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30章 不許踫他(小修)有補充內容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32、第30章 不許踫他(小修)有補充內容

    第30章 不許踫他(小修)有補充內容

    幽暗的囚室里, 血腥味漸漸散去了。

    牆壁上幾根燒到一半的蠟燭,微弱的火光在排風扇的氣流里不斷搖曳。

    那點昏暗的光線反復搖晃在秋洛和林盡染臉上,兩人依偎在牆角, 準確地說,是林盡染死活拽秋洛不肯身。

    秋洛無奈極了︰“我沒有走啊,但是我腿有點麻了。”

    周圍陰風陣陣,只有人的體溫能汲取一點勇氣和溫暖。

    林盡染耳根隱約染上一點微紅,不情不願翻個身, 背後抵住冰涼的牆壁, 腦袋埋在臂彎里, 唯有一只手還牢牢抓秋洛的衣角。

    秋洛有點好,拍了拍他的腦門︰“剛才是誰嘲我來?怎麼現在怕成這樣?”

    林盡染抬頭來,音低啞︰“我沒有害怕。”

    秋洛蹲下來,坐在他身邊︰“那你干嘛人?你剛才那樣子好凶, 要不是我拉住你,那一刀下去, 說不定非死即傷了。”

    不知哪個詞刺激到了林盡染,他渾身一震,瞳孔微縮,陰沉沉的眉宇間一股隱晦的惶然,被深深壓抑來。

    囚室外傳來一陣凌『亂』的腳步, 鐵門吱嘎一被推開, 幾個工作人員,還有方才被“鬼”捉走的汪琪和李凡凡, 都跑了過來。

    其中差點被林盡染砍死的“黑衣人”,正捂肚子,臉『色』鐵青, 又懼又怒,指林盡染道︰“就是這小子,簡直瘋了一樣,剛才差點殺了我!”

    林盡染抬,一雙黑闐闐的瞳孔盯他,目光箭一樣刺過去,渾身上下那股子戾氣幾乎無法掩飾。

    “黑衣人”跟他對視的一瞬,宛如被利劍洞穿頭顱似的,心里一涼,罵罵咧咧的只好憋回了肚子里。

    李凡凡和汪琪嚇得直吞口水,雖然林盡染從前脾氣也是相當不好惹,架是常有的事,兩人還從來沒有見過他這個樣子。

    鬼屋的負責人害怕得罪這些豪門子弟,出來和稀泥︰“算了算了,只是個未成年的孩子……”

    林盡染扶牆壁站身,從工作人員那里要回己的手機,撥了個電,淡淡道︰“一兒有人帶你去醫院治療,費用和賠償讓你滿意的,還有麼需要你可跟他們說。”

    黑衣人總算听到一句人,哼了一不吭氣了,他也沒指望林盡染這樣的人道歉,只在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個遍,詛咒這些萬惡的有錢人早點破產。

    林盡染一刻也不在這里呆下去,拽秋洛拔腿就要走。

    “抱歉啦,他剛才也不是故意的,真是你們這鬼屋扮的實在太『逼』真了,我們才這麼入戲。”

    秋洛用手肘捅了捅林盡染的胳膊︰“你說對不對?”

    林盡染長這麼還不知道道歉兩個字怎麼寫,回頭皺眉頭不興地瞅了秋洛一,又閉上點點頭。

    鬼屋的工作人員總算不再說麼。李凡凡和汪琪兩人面面相覷,林盡染人不是頭一回了,汪琪還被他的鞋子砸過臉,可看他服軟還是頭一次。

    ※※※

    晚上,家在游樂谷的五星酒店過夜,兩人一間豪華雙人間,秋洛和李凡凡到一組。

    電梯走到十七樓,李凡凡正跟秋洛哭訴,他被秋洛丟給鬼之後,遭受了多的心理創傷。

    卻見房間外的走廊上,一道修長的身影正斜倚在牆上,林盡染換了一件黑『色』衛衣,曲一條腿踩牆壁,雙手環臂,目光掃過兩人,清冷冷的嗓音嗤了一︰“真慢。”

    秋洛一愣︰“你不是跟汪琪到一間了嗎?你們住隔壁?”

    林盡染舌尖輕輕抵住口腔內壁,不緊不慢『舔』過齒貝,視線涼涼落在李凡凡身上,面不改『色』道︰“哦,李凡凡說他跟汪琪一住,所找我換房間了。”

    秋洛扭頭看向李凡凡,後者一副欲哭無淚的表情,在林盡染有若實質的目光壓迫之下,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是……啊……那我,那我過去了……”

    與林盡染擦身過時,他勾一點嘴角,拍了拍小胖墩的肩,指間夾一張黑『色』房卡︰“別忘了你的房卡。”

    房間內部非常寬敞,有小廳,陽台,還有全套的電競設備,浴室干濕離,淋浴間外側還有一個情趣浴缸。

    秋洛累了一天,直奔浴室洗澡,待吹干頭發,他穿一件棉質t恤走出浴室。

    林盡染正坐在電競椅里游戲,整個人懶洋洋地眯,電腦屏幕的光線在他臉上不斷變換,帶一股『迷』離的虛幻感。

    听到動靜,他回頭,秋洛哈欠指了指浴室︰“到你了。”

    他往其中一張床就地一滾,皮子直架。

    林盡染抿了抿嘴,腳步龜速在他床邊徘徊︰“你這就要睡了嗎?”

    秋洛勉強睜開皮︰“你別是洗個澡都要我陪你吧?”

    林盡染像是被仙人掌的刺扎了一下,眉頭挑得老︰“今天那只是意外!”

    秋洛翻個身,敷衍地點點頭︰“知道了知道了。”

    林盡染狠狠閉上嘴,一頭扎進了浴室,很快響放水的音。

    秋洛趴在床上折騰了一兒,沒到越來越清醒,干脆坐身『摸』出手機刷學校的論壇帖子。

    他曾試圖聯系父親,和父親身邊的秘書,但他不敢直接把離奇的經歷和盤托出,只發了一些模糊的信息,無一例外全部石沉海。

    秋洛本來也沒有指望這天真的法能行得通,連那些有頭有臉的商業亨要聯系父親,預約都不定找得到門路,更何況區區一個無名中生。只怕直接當做垃圾信息過濾掉了。

    他前幾天在論壇匿名發過一條詢問“秋洛”學長動態的帖,回帖的說法很多,終于,他刷到一條消息稱,秋學長病初愈,不日就要回來上課了。

    秋洛心中一跳,機這不是來了嗎!

    他刷了半天帖子,牆上的掛鐘指針都快轉點了,浴室里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林盡染怎麼還沒出來?可別是掉進去了吧?

    秋洛嘆口氣,敲了敲浴室門︰“林盡染,你在里面蛻皮呢?我上廁所啦。”

    門內沒有傳出半點回應。

    秋洛眉心一跳,不是出了麼事吧?

    他用力扭動門把手,本為要很力氣才能開,沒到林盡染壓根沒鎖門,一擰就開了。

    秋洛一進門,就看見林盡染躺在單人浴缸里,半個腦袋幾乎淹沒到洗澡水里。

    他一驚,立刻沖到浴缸邊,拽對

    第30章 不許踫他(小修)有補充內容

    方的胳膊把人拖了來,用力拍了拍對方的臉頰︰“林盡染,醒醒!”

    洗澡水早冷透,林盡染全身皮膚冷得像是裹了一層薄冰,他『迷』『迷』糊糊睜開,突地一個激靈,清醒了。

    林盡染猛地從浴缸里坐來,水花濺了秋洛一頭一臉︰“我睡了?”

    秋洛沒好氣地抹把臉︰“你這都能睡?我還為你是昏過去了呢!我的膀胱要是能再支撐久點,明天你就要成學校最的了,被己的洗澡水淹死在浴缸!”

    他音剛落,視線掠過林盡染光溜溜的身體,最後猛地停留在他胸口好幾道縱橫交錯的傷疤上,最長一道長達十幾厘米,從左肩斜跨左胸,也不知道當時縫了多少針。

    歪歪扭扭的疤痕像條難看的蜈蚣,這麼多年過去,依然能看見清晰的痕跡,可見當時的危險,長攏的肉和健康的皮膚顏『色』涇渭明。

    “你這是……”

    林盡染這才意識到己是『裸』的,臉『色』驀地一變,他沒有像一般人那樣害羞遮住下半身,反第一時間側過身,擋住了胸口的疤痕。

    “別看了。”林盡染悶悶地道,視線盯住了浴缸邊緣顫巍巍滾落的水珠,“難看……”

    秋洛突地聯到今天在鬼屋,他反常的狀況,滿身暴戾地差點把人死。

    那投影在牆壁上的劇情,黑衣人就是用刀不斷折磨城堡的公主,最後一刀捅進了她的心髒。

    秋洛匆匆轉身,心里騰一個不太好的猜測。

    身後傳來水和衣料摩擦,林盡染連身體都沒擦干,逃似的跑出了浴室。

    秋洛出來時,窗台映一道孤零零的影子,他無推開陽台的門,林盡染正倚在青灰『色』的鐵欄桿上,夜幕星辰閃爍,卻沒有一顆落在他底。

    他臉上沒有悲春傷秋的表情,神深邃,沉默地凝視虛空里的麼東西。

    “你問麼就問吧。”

    秋洛眨眨︰“你說麼就說,我听呢。”

    “其實我都快忘記了的,經是十年前的事了。”林盡染的音輕飄飄的,秋洛要湊得很近才能听清。

    “我七歲那年曾被人綁架過,綁匪綁了我卻不要贖金,只提出一個要求,要我爸單獨去見他。”

    秋洛皺眉頭︰“跟你家有仇?”

    林盡染不確定地點點頭︰“是的,但我也不知道是麼深仇恨,我身上的傷口,都是他為了泄恨,拿刀劃的……”

    “當時我一直在祈禱,有人來救我就好了,隨便麼人都好。”

    秋洛心里一沉︰“那你爸去了嗎?”

    林盡染低低了一,雙手抓緊了欄桿,指尖用力地泛白︰“他沒有。”

    “那天的事我記不太清了,只記得地上都是血,身上很疼,我一直等到天黑,我爸也沒有來救我,因為他有一場重要的議要主持,他也沒有報警,因為傳出去,影響他的譽。”

    “最後,他只派了一個秘書帶錢過去,放下錢就走了,綁匪沒有達到目的,當然不肯放了我。”

    秋洛陷入片刻的沉默,他很難象這世上有這樣的父親︰“那你是怎麼得救的?”

    林盡染胳膊肘撐在欄桿上,食指抵住太陽『穴』,好久,才沉沉地道︰“哨子……”

    秋洛一呆︰“麼?”

    林盡染神縹緲︰遠眺漆黑的夜幕︰

    “當時我听見了哨子的音,綁匪誤為是有人找到了我,于是他要帶我轉移,他為我是小孩子輕視我,卻不知我的力氣其實很,上車的那一刻,我用力踢中了他的□□……”

    秋洛舒展開眉宇︰“然後你就跑了?”

    “不。”林盡染回頭看了他一,那神映襯遠方霓虹的微光,時明時滅,宛如垂死的星子,“我本可跑,但我沒有,我搶過了他的刀,狠狠地扎進了他的胸口。”

    秋洛噤了,沉望他。

    “後來我也不知道了,我被人找到的時候滿臉是血,既不哭也不喊,痛感好像被麻痹了,再往後,我就被送去了國外療養。”

    林盡染嘲弄地牽嘴角︰“听說那個人沒有死,被關進了牢里,我知道後只覺得很遺憾,如放在現在,我一定不給他喘氣的機。”

    秋洛听到前半句時暗暗松了口氣,後半截時心里又開始發沉。

    林盡染一直用余光注意他的表情,忽一,意寡淡︰“我開玩,你還真信嗎?”

    秋洛扯了扯嘴角,哪里好了?

    “所,你是因為這個原因,才一直跟你爸不對付?”

    林盡染這次沉默的時間更久了,良久,才緩緩開口︰

    “小的時候,我總是不明白,我究竟哪里做得不好,他才不喜歡我,那時我終于懂了,我只是一個多余的人,不被任何人期待,根本無關痛癢。他還有別的孩子,或許沒有我的存在,他更興。”

    秋洛張了張嘴,突然覺得己也有笨嘴拙舌的一天,絞盡腦汁也找不出題安慰他。

    最後只憋出一句︰“才不是那樣!”

    秋洛了,誠懇地道︰“你除了老是板一張臉,脾氣臭,死鴨子嘴硬,古文很爛還愛裝酷之外,還是挺可愛的。”

    林盡染︰“……”

    原來在這家伙心里,他居然這麼糟糕!

    他臉『色』更臭了,黑一張臉回到屋,把己丟到另一張床上,被窩蒙住腦袋,翻個身背對秋洛。

    秋洛抓了把頭發,也爬上床︰“那我關燈睡覺咯?”

     嚓一,臥房陷入一片黑暗,唯有清冷的月『色』透過窗戶,在地板上流淌。

    隔壁傳來的音,林盡染重新翻身回來,一雙楮無凝視秋洛︰“你能再吹一遍哨子,給我听听嗎?”

    秋洛根本沒睡,爬來才哨子丟在鬼屋了,他余光注意到牆角里的盆栽,光腳噠噠跑過去,摘了一片葉子︰“我好久沒吹過這玩意了,你將就吧。”

    說,他把葉子放在唇邊,控制氣流從葉子兩側繞出,悠長溫柔的調子在黑暗里響,讓人感到寧靜和安然。

    吹完最後一段旋律,秋洛扭頭一看,林盡染不知何時閉上,呼吸平穩得像是睡了,唇角帶一絲極淡的意。

    秋洛長舒一口氣,也窩進被窩進入夢鄉。

    片刻,黑暗里林盡染復又睜開,他從己床上身,挪到秋洛身邊,靠坐在床前地毯上,他轉頭,無無息地凝視熟睡的秋洛,低

    第30章 不許踫他(小修)有補充內容

    喃喃︰

    “是你嗎……”

    ※※※

    春游過後,兩人又恢復了單調忙碌的學校生活,偶爾放了學相約去拳擊館發泄過剩的精力,或者呆在教室里苦哈哈地做作業。

    秋洛總覺得林盡染越發粘他了,時不時就在各種時候出現,在己視野里刷存在感。

    他要去三年級的教學樓探情報,還得跟做賊似的,避林盡染走。

    皇天不負有心人,在秋洛蹲守了一周後,那個穿越者終于來學校上課了。

    整個年級都在議論這件事,與之比肩立的熱度,則是“秋學長”一落千丈的『摸』底測試成績,和班上的排名。

    這天放學,秋洛早早就收拾好了書包,一下課鈴,就飛也似的沖了出去。

    他七彎八拐地躲在三年紀走廊的牆壁後,遙遙看一個穿黑『色』西服的管家模樣的人,正在班級門口等待。

    秋洛按捺住心中激動,焦急地思考,到底該不該上前直接找管家,是直接明說真相,還是先試探?

    下一刻,“秋洛”從門口走出來,順手將書包遞給管家,兩人說了句麼,一前一後往走廊另一側走去。

    秋洛珠一轉,悄悄綴在後面,混在放學的人群里,不緊不慢跟兩人。

    走廊盡頭只有衛生間,沒有樓梯和別的出口,秋洛飛快繞到另外一條走道,跑到兩人前面,一邊觀察他們的方向,率先貓進衛生間。

    片刻,穿越者和管家然後腳進來了。

    秋洛屏住呼吸,從隔間門縫里往外看。

    他發現穿越者的行為舉止,竟跟己如出一轍,就連面部表情和行走的腳步間距都十相似,洗手的時候,也拿右手握左手手指尖攥洗。

    要不是他腦海里有清楚的記憶,和穿書的劇情梗概,他幾乎都要相信對方就是真的秋洛。

    這也未免太奇怪了。難道這個穿越者能讀取身體記憶?

    秋洛夾緊了眉頭,那還怎麼整?己一點優勢都沒有,就算父親站在己面前,都不相信己才是他的親兒子!

    恰在這時,“秋洛”從管家手里接過手帕擦手,低頭看己的手,忍不住感嘆了一︰“手指靈活的感覺真好啊……”

    管家霍然抬頭,枯瘦的手指堵住了他的嘴,左右警惕地看了看,見四周無人,壓低音︰

    “小少爺,你病初愈,身體還有些不習慣是正常的,這些事情,就不要在同學面前說了。”

    從秋洛的角度,看不見穿越者的表情,卻能看見管家一臉慈眉善目的模樣,甚至還撫上穿越者的臉頰,拇指輕輕蹭去沾到的一滴水珠。

    一瞬間,秋洛內心掀了驚濤駭浪!

    穿越者說的是麼意思?

    管家的看似滴水不漏,換作旁人絕對察覺不到異常,但秋洛卻知道,從前管家雖然對他畢恭畢敬,但『性』格十古板冷淡,從來不對己做出超過主僕外的親密動作,更不『露』出這麼和藹的表情。

    突然,他管家家中,似乎有個癱瘓在床的兒子,應該和己差不多。

    一直來,己居衣食住行都由管家負責,那天晚上,最後一個見到的也是他……

    秋洛只覺前一陣暈眩,一顆心不斷下沉,幾乎要墜落谷底,後頸汗『毛』根根倒豎,一股陰寒之氣沿脊椎骨爬上來,直竄天靈蓋。

    他腦子里嗡嗡作響,思緒如『亂』麻,呼吸都錯『亂』了一拍。

    難道背後是管家在搞鬼嗎?

    幸好,他剛才沒有貿貿然直接找上門聯系管家,不然簡直就是羊入虎口,生怕己涼得不夠快。

    就在他腦快速思考的時候,那廂,管家和冒牌貨經一前一後離開了衛生間。

    秋洛輕手輕腳跟出去,保持一個不近不遠的距離,裝作一個放學的普通學生,吊在兩人後面,跟下樓。

    這個時候,放學的學生們經走得差不多,樓梯間人很少。

    這樣安靜的氛圍里,身後突然響一個熟悉的音,喊住了秋洛,貝在樓梯間回『蕩』,生怕前面的人沒听見。

    管家和“秋洛”同時停駐腳步,兩人回頭的瞬間,秋洛呼吸一窒,覺得己的心跳都要停擺了!

    “你怎麼在這兒呢?”李凡凡跑過來拍了拍他的肩。

    樓梯間為數不多的幾個人,全部的目光一時間都落在他身上。

    秋洛內心在狂跳,面上鎮定若地扭頭看向李凡凡︰“我剛看見李老師在這邊,本來有問題問她,沒找到,算了。”

    “哦。”李凡凡也沒有多,“那我先走了。”

    管家和假秋洛對視一,似乎也很意外學校里居然有個同名同姓的學生。

    管家渾濁的目光像隱沒在草叢里的老蛇,深深看了看他,才繼續下樓。

    反正也被看到了,秋洛干脆正光明地走在他們背後,直到那兩人身影轉過一個拐角,不知往哪個方向走了。

    可惡,跟丟了!要不是被李凡凡喊了那麼一嗓子,說不定能探听到更多信息的。

    秋洛在岔路口四處焦急尋找了一,最後只好作罷,算道回府,後再辦法。

    不料,他剛一回頭,赫然發現己身後竟有三四個黑衣保鏢。

    “小子,你鬼鬼祟祟的,跟蹤我們家少爺嗎?”

    秋洛心里猛地一沉,這些保鏢不是己原來那些保鏢!他們麼時候竟然被全部替換了一遍。

    他皺了皺眉,『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我不懂你們在說麼,我只是要放學回家,不走這里能走哪里?學校是你家開的?我不能走這條路嗎?”

    兩個保鏢對視一,其中一個低道︰“小子還挺囂張的,我警告你,我們家少爺不是你這種人能接近的,少歪主意。”

    說,那人輕蔑地俯視秋洛略帶稚氣的臉,伸手要去推搡他的肩——

    秋洛垂在身側的手捏拳,正要擋開對方的手,不料,他斜後方竟突兀飛來一腳,極的力道,狠狠把那人踹了個趔趄!

    一只手閃電般伸出,牢牢扼住了保鏢的脖子,林盡染五指骨節明有力,幾乎將人抓離地面,直抓得人脖子青筋暴,臉頰泛一片窒息的『潮』紅。

    他的臉『色』陰沉至極,滿身暴戾有若實質,他壓低了沙啞的音,附在那人耳邊沉沉道︰

    “不許踫他,不管你們是誰家的狗,都給我滾!”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32、第30章 不許踫他(小修)有補充內容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32、第30章 不許踫他(小修)有補充內容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