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陪練(捉蟲)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第28章 陪練(捉蟲)

    這是一條老城區的背街巷子, 小路窄得只能允許一輛車通過,街道兩側都是舊式居民樓,一些特色小吃店零零散散開著, 一到晚上, 有攤主擺出夜市, 擼串燒烤, 小巷子立刻變得熱鬧起來。

    拳擊館就開在這條街上, 招牌已經舊得掉漆,上面依稀可見十年老字號的字樣。

    此時拳擊館正亮著燈,玻璃門掛著正在營業的牌子。林盡染已經不是第一次來, 熟門熟路就推門而入。

    秋洛後知後覺想起, 昨天秋父買的鹵翅尖和新書包, 是因為來了個大方的新客人,這個人該不會就是林盡染吧?

    他拎著林盡染的書包, 不聲不響地綴在後面, 跟了進去。

    秋叢偶爾有事要出門,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會叫秋洛幫忙看店, 店里平時客人不多,大多集中在周末,工作日這個時間,店里幾乎是空蕩蕩的。

    秋洛進門的時候,正好踫見秋叢出來,他意外地看一眼兒子︰“你來的正好,幫爸爸照看一下, 里面的客人是包月的, 你不用管。”

    “知道了。”秋洛目送秋父離開, 心里越發意外,林盡染竟然在這里包了月?

    這間拳擊館已經有很多年頭了,由于沒什麼錢升級店面,設施也相當陳舊。

    里面只劃分了兩塊區域,一邊是大大小小的拳擊沙包,和杠鈴啞鈴,以及壞到幾乎無法使用的健身機械,另一邊則有兩個小擂台,供客人對練,擂台上的彈力欄繩早已磨得看不出原本的顏色。

    秋洛百思不得其解,以林盡染的家世,他想練拳完全可以去更加高級的專業拳擊館,何必自己跑來這種地方。

    “啪啪啪——”沙包的方向傳來節奏快速有力的打擊聲。

    林盡染已經換好了拳擊手套,找了一個跟自己身高接近的落地式不倒翁沙袋,快速打了好幾拳。

    可惜這個型號的沙袋對于未成年而言實在太重,他揮了半天拳,沙袋紋絲不動。

    林盡染皺了皺眉,又換了一個吊式沙袋,掄起雙臂一通發泄式亂拳,可沙袋還是不太給面子,氣得他抬腿踹了一腳。

    秋洛看不下去了︰“喂,沙袋不是讓你用腳踹的。”

    林盡染一驚,倏然回頭,沒想到竟然那個追著要他補習的轉學生。

    秋洛一手拎著書包,一手抵住門,曲著一條腿椅門框上,已經看了他半天。

    林盡染脫下一只手套,犁了把貼在額前的劉海,擰起眉頭︰“你跟蹤我?”

    秋洛把他的書包丟在一旁︰“這家店本來就是我家開的。喏,你的書包。里面還有明天要交的作業呢。”

    “你家開的店?”林盡染有些無語,這也未免太巧了。

    才打一會功夫,他胸口已經汗濕,把襯衫浸出一小片深色水漬,林盡染單手解開襯衫領口的扣子,把袖子挽到手肘,露出兩截白皙的小臂。

    秋洛注意到他手背指關節包著的繃帶,看來這家伙喜歡打拳不是一兩天了。

    他嘆口氣︰“你這樣打會傷到手的,我來教你吧。”

    林盡染狐疑地挑眉︰“你會?”

    也不怪他懷疑,實在是秋洛這幅身板看上去斯文消瘦,一點也不像擅長拳擊的樣子。

    秋洛脫掉那件土丑土丑的公立校服外套,里面只穿一件圓領體恤,給自己綁好拳擊手套,找了一個適合自己身體的中型沙袋。

    “看好了,沙袋不是選越重越好,要循序漸進的。”

    秋洛抬起兩條手臂,拉開架勢,目光專注盯著眼前的黑色沙袋,兩只腳輕輕踮起,肩膀放松,緊繃的小腹帶起全身的力量,向上運力——

    “砰”的一下,秋洛拳重如山,眸光犀利,一拳就把半人高的沙袋打得搖蕩起來!

    秋洛全神貫注,接連出拳,拳速均勻而利落,仿佛面前不是一個沙袋,而是一個敵人,一個必須打倒的目標,沙袋被打的不斷震顫出沉悶的聲響。

    沙袋的重量和秋洛消瘦的體態,呈現出鮮明的反差。

    林盡染的神色顯然有些被震撼到,張了張嘴,半天,才憋出一句︰“你怎麼打的?”

    秋洛停下來,微微平復呼吸,以前在秋家,他從小就跟著教練學格斗和各種防身術,這具身體太孱弱,每次來拳擊館,他都會稍微練習一下,以便盡快恢復健康。

    秋父這個開拳擊館的專業人士,偶爾也會從旁指點,秋洛遠比不上專業的,但唬唬林盡染還是沒問題。

    “怎麼樣?”秋洛沖他揚一揚下巴,“練練手?”

    林盡染眼神一沉,少年人不服輸的勁頭立刻被挑起火苗,他二話不說,重新戴好手套,沉默地來到秋洛身邊,在沙袋面前站定。

    他學著秋洛的樣子,調整了姿勢和呼吸節奏,放慢了速度出拳,砰砰砰砰,拳拳到肉的打擊感,像是沉悶的鼓點敲擊著兩人的耳膜。

    秋洛繞到他對面,跟他一起打,林盡染立刻感覺到沙袋打不動了似的,強烈的反作用反撲過來,差點撞到自己的臉。

    林盡染沉著臉一言不發,在埋頭打拳,兩人的拳速越來越快,勁頭越來越強,也不知是跟秋洛還是自個兒較勁,最後成了一場鼓點競賽似的。

    兩人打完一輪,差點同時累趴。

    秋洛很久沒有過這樣高強度的練習,這具身體的酸痛感涌上來,隱隱有些不習慣。

    林盡染胸膛起伏著,臉頰紅潤,鼻翼一層薄汗,碎發下的雙眼卻興奮得熠熠發亮,他仿佛有著發泄不完的精力,躍躍欲試地望著秋洛,很想再來一次的樣子。

    秋洛卻指了指隔壁的小擂台,努了努下巴︰“光打沙包有什麼意思,要不要來一局試試?”

    林盡染眼神里有什麼立刻鮮活起來,亮得發光,他看著秋洛,口中只簡潔有力地吐出一個字︰“走!”

    “等一下。”秋洛這個陪練可不打算白當,他指了指林盡染的書包,“你先答應我明天的作業得交。”

    這種時候還不忘催他寫作業?

    林盡染無語地抿了抿嘴,最後不情不願地小幅點了點頭。

    秋洛這才滿意了,把兩只袖子擼起來,捏著手腕活動筋骨︰“還等著什麼。”

    他帶著林盡染鑽進小擂台,做了簡單的熱身,腳下的氣墊有一定彈性,秋洛努力回想起從前學過的技巧,整個身體微微弓著,兩腳斜開,腳掌著地,右腳跟略微提起。

    他的氣質變得截然不同,再不是白天那種品學兼優溫和有禮的三好學生,昂揚的氣勢帶著一股專注和韌性。

    他緊緊盯著林盡染渾身上下每個動作,整個人呈現出一種沉穩又靈活的攻擊姿態。

    林盡染眯了眯眼,被秋洛的氣場激起了更強的斗志,黑沉沉的眼神濃烈如火。

    他一個閃拳,搶先出手!

    秋洛在對方肩膀聳動時就有所堤防,輕而易舉地錯開這一擊,緊跟著,是他狂風驟雨似的毫不留情地反擊!

    林盡染一擊落空落入被動挨打的劣勢,但他身體底子強悍,拳頭缺乏技巧,卻有一股子蠻橫的力氣,尤其是對疼痛的耐受力極強,連挨了好幾下,連哼都不哼一聲。

    他迎著秋洛的拳頭,正面開始反擊。

    急促的喘息和飛濺的汗水交織,熱量和噴灑的吐息在兩人周身不斷傳遞交換。

    拳頭隔著手套相擊的悶響,應和著強有力的心跳脈搏,有一種切實的質感,帶著某種說不出的火花,在不斷起伏的胸腔里躁動蓬勃著。

    秋洛的身體不耐久戰,硬是靠著熟稔的技巧和豐富的經驗,佔了林盡染的便宜,瞅準了一個破綻將人按倒,死死反鎖了他一條手臂。

    “我贏了!”秋洛揚起眉峰,眉飛色舞,雙頰一層興奮的薄紅。

    “放開我。”林盡染雖然霸道,卻也不是輸不起的人,他沉沉喘著粗氣,胸膛劇烈起伏,翻了個身,跟秋洛一道仰躺在擂台墊上休息。

    半晌,他爬起來,扯起襯衫衣領擦汗,腰際露出一小片緊致的腹肌,背後胸口都快被汗濕透了,黏膩地貼在身上,他渾然不覺難受,甚至尾指還興奮地發顫。

    林盡染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居高臨下俯視著躺在地上的秋洛,那張常年冷漠的臉色此刻終于化去了一絲冰封,語氣倒還維持著酷哥的高冷︰“看不出來,你還挺厲害。”

    秋洛暗自好笑,他可沒林盡染想象的那麼厲害,只不過他若“不厲害”,那林盡染豈不是顯得更菜?

    秋洛努力壓平微翹的嘴角,謙遜地眨眨眼︰“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林盡染站起來舒展筋骨,他暢快地發泄了一通反而通體舒泰,連白日里的陰郁懶散之氣都一掃而空,那意猶未盡的勁頭,似乎還想再來一場。

    秋洛揉著肩膀坐起身,渾身泛酸,沖他抬起胳膊︰“拉我一把。”

    林盡染擦汗的動作一頓,猶豫片刻,才握住了秋洛的手,用力一拽,將人拽起來。

    兩只汗津津的手掌心貼在一起,很快又分開,林盡染盯著自己的手古怪地皺了皺眉頭,自上學起他就不喜歡跟人近距離接觸,眼下似乎也沒想象中那麼排斥。

    秋洛根本沒在意這個小細節,他拍了拍運動褲,從擂台爬出去,在林盡染抽搐的眼神里,噠噠把他的書包拎了過來。

    他兩只手隨意搭在彈力圍欄上,笑眯眯地道︰“好了,玩也玩夠了,該寫作業啦。”

    林盡染抿緊唇線,無可奈何地接過書包,整個人瞬間從斗志昂揚到精神憂郁,中間都不帶過度的。

    拳擊館里有供休息的桌椅,林盡染老老實實坐在桌邊寫作業,盡管臉色陰沉沉的,但他還是信守諾言,沒有耍賴。

    秋洛在一旁揮舞著手里一根雙節棍,像個壓榨可憐勞工的包工頭似的,在一旁走來走去監工。

    林盡染用眼角余光瞥他一眼,又瞥一眼,在秋洛笑眯眯看過來時,又飛快挪開視線。

    這世上怎麼會有這種人?

    一晃一個多小時過去,林盡染飛快完成了英語卷子,數學卷子,最後對著幾道語文題冥思苦想,眉頭擰得能夾死蒼蠅。

    秋洛好奇地探頭看了一眼︰“八月秋高風怒號,卷我……飛翔到雲霄?”

    您自創的嗎?

    他眼角一抽,接著往下念︰“忽如一夜春風來,芙蓉帳暖度春宵?”

    好像還有點連貫。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嗶嗶如私語?”

    嗶嗶是什麼鬼?

    秋洛嘴角都快氣笑了︰“你是文盲嗎?”

    林盡染眉眼冷淡地睨著他,那樣子仿佛還不服氣似的︰“我從前一直在國外念書,沒有背古文的習慣。”

    秋洛一陣無語,又翻看他的英語和數學卷子,竟意外地做的不錯。

    “看來你不是不會做啊,為什麼老師說你老交白卷?”

    林盡染右手腕搭在桌沿邊,露出一塊銀白色的名表,修長的五指捏著水性筆,有一下沒一下地繞著大拇指轉動,聞言,轉筆的動作一頓,筆尖在卷子上劃過一道痕跡,弄髒了墨跡。

    秋洛觀察著他明顯皺起眉的表情,敏感地意識到或許自己問了一個涉及到他內心的問題。

    他正要把話題岔開,沒想到林盡染卻開了口,淡淡道︰“因為我不想再做我爸的體面和工具了。”

    秋洛疑惑地道︰“他不是挺關心你的嗎?”

    “呵。”林盡染嘴角勾起一絲涼薄的笑,“我已經三年沒見過他了。中間唯一一次通話,是因為我考試全科0分,被他知道,痛罵了我一頓,因為我害他丟臉。”

    “他從不期待我,正如我不期待他。”

    秋洛無奈地搖搖頭,這就是中二少年的世界嗎?

    他問︰“你干什麼不去找個專業拳擊館?”

    林盡染盡興後整個人顯得有些慵懶,靠在椅背上,也不那麼拒人于千里之外了︰“我不能讓家里人知道我打拳的事。”

    他頓了頓,余光狀似不經意掃過秋洛︰“你,明天還在嗎?”

    秋洛一愣,眼珠滴溜溜轉了轉,道︰“你想我做你的陪練?”

    林盡染不自在地往旁邊靠了靠︰“我可以給錢。”

    這感情好啊,多多益善。

    秋洛想了想,他還拿雙份,于是免為其難道︰“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答應了老師要給你補習,要是你天天不交作業,我還陪你練拳……”

    林盡染已經不記得今天第幾次感受到沒轍的心情了,有氣無力妥協︰“不就是作業嗎?交就是了。”

    秋洛在心里給自己比了個V︰計劃通ˇ

    林盡染撩起眼皮瞅他一眼︰“你別想太多,我只是太無聊而已,而且,考試我還是會交白卷的。”

    秋洛頓時小臉一垮,那做作業有什麼用!哦不對,語文大概有點用。

    他估摸著再得寸進尺,這家伙就得炸毛了,便暫時應付下來。

    ※※※

    第二天上學,林盡染挎著單肩包風風火火從後門走進教室。

    他眼神掃過正在認真晨讀的秋洛,從書包里把幾張卷子,丟到他桌上,而後飛快拉開自己的椅子坐下,別開臉看向窗外,沉肅的眉眼似乎在思考什麼人生哲學。

    良久,見秋洛沒有反應,林盡染抿了抿嘴,用胳膊肘把卷子再往他桌上推了推。

    “喂,作業。”

    秋洛側臉看他一眼︰“我看見了。”

    林盡染眯了眯眼,露出一點不悅的神色︰“不是你催著我交,現在又不收。”

    周圍的同學冷不丁听到這句,紛紛倒抽涼氣,頻頻回頭張望,尤其是前桌的小胖墩李凡凡,和過道另一邊的汪琪,差點連眼珠都瞪出來——

    這還是那個全年級著名學渣、問題少年林盡染嗎?

    居然主動要求交作業?

    秋洛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眼,一臉無辜地看著他︰“可我又不是收作業的組長。你給我干啥?”

    林盡染︰“……”

    他簡直覺得自己要氣個倒仰。

    但他終究忍住了,冷若冰霜的視線掃向周圍偷看的同學︰“看什麼看?”

    同學們立刻跟上了發條似的,齊刷刷扭過頭去,捧著書開始大聲晨讀。

    秋洛似笑非笑地瞥他一眼,眼珠靈動,不知道在打什麼壞心思。

    ※※※

    轉眼過了好幾天,兩人十分有默契的維持著不近不遠的交情,早晨交作業,下午放學一起從偏門離開。

    偶爾有注意到兩人一起放學神神秘秘回去的同學,已經被連日的震驚搞得麻木了。

    經常有人三三聚在一起竊竊私語,這新來的轉學生是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居然就這麼自然而然地擠進了林盡染的生活圈?

    周五下午,夕陽余暉在天邊僅剩一抹紅戳子。

    下課鈴一打,林盡染就已經整理好了根本沒怎麼動過的書包,眼神習慣性掃向秋洛。

    後者動作卻慢吞吞的,一點也不像要放學的樣子。

    秋洛像是這才注意到對方灼熱的視線,突然“哦”了一聲,道︰“今天不去拳擊館了。”

    林盡染一愣︰“為什麼?”

    秋洛指了指自己也纏上了繃帶的手背︰“打的太頻繁了,手會受傷的,要休息幾天,你自己也是。”

    林盡染看見他的繃帶微微蹙眉,情緒不太高的樣子,悶悶地說︰“知道了。”

    他拎起書包,正準備走,卻又听秋洛慢悠悠道︰“不過我可以帶你去另外一個地方。”

    林盡染其實對其他東西並不感興趣,但還是忍不住停下腳步︰“什麼?”

    秋洛神神秘秘道︰“跟我來。”

    ※※※

    秋洛帶著林盡染一路走小路,七彎八拐來到拳擊館附近一條巷子,盡頭處竟然是一間電玩城,五顏六色的霓光燈招牌在昏黃的落日下閃爍,時不時有殺馬特造型的青年進進出出。

    林盡染對這些廉價電子玩具一點都不感興趣,他只喜歡能發泄心中陰霾和刺激腎上腺素的娛樂活動。

    “沒興趣。”他單肩背著書包,轉身就要走。

    秋洛拉住他︰“別急嘛,這里面也有可以打的。”

    林盡染低頭看一眼他拉著自己的手,眉頭一點點皺起,仍是半信半疑︰“什麼東西?”

    秋洛帶著不情不願的林盡染,穿過煙霧繚繞的老虎機室,電玩城里封閉的空間充斥著嘈雜的音樂聲和人群的嬉鬧聲,夾雜著煙味和刺耳的音效,無論哪一種都令人感到厭惡。

    很快,兩人就找到了目的地——打地鼠機。

    林盡染一言難盡地看著秋洛︰“就這?”

    秋洛︰“就這。”

    他把手套遞給林盡染︰“試試唄,反正這幾天我都不能陪你去拳擊館。”

    林盡染一臉不屑︰“幼稚,無聊。”

    秋洛輕哼一聲︰“你不玩我自己玩兒,別是從來沒玩兒過,怕又輸給我吧?也對,畢竟除了家世,論學習、人緣、拳擊,你也沒幾個能超過我的。”

    他在心里哼哼,其實連家世也未必呢。

    林盡染單手插著褲兜,仍是不為所動的樣子︰“激將法?你以為對我有用?”

    秋洛不再理他,把換好的游戲幣往里投,戴上碩大的充氣皮手套,按下開始按鈕,游戲機閃爍過一圈燈光,屏幕上有可愛的小地鼠來回跳動。

    九宮格的小圓圈開始閃動,一只地鼠出頭來——

    “梆”的一下,一只手斜里閃電般伸來,重重錘中了地鼠腦袋。

    秋洛瞥他一眼︰“你搶我地鼠干嘛?”

    他還沒等到林盡染的回答,緊跟著第二輪打地鼠開始了,“梆梆梆”,林盡染眼疾手快地搶地鼠,來一個錘一個。

    地鼠冒頭的速度越來越快,兩人開始你追我搶,到了最後新地鼠的速度都快趕不上兩人搶人頭的速度,地鼠機被錘得框框作響,仿佛隨時會散架。

    秋洛撇撇嘴角,斜眼睨他︰“不是幼稚無聊嗎?你還打?”

    嘴上說著沒興趣,出手比誰都快。

    林盡染舔舔嘴唇,漫不經心地略過他纏著繃帶的手背︰“我只是看在你手不方便的份上。”

    秋洛︰呵呵︰)

    秋洛帶著他溜達了一圈,準備離開時,發現林盡染的目光瞄準了一個雙人射擊游戲機,腳步又猶豫著,不知該不該上前的樣子。

    秋洛心中好笑,果然是小蘿卜頭。

    他故意先一步走上前︰“這個看上去也很有意思的樣子,要不試試?”

    林盡染眉宇舒展,眼角帶著興味,又裝模作樣地別開臉,不緊不慢跟上去︰“隨便你。”

    秋洛從前學過一點射擊的皮毛,端槍的姿態自然而專注,脊背挺直,嘴角帶笑,頗有股貴公子的風度。

    林盡染用眼尾的余光打量他,右手利落抽出另一把,微微側臉,臉頰抵住手柄,大屏幕上的動畫已經開始播放,張牙舞爪的喪尸們一個接一個地跳了出來。

    兩人幾乎同一時間按下扳機,開始掃射,動作仿佛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啪啪啪的射擊聲極有節奏地此起彼伏。

    兩人較上勁似的,眼瞅著人頭的數字忽上忽下,你追我趕,很快一局結束,居然打成了平手,林盡染二話沒說,沖到前台一口氣換了一百個游戲幣。

    “再來!”

    秋洛也不甘示弱︰“再來就再來。”

    ……

    等兩人玩的盡興,從電玩城出來時,天都黑了。

    秋洛好笑地問︰“好玩兒嗎?”

    林盡染拖著步子往前走,心思似乎還放在打槍沒搶過人頭的憋悶上,差點要點頭,脖子突然梗住,他眼神飄忽,竭力維持著酷哥的表情,不咸不淡道︰“一般。”

    秋洛差點笑出聲︰“別忘了寫作業。”

    林盡染抿了抿嘴,這次居然沒有表達不耐煩,只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兩人一起走到分岔路口,秋洛沖他揮手告別,林盡染涼涼瞅他一眼︰“幼稚。”

    自覺瀟灑地抬抬手,便走了。

    秋洛嘖的一聲,沒有告訴他,那動作其實跟只招財貓似的。

    ※※※

    第二天,林盡染照例把作業丟到秋洛桌上,示意自己做完了。

    整個人懶洋洋地趴在桌上,仿佛身體被掏空似的累成狗,對其他人都愛理不睬,雖然也沒有不長眼的敢來惹他。

    秋洛奇怪地問︰“你昨晚做賊去了?”

    秋洛用這種口氣跟林盡染講話,周圍的同學們早就見怪不怪了,只是還在暗搓搓打賭,等著這個囂張的轉學生啥時候惹怒林盡染,被狠狠教訓一頓。

    那知林盡染非但沒有生氣,反而朝卷子隱晦地瞥了一眼。

    秋洛把他的作業翻了翻,突然發現這次的語文卷子竟寫的特別認真,有幾處錯誤居然自己改過來了。

    林盡染仍是平日里那副冷淡的姿態,視線照例望著窗外,秋洛順著他的目光落在窗戶上,卻在窗戶反光處,捕捉到一閃而過的視線。

    好半天,見秋洛一直沒說話,林盡染手里轉動的筆,一分鐘掉了三次,五分鐘換了兩個坐姿。

    秋洛終于把晨讀讀完,突然意識到什麼,轉頭對林盡染說了句︰“這次語文作業做的不錯。”

    好嘛,隔壁的動靜終于停了。

    轉眼又到了放學,秋洛收拾完東西,正要離開教室,卻見門口一道修長的身影雙手環臂倚在牆上,逆著夕陽的霞光,只看見一段高挺鼻梁和側臉的剪影。

    “林盡染,你怎麼還沒走?”秋洛想了想,說,“我手還得休息幾天呢,不能陪你去練拳。”

    林盡染兩只手都插在兜里,淡淡道︰“我知道。”

    秋洛︰“那你等我干嘛?”

    林盡染的姿態明顯頓了頓︰“我只是要待會再走。”

    秋洛不置可否地點點頭,剛走一步,突然手被拉住,他詫異回頭,林盡染依然不喜歡跟人肢體接觸,居然只是拉住了他的袖口。

    緊跟著,一瓶涂抹型創傷藥塞進了他手里。

    林盡染臉色依然沒什麼多余的表情,嘴里輕貓淡寫地道︰“多涂點,生產隊的驢都不敢像你這麼歇。”

    說完,他也不等秋洛有什麼反應,拎著書包扭頭就走,在他面前單手撐過欄桿,輕輕松松翻身道另一條走廊,消失在了拐角。

    秋洛嘴角微翹︰“……這家伙。”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28章 陪練(捉蟲)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28章 陪練(捉蟲)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