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結婚(世界一完)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第25章 結婚(世界一完)

    收到消息的陳秘書一進書房, 就看見被關在籠子里的秋洛,盤膝坐在地上,周身貓咪環繞, 正隔著籠子柵欄,跟林盡染玩盲牌打發時間。

    秋洛手里握著一幅爛牌, 皺著眉頭冥思苦想, 時不時抬眼看看對面的林盡染, 自告奮勇︰“你不是看不清嗎?不如我幫你看牌面吧?”

    林盡染曲著一條腿,頗為閑適地坐在軟墊上,看看自己手里一幅好牌, 好整以暇微笑道︰“盲牌有刻痕,我能摸到。”

    秋洛一計不成又生一計, 推著腳邊的小黑貓, 往牌堆里湊, 給貓咪使眼色, 示意它摸幾張牌過來。

    可惜小貓崽完全不能領會精神,歪著腦袋,繞了一圈,又回來了。

    秋洛嫌棄地嘖了一聲, 林盡染假裝沒看見他的小動作,笑而不語。

    看見這一幕,陳秘書腳步頓了頓, 面色古怪,富家少爺的愛好真是常人不能理解。

    眼看這一把要輸, 秋洛冷不丁瞧見陳秘書, 立刻跟見了救星似的, 牌一扔, 用期盼的眼神望著他︰“鑰匙找到了嗎?”

    陳秘書有些好笑,點點頭︰“找到了,我這就替您開門。”

    重獲自由的秋洛,出來第一件事,就是撲到林盡染身上抱住他︰“里面真不是人呆的!”

    林盡染一手摟住他的背,另一只手依然握著牌︰“誰讓你自己跑進去的,把牌打完。”

    他馬上要贏了。

    秋洛夸張地“哎呀”一聲︰“你瞧瞧這些小貓,把我的牌都弄亂了,改天再打改天再打。”

    說完,秋洛立刻從男人懷里爬起來,若無其事地逗貓玩,悄悄用眼角余光觀察他的反應。

    林盡染看他死要面子強行挽尊的模樣,心里忍不住好笑。

    陳秘書輕咳一聲,上前彎腰,附在林盡染耳邊,說了一個壞消息︰

    “林總,療養院傳來消息,林董事長最近情況不太好,醫院對他的身體作了最壞打算,大約,就在最近了。這件事傳到某些人耳朵里,恐怕又要不安分,林二爺私下聯絡了好幾個人,您看,我們要不要提前做好準備?”

    林盡染黑沉的眼神微微一閃,笑意逐漸收斂,陷入沉默。

    他自小就與父親關系不睦,或者說與林家所有人的關系都不好,甚至說勢同水火也不過分。

    童年時光幾乎都在國外獨自度過,除了一年例行一兩個電話,連父親的面都沒見過,長大後回到林家,父親坐視後母和其他子女欺凌他時,最後一點血緣之情也斷了。

    父子關系幾乎比陌生人更為緊張。

    林盡染從來不是一個以德報怨的人,讓父親在療養院安度晚年是他最後的仁慈。

    如今從陳秘書口里得知對方大限將至,林盡染心中並無半點哀傷,也沒有報復的快感,只余一派平靜。

    他將手里的盲牌一張張疊好,最後摸到一張王牌,放在最上方,頷首道︰“是時候了。”

    ※※※

    林氏集團總部大廈,會議室里正在召開一場重要股東大會,會上即將決定新的董事長和董事人選。

    老董事長時日無多,眼看就要變天了,林氏上下幾乎所有人,都暗暗關注著這次大會。

    倘若放在林盡染眼盲之前,董事長人選根本不會有任何意外,可如今卻充滿了變數。

    會議室里氣氛凝重。

    長長的黑色會議桌邊,坐滿了大大小小的股東,正前方的主座尚還空著,林盡染還沒有到。

    “諸位。”林二叔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來,清了清嗓子,“在召開大會之前,我有一個消息,我左思右想,還是決定告訴大家。”

    會議室里竊竊私語的聲音漸漸平息,眾人詫異地看向他。

    一位老董事皺了皺眉,手指敲了敲桌子︰“林二,你有什麼話,不妨等林總到了,在會上講。”

    林二叔冷笑︰“當著他,我也一樣說。只怕諸位還不知道,林盡染前些時候帶著一群保鏢,上秋家大鬧了一通,甚至揚言,要徹底割裂和秋葉集團的合作伙伴關系,還要示秋葉集團為敵,全面開戰。”

    “而原因,居然只是為了他身邊的寵物貓!諸位,你們說,這樣的總裁荒不荒唐?”

    “我們林氏和秋葉集團在商場上向來互利互惠,合作共贏,兩位老董事長甚至還定下了下一輩的婚約。可是他林盡染竟然為了一己之私,做出這種兩敗俱傷的決定,簡直愚不可及!”

    林二皺著眉帶著沉痛的表情︰“我們雖然是血親叔佷,但林盡染自從雙目失明後,日益剛愎自用,完全不把集團利益放在第一位,我實在不能坐視他毀了林氏!”

    他義正言辭道︰“我堅決反對林盡染出任董事長一職!”

    林二話音剛落,眾股東們頓時議論紛紛,整個會議室嘈雜一片,本來不少人就對林盡染眼瞎還死握著權力不放頗有微詞,如今又有了新的攻訐他的理由。

    林二等待眾人討論片刻,又放出了一道重磅炸彈︰“諸位,我大哥自知時日無多,所以在日前錄下了這段留言,有我和律師共同見證。”

    他亮出一支錄音筆,按下播放鍵,幾聲咳嗽後,響起林董事長虛弱綿軟的聲音︰

    “繼任者不可輕率改變既定合作戰略,不可毀諾退婚,不可做出有損集團利益的決定……咳咳……可交由董事會決議……”

    在林二的慫恿下,幾個早已暗通款曲的董事聯合起來,共同反對林盡染。

    眾人彼此交換著眼神,老董事長這番遺言放出的時機恰到好處,有幾個中立的董事這時也皺起了眉頭。

    繼承人眼盲本就會損壞集團形象,如果加上決策一意孤行,那問題就大了。

    局面對林盡染相當不利。

    正在此時,會議室大門霍然打開,一眾保鏢魚貫而入。

    緊跟著,林盡染一身純黑正裝,徐徐邁入會場,他脊背挺直,面容肅冷,烏黑的發絲一絲不苟梳向腦後,淡色的薄唇抿著,唇角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諷笑。

    在他身後,一個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人跟著走了進來。

    那人身量修長,白色西裝在腰間收束出流暢的曲線,雙腿筆直,腳上踏著一雙跟林盡染同款的皮鞋,腕間戴著同款手表。

    立刻有人認出來,這不是老董事長定下的聯姻對象——秋家小少爺嗎?

    秋洛單手插兜,面帶微笑,朝會場隨意打了個招呼︰

    “我不請自來,沒有打擾到諸位吧?不過我剛才听見有人說,林盡染要全面解除和秋葉集團的合作關系,我可以證明,完全是無稽之談。”

    他目光一閃,朝林二叔似笑非笑地投去一瞥,淡淡道︰“這是有心人故意栽贓陷害,傳播謠言,大家可不要輕易上當受騙了。”

    原本鬧哄哄的會議室,出現了一瞬間短暫的靜默。

    秋洛會跟林盡染聯袂而來,已經足夠說明一切,林二叔的話不攻自破。

    眾股東們驚詫極了,尤其是林二叔,大變的臉色青紅交替,險些滴出水來。

    自從小年夜之後,林盡染就把家里那些親戚統統趕出了莊園,會所事件後,又把後媽給驅逐了出去,如今林二叔在莊園里連個眼線都沒有,秋洛被林盡染帶回家的事被隱瞞下來,他居然不知情。

    林二叔眼皮子直跳,他還注意到一件事,林盡染今天沒有拄手杖,也沒有扶著任何人,完全是自己走進來的。

    接觸到林盡染望過來的目光時,林二內心突地一跳——林盡染的眼楮復明了?!

    不光是他,在場所有股東和董事們,都察覺到了這一點。

    林盡染徑自拉開主座的沙發轉移,指了指左手邊的座位,示意秋洛坐在他身側。

    轉移發出輕微的摩擦聲,在寂靜的會議室里格外清晰,仿佛碾在每個人心頭。

    “會議開始前,我正式向大家通知兩個好消息。”

    林盡染十指交叉撐在扶手上,斯文地笑了笑︰“如諸位所見,第一件事,我的眼楮已經完全復明,第二件事……”

    說著,他側過臉與秋洛對視一眼,微笑道︰“我與秋洛已經訂好了日子,很快就要結婚了。不知道二叔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林二臉色一變再變,嘴唇發抖,半晌說不出一句話來。

    那些原本支持他的小董事們,立刻見風使舵,落井下石,趕緊跟他劃清界限,中立的董事們也不再說話。他頓時被孤立成了孤家寡人一個。

    然而林盡染痛打落水狗還沒結束︰“既然二叔沒有話說,那麼我有。”

    他拎起手邊一份文件,隨手朝他甩去︰“集團準備在境外擴展綠化業務,這個項目在非洲北部,正好需要人手,我看二叔就很合適。”

    “你!”林二氣得脖子都紅了,當初林盡染曾威脅他,讓他一輩子在撒哈拉沙漠種樹,沒想到居然成了真的。

    林盡染朝陳秘書使了個眼色,立刻有保鏢強行帶著憤怒咆哮的林二離開了會議室。

    “好了。”他輕輕拍拍手,“會議可以開始了。”

    ※※※

    林氏新上任的董事長,和秋葉集團那位出名的鋼琴家小少爺的婚禮,很快如約而至。

    教堂的鐘聲敲響十二下。

    日光透過天花板不規則的彩色玻璃,在鮮紅的地毯上投下五彩斑斕的光芒。

    在眾多來賓的注目禮下,林盡染和秋洛兩人穿著一黑一白的禮服,挽著手出現在門口。

    小花童一邊拋灑花瓣,一邊為二人開路。

    婚禮進行曲的旋律響徹在每個人耳邊,兩人相伴相扶,在漫長的紅毯上一路行至盡頭。

    牧師微笑著看著二人︰“無論富貴貧窮,無論健康疾病,無論人生的順境逆境,在對方最需要你的時候,你能不離不棄,直到永遠嗎?”

    這一刻,秋洛恍惚間,仿佛看見過去的一幕幕畫面,在眼前飛快劃過。

    他與林盡染,彼此相識于雙方最落魄的時候,相互依偎著一路堅持走了過來。

    人生如逆旅,永遠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但求此刻,已是難得。

    秋洛側頭望著對方,正好撞上林盡染凝視的視線。

    兩人相視一笑,異口同聲道︰“我願意。”

    他們擁抱彼此,兩唇相親,耳鬢廝磨,耳畔回蕩著熱烈的掌聲和悠揚的鋼琴聲。

    世界好似在旋轉,穹頂的日光照得眼前一片白茫茫。

    秋洛掌心的紅痣不斷消融褪色,最後化為細小的一點,在他手心徹底消失不見。

    ……

    ……

    莊重肅穆的執法大廳里,中央圓形的回歸台霍然亮起光芒。

    淡金色的微光自開啟的水晶倉四處散逸,一道人影自光影中緩緩顯露出身形。

    “執法官,執法官大人!您回來啦?”

    秋洛耳邊朦朧听見有人在呼喚他。

    皺著眉頭甦醒時,前世的種種回憶在腦海里如水流淌而過,在水晶倉光芒的洗禮中,飛快淡化封存起來,以免對使用者造成太大的感情和精神沖擊,造成心理崩潰。

    他慢慢坐起身,低頭看看手掌,象征這輪回執法的精神力標記已經消失,掌心光滑如初,什麼也沒有。

    他握了握拳,想起前世遇見的那個男人,心中隱隱有股悵然若失的感覺。

    “沒想到,您第一次上任執法官,頭一回執行任務竟然這麼快就完成了!”

    秋洛看著面前負責後勤工作的副手阿伊,撓了撓頭,嘆口氣道︰“我還不想這麼快離開呢,還有一項重要的事沒有做!”

    阿伊︰“為什麼?”

    秋洛用一種過來人的微妙目光看著她︰“說了你也不懂。”

    他穿著一身純白色執法制服,從水晶倉走出來,左胸口一枚淡金色徽章,上面刻著“宇宙時空執法局”幾個字。

    阿伊像個好奇寶寶一樣問東問西︰“您是怎麼消滅那個氣運掠奪者的?最近這樣擾亂小世界秩序的小偷越來越多了,他們往往冒充別人的身體,很難發現的。”

    秋洛臉上掛著懶散的笑容,嘴里叼著一支筆,構思結案匯報,笑吟吟說了八個字︰“自我犧牲,釣魚執法。”

    阿伊︰“……”

    秋洛抿了抿嘴︰“對了。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從上一個小世界尋找一個特定的人?”

    阿伊道︰“你要是有足夠的積分,可以去總台查詢。完成一個任務十點積分。”

    秋洛︰“那你幫我查查。”

    阿伊︰“查詢要花30積分。”

    秋洛頓時陷入頹喪︰“靠!”

    等等,再做滿兩個任務,他不就有30積分了嗎?

    “快給我申請新的執法任務!”秋洛立刻打起精神,抬腿就往輪回井走,穿過輪回井,他就能以新生的姿態在新任務的小世界轉生。

    水晶倉淡化了諸多記憶,但他還是很想再見見那個男人。

    秋洛憑借執法徽章,打開輪回井,淡金色的光芒再一次席卷了他,在他掌心烙印上全新的精神力印記……

    在輪回井的光芒即將消散的那一刻,一個身穿黑色軍裝的男人匆忙而至,一雙深黑如淵的眼牢牢盯住即將關閉的輪回井。

    男人咬著牙︰“人呢?”

    阿伊嚇了一跳︰“檢察官大人?您怎麼來了?秋洛已經出新任務去了。”

    該不會秋洛在執行任務期間觸犯什麼條例,被檢察官盯上了?

    她小心翼翼地問︰“秋洛是犯了什麼錯嗎?”

    那人眯了眯眼,笑意森然,破有幾分咬牙切齒的味道︰“簡直罪大惡極。我現在就要去把他捉回來‘審判’!”

    阿伊︰“!!!”

    檢察官扔下這一句話,趁著輪回井還沒完全關閉,毅然決然跟著跳了下去。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25章 結婚(世界一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25章 結婚(世界一完)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