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35章 nbsp; 心癢癢地想湊上去親他一下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37、第35章 nbsp; 心癢癢地想湊上去親他一下

    第35章 nbsp; 心癢癢地想湊上去親他一下

    秋洛扶著林盡染上樓, 替換下濕透的衣服,從自己衣櫃里翻出一件洗的t恤拿給對方,幸好兩人身材相仿, 倒沒有明顯的違和感。

    林盡染洗完澡把自己關在衛生間關半天,把身上能遮的傷痕都遮住,臉頰上的擦傷實在遮不住,就貼枚創可貼糊在臉上。

    把擦拭傷口的紙巾統統沖進馬桶,若無其事走出去, 秋洛已經重新端上熱好的飯菜, 分好碗筷等。

    林盡染一整天都沒吃飯, 白天還不覺得,現在聞到飯香,才發現自己都快餓得前胸貼背,吸吸鼻翼︰“好香。”

    秋洛用筷子敲敲的手背, 皺著眉看著臉上的創口貼︰“你到底怎買的鞋子?這雙鞋是限量版的,上萬呢, 你跟家里拿錢?”

    突然想到一個可能『性』,有點緊張地問︰“你別是因離家不歸,被家里些長輩親戚揍吧?”

    林盡染一愣,含糊地道︰“沒有,們哪里敢揍我?我爸雖然失勢, 我好歹算正經繼承人, 傷是……回來雨下大,路滑沒看清, 不小心摔一跤。”

    秋洛納悶︰“你這個正經繼承人怎不叫保鏢開車送你來?這大雨,就在路上跑。”

    林盡染打個哈哈糊弄去︰“我就不想被們監視我去哪里嘛,別生氣, 快吃飯吧,我都餓死。”

    秋洛這說,便不再多問。

    兩個人都餓,對著一桌家常便飯狼吞虎咽,筷子跟打架似的在餐盤里戳來戳去,一頓吃完,餐桌如同風暴境,菜葉子都沒剩下一根。

    外面的天『色』已然全黑,秋洛重新給蛋糕『插』上蠟燭,林盡染關屋里的燈,小廳里頓時陷入一片昏暗,唯有微弱的燭光在兩人的呼吸間搖曳。

    林盡染單手托腮,在燭光中把秋洛的側臉細細看著,淡金『色』的火焰照亮漆黑的眼底︰

    “許個願吧?你還有什想要的東西?我都能弄來給你。”

    秋洛閉上眼楮,雙手合十,的願望很簡單,只希望早點趕走冒牌貨和管家,回到自己的身體,好能幫上林盡染。

    睜眼時,林盡染正期待地望著自己,不由道︰“不如你來許個願吧。”

    林盡染道︰“又不是我生日,而且,什你都十八歲?”

    “我比你大,你要對哥哥放尊重些。”

    秋洛『吟』『吟』地『摸』『摸』的頭,心里無端掠一絲熟稔感,仿佛這個『摸』頭的動作自己做不少次似的。

    林盡染撇撇嘴︰“你不比我大一個月而已,我馬上就十八。”

    秋洛無謂地聳聳肩︰“行行行,要不要許願?”

    林盡染眼尾勾起一點意︰“我已經許好。”

    “這快就想好?”

    林盡染心道,我只有一個願望,還用想?

    兩人對視一眼,一起鼓起臉頰,吹滅蠟燭。兩個少年一邊瓜分掉生日蛋糕,一邊把剩下的『奶』油爭相糊到對方臉上。

    彼時,窗外電閃雷鳴,風雨交加,室內唯有歡聲語,和人間煙火。

    ※※※

    天,秋洛發現林盡染除上課,經常會早出晚歸,臉上的創口貼非沒有減少,反而有越來越多的趨勢。

    連洗個澡都神神秘秘的,一定要自己先洗,才肯進去。

    與之同時變的,是家里莫名其妙多不少東西,洗衣機,筆記本,新衣服,凡秋洛偶爾提及缺什,要不幾天,就會發現林盡染買回來。

    這天下午放學,林盡染又說有事,要晚點回,秋洛面上答應,暗地里留個心眼,一放學就悄悄跟上。

    林盡染沒想到秋洛會跟蹤自己,行蹤並不遮掩,兩人拐幾條巷子,來到一片著名的夜生活商業區里,這里酒吧林立,舞廳歌廳夜總會遍布,街道兩側的霓虹燈連綿閃爍,一派歌舞升平燈紅酒綠。

    在這些表面合法經營的酒吧夜總會下面,還有不少灰『色』地帶,沒有一樣是高中生該沾染的。

    秋洛有些不悅,林盡染來這種地方做什?

    一旦深入這種地方,五毒遲早得沾一樣,還得?

    跟在林盡染面,眼看繞到一間酒吧側門,熟門熟路地推門而入,秋洛急忙跟進去。

    進門通一條走道,一個樓梯間通往負一樓,另一扇門背則是酒吧的大廳。

    秋洛林盡染沒有進入酒吧,還沒來得及松口氣,突然涌起一股不祥的預感,這地方這隱蔽,甚至要開在酒吧下面,外面連個廣告牌都沒有,豈不是風險更大?

    沿著樓梯下去,推開厚實的消防鐵門,內里立刻傳來嘈雜的人聲,沸反盈天。

    秋洛一眼看去,四處都是五大粗的壯漢,赤著胳膊,肌肉遒勁,有不少人身上紋有各種紋身。

    最熱鬧的地方有兩處,一處是賭盤,大屏幕上顯示著好幾個號碼牌和代號,面跟著是賠率。

    另一處則聚攏更多人群,們圍著中央一個拳擊擂台,不斷揮舞著手臂,加油或者叫罵,呼聲和噓聲此起彼伏,震耳欲聾。

    秋洛奮力從人群里擠進去,擂台上,有兩個參賽者戰斗正酣,其中一人皮膚黝黑,身高接近一米九,十足十的大塊頭,滿身腱子肉,往台上一戰,腳下的墊子都隱隱凹下去一塊。

    另外一人矮半個頭,身材精瘦,常年養尊處優的皮膚,在白熾燈光下顯得更加白皙,正是林盡染。

    脫去上衣,胸腹一層薄薄的肌肉,隨著粗重的呼吸不斷起伏,身上已有不少淤青的痕跡,劉海下全是細密的汗珠,豆大的汗珠順著的頸脖往下淌。

    林盡染眉眼冷淡,死死盯著對面不斷發動攻勢的大塊頭,雙拳護住腦袋兩側,時不時瞅準空檔用力反擊,嘴角破皮,舌尖輕輕『舔』『舔』凝固的血痂。

    秋洛在人群里震驚地看著,心里五味陳雜,林盡染居然背著,偷偷在這里□□拳!

    的生日禮物,家里添置的些東西,都是林盡染打地下黑拳,拼著受傷甚至『性』命賺來的!

    什家里人給的,都是假的,早該想到,以林盡染的傲骨和自尊心,怎可能回去找些如狼似虎、落井下石的長輩親戚。

    秋洛回頭看一眼賭盤賠率,果不其然,林盡染作體重最小看上去最弱的,賠率最高。

    地下黑拳不講量級,不講年限,誰都能打,只論輸贏,妄圖在這里暴富,結果豎著進來橫著出去的,多如牛『毛』。

    擂台上,林盡染全神貫注防守,冷不丁突然瞥台下一個熟悉的身影,心里一抖,瞳孔猛地緊縮——秋洛怎來?!

    對面的大塊頭長期混跡于地下黑拳場,不是浪得虛名,捕捉到林盡染這個閃神,一記勾拳重重掄上來,把林盡染打得一個趔趄險些沒站穩。

    大塊頭得勢不饒人,一拳又一拳如浪如鼓疊加上來,林盡染瞬間落入下風。

    眼看林盡染被打,秋洛在台下看得干著急︰“林盡染,別打,我們回家!”

    秋洛的呼喊聲淹沒在人群紛『亂』的呼聲里,林盡染余光一直關注著,臉上表情越急,林盡染心里就越發憋著一團火,不斷支撐的斗志。

    至少在秋洛面前,決不能輸!

    就在周圍的觀眾們都認定林盡染必輸無疑時,賭贏的賭徒們破口大罵。

    林盡染閃電般出拳,一拳命中大塊頭的右肩,右肩有傷,這下吃痛得整條手臂痙攣一下。

    林盡染立刻乘勝追擊,渾身一股蠻橫的戾氣,眼神凶悍至極。

    沒有規則的拳擊擂台,把火爆脾氣全激發出來,整個人宛如一根點燃炮仗,一旦出拳,就沒有留手的,直至完全放倒敵人。

    終于,在裁判的哨聲中,比賽結束,以林盡染獲勝告終。

    秋洛在台下長舒一口氣,立刻奔到林盡染下場的地方,把人接出來。

    拎著林盡染的手腕,著急地左看右看︰“你傷的怎樣?跟我去醫院!”

    林盡染扶著的肩膀勉強站穩,擠出一個,牽到臉頰的擦傷,齜牙咧嘴道︰“沒事,皮肉傷而已,回去擦點『藥』就沒事。”

    秋洛抿抿嘴,沉著臉一言不發,將林盡染一條胳膊架在肩頭,扶著離開,一路沉默。

    林盡染本想說點什,看著秋洛面沉如水的

    第35章 nbsp; 心癢癢地想湊上去親他一下

    側臉,張張口,一個字說不出來。

    心中惴惴,本只想多賺點錢,讓秋洛的日子得好些,沒想到這快就被發現。

    記憶里,秋洛從來都是明朗陽光,樂觀積極的人,林盡染從來沒這種表情。

    秋洛不回應的眼神,不說話時,面『色』凝肅,整個人像把繃緊的弓,好像隨時會旁人『射』出利箭。

    林盡染覺得自己就是個被瞄準的目標,即便在擂台上千鈞一發之際,都沒有如此緊張。

    『舔』『舔』干燥的嘴唇︰“喂,你別不說話,我錯行不行……”

    秋洛突然轉頭看︰“你知道你錯在哪里嗎?”

    林盡染呆一下,覺得自己像個干壞事被老師逮個正著的壞學生,心虛地閃爍著眼神︰“我……不該受傷?”

    秋洛嘆口氣,正『色』道︰“不要再做這種危險的事,我寧可沒有錢,沒有禮物。”

    不要沒有你。

    林盡染仿佛自動補腦未盡的話,臉頰燥起來,視線在秋洛臉上晃動,心癢癢地想湊上去親一下。

    可是終究沒親上。

    就在兩人準備拿贏的錢離開時,幾個高大健碩的身影,堵住通道的出口,把兩人圍在酒吧一樓的側門附近。

    “喂,臭小子,你這幾天很囂張啊?贏錢就想跑,哪有這容易?”

    秋洛和林盡染臉上同時沉下來,來者正是剛剛輸給林盡染的大塊頭和的個小弟,幾人顯然在大塊頭身上壓重注,結果輸紅眼。

    林盡染往前走半步,擋在秋洛面前,眯眯眼︰“怎?輸不起?輸不起別玩這個。”

    大塊頭額頭青筋暴起,冷一聲︰“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不打听打听老子的名號,敢惹到我頭上,要留下兩根指頭,要留下錢。”

    林盡染怒極反,從來只有威脅別人的份,哪里輪得到別人在面前抖狠?

    “憑你配?”

    大塊頭臉『色』鐵青︰“給我揍!往死里揍!”

    眼看來者不善,林盡染往推一把秋洛︰“你先走!”

    手臂一橫,架住來人的拳頭,小腿猛地彈出,踢對方膝蓋骨。

    可只一個,對面卻有四個,這四人看秋洛白白瘦瘦的樣子,壓根沒把放在眼里,全部朝林盡染圍攏去。

    秋洛沉著眼扔掉書包,從林盡染包里找出只金屬拳套,戴在自己手上,捏捏指骨,一步踏出,瞅準一個空檔,上去就是一拳!

    正中一人側臉,用力之猛,登時把對面一個小混混打得翻去,猛地撞在通道牆壁上,砰的一響,一顆帶著血的白『色』顆粒飛出來,滾落在地,是一顆牙。

    這下兔起鶻落,把幾人都驚到。

    “我最討厭打架。”秋洛皺著眉,慢慢擦去金屬拳套沾上的血︰“尤其是欺負小學生,算什本事!”

    林•小學生•盡染︰“???”

    大塊頭大失顏面,氣得要命,干脆舍棄林盡染,沖著秋洛掄起拳頭,以的體格和力道,一拳在左胸打實,能把人打得當成心髒驟停。

    林盡染面『色』一變︰“秋洛!”

    秋洛跟著秋叢練久的拳擊,不是吃素的,當下躲開這一擊,跟大塊頭纏斗起來。

    四對一一下變成對,幾個人都是練家子,在狹窄的通道里施展不開拳腳,左挨一下,右打一下,不一會兒,五個人都掛彩。

    然而,兩個高中生終究不是對面個長期混跡于地下擂台的對手,逐漸落入下風。

    林盡染和秋洛兩人背靠著背,低沉而急促地喘著氣,們沉默地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把目標同時對準對面個中受傷最重的一個——

    正在這時,一連串警笛聲由遠而近,隔壁酒吧有人大聲呵斥︰“警察臨檢!”

    乒乒乓乓的腳步聲快速朝著通道這邊走來,大塊頭幾人嚇一跳,林盡染和秋洛顧不上,拔腿就跑。

    兩人相互扶持著從側門出口離開,便看幾個混混被警察逮個正著,徹底松口氣。

    “你報的警?”林盡染雙手撐著膝蓋,一邊喘氣一邊問。

    秋洛靠在牆上,拎著衣領擦汗︰“嗯。”

    “算你機智。沒事吧?咱們回去吧。”

    林盡染去拉的手,秋洛順著力道起身時,突然右腳一縮,痛苦地夾緊眉頭。

    林盡染一愣,連忙火急火燎蹲下來看的腿︰“你腳傷?傷到骨頭?”

    秋洛扶著腿,吃力地搖搖頭︰“我還能走,沒嚴重,應該是剛才不小心踢到鐵欄桿,撞傷”

    林盡染懊惱地拍一下自己腦門︰“都怪我不好,就不該來這里,害你受傷!”

    秋洛像薅狗狗一樣薅一把的頭發︰“別說這些有的沒的,趕緊回家吧,天都黑。”

    林盡染在面前蹲下來,兩只手在背伸開︰“上來,我背你走。”

    秋洛一百個拒絕︰“不要,我能自己走!”

    “是男人就別磨磨唧唧的,我就要背你。”林盡染平日里秋洛說啥听啥,認定的事,還是我行我素。

    不多廢話,抓住秋洛兩只手腕,繞到自己面前,背一頂,硬是將人頂在身背起來,脖子上掛個書包,彎著腰前走。

    “喂,你自己受傷,我還是自己走吧。”

    秋洛趴在背,兩人都是一身汗,衣服汗津津黏在身上,燥熱的體溫隔著衣服來回傳遞,秋洛的胸口被高熱烘得砰砰跳。

    林盡染才打完兩場,又背個和自己體格差不多的,體力還十分充沛綽綽有余的樣子,兩只手握住的膝蓋彎,往上提提。

    “沒幾步路,一會就到,你好好趴著,別『亂』動。”

    秋洛不再說話,默默趴在林盡染背上,摟住的脖子,臉頰貼著頸一塊『露』出的皮膚,又紅又熱。

    “好奇怪,我怎好像以前經常摟你的脖子似的。”

    林盡染忍不住一聲︰“你肯定是做夢夢我,別不好意思。”

    秋洛翹起嘴角︰“是啊,我夢你變成小狗勾,一直搖尾巴。”

    林盡染不甘示弱道︰“我還夢你變成貓,對我喵喵叫呢!”

    頭頂深藍『色』的夜幕,綴著漫天星光,身是綿延的羊腸小路。

    閃爍的霓虹燈無邊無際前延伸,道旁的路燈沉默地兩人送行。

    兩人的身影疊在一起,踏著夜『色』和星光,一步一步邁遠方。

    ※※※

    快到家的時候,秋洛從林盡染身上下來︰“我腿沒疼,我還是自己爬樓梯吧。”

    林盡染若有若無往反方的巷口望一眼,點點頭︰“好,家里好像沒有跌打損傷膏,我去『藥』店買點,你先上樓。”

    秋洛接書包,一瘸一拐往樓上走,林盡染在樓下停著腳步聲遠去,才慢慢轉身,朝著巷口走去。

    這棟舊樓附近的路燈年久失修,巷子里常年烏漆墨黑。

    林盡染單手『插』兜,目不斜視,余光卻警惕地落在另一側漆黑的背街處。

    『藥』店在附近,很快買完『藥』,不緊不慢往家趕,再次路巷口時,霍然轉頭,目光筆直地朝著異樣處掃視去。

    視線盡頭一片漆黑,什看不,空氣里十分安靜,只有自己的腳步聲。

    林盡染眯眯,收回目光,步並作兩步踏入樓道,快速爬上樓梯。

    片刻,片背街的暗處,徐徐走出一個人影,仰頭靜靜盯著林盡染離開的方。

    ※※※

    林盡染進門時,秋洛把褲子卷起來,用『毛』巾包幾塊冰,敷在小腿淤腫的地方。

    林盡染蹲在面前,把『藥』膏和敷料一一攤開,拿把小刷子搗鼓。

    秋洛看臉上有點心不在焉的表情,說︰“你怎?還在擔心?我的腿沒大礙,休息幾天就好。”

    “嗯。”林盡染飛快地抬頭看一眼,又低下頭,悶悶道,“我明天不能陪你。”

    秋洛一愣︰“怎?”

    林盡染接冷『毛』巾,替敷腿,手指輕輕擦腿上的傷處,有點心疼,又有點惱火,想踫又不敢踫的樣子。

    最呼出一口氣,沉聲道︰“我離家久,這逃避下去不是辦法。我總要回去的。”

    第35章 nbsp; 心癢癢地想湊上去親他一下

    秋洛張張嘴,沒想到這快就要分別,想挽留,又覺得說的有道理。

    是,林盡染總要回家的。

    “你明天就要回去?”

    “不。”林盡染沒有看的眼楮,只管埋頭給敷『藥』,“我馬上就走。”

    秋洛捏緊的肩︰“啊?你急什,天都黑。”

    林盡染頓一下,說︰“你放心吧,家里會有人來接我的。”

    “哦,是不是們找你?”秋洛這下明白,看來林盡染的悠閑日子到頭,只怕林家要不多久就要塵埃落定。

    林盡染隨意點點頭︰“你好好休息,我這幾天會處理家里的事,學校應該暫時不會去。”

    秋洛有些失望,學校不到。

    林盡染忙說︰“等我家里的事處理完,我就會去。”

    秋洛這才高興地點點頭。

    雖然不到,還有手機可以聯系,倒沒難捱。

    “你期末考試會回來考吧?”秋洛不放心地問一聲。

    林盡染猶疑片刻,點點頭︰“會的。”

    林盡染拖著步子走到門口,依依不舍地叮囑︰

    “晚飯別忘吃,冰箱里有我做的便當,熱一熱就好,晚上別老蹬被子,啊還有,我走以,門窗關好,別放陌生人進來。”

    秋洛失︰“知道,你怎跟個老頭子似的。”

    “我走。”林盡染又回頭看一眼,背上書包,正式告別這間住上十天的老舊小屋子。

    待林盡染下樓,秋洛單腳一蹦一跳跑到陽台,正好看對方背著書包在樓底下朝上看。

    秋洛沖揮揮手,將片書簽樹葉放在嘴邊,輕輕吹響。

    哨聲被微風送到樓下時,已變成若有若無的聲音,宛若羽『毛』在湖面輕輕『蕩』出漣漪。

    林盡染明白在給自己送別,從褲兜里掏出只隨身帶的小銀哨,朝吹響幾個音調,以作回應。

    分別總歸要到來,借著昏暗的路燈,林盡染最深深看秋洛一眼,抬抬手,仍是招財貓般的動作,緊緊書包,轉身消失在漆黑的巷口。

    獨自一人時,步伐邁得極快,在即將走出巷口時,一道刀光在月『色』里翻起雪亮的銀。

    林盡染霍然閃身,千鈞一發之際避開心髒要害,可刀尖依然深深刺進的肩頭!

    來人一身黑衣,黑『色』兜帽,黑『色』口罩,雙狠辣滄桑的眼楮,是林盡染一輩子忘不掉的噩夢!

    瞳孔緊縮,背瞬間疼出一身冷汗,是個人!

    小時候綁架的綁匪!居然從牢里出來!

    恰此時,轎車剎車聲從巷口附近傳來,一串跑動的腳步聲由遠而近,黑衣人不甘地盯林盡染一眼,拔出刀,飛快逃走。

    林盡染捂著肩頭,看著人消失的方,又回頭看一眼背的巷子盡頭的舊樓,咬著牙,往巷口走去。

    幾個保鏢姍姍來遲,圍在面前,齊齊躬身︰“少爺,老爺子已經回來主持大局,吩咐我們一定要將您接回去。”

    “爺爺……”林盡染無聲地動動嘴唇,臉『色』陰沉,最終一言不發地坐進車里。

    ※※※

    距離林盡染回家,轉眼去一周。秋叢不知去哪里辦事,至今未歸。

    秋洛每天獨自一人放學上學,獨自一人做飯吃飯,偶爾和李凡凡還有其同學交流一下習題,日子得枯燥又無聊。

    仿佛在林盡染離開的每一天,都是一成不變的難熬。

    不知道什,給發去的短信頭幾天還有回復,如今漸漸沒回音,秋洛托腮,用紅筆在日歷上畫著圈,想必林盡染現在正家里的事焦頭爛額吧。

    不沒有關系,說期末考時會回來考試,到時候又可以面。

    最重要的是,再不久就是高年級畢業典禮的日子,就要到。

    這意味著父親即將回國,會出現在這學校,會坐在畢業典禮的觀眾席某個固定的席位。

    只要自己成功換回正的身份,就能以秋家的名義登門拜訪林家,想必不會被輕易拒之門外。

    這段時間,嘗試再別的辦法,可是管家本身『性』格嚴謹,對冒牌貨管束得很嚴,根本找不到下手機會。

    秋洛盯著日歷表,還有手上一份座次表,這是花一番手腳才弄到手的,同時弄到的,還有當天參加典禮的志願者身份。

    這大的活動,總需要學生幫忙維持秩序和服務,好在秋洛平時很得老師喜愛,班主任想都沒想就答應當志願者的要求。

    典禮天,就是自己與父親面對面接觸的最好機會,甚至唯一機會。

    現在唯一的變數,就是管家會隨時像條毒蛇一樣,棲息在暗處,防範任一種兒子身份被識破的可能『性』。

    要跟這個老謀深算、還對自己各方面都如指掌的管家斗,秋洛陽『穴』就氣得隱隱作痛起來。

    ※※※

    下課鈴打響,放學的人群涌校門。

    秋洛背著書包,像往常樣往校外走,沒有林盡染陪一起回家,只好一個人去擠公交。

    剛出校門口,一群把頭發染成黃『毛』的混混,堵住秋洛的去路。

    周圍不少認識秋洛的同學看這一幕,開始竊竊私語。

    秋洛跟林盡染關系好到形影不離的事,全校皆知,林盡染風評不好,連帶著秋洛受影響。

    以前有林盡染這個瘋子在,沒人敢惹秋洛,現在林盡染不在,不少天被秋洛潑水,還有成績老被壓的人,暗搓搓地開始看起的話。

    秋洛不耐煩地皺起眉頭︰“有貴干?”

    領頭者叼著一根煙,朝吐出一口眼圈︰“就是你小子,叫警察來,端我們的場子?”

    原來是個地下黑拳賭場的人。

    秋洛掏掏耳朵,多久以前的老黃歷,現在才來翻舊賬。

    非常老實且誠地睜著圓溜溜的大眼楮︰

    “你們在說什?我听不懂,我只是一個未成年高中生,能有什壞心思呢?你們一定認錯人。”

    對面的黃『毛』怒道︰“你以死不認賬我們就拿你沒辦法?你的同伴丟下你跑吧,我看現在誰還能幫你!”

    說著,黃『毛』舉起拳頭就要動手,身的混混立刻圍攏來。

    對方身還跟著五六個小混混,這時候硬剛豈不是傻子。

    秋洛退一步,準備拔腿開溜,卻突然瞪大眼楮,『露』出詫異的表情。

    黃『毛』即將落下的拳頭,突地被人一把握住,鐵箍一樣紋絲不動,緊跟著,的脖子被人提起來,雙腳離地,瘋狂『亂』蹬。

    “不管你是誰,再敢來找我兒子麻煩,我下次就把你的脖子擰斷。”

    秋叢高大的身材完全籠罩黃『毛』,稜角分明的側臉冷硬如鋼鐵,者驚恐地張著嘴,一個屁都不敢放。

    而在身,其幾個找茬的混混,被一群身著黑『色』西服的男人制住,毫不留情地教訓一頓,飛快跑走。

    幾輛黑『色』的轎車停在校門口,首一輛邁巴赫,幾個黑西服迅速來到車門前,替人打開車門,一言不發地站在原地等待。

    周圍原本打算看秋洛話的人,這下驚得下巴都快掉。

    這什情況?秋洛不是全校出名的窮鬼學生嗎?學費全靠獎學金,連生活費都靠補助扶貧種?怎會有一個這恐怖的老爸?

    秋洛簡直比們還要震驚,半天還沒回神。

    “爸,你這是……?”

    “先上車再說。”

    秋叢來人狠話不多,根本不鳥周圍或好奇或羨慕的眼神,接秋洛的書包,拉著的手轉身上車。

    秋洛把目光從幾個黑西服身上收回,隱隱猜測著這些人的身份,應該跟天在自家遇上的是同一撥。

    秋叢把書包擱在一邊時,注意到側袋里一張畫圈的日歷,打開一看,正是畢業典禮的時間

    。

    微微蹙眉,轉臉深深看“兒子”一眼,忽然一聲低沉的嘆息︰“你準備走?”

    秋洛心里一驚,迎上對方視線的瞬間,清晰地看到秋叢眼里一抹濃重的哀思。

    秋洛頭皮發麻,隱約有種被一眼看透的感覺。

    知道!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37、第35章 nbsp; 心癢癢地想湊上去親他一下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37、第35章 nbsp; 心癢癢地想湊上去親他一下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