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33章 nbsp; 我沒有別人,我只有你一個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35、第33章 nbsp; 我沒有別人,我只有你一個

    第33章 nbsp; 我沒有別人,我只有你一個

    等賈爾孜離, 秋洛把日記往書包里一塞,裝作若無其事的子,繞到林盡染身邊, 用胳膊肘撞了撞他。

    “又收到什麼禮物了?這次又是哪個暗戀你的同學告白來了?”

    林盡染霸道桀驁的臭脾氣人盡皆知,在學校的口碑向來兩極分化,崇拜暗戀他的人數不勝數,但討厭憎恨他的人,也多如牛『毛』。有多少人傾慕, 就有多少人在背後咒罵他。

    林盡染沒好氣地道︰“才不是, 這家伙跟你同名同姓, 剛我沒注意到你在教室,還以為是你叫我出來呢。”

    秋洛長長哦了一︰“好像是上次運動會之後你送『藥』那個?這次又你送了什麼?”

    林盡染正要打那本“日記”封皮的鉚釘扣,聞言揚了揚眉,眼神微妙地瞟了眼秋洛︰“你怎麼對這件事這麼介意?”

    他嘴里小嘟囔一句, 一副拿他沒轍只好遷就他子,極力保持嘴角不要翹的太厲害︰“我以後都不用別人的東就是了。只用你的, 行了吧?真是的。”

    秋洛︰“……”這家伙又擱那腦補些什麼奇奇怪怪的東?

    兩人說話間,林盡染已經翻封皮第一頁,一個熱辣勁爆的比基尼美,赫然出現在首頁上,姿態無比撩人。

    粉紅的底『色』配合著旁邊幾行醒目的標題︰《風流大少的花叢歲月》、《那一夜, 她竟然……》、《車里的喘息》……

    光是配圖和文字, 那股令任血脈噴張的暗示和激情,明晃晃地撲面來, 里面的內容更是少不宜,驚爆眼球,直叫人看得目瞪口呆, 鼻血橫流。

    林盡染簡直驚呆了,把腦袋湊過來看的秋洛,忍不住『露』出了辣眼楮的表情。

    林盡染氣得額角青筋暴起,一把甩進了垃圾桶︰“特地把我叫出來……就為了我看這?什麼玩意!這人是不是有病?故意耍我是吧?”

    他認定對是故意整他,恨不得把假“秋洛”追來湊一頓解氣。

    秋洛看著他氣鼓鼓的表情分好笑,但又怕林盡染真的去把冒牌貨打了,打了冒牌貨事小,把自己的臉打傷事大。

    盡管忍笑忍到肚子痛,他還是連忙拉住林盡染︰“算了算了,以後你別搭理那家伙就是了。”

    夕陽的余暉沿著柏油馬路鋪上一層橘金『色』的地毯,透過樹蔭縫隙,在青石路上灑下斑駁的光圈。

    為了放學跟洛一起走,林盡染已經很久沒有叫司機來接了。

    兩人肩肩走在馬路路肩上,秋洛踩著人行道石磚的邊緣,借著這小小的台階高出林盡染一小截,像走獨木橋那,伸兩只手保持平衡。

    “瞧,我比你高了。”

    林盡染斜睨他一眼,雙手懶洋洋『插』在褲兜里,眼尾帶著一絲笑意︰“你是小學生嗎?”

    嘴里嫌棄著,他把右手拿出來,若有若無護在秋洛背後︰“要是崴了腳,我可不會背你。”

    秋洛哈的笑了一,揶揄地看著他︰“我又不是你。”

    林盡染興致勃勃︰“很久沒有去拳擊館對練了,我腳好了,今天來一局?”

    他頓了頓,補充道︰“今天的功課已經做完了。”

    秋洛扶著他的肩頭︰“馬上就要期中考試了,你準備得怎麼?”

    林盡染滿不在乎道︰“你認為我還需要準備?”

    秋洛腳步挺住,林盡染往前走了幾步發現他沒跟上,過頭︰“怎麼不走了?”

    秋洛撇撇嘴,佯作生氣︰“我都陪你補習這麼長時間了,你還準備交白卷不?那我這麼久的辛苦,不是都白費了?”

    他哼了一,獨木橋也不走了,悶頭往另一邊走,跟他拉距離,越走越快。

    林盡染愣了愣,期期艾艾跟上他,要去拉他衣角︰“喂,你走那麼快干嘛?等等我。”

    “今天不去拳擊館了,我爸不在,不營業。”

    秋洛硬邦邦甩下一句,難得地發了通少爺脾氣。

    林盡染長這麼大,還是頭一被人這甩臉『色』,這要是換了別人,教訓一頓都是輕的。

    他臉頰繃緊,嘴巴張又閉攏,停在原地叫了秋洛好幾,對完全沒搭理他,反越走越遠。

    不是吧,真生氣了?

    林盡染有點慌了,快步追上去,一把拉住了秋洛的手,強行把人掰過來,大道︰“我又沒說要交白卷,你干嘛不理我!”

    他的手勁很大,把秋洛的胳膊都拽疼了,那眼神凶狠里帶著點緊張,咬著嘴唇,明明一副委屈的子,偏要拿眼瞪人。

    誰知秋洛比他更凶,頂著他的眼神大嗶嗶去︰“你哪次不是交白卷?我辛苦陪你補習陪你練拳,你一點都不珍惜我的付出,我才不要陪你胡鬧下去呢!”

    林盡染被他吼得驚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怎麼突然就生這麼大的氣,只是眼神里的凶橫像被水沖過一瞬間熄了火,只留下懊惱和不知所措。

    他在原地咬了咬牙,又沖上去,擋在秋洛面前,伸手人攔下來,音低沉下去︰“你別生氣了,期中考試我會好好考的。”

    秋洛面上不顯,心里卻有些詫異,本以為還要費一番口舌,沒想到林盡染這麼上道。

    他態度軟化下來︰“那你也不拿績,跟你爸對著干了?”

    林盡染挪眼神,腳尖碾著青磚上一塊小石頭,漆黑的瞳孔迎著夕陽最後的余暉,遙遙落在即下沉的地平線上。

    他淡淡道︰“我不在乎他,我只在意你。”

    秋洛心里像被什麼猛地戳了一下,忍不住問︰“為什麼?”

    林盡染忽然自嘲般地笑了笑︰“你那麼好,一定有很多朋友吧。”

    他的笑意像是浮在臉上,讓秋洛有種一踫就散的錯覺。

    林盡染低下頭,悶悶道︰“我沒有別人,我只有你一個。”

    那一瞬間,秋洛仿佛看見一只被遺棄的可憐小狗,那個罪大惡極的主人,就是他自己。

    秋洛忍不住反思了一下,自己是不是演的太過,把林盡染嚇到了。

    他試探著伸出手去牽林盡染的手腕︰“既然你答應我好好考試,這次就算了,以後不許交白卷了。”

    被順『毛』『摸』的林盡染就那麼乖乖被他牽著,安靜又听話,簡直不像平日里那個囂張得動不動就要打人的校霸。

    兩人走到拳擊館門口,秋洛正要邀請他一起進去放松一下,沒想到林盡染卻搖搖頭︰“今天不了,我還有事要先家了,改天吧。”

    秋洛愣了一下,難不這家伙這一路是特地送他來?

    他也沒多想,揮揮手跟對告別,自己進了門。

    林盡染在拳擊館外等

    第33章 nbsp; 我沒有別人,我只有你一個

    待片刻,轉身離,他一個人走路時腳步極快,很快就拐進了一條小巷子里。

    沒走幾步,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巷子口,走下幾個黑衣保鏢,朝林盡染迎上來,恭恭敬敬道︰

    “少爺,您該家了,老板吩咐了,最近外面不安全,希望您減少外出。”

    林盡染皺了皺眉,卻也不感到意外,筆直走過去用肩膀撞其中一人,徑自上了車,重重上後門。

    ※※※

    秋洛發現最近幾天,林盡染經常不在學校,偶爾來一趟也是神『色』匆匆,或者精神不振的子,放學總看不到□□擊館也不去了。

    一連好幾天,別說跟秋洛一起家了,就連話都說不上幾句。問發生了什麼,林盡染支支吾吾的,只說自己家里有事很忙。

    秋洛有些擔心,但也幫不上什麼忙。

    異常的狀態一直持續到期中考試放榜,秋洛第一時間就擠到公布績的展示牆,他自己依然在榜首的位置巋然不動,但秋洛卻皺著眉頭,直接從末尾始尋找林盡染的名字。

    數完最後幾個缺考或者白卷的名單,沒有林盡染,秋洛大大松了口氣,至少這次不是白卷墊底。

    他一路往上找,找了老半天,最後居然在排名前一百處看到了林盡染。

    “靠,這家伙明明有年級前百的力!”虧他還覺得自己很有就感似的,感情根本不需要自己陪他補習。

    秋洛臉上流『露』出一種老父親般的欣慰笑容,滿意地點點頭,至少班主任那里有了交代,以後林盡染只要好好用功,再加上自己努力敦促他,年級前也不是難事。

    來他們可以考上同一所頂尖大學,繼續在一起……等等,他是不是想得有點遠。

    “哇,你們看,林盡染居然沒有交白卷誒!”

    周圍有其他同學嘰嘰喳喳討。

    有人冷笑︰“他能考年級前一百?可別是作弊了吧?要挾隔壁桌他抄答案這種事,對他來說家常便飯吧?”

    秋洛臉『色』一沉,頭瞪了那人一眼︰“他本來就不差,之前只是不想考已。你們敢在這里說閑話,不怕被他听見找你們麻煩?”

    那人嗤笑出︰“你還不知道嗎?學校都傳了,林家出大事了,林盡染現在都不敢來上學了,還敢找我麻煩呢。”

    秋洛眼皮子陡然一跳,隱隱騰起一絲不詳的預感,擰起眉頭︰“他家里出什麼事了?”

    “听說他爸爸被人揭發□□,手上不干淨,還有官商勾結什麼的,好多項罪名呢,連帶那個高官都被查了,他爸都被拘留調查了!”

    秋洛如同被人當胸一記悶棍,被這個驚爆的噩耗砸得渾身一震,想也不想,直接跑進了班主任辦公室。

    “林盡染?唉,是啊,他家里確出事了。”羅老師一陣唉嘆氣,好不容易這次他考了個前一百,自己還沒邀功呢,金主進去了。

    “那孩子也是可憐。父親居然是個……”羅老師話說到一半停住,又同情地道,

    “林氏財團這次算是大難臨頭了,爆出這件事後,家族那些人非但不想著同舟共濟,這時居然還相互甩鍋拆台,爭奪財產。”

    “听說前後股市蒸發了近百億,如今恐怕連資金鏈都出問題了,這幾天到處都有人打探林盡染的消息,甚至還有債權人找到我這了,也不知道他一個孩子該怎麼對付。”

    羅老師連連搖頭嘆息,又語重心長道︰

    “小秋,你們兩個好像走得很近,記得這時候千萬要離林盡染遠些,他家族那個旋渦是個深不見底的無底洞,你可千萬別卷進去,小心把你吞的渣都不剩。”

    秋洛從辦公室離後,一路沉默不語,他腦海里的小說劇情,主線是假秋洛的戀愛,對林盡染家里遭逢大變只是一筆帶過,沒有多提及。

    秋洛雖然才是個高中生,卻也知道像林家這家大業大的財團,尤其是曾混道白手起家的,手底下很難真正干淨,只是沒想到林盡染的父親竟然會被人控告□□。

    林盡染嘴里的父親不是個好人,卻也沒想到會壞這。

    這罪名一旦坐,牢獄之災都是輕的,重則死刑或無期,不但家族蒙羞,生意嚴重受損,林盡染還要一輩子背負上殺人犯之子這的名,一輩子抬不起頭。

    且听老師的說辭,林家其他人非但不打算幫林盡染父子,反還要在這種時候落井下石,爭奪家產,光是想想都令人窒息。

    秋洛垂在身側的雙手緊握拳,連腳步都始發沉,很難想象林盡染在這時正在面對些什麼。

    秋洛苦笑一下,若是自己還在秋家,說不定還能幫上點忙,可現在呢,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除了擔心和干瞪眼,他什麼也做不了。

    “听說了嗎?林盡染好像來上學了!”

    秋洛走在走廊上,耳邊忽然傳來一陣議,他一頓,林盡染來了?

    “快去看熱鬧,他好像被人堵在一樓樓梯間了,哈哈,遭報應了吧?誰讓他平時仗著家里權勢囂張跋扈!”

    秋洛心里猛地一沉,扭頭拔腿就跑。

    這種時候,他來做什麼?還不如呆在家里安全些!

    ※※※

    “姓林的,你平時不是很拽嗎?誰敢惹你,少不得被你一頓教訓,那些受害者懼怕你的家世不敢反抗,現在你的□□沒了,你以為大家還會怕你嗎?”

    一樓樓梯間,此時已經密密麻麻地圍攏了一大幫人,有高年級還有低年級,有看熱鬧的還有參與圍堵的。

    帶頭的大多都是曾被林盡染落過面子,或者得罪過他、看不慣他,家世又不如他的,這時終于找等到了一個踩他一腳、狠狠羞辱他的機會。

    就像味道血腥味的蒼蠅一,從四面八匯聚來。

    領頭的姓,從前為看上的孩仰慕林盡染,早就看他不爽了,他家里跟林家算是同行,這頭龐然大物如果倒了,光吸林家的血肉,家分一杯羹也能賺得盆滿缽滿。

    林盡染被圍在中央,他背著單肩包,背後抵著冰冷的牆壁,臉『色』陰郁得沒有半點血『色』,黑沉的瞳孔仿佛被抽離了所有光線,深不見底的陰暗。

    “他就是殺人犯的子嗎?難怪平時看著就滿身戾氣的子,動不動就打人。”

    “虧我之前還喜歡他呢,真是瞎了眼!”

    “你們听過那個流言嗎?上次去游樂谷,林盡染在鬼屋里被嚇到,差點把人家扮鬼的工作人員活活打死!好像還桶了對一刀呢!後來就用錢壓下來了。”

    “這麼恐怖?還是不是人啊!果然是殺人犯的子,我看就遺傳了殺人的暴力基吧。”

    “還不止呢,不久以前,有人看見他在學校里掐

    第33章 nbsp; 我沒有別人,我只有你一個

    別人的脖子,差點把對掐死,原不過是為對踫了他一下!”

    “這種人憑什麼呆在我們學校?萬一他發狂殺人怎麼辦?”

    “林盡染,滾出學校!”

    “暴力狂殺人犯去死!”

    無數的口誅筆伐箭雨一朝他『射』過來,惡言惡語如刀入針,無孔不入,綿綿密密,一下一下不斷割刮在他心口。

    他身上仿佛有無數的推手,密密編織一張密不透風的網,要他活活拖下深淵,憋死在陰冷黑暗、密不透光的深海下。

    林盡染抿緊嘴唇,眯著眼,冷漠地盯著對面發難的人群,一言不發,臉頰繃得緊緊的,石膏一般又冷又硬。

    這些平時在他面前屁都不敢放一個小人,如今竟也敢羞辱他!

    在所有人看不見的地,他『插』在兜里的小指輕輕顫抖,胸腔里仿佛騰起一片充滿恨意的烈焰,在心髒里灼灼燃燒,在血『液』里瘋狂流竄。

    暴怒和憎恨的情緒一旦發芽破土,就始肆無忌憚,燒得如火如荼,叫囂著泄恨,放縱,報復……甚至,殺人!

    林盡染被自己內心竄起的陰暗念頭,嚇得悚然驚。

    他有些恍惚地想,或許他們說的是對的,自己大概真的有殺人犯的基,所以才行事才經常訴諸暴力,時刻都想通過拳頭來發泄心里的陰霾。

    也許,他真的是一個壞孩子……

    活該沒有朋友,沒有人喜歡他,沒有親人疼愛他……

    也不會,有人向他伸出手,就像七歲那年一。

    林盡染藏在兜里的手緊緊握拳,指甲深深陷入掌心,他為什麼要來這里,自取其辱……

    他抬頭,死死盯著那些言語攻擊他的人,眼底布滿了暗紅的血絲。

    他丟掉書包,拳頭從兜里緩緩抽出,唇邊忽泛起一絲狀若癲狂的冷笑。

    凡是與他對上視線的人,無不感到一陣寒意竄上心頭。

    姓的領頭被林盡染盯上的一瞬,宛如被一頭窮凶極惡的野獸盯上了,它準備張獠牙,咬破自己的咽喉。

    林盡染慢條斯理地自己右手戴上一枚金屬拳套,一步步『逼』近了對。

    這一拳下去,只怕不死也得去半條命!

    那人只覺得渾身手腳發僵,隱隱始後悔挑這個頭,下意識朝後退了幾步,把自己藏進人群,才勉強感受到一點安全感。

    “林、林盡染,你想干嘛?我們這麼多同學在這里,會怕你一個嗎?”

    “你瘋了是不是?你也想跟你父親一當殺人犯嗎?”

    林盡染不知被哪個字眼刺激到,呼吸一窒,喘息越來越沉重,排山倒海的壓力『逼』到極致,神經也繃到極致,隨時都要折斷理智的弦。

    他掄起拳頭,對準那人的臉,在眾人驚恐到極點的眼神里,即重重打下去——

    “嘩啦——”

    一陣水突如其來,那些參與圍攻林盡染的人,冷不丁被一大桶冷水澆了個透心涼,渾身透濕了落湯雞。

    眾人下意識始大叫,『騷』動在人群里蔓延。

    “你們這些憨批也好意思指責林盡染?不如去晃晃你們腦子里的水,听見海哭的音了嗎?”

    他們猛地抬頭,只見樓道上一層,一個身穿白『色』校服的少年,手里拎著兩個拖地用的鐵桶,倚著欄桿探出上身,指著他們的鼻子,氣喘吁吁地破口大罵︰

    “你們這些陰溝里的老鼠,林盡染才不是壞人,他比你們所有人都善良!”

    林盡染霍然抬頭,目光怔忪地望著對。

    心髒像是被什麼握緊,沸騰的血『液』有一瞬間靜止了,一同靜止的還有周圍那些嘈雜紛『亂』。

    他抬起的拳頭還停留在半空中,那只金屬拳套忽然變得無比沉重,壓得他整條胳膊都始發酸。

    那股酸脹的感覺『潮』水一沖上來,沖擊著他的耳膜,蔓延到他的心口,他的喉嚨,還有鼻尖,灼燙感幾乎溢出了眼眶。

    他的指尖始發顫,越來越劇烈,他張了張嘴,喉結滑動,嗓子像是被火燒過,啞得一個音節也發不出。

    “嘩啦”又是一桶又髒又冷的拖地水兜頭潑下,淋得樓下眾人尖叫著抱頭鼠竄。

    秋洛單手撐著欄桿,從樓道上層跳下來,落在林盡染身旁,抓起他的手,扭頭就跑。

    他帶著他七彎八拐地跑到教學樓後面的小花園,那里有座假山,平時沒有人,是兩人第一次見面的地。

    秋洛叉著腰,喘著粗氣,慢慢平復呼吸,時不時往外張望,確定沒人跟著,才松了口氣。

    “你怎麼——”

    話音未落,一股巨大的力道猛地拽住了他,秋洛被拽得差點沒站穩,緊跟著,一個腦袋抵上了他的頸窩。

    林盡染兩條手臂鐵箍一,緊緊擁抱住了他。

    秋洛的後背撞在後面的假山上,被對的手墊住,沒有撞痛,某種隱約的顫動隔著衣服從對身上傳來,頸窩『露』出的皮膚感到一股濕潤的『潮』意。

    秋洛詫異地落下視線,剛口說了一個字︰“你……”

    “我沒有!”少年的音慌『亂』中帶著一點淺淺的鼻音,死死埋著頭,仿佛這就不會暴『露』一絲一毫的軟弱。

    秋洛想,他還什麼都沒說呢。

    林盡染平復了很久,才稍微抬起頭,氣息仍有些顫抖,滿是血絲的眼底發紅,猶帶著未退的霧氣。

    他喉結動了動,喉頭更著一團熱意,卻還竭力保持著音的平穩︰

    “秋洛,你剛才說的話,是真的嗎?”

    “我是不是,也沒那麼糟糕?”

    秋洛默默凝視著他,片刻,倏爾想起什麼,從兜里『摸』出一張皺巴巴的績單,火急火燎地攤他看。

    他指著林盡染排名前一百的名字,沖他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

    “你瞧,第一次考試就這麼厲害。”

    他輕輕抹去林盡染臉頰的淚痕,煞有介事地點評道︰

    “雖然你脾氣怪,個『性』爛,審美也不咋地,明明中二還老愛裝酷,不過我還是覺得你很好。”

    他頓了頓,肯定道︰“一直都很好。”

    “哦對了。”秋洛換了一邊口袋翻找,掏出一只銀質小哨子,放在他掌心。

    “你不是喜歡听哨音嗎?我也沒什麼錢,不過這個還是買得起的,送你,就當你答應我好好考試的獎勵。”

    林盡染低頭看著手里小巧的哨子,胸腔壓抑的情緒再也抑制不住,喉嚨顫抖更咽,連帶著氣息和模糊的視線。

    他伏在秋洛肩頭,在七歲人生最無助一刻,失痛哭。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35、第33章 nbsp; 我沒有別人,我只有你一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35、第33章 nbsp; 我沒有別人,我只有你一個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