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32章 nbsp; 竟然能跟林盡染走那麼近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34、第32章 nbsp; 竟然能跟林盡染走那麼近

    第32章 nbsp; 竟然能跟林盡染走那麼近

    秋洛拎著書包和食材進門, 秋叢正呆在房里不知跟誰在打電話,听到動靜,抬頭看了他一眼, 點點頭,用夾著煙的那只手朝他指了指廚房。

    走進廚房前,秋洛只零星听見“處理一下”、“你看著辦”、“查查”之類的短語,具體不知道到底了些什麼。

    待他做好盤香噴噴的飯菜端上桌時,秋叢已經在桌邊坐好。

    一盤紅燒肉, 一盤蛋花湯, 一碟酸辣海帶絲和清炒小白菜, 兩大碗白米飯,秋叢並不急著用飯,照例開了一罐啤酒,就著涼菜喝酒。

    秋洛埋頭個干飯人, 突然听秋叢難得開了口︰“你的廚藝進步了不。”

    “真的嗎?好吃嗎?”秋洛帶著欣慰和一點受寵若驚的表情,從碗里抬起頭, 嘴角還殘留著一粒米。

    秋叢冷硬的臉孔隱約化開一絲極淡的柔和,抬起手指替他擦了擦嘴角︰“我收到你的月考成績單了,這次又是年級第一,這是爸爸獎勵你的。”

    他將一個黑『色』絲絨小盒子放在桌上,秋洛好奇地打開一看, 竟然是一塊機械手表, 雖不是什麼名牌,造型卻極為別致, 一看就是精心挑選過的。

    像這樣一兩百塊的手表,換做從前,基本不會出現在秋洛眼前, 如今倒成了一件珍貴的禮物。

    “謝謝爸。”秋洛美滋滋收下,換下手腕上那塊破損的表,又從書包里拿出運動會的個人獎狀,還有前段時間數學競賽第一的獎狀,一同遞過去。

    秋叢每一樣都仔細看過,鄭重收藏在一個專門的鐵盒子里,『揉』了『揉』他的腦袋,有些出神地道︰“你將來一定會比爸爸有出息的,你母親在天上一定會感到安慰吧。”

    秋洛听著這話心里有點不是滋味,臉上的笑容淡了,趕緊裝作低下頭扒飯。

    從前他做豪門爺時,父親工作忙碌常年不在家,一年到頭難得回國一趟,但對他還是很好,時常會寄一些禮物回來。

    兩人像這樣平平常常同桌吃一頓飯的時間,都得可憐。

    在這間『逼』仄陳舊的小屋子里,他與秋叢一起生活在一個屋檐下,同吃同住,秋叢話不多,卻會省吃儉用供他用最好的,自己只睡一張陳年破席,平時帶他出門跑步運動,在拳擊館指導他練拳,就連功課作業都會認真過目。

    短短個把月相處的時間,加起來乎比秋洛和父親年還長。

    可是一到自己並不是秋叢的親生兒子,他心愛的孩子、甚至有可能是世上唯一的親人,早已死在了醫院的手術台上。

    自己若是有一天回到原本的身體里,秋叢知道了兒子死亡的真相,該有多傷心呢?

    秋洛暗暗嘆口,心里有些難受,連飯都吃了兩口。

    秋叢似乎一直用余光注著他,放下酒杯,親手夾了一塊紅燒肉給他︰“什麼呢?快吃,飯菜都要涼了。”

    秋洛下識把肉塞進嘴里,腮幫鼓起一邊,含糊地道︰“剛才那些人是什麼來頭?是您的熟人嗎?”

    秋叢目光微微下撇,隨口道︰“不是熟人,一些無關緊要的人。你好好上學就是,其他都不用管。”

    他頓了頓,又補充道︰“對了,爸爸過天有點事,會暫時離開天,要是遇上什麼麻煩不要怕,記住,有爸爸在。”

    秋洛感動地點點頭,把一碗飯干了個底朝天。

    他端著碗碟回廚房洗碗時,擼著袖子把櫥櫃都刷了一遍,卻在櫃子深處現了一本好年前的食譜,似乎是這具身體的母親寫的。

    秋洛隨手翻了頁,正準備收起來,卻見某一頁的注事項里寫著“忌葷腥油膩”

    第32章 nbsp; 竟然能跟林盡染走那麼近

    ,還別劃去了道過油膩的菜,其中正有一道紅燒肉。

    秋洛心里一跳,起方才秋父的神『色』並未見什麼異常,轉念一,都這麼多年了,這種小細節未必會注,便立刻把食譜收了起來束之高閣。

    ※※※

    這天中午,秋洛像往常那樣端著他的午飯,坐在教學樓後面的小花園,一邊隨時觀察假“秋洛”的動向,一邊吃飯。

    這天管家來接人時,都盡量避免在人前接觸,秋洛難以像上次那樣接近。

    原本他以為只要能聯系上管家,真相就可以大白,萬萬沒到,這事的幕後黑手很有可能就是管家。

    為了他那個癱瘓在床的兒子,不知道使了什麼靈異詭計,竟然能把自己的身體給頂替掉,利用身為管家的權利,不聲不響把他身邊的保鏢都換掉。

    他與管家在同一個屋檐下生活十多年,自己的『性』格習慣,早就被『摸』的透透的,不知道為了這一天,管家父子兩人暗搓搓地籌謀了多年,竟能讓兒子把自己的舉止模仿得如此相似。

    非但讓他兒子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甚至兩人里應合滿天過海,將來還能順理成章作為秋家唯一繼承人,繼承龐大的資產!

    秋洛都覺得不寒栗。

    自己現在唯一的優勢,就是對方應該還不知道自己這個原主還活著。

    要是能聯系上父親就好了。

    秋洛嘴里慢條斯理咀嚼著逐漸失去溫度的飯菜,皺著眉頭,管家太精了,手機、指紋和證件都在他們手里,把他所有社交軟件、郵箱賬號統統更換了密碼。

    現在秋洛手頭上沒有任何可以證自己身份的東。

    等等……既然用其他賬號送的信息會被成垃圾過濾,他如果能偷到假“秋洛”的手機,通過自己原本的手機去電,不就能聯系上了嗎?

    無論如何,但凡有一線希望,他都得試試。

    ※※※

    下午,秋洛打探到自己原本的班級,這節課正好是體育課。

    他以前喜歡打球,上體育課十分積極,打球時如果手機揣兜里會很不方便,他一般上體育課都會把手機留在教室。

    不知道這個冒牌貨是否模仿了他這個小習慣。

    上課時,秋洛頻頻低頭看表,算著時間差不多了,他就舉手報告自己肚子痛,然後飛快地竄出了教室,跑向高三年紀教學樓。

    來到以前的老教室,里面果然空無一人,都去上體育課了。

    他貓著腰從後門貼著牆根進去,從這個角度教室後牆的監控正好是死角,拍不到他。

    自己原本的座位就在最後一排,秋洛翻了翻課桌上的習題和書本,確定就是冒牌貨的桌子,便立刻搜書包。

    『摸』了半天,秋洛忽然在書包里看見一本熟悉的封皮,打開一看——這不是他以前寫過的日記本嗎?

    封皮是牛皮的,還帶一顆鉚釘扣,裝訂的十分別致。

    秋洛從鼻子里呼出兩串哼哼的吐息,可惡的管家,果然就是拿著他的日記讓他兒子模仿自己的!

    他隨手從隔壁同桌桌肚里抽出一本大小差不多的美女雜志,換上了日記的封皮,把日記揣進自己懷里,偽裝成同學惡作劇的樣子。

    須臾,他終在書包最內側的口袋里找到了手機!

    秋洛按耐住激動的心情,正要給手機解鎖——靠,密碼果然改了,他又不能用指紋解鎖。

    秋洛皺著眉頭,心干脆把sim卡取出來帶走,可轉念一,日記換成美女雜志或許還是同學間的惡作劇,然手機卡一空,以管家的精,他和冒牌貨

    第32章 nbsp; 竟然能跟林盡染走那麼近

    肯定會立刻猜到自己可能沒死,父親遠水救不了近火,他豈不是危險了!

    正在此時,教室竟然傳來一陣腳步聲——有人來了!

    秋洛一顆心瞬間提到嗓子眼,這個時候出去一定會被撞個正著,他火速把手機放回去,然後飛快躲進了教室後門的門背後。

    緊跟著,後腳來人就從前門走進了教室,秋洛從對面窗戶反『射』的畫面,看到了來人的臉,竟然好死不死就是佔了他身體的冒牌貨!

    冒牌貨原本名字叫賈爾孜,他自從癱瘓後,在病床上一躺就是五年,這五年時間以來,賈爾孜每日每夜都在詛咒這個活在棺材般的地獄生活。

    他做夢都擁有一具健康的身體。

    那個跟他同齡的東家爺,正是他羨慕嫉妒恨的仇視對象,憑什麼時間好處都被爺給佔了?

    優越的出身,龐大的家產,健全的身體,俊朗的表,甚至連學習都處處第一。

    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他沒到,上天竟然有垂青自己的時候。

    父親不知從哪兒結識了一名神秘的道人,號稱會一門“奪舍”的獨家秘術,人謀劃多年,答應事成後給出一份巨額報酬,終施這次的“奪舍”。

    剛進入爺身體時,賈爾孜還不習慣,足足休學復建了一個多月,才恢復了正常人的行走跑跳,並且對謊稱是大病初愈。

    賈爾孜完全沒現後面躲著一個人,看教室沒人,便拿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上次讓你們找的私家偵探,打探林盡染身邊那個窮學生的事,怎麼樣了?”

    正貓在後面偷听的秋洛一愣,心中立刻警惕起來,這家伙居然調查他?是察覺了自己的身份,還是因為林盡染?

    “……家里只是經營一間快破產的拳擊館?新來的轉學生?好吧,我知道了。”

    賈爾孜掛了電話,嘴里喃喃自語︰“這種人能有什麼別之處,竟然能跟林盡染走那麼近……”

    看來他不能等著劇情按就班自己走,得自己主動推一把劇情了。

    賈爾孜將手機塞回兜里,拎起書包,直接離開了教室。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樓梯間,秋洛徹底松了口,跟在後面跑出來,換了條路,往自己教學樓走,一邊走,他匆匆翻開那本日記本,忽然從書頁里掉了一片風干的樹葉書簽。

    秋洛了,這好像是小時候第一次練習吹樹葉時,摘的母親種的盆栽里的葉子,還被母親狠狠教訓了一頓,後來為了懷念母親,便把樹葉風干做成了書簽。

    等他回到教室後不久,下課鈴響。

    秋洛正準備收拾收拾放學回家,沒到,賈爾孜居然出現在了他們教室門口!

    秋洛眼底微驚,別是現了日記的事吧?

    然賈爾孜卻不是來找秋洛麻煩的,他找人將林盡染叫了出去,秋洛眼珠轉了轉,立刻悄『摸』『摸』跟上,把腦袋貼在窗戶上,豎了只耳朵偷听。

    這是正是放學嘈雜的時候,傳來的聲音斷斷續續︰

    “……能別找我了嗎?我又跟你不熟……”

    “你什麼我們小時候見過?那種事誰會記得……”

    “這是什麼?什麼紀念?我沒興趣看……”

    後面的話听不見了,秋洛睜大眼楮,正好看見賈爾孜把那本包著封皮的“日記本”遞給了林盡染,又了“記得回去看”,轉身便走了。

    秋洛挑了挑眉,眼神一點點變得微妙起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家伙要把日記送給林盡染看,但他很知道,林盡染看到“日記”內容後,會『露』出什麼表情?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34、第32章 nbsp; 竟然能跟林盡染走那麼近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34、第32章 nbsp; 竟然能跟林盡染走那麼近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