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別走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第29章 別走

    轉眼快到假日前的春游時間, 班上的同學都在討論這項一年一度、喜聞樂見的活動。

    這所貴族學校有自己的小、中、高學部,一群豪門子弟學業壓力遠不如普通高中那樣重,比起擔憂即將到來的高三和高考, 班級組織出去游玩才是頭等大事。

    “听說今年在臨市玩?真沒意思, 我們學校什麼時候這麼寒酸了?”

    汪琪捧著一台掌機玩的不亦樂乎, 听見隔壁女生們的對話, 點點頭應和道︰“可不是嗎?不說像去年那樣去沖繩玩幾天, 好歹找個海島度假也行。”

    一旁,剛把一個星期的習題全部完成的秋洛,從書本里抬起腦袋, 問前桌小胖墩︰“只有我們班還是一個年級, 還是全校都去啊?”

    小胖墩李凡凡搖搖頭︰“應該每個年級不一樣吧, 高三的學長們還有幾個月就要高考,听說他們畢業典禮後, 會包機出去畢業旅行, 當然不會和我們一起咯。”

    對了,還有幾個月就是高考, 然後是畢業典禮了。

    秋洛有一下沒一下地點著筆尖, 他最近在高三年級的教學樓徘徊過一段時間,探听到佔了他身體的穿越者一直稱病修養在家,沒來上學,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來。

    他若是一直不來,自己也沒辦法接近,但有一點可以確定,畢業典禮那天, 自己的父親就算再忙, 一定會從國外趕回來參加他的成人禮。

    秋洛點點頭︰“那倒也不錯。”

    汪琪陰陽怪氣地笑了一聲︰“你當然覺得不錯咯, 像你這種土包子,恐怕從來沒過家周圍十里地,去過最遠地方除了學校就是鄉下吧?算你走運,沾了我們的光,這次去香山游樂谷。”

    “記得帶上你的小飯盒和小水瓶,免得在里面連水都喝不起,哈哈。”

    秋洛伸出一根指頭,搖了搖,一本正經地道︰“這你就錯了,我去過最遠的地方是美國的聖波利亞中學,參加青訓營競賽。”

    汪琪的怪笑凝固在臉上,冷哼道︰“那是什麼?我听都沒听過,別是你吹牛。”

    秋洛和藹地拍拍他的腦袋︰“我理解,畢竟以你吊車尾的成績,與學霸有壁,這——麼——厚。”

    他兩手張開比了一個夸張的手勢。

    隔壁的女同桌和李凡凡都在悶笑,汪琪氣得要死,脖子都漲紅了,這窮鬼也未免太囂張了!

    他刷的從座位上站起來,沖秋洛逼近︰“你——”

    才發出一個音節,幾人身後突然籠罩了一道頎長的影子,清冷冷的聲音響起︰“喂,別擋道。”

    汪琪伸出去手頓時僵在空中,又默默縮回了自己的椅子。

    林盡染繞開他,拉開秋洛身邊的椅子坐下。

    秋洛問︰“這次春游你去嗎?听說去游樂谷。”

    汪琪又忍不住最賤︰“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稀罕去游樂谷啊,都是小孩子玩的。我都不愛去。”

    李凡凡也點點頭,畢竟以前集體活動林盡染從來不參加。

    秋洛哦了一聲︰“那挺可惜的,我好久沒出去玩兒了,正好放松放松。”

    林盡染正靠在椅背上假寐,略微睜開一條眼縫,掃一眼秋洛,居然破天荒地點了點頭,說︰“去。反正也沒別的事干。”

    汪琪見了鬼似的看著他,周圍的女生們听見,低低地驚呼了一聲,這個消息跟林盡染期末考考了一百分一樣夸張似的,飛速傳開了。

    不多時,原本春游稀稀拉拉的報名人數,突然開始成倍瘋長。

    秋洛目瞪口呆︰“有這麼夸張嗎?”

    李凡凡偷偷低聲告訴他︰“你別看他那樣子,林同學很受歡迎的。”

    林盡染沒事人似的,撩了撩眼皮,唇線若有若無地拉出一絲弧度︰“你以為呢?”

    ※※※

    活動當天,艷陽高照。

    香山游樂谷與其說是游樂場,倒不如說是一座集游樂、賞景、度假休閑、購物為一體的微型城市,佔地面積極大,幾乎比得上一些小城鎮。

    游玩時間是兩天一夜,住宿就在游樂谷的五星級酒店。

    學生們三三兩兩組成小團體在里面自由活動,李凡凡素來膽小,但又喜歡追求刺激,就拉著秋洛給他壯膽。

    “你要想玩鬼屋?”秋洛仰頭看著面前的一座幽深的小型古堡建築。

    中世紀教堂造型,灰沉沉的浮雕牆磚,屋檐下還有類似蝙蝠的玩意倒掛在那里,大門做成了怪物造型,張著血盆大口,等著膽大的玩家們願者上鉤。

    李凡凡躍躍欲試︰“試試嘛,听說這里做的很逼真的,扮鬼扮的特別像。”

    見秋洛猶豫的樣子,汪琪覺得總算能找到嘲諷他的地方了︰“又不是真有鬼,膽子這麼小,不如去玩兒旋轉木馬吧,那個適合你。”

    秋洛暗自皺了皺眉,從前他也不想信這世上會有鬼,但是經歷過靈魂轉換這種靈異事件,他內心確實對這些玩意有點忌憚。

    但是鬼屋里的鬼……應該是假的吧?

    若是人,他一點也不怕,只是那些看不見摸不著的玩意,總能聯想到那個佔據了他身體的穿越者,便有點惴惴。

    可是看李凡凡期待的眼神,秋洛無奈地點點頭︰“那你可得保護我。”

    他指了指自己瘦削斯文的身板,和細窄的手腕——以示自己柔弱可憐又無助。

    還沒等李凡凡開口,林盡染從兩人背後插到他們中間,硬是將二人分開,越過他們,率先邁入了鬼屋入口。

    他整個人半明半昧藏在門口陰影里,如同一個深入龍潭虎穴的勇士,停下來回頭看一眼,淡淡道︰“還不跟上。”

    幾人一看,立刻跟在他後面走進了古堡。

    血盆大口監控到有玩家入場,不斷發出詭異的怪笑和咀嚼吞咽的聲音,將一行年輕人統統吞進了肚子里……

    走進大廳,暗紅色的窗簾把陽光擋得嚴嚴實實,腳下是陳舊的紅地毯,血一樣的顏色,時不時有莫名的影子飛快竄過。

    桌上有顏色不同的小哨子,一人一個,吹響即代表游戲闖關失敗退出。

    一個管家模樣的NPC一邊引著玩家進入關卡,一邊介紹。

    “歡迎諸位勇士們來到囚禁城堡,實不相瞞,我的主人,城堡的公主愛麗兒,被神秘的鬼怪下了惡毒的詛咒,為了奪取寶藏,把她囚禁在了古堡的某個地方,伯爵和夫人都被鬼怪害死了,漸漸的,這種城堡幾乎沒有了活人,你們能幫忙找到公主,讓伯爵和夫人的靈魂安息嗎?”

    劇情並不復雜,管家話音剛落,突然面露痛苦,扼住自己的脖子,艱難而嘶啞地喊出︰“它——來了!你們小心……”

    管家的反應太過真實,倒在地上發出砰的一響,緊跟著腳踝被某種觸角狀的長須卷住,飛快拖向黑暗的通道。

    啪的一下斷了電,所有的光線都被抽走,大廳陷入一片死寂的黑暗,只剩壁爐上一對幽暗的蠟燭在發光,映照著牆壁上巨大的畫像。

    那是伯爵一家的合影,三人的眼神朝下,直勾勾與玩家們對視,氣氛極為滲人。

    四周安靜至極,幾人嚇了一跳,李凡凡一下抱住了秋洛的手臂,下巴上的肥肉都在發顫︰“媽呀,這也太突然了,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呢……”

    李凡凡的話音剛落,壁畫上伯爵的眼珠突兀轉了轉,看向了他,李凡凡嚇得瞬間噤聲,冷汗都出來了。

    汪琪心里直打鼓,這種時候卻也不肯丟了面子,率先摸索向了管家消失的甬道︰“不就普通一鬼屋嗎,能有多嚇人——啊啊啊!”

    他突兀一聲尖叫,不知發生了什麼,叫聲戛然而止,整個人被吞沒在黑暗里,消失不見了!

    這一下意外,秋洛心里也有點發毛︰“只有這一條路,我們要去找他嗎?”

    李凡凡還說要保護秋洛,如今整個人就差沒趴在他背後,瑟瑟發抖︰“走,走吧……”

    林盡染壓低眉眼瞥了他一眼,輕哼︰“這有什麼好怕的。”

    他伸手摸索著牆壁,沒走兩步,果然摸到一處機關,按下,通道的盡頭亮起一支火把,隱約照亮了前方的道路。

    “走吧。”林盡染腳步一頓,沖秋洛揚了揚下巴,酷酷地道,“要是害怕,可以拉著我的衣角。”

    說著,還把衣角扯了一小截出來。

    秋洛面無表情,嘴上不甘示弱︰“誰怕了?”

    他一邊說著,背後拖著李凡凡這個大胖子,一點點挨著牆角蹭著走,活像只背著殼的老蝸牛,兩只手觸角似的,小心翼翼往前探,稍有異常,就要縮回殼里蹲著。

    林盡染不知道秋洛不科學的詭異經歷,只當他怕鬼,薄唇抿了抿,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總算在某方面扳回一城似的。

    他正要開口,身側突然洞開了一扇小門,一團白色的影子飄了出來,一雙枯瘦如柴的手扒開凌亂的長發,露出一張毀容的恐怖的鬼臉,猛地飛向秋洛二人。

    秋洛驀地瞪大眼,在緊急反應下,動作快于意識,想也不想一頭撲上林盡染後背,巨大的沖擊力把林盡染撞到牆壁上,撞出一聲悶哼,差點擠成一張攤開的薄餅。

    背後的李凡凡愣愣暴露在女鬼視線里,毫無反抗之力被撲入小門, 啷一聲合攏,轉眼沒影了。

    幽暗的走道重歸安靜,只剩下擠作一團的秋洛和林盡染兩人。

    “糟了,李凡凡丟了!”秋洛有點懊惱地摸了摸自個腦門。

    林盡染揉了揉被撞痛的肋骨︰“趕緊走吧。”他也不想繼續呆在這個鬼地方了。

    兩人一前一後走出甬道,眼前出現一座石階旋轉樓梯,往上的門鎖著,只能往下走。

    林盡染在前面開道,秋洛跟在後面探頭探腦。

    樓梯下面一扇敞開的鐵門,里面像是一間囚室,靠牆處一把木質椅子,牆上排風扇不斷旋轉,陰沉沉的光線從排風口滲進來。

    牆上顯出劇情投影,原來椅子上綁著一個七八歲的小孩,瑟瑟發抖啜泣,面前一個面目猙獰的黑衣人,手持一柄刀,不斷用刀背抽打她,逼問小孩說出城堡寶藏的所在。

    還把伯爵切碎的指頭,當做食物喂給小孩,孩子用恐懼又仇恨的眼神看著他,大叫︰“我要殺死你!總有一天!”

    黑衣人獰笑著舉刀,手起刀落!

    噴灑的鮮血染紅了牆壁,一股血腥之氣瞬間彌漫了整個囚室,有溫熱的液體滴落在兩人臉上。

    秋洛有點毛骨悚然地摸了摸自己的臉,指尖傳來一股黏膩濕熱感,他眼楮瞬間瞪大——他居然真的摸到了血液!

    不像人血,似乎是雞血。

    這鬼屋的體驗感實在真實得令人作嘔,秋洛皺了皺眉,用力擦掉了自己臉上的雞血,朝身旁的林盡染望去,忽而,他發覺了不對勁。

    林盡染黑沉沉的眼神,直勾勾盯著對面牆上滲出來的血,沿著縫隙滴落在地面,沾染上曾經綁過孩子的椅子,地上還有一柄生蛌滿B帶血的刀。

    殷紅得滲人。

    鼻尖盡是腥臭的氣味,囚室回蕩著驚悚的音效,林盡染的呼吸聲越來越沉重,胸膛劇烈起伏,豆大的汗珠從他額角滴落,打濕了鬢發。

    秋洛臉色都變了︰“林盡染,你沒事吧?”

    林盡染的視線後知後覺地挪到他臉上,陰沉的瞳孔是一種極致的黑,那一瞬間,秋洛有種被嗜殺孤狼盯上的窒息感,汗毛倒豎。

    他的小指開始顫抖,緊跟著開始全身發顫,整個人像是被扼住了喉嚨,呼吸都變得渾濁困難。

    秋洛立刻伸手要拉他︰“我們出——”

    他最後一個字還沒說完,背後突兀響起一道低沉的冷笑︰“現在想走?太遲了,你們跟伯爵一家陪葬吧……”

    秋洛還沒反應過來,林盡染卻霍然轉身,漆黑的瞳孔里倒映出一個黑衣人模樣,他驀然瞳孔緊縮,無數掩埋在記憶深處的畫面碎片一樣涌上來。

    他眼眶泛起濃重的血色,身體已經不听使喚,一個拳頭如同打沙包一樣揮上了黑衣人的肚子!

    對方一聲悶哼,直接被打倒在地,捂著肚子震驚莫名地瞪著他︰“等——等等,我不是——”

    他話音未落,林盡染仿佛充耳不聞,單手拽住他的衣領,又是一個拳頭,對著他的腦門,下了死手!

    黑衣人嚇得往旁邊一縮,堪堪躲過,林盡染這次竟提起了那柄刀!

    “啊!”

    手起刀落的瞬間,一只手從背後閃電般伸出,強行鎖住了他的手腕。

    “住手!那不是真的!他只是工作人員!”

    秋洛死死扼住他的手腕,抱住林盡染的腰身,將人強行拖開。

    工作人員嚇呆了,這才想起呼叫應急裝置,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秋洛懷里的林盡染骨頭僵硬,如同一個溺水者般大口喘息,整個人像是從水里撈出來的,渾身被冷汗浸濕,手心里濕膩一片。

    “林盡染,林盡染,你清醒一點!”秋洛抱著他,用力把他手里的道具刀掰開丟掉。

    幽暗的囚室里,兩人靠在牆角,林盡染喉嚨里發出一聲潮濕的悶哼,呼吸急促地埋在秋洛懷中,單手箍住他的腰,力道之大,像是要將人勒斷。

    秋洛輕輕拍著他的背︰“沒事了,都沒事了。”

    混亂間,他摸到自己兜里的小哨子,放在唇邊,用輕柔的氣流輕輕吹響,單調但清脆的哨音在安靜的囚室里響起,吹起了一段不知名的簡單旋律。

    像一首童謠。柔和,輕快。

    林盡染漸漸恢復過來,緊繃的肌肉逐漸放松,頭半靠在對方肩頭,平復著呼吸,良久,嘶啞著嗓子︰“我好像,在哪里听過……”

    秋洛見他可以正常說話,終于松了口氣︰“你沒事了吧?剛才怎麼了?”

    林盡染閉了閉眼,臉色蒼白得嚇人,只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秋洛手臂都酸了,推了推對方想要起身,那一瞬,林盡染突然用力拽住了他的衣角,極小的聲音悶悶道︰“別走……”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29章 別走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第29章 別走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