗外,帶著沉重卻堅定的腳步,勢要醫治好對付心病的決心,以及大無畏的勇氣,毅然決然走進了金籠子。

     嚓一聲,關門,上鎖。

    圍著他打轉的小貓咪們,也紛紛跟了進去,在籠子里好奇地打滾。

    林盡染一臉震驚地望著他︰“你干什麼?”

    秋洛氣定神閑地站在籠子里,隔著柵欄跟他對視︰“我就是要讓你知道,我會一直跟你在一起,永遠不會丟下你的,暫時呆在里面,也沒關系。”

    林盡染張大了嘴,渾身一震,幾乎無法言語,半晌,他嘆息一聲︰“我當然知道你的心意,但是……你為什麼會這麼想?”

    秋洛後知後覺眨眨眼︰“啊?”

    林盡染抿了抿嘴,無可奈何拿他沒轍的樣子︰“家里的貓實在太多,滿地亂跑,這籠子是給這些貓的……你跑進去做什麼?”

    秋洛︰“……”

    林盡染接著道︰“那鑰匙只有一把。”你還把它丟了……

    秋洛臉上一陣紅一陣白,雙手抓著籠子,可憐巴巴哀嚎︰“快放我出去!!!”

    林盡染一言難盡地看著他,忍了又忍,最後實在憋不住,笑出了聲。

    秋洛瞬間炸毛︰“不許笑!”

    林盡染眼含笑意︰“誰讓你調皮。”

    或許他該告訴秋洛,自己早已走出恐懼與陰霾,有他在身邊的每一天,生活都是鮮花與陽光。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24章 哄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24章 哄你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