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31章 擁抱嘴硬心軟,真好哄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33、第31章 擁抱嘴硬心軟,真好哄

    第31章 擁抱嘴硬心軟,真好哄

    誰沒想到會莫名其妙沖出來一個少年, 其他幾個保鏢嚇壞了,趕緊前扯開他。

    彼時恰好有幾名剛補完課晚歸的同學,從樓道另一端走過, 正好撞見林盡染暴怒掐住保鏢脖子的一幕,驚惶地大叫一聲︰“殺人了!”

    分貝的尖叫一傳十,在安靜的樓道里反復回『蕩』,引得其他幾層樓留守的老師學生,紛紛走出教室向聲源張望。

    不知道一幕被多少人了去。

    “快放手, 林盡染!只是個誤會!”秋洛眉頭狠狠一跳, 立刻拉林盡染的手, 生拉硬拽把他拉回來。

    林盡染壓低眉頭,神死死盯對面幾個保鏢,冷一張臉,像只易燃易炸的炮仗被點燃了引線。

    “什麼玩意, 竟然敢打你!”

    有個保鏢似乎認出了對面是個不好惹的人物,想起管家吩咐過只是試探一下秋洛不要鬧大, 暫且忍下口氣,硬邦邦地道︰“抱歉,誤會而已,並沒有要打人,我們走。”

    直到幾人的身影徹底消失, 林盡染才收回不悅的目光, 不滿地了秋洛一︰“你不是能打嗎,好被我見了, 要不你就得吃虧了。”

    秋洛嘆口氣︰“你太沖動了,剛才那麼多同學見你掐人家脖子,指不定又要傳出什麼流言蜚語, 次在游樂谷的鬼屋,就很多對你不利的流言。”

    林盡染把包換了一邊背,神凶,臉是滿不在乎的神情,迎夕陽眯了眯︰“誰理他們,反正不是第一次,不是最後一次,愛怎麼說怎麼說,你有人敢當我的面說麼?”

    外面都把你傳成打人不眨的大魔頭了,誰敢找個死?

    秋洛無奈地搖搖頭︰“以後收斂點吧,你明明不是麼暴力的。”

    林盡染突地停駐腳步,回頭睨他一,悶悶道︰“如我就是麼暴力呢?要不怎麼去你家拳擊館打拳?”

    他別開臉,薄唇抿得緊緊的,臉頰繃出顴骨的形狀,盯住走廊欄桿邊的花叢,像能把花苞都盯開似的。

    秋洛意外地他,不知道林盡染在鬧什麼別扭,珠轉了轉,似乎回過點味來︰“我的意思是說……剛那家伙脖子特別粗又特別硬,你的手抓痛了嗎?”

    林盡染耳朵尖動了動,刷的一下回過頭,臉那點未消的余怒一下子褪了一干二淨,眉都舒展開來,特地從褲兜里抽出手,拿食指蹭了蹭鼻尖︰“一般吧。”

    秋洛在心里暗笑,然是小屁孩一個,嘴硬心軟,真好哄。

    ※※※

    再有幾天就是運動會,班主任羅老師開始張羅大家踴躍報名,為班級爭光。

    李凡凡最近在追星,交作業的時候秋洛注意到他做了個新發型,是當下明星圈最流行的日韓風『潮』男發型,發『色』燙成了特別醒目的銀灰『色』。

    配合李凡凡那張肉嘟嘟的小圓臉,宛如腦門蓋了個不袗鍋。

    李凡凡渾然不覺自的發型有哪里不對,特別得意地秋洛顯擺︰“秋同學,你我的新發型帥嗎?我特地請的專業造型師,預約了好久才預約呢,說很多明星都是他做的造型。”

    秋洛強忍住笑意,點點頭,翹起大拇指,道︰“帥,特別帥,走在路,回頭率一定超級吧?過幾天運動會,你一場,肯定就是全場最靚那個崽!”

    李凡凡興極了︰“是吧!我好喜歡,你真有光,不如給你做一個吧?”

    秋洛一連連擺手︰“不了不了,我雖然喜歡,但是樸素點好。”

    身旁的林盡染正懶洋洋靠在椅背歌,聞言掀了下皮,撥下一只耳機,納悶地道︰“有麼夸張嗎?”

    李凡凡得意洋洋地用余光瞥了林盡染一,美滋滋地轉回身繼續,沒想到他有把林盡染比下去的一天。

    林盡染斜瞅了瞅秋洛,神頗為不屑的樣子,嘴里閑閑道︰“你的審美真是無『藥』可救了。”

    秋洛一邊做習題,一邊隨口道︰“是你不懂欣賞凡凡同學的可愛之處。”

    “秋同學,你真好!”小胖墩見句話,可感動壞了,恨不得來給他一個熊抱。

    林盡染眯了眯,嘴里不服氣地小小聲吐出一個語氣詞︰“嘁。”

    ※※※

    轉到了運動會當天,所有年級的課程全部取消,海洋般的人『潮』雲集在大『操』場觀眾台,跑道邊緣每隔十米就立一根彩旗,整整齊齊的彩旗迎風飄揚,氣氛熱鬧至極。

    秋洛不是方陣儀仗隊的一員,他抱自的小水壺坐在觀眾台,一只手擋太陽,遠遠朝『操』場眺望。

    忽然,一個醒目到反光的腦袋進入了他的視野。

    林盡染手腳地站在儀仗隊第一排,他是掌旗手,修勻稱的身材包裹在黑『色』制服里,雙腿筆直,脊背挺拔,制服胸口一根金『色』的細鏈條連扣子,隨他行走的步伐擺動。

    他腰間別一把裝飾『性』的西洋劍,皮帶在腰腹處收緊,細窄得恰到好處,腳一雙黑『色』筒靴。

    他面容英俊,五官凌厲,直視前方領隊前行時,整個人凜冽如劍,氣勢如虹,獨樹一幟的氣質在茫茫人海里有如鶴立雞群,尤為顯。

    ——如沒有那一頭染成金『色』的殺馬特發型的話。

    密密麻麻的儀仗隊方陣人『潮』中,林盡染那顆金燦燦的腦袋,宛如黑夜里的螢火蟲一樣無比醒目。

    硬要形容的話,遠遠去,就像脖子頂了只帶刺的燈泡,在艷陽下閃閃發光。

    秋洛注意到林盡染時,他正在喝水,差點沒一口水噴出來。

    “那家伙搞什麼鬼?”

    片刻,林盡染如同凱旋的將軍一樣回來了,在秋洛身旁坐下,特地捋了捋自的新發型。

    旁邊的李凡凡羨慕嫉妒恨地望他,委屈極了,那樣子仿佛在說,自

    第31章 擁抱嘴硬心軟,真好哄

    再不是運動會最靚的崽了,風頭又被該死的林盡染搶走了!

    秋洛極力控制自的面部表情,防止嘴角抽筋︰“你頭……”

    林盡染懶懶往椅背一靠,兩條腿隨意搭在一旁,依然是那副酷酷的表情︰“一般吧。為了遷就你的審美,我就勉為其難做出一點犧牲好了。”

    秋洛心里笑得震天響,但他以過硬的素質良好的道德品行,深深呼一口氣,啊,忍住不笑。

    不行,太難了。

    他極力抿嘴,要笑不笑地望林盡染,燦金『色』的陽光照耀在天空,落在他彎起的楮里,像兩顆盛放的星︰“來你今天就是夜空里最閃亮的那顆星了。”

    林盡染鼻子里輕輕哼出一聲,仿佛對他的表揚很不屑似的,隱隱翹起的嘴角卻像個要到糖的小孩,飛揚的眉宇是遮遮不住好心情。

    次運動會秋洛報名了一百米障礙賽,團體接力跑,他向來喜歡運動,難得參加一下集體活動不錯。

    隔壁班的女生們都穿統一的啦啦隊運動短裙,手里兩團流甦彩球,聲音整齊劃一地在為班的同學加油打氣。

    跑道跑步的選手跑得更有勁了。

    秋洛有些羨慕地望了一,感嘆︰“是有多受歡迎才有的待遇啊。”

    一旁的汪琪嗤笑道︰“你就羨慕嫉妒恨吧,人家家里是x市的官,前途無量,我你不如回去睡一覺,畢竟夢里什麼都有。”

    秋洛涼颼颼道︰“總比某些人場只會怕拖後腿而被喝倒彩好。”

    “你!”

    林盡染順他的目光望過去,撇撇嘴︰“有什麼難的。”

    秋洛沒好氣地道︰“對你來說當然稀松平常了。”

    李凡凡敲了敲他後背︰“秋洛,那邊老師在喊下一場準備了,好像到你了。”

    秋洛拍拍衣擺起身︰“那我走了。”

    他順通道快速跑到比賽準備區域,在老師的指示下,在自的賽道站好。

    那廂,觀台,林盡染等秋洛一走,立刻抬起腳尖踢了踢李凡凡的小腿︰“東西準備好了嗎?”

    李凡凡一拍胸脯︰“放心吧老大!”

    林盡染又踹了汪琪一腳,神瞥過去,淡淡吩咐︰“有你們,都去幫忙。”

    汪琪欲哭無淚,怎麼又招到尊爺了。

    秋洛今天穿了一身『色』運動衫,袖子挽到手肘,『露』出兩截緊實的手臂,他目光專注地盯前方的障礙物,雙手松松握拳,身體微微前傾,渾身肌肉緊繃,隨時準備沖出去。

    突然,台方向傳來一陣整齊的喧嘩聲,隱隱約約叫秋洛的名字。

    他詫異回頭,只見自班級的方向,全班集體起立,有的人拿流甦彩球,有的人拉橫幅,有人在揮舞小旗子。

    橫幅“秋洛宇宙第一!”、“秋洛永遠滴神!”、“秋洛必贏”等等字樣。

    一邊喊一邊像啦啦隊一樣手舞足蹈。

    緊跟,隔壁班級起了一陣『騷』動,仿佛得了什麼指示,稀稀拉拉開始有同學站起來,給秋洛吶喊助威,只不過那有氣無力的聲音,更像是被迫的。

    就連學校的運動會廣播,開始播放給秋洛加油的小作文。其他年級班級開始頻頻朝邊好奇的張望,詢問秋洛是誰?那不是年級的一位學嗎?

    有史以來最盛大的加油下,秋洛成了全場矚目的焦點,跟他一起比賽的其他選手,尷尬又羨慕地站在自跑道,感覺比賽沒開始呢,冠軍就成了別人的一樣。

    秋洛又好氣又好笑地回頭,觀台唯一一個沒有喊口號的家伙,正扶欄桿朝他招手,又不是標準的招財貓手勢。

    隨比賽一聲槍響,秋洛箭一樣沖了出去,身後的吶喊聲震天動地,幾乎引起全場側目。

    不知是否真有加成,秋洛輕松越過所有障礙,成功奪得第一,像完成了某種使命似的,朝觀眾台的招財貓對揮手。

    知道的明只是中運動會,不知道的,那架勢,只怕要以為是奧運會了。

    最後一個項目是團體接力跑,以班級為單位,秋洛林盡染都在其中,分別拿第一棒最後一棒。

    中間幾位同學平日運動都不錯,今天卻運氣不佳,沒有發揮好,原本秋洛遙遙領先的第一棒,到了林盡染手里,已經落後別人一大截了。

    他從同學手里接過最後一棒,深吸一口氣,拔腿就跑,依仗腿的優勢,跑一步頂別人一步半,他步伐極穩,拼命往前沖刺。

    一頭耀的金『色』發型,在速奔跑下,蓬松成了一只金『毛』大獅子,格外引人注目。

    很快,大半圈跑了過去,只剩下最後一段沖刺的直路。

    盡頭處,第一棒的秋洛就站在終點,不斷朝他招手。

    突兀的,不知是誰在奔跑中踢中了一塊小石頭,正好飛向林盡染,他一步踏在尖銳的石頭,腳一歪,整個人顛了一個趔趄,腳踝給歪了!

    短短一瞬,原本即將追第一的林盡染,又落後成了第三。

    班的同學發出失望的嘆息,唯有秋洛在終點處,不斷揮舞雙手,生怕對方不見似的,在原地一蹦一跳︰“沖啊!林盡染!”

    他的聲音淹沒在嘈雜的人海里,林盡染咬住後槽牙,按捺住腳踝火辣辣地疼,不管不顧繼續往秋洛的方向全力奔跑。

    五十米、三十米、十米……五米、四米……

    離秋洛越來越近,周遭一切干擾物雜『亂』的聲音都消失了,他的中只剩下秋洛的身影,不斷在給自鼓勁揮手。

    到終點的那一刻,林盡染幾乎忘記了是在進行接力跑,他秋洛朝他張開雙臂,腦海里一片空,下意識張開雙臂,猛地沖進了對方懷里。

    兩人緊緊抱在一起,鼻尖充斥少年意氣的汗水朝氣,

    第31章 擁抱嘴硬心軟,真好哄

    巨大的沖擊力,撲得秋洛接連後退了好幾步,才勉強穩下身形。

    林盡染前的視野仿佛在晃動,胸膛快速起伏,劇烈跳動的心髒幾乎要跳出胸腔。

    秋洛狠狠地拍了拍他的背,一邊笑一邊大喊︰“林盡染,我們贏了,我們是第一!你好厲害!居然反敗為勝了!”

    林盡染似被他漲的情緒所感染,跟『露』出笑意,前有未有的柔。

    然而個熊抱緊緊只持續了短短幾秒鐘,秋洛就放開他。

    林盡染沒來得及品味那股微妙的悵然若失,班的同學們就沖了過來,把兩人團團圍在中間,嘰嘰喳喳地慶祝起來。

    一場運動會終于到了尾聲。

    回教室時,秋洛發現林盡染的腳步不太正常,拉住人,拽起他的褲管一,才發現林盡染腳踝都腫起了一大塊。

    秋洛有點急︰“是跑步時崴的嗎?你剛怎麼不說啊。”

    林盡染滿不在乎地道︰“點小傷算什麼,過幾天就好了。”

    秋洛他不太方便走路的樣子,扶他在林蔭道邊的石椅休息︰“你在等,我一會就來。”

    說罷,他就向醫務室跑了過去。

    等他拿到冷敷的『毛』巾『藥』膏,匆匆趕回去時,已經是一刻鐘之後。

    遠遠的,秋洛見林盡染身旁站了個瘦瘦的男生,正跟他說話,待秋洛走近了仔細一,心中猛地一驚,竟然是假“秋洛”!

    他猛然想起腦海里的劇情,魂穿後的“秋洛”在學校里對林盡染一見鐘情,開始明里暗里接近他,可惜對方心冷如鐵,根本不作回應。

    跟就是老套的真香梗,林盡染又掉過頭,放下身段面子,用熱臉苦苦貼對方的冷屁股,開啟了漫漫追妻火葬場之路。

    “不會吧,劇本就開始了?”

    秋洛突然覺得掌心有股灼熱感傳來,低頭一,他掌心有顆紅痣,原本顏『色』很淡,才注意到顏『色』居然鮮紅起來。

    假“秋洛”似有所覺,抬頭了他一,面『露』古怪之『色』,很快就走開了。

    “你們倆剛剛說什麼了?”

    見秋洛皺眉頭一副興師問罪的態度,林盡染有些詫異,攤開手里醫館跌打損傷膏︰

    “沒說什麼呀,那家伙我受傷了,給了我一瓶『藥』,說什麼羨慕我能在跑道盡情奔跑什麼的。”

    他最後下了結論︰“挺莫名其妙一人,我又不認識。”

    秋洛察覺自反應過度了,收斂了神『色』點了點頭,又拿出冷敷『毛』巾『藥』膏,把對方手里的跌打損傷膏直接沒收︰“用我的吧。”

    林盡染不明所以︰“那個不能用嗎?”

    秋洛不興地抿了抿嘴︰“那是……反正不能用那家伙的!”

    林盡染一愣,低頭了正掀起他褲管,把冷敷『毛』巾按他腳踝的秋洛,忽而意識到什麼,整個人徹底放松下來,薄唇抿直,一副要笑不笑的樣子,用余光偷偷打量對方。

    秋洛冷不丁抬頭,正好對林盡染暗搓搓的視線,薅了一把他蓬松的金獅子頭︰

    “干嘛?崴了腳你在那美什麼呢?”

    林盡染耳朵尖動了動,不做聲。

    ※※※

    因為林盡染腳受傷的關系,一連幾天他都沒法去拳擊館秋洛一起練拳。

    工作日,拳擊館沒什麼客人,秋洛做完作業,便鎖門準備回家。

    遠遠的,一個陌生人影躲在街道斜對面的牆角陰影處,悄無聲息地注視從拳擊館離開的秋洛。

    他穿打扮十分樸素,手里拎一只單反機,時不時舉起來對拳擊館拍攝照片,就像一個普通的攝影愛好者似的。

    就在男人剛準備跟秋洛,即將走出小巷子時,一條健碩的胳膊從背後伸出來,狠狠鎖住了男人的脖子!

    嘴被捂住了,那人想叫叫不出聲,只瞪一雙楮,驚恐地往翻。

    他被身後的男人用力一慣,按倒在巷子陰冷的牆壁,脊背撞出一聲沉重的悶響。

    “你是什麼人?在里鬼鬼祟祟干什麼?”

    那人一抬頭,前是一個十分大的中年男人,健壯有力的手臂牢牢控制住他,凹陷的窩里,一雙漆黑的就像盯住獵物的獵豹。

    “我,我只是路過的!”

    那人想狡辯,中年男人一把奪過他的機,到里面偷拍了好幾張拳擊館秋洛的背影,怒不可遏地一巴掌扇過去,頓時把對方的半邊臉頰扇紅了。

    “混賬東西,敢踫我兒子一根頭發,我就把你的脖子擰成麻花!”

    那人瞬間失聲,下完了,竟然踫見拳擊館真正主人了!

    秋叢冷冷他︰“說,誰派你來的,有什麼目的?”

    那人被對方神盯的汗『毛』倒豎︰“我,我只是個收錢辦事的,有人要我調查一下間拳擊館的來歷。”

    “誰?”

    “好像是……秋家的少爺。”

    秋叢皺起眉︰“哪個秋家?”

    “就是江南首富那個。”

    秋叢見問不出更多信息,以手作刀,直接將人一把劈暈過去,扛在肩走了。

    ※※※

    秋洛回到家時,想起冰箱里的菜似乎吃光了,又去附近菜市場買了點,有了林盡染個大方的金主,家里總算不愁吃肉的問題了。

    舊樓狹窄的路口今天破天荒停一輛豪車,引得其他住客頻頻探頭。

    秋洛打量一,心下有些奇怪,他拎小袋子蔬菜肉樓,不料,從家門口迎面走來幾個穿黑『色』西裝的陌生男人。

    見到自,他們腳步頓了頓,竟然朝他微微彎腰,十分有禮貌且整齊劃一地點頭致意。

    秋洛一愣,些人都是什麼來頭?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33、第31章 擁抱嘴硬心軟,真好哄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33、第31章 擁抱嘴硬心軟,真好哄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