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36章 nbsp; 父子相認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38、第36章 nbsp; 父子相認

    第36章 nbsp; 父子相認

    華燈初上時分, 邁巴赫駛過一條安靜的胡同,一棟古香古『色』的四合院門前停下。

    這座寸土寸金的大都市,市區內四處都是幾十層高樓的摩天大廈, 像這樣獨門獨院、佔地面積又大的低矮建築,十分稀罕。

    宅院大門很快打開,秋叢領著秋洛進門,那些黑西服壯漢不緊不慢地跟兩人身後,每個人都訓練有素, 連腳步聲都整齊劃一。

    院內裝修是典型的中式園林景觀, 融合了現代科技的利, 低調且奢華。

    秋洛不是沒有見過這樣的私人豪宅,但是到這里的主人不過一個開著老舊拳擊館、家徒四壁的落魄大叔,實令人難以置信。

    穿過前院和中庭,有佣人拉開大堂的門, 秋洛定楮一看,詫異地張了張嘴, 這里居然布置成了靈堂。

    對面牆壁上掛著一位年輕夫人的遺像,供桌上香爐貢品一應俱全,兩側的花圈呈弧形擺開,下面擺放著各式各樣的□□花。

    那些黑西服並沒有跟進來,而是留門外守候。

    佣人又重新合上門, 很快靈堂里就只剩下秋洛和秋叢兩人。

    秋叢緩緩來到供桌前, 圓形坐墊上盤膝坐下,指了指身側另外一張軟墊, 示秋洛過來。

    秋洛暗嘆一聲,安安靜靜為秋叢過世的妻子上了一炷香,而後他身側坐下。

    他這才發現供桌上還放著三個紫檀木骨灰盒。其中一個是妻子, 另外兩個則是空著的。

    “您什麼時候發現的?”

    對此秋洛有很多猜測,一直著自己究竟哪里了破綻,沒到秋叢卻說︰“一開始,就發現了。”

    “啊?”秋洛有點尷尬地『摸』了『摸』鼻子,『露』餡這麼快的嗎?

    室內光線柔和,給秋叢剛硬的臉龐蒙上一層暖黃,他眉峰犀利,帶著一絲悵然,以一種平靜的口吻揭開了不啟齒的瘡疤︰

    “我的妻子一年前絕癥去世,後來沒過多久,查小洛也遺傳了她的病。”

    “發現端倪時,已是晚期了,以現的醫水平根本救不了,無非是能拖一天是一天。”

    “那天晚上次發送入急救室,醫生已經暗示要準備後事了,我雖還抱著一線僥幸希望,但其實心里知道,他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

    “可是,最後醫生居然告訴我,奇跡發生,你不『藥』而愈。”

    秋叢自嘲般笑了一下︰“那個時候我多希望,世上真的有奇跡。”

    秋洛有些難受,說些安慰的話,又不知何開口。

    秋叢自顧自道︰“我們一家三口一起生活這麼多年,小洛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你和他真的很不一樣,我們家並不富裕,他的『性』格內而自卑,為身體不好,來都不會來拳擊館和我練拳的,他一直夢上這所貴族校,但是他的成績遠沒有你那麼好,更別說考上特招生了。”

    秋洛有點不好思地撓撓頭︰“既然如此,您為何不馬上揭穿我?這幾個月還一直對我這麼好?”

    秋叢終看了他一眼,嘆口氣道︰“剛開始時,我實不願相信,哪怕是自欺欺人也好,只有不斷告訴自己,你就是我子,小洛還活著,我才有勇氣面對清晨的陽。”

    “妻子離我而去後,我實無法面對小洛也不的事實。比起你,我反而更怕揭開真相,為我怕自己找不到堅持下去的義了……”

    秋洛猛地起抽屜里看見的那把槍,還有供桌上兩個空空的骨灰盒,心中一驚,可別是不開吧!

    他忍不住抓住了秋叢的手臂,脫口而︰“爸!怎麼會沒義呢?生活還有很多事情可以期待啊,那個,還有拳擊館呢,那麼多客人,他們還沖了會員的!”

    這話說來,秋洛簡直咬掉自己舌頭,他打住話頭,絞盡腦汁,搜腸刮肚些別的安慰的話︰

    “你怎麼會孤身一人呢?這不是還有我麼?反正我以前家也是一個人,我母親去世了,父親常年不……”

    起前秋家富足但孤獨的生活,秋洛情緒也低落下去,這會冒牌貨還霸佔著自己的身體,他都不知道自己有沒有重新回去的一天。

    “其實這麼長時間,一直被你照顧,我已經把您成親近的長輩了,如果您不嫌棄的話,我以後可以一直陪你的!”

    秋叢听見那一聲下識的呼喚時,眼神漸漸有了溫度,他輕輕按住秋洛的腦袋,『摸』了『摸』︰“謝謝你,如果說你們兩個有哪一點相似的話,就是你們都很乖,很善良。”

    秋洛還多說點什麼,秋叢輕輕搖了搖頭︰“放心吧,我不會做那種沒有息的事。這點,還是你鼓舞了我。”

    秋洛訝異地望著他。

    秋叢抽一本密封的資料遞給他︰“我離開這段時間,一則是處理我的一些私事,另外就是調查關你和你家的事。”

    秋洛翻開那本資料,上面詳細寫著有關江南首富秋家的種種信息,包括他自己年紀校樣貌習慣愛好成績,以及幾個月以來的異常動軌跡,事發晚的同一個醫院,甚至還有管家和他突然暴斃下葬的癱瘓子。

    秋洛震驚地翻閱這本資料,上面調查的內容簡直比他的記憶還要詳細︰“這……您怎麼會到調查秋家?您到底是什麼身份?”

    秋叢淡淡道︰“我的家族生大部分東南亞,少部分國內,黑兩道都根深葉茂,不過多年以前,我不喜歡家族那些事業還有打打殺殺的生活。”

    “為了婚姻和事業自由,和小洛的母親結婚過平靜的生活,就放棄了家族身份和姓氏,也不承擔責任和義務,以全新的面貌,過一個普通人的生活。”

    “前段時間,家族了些事,他們知道了我的近況,是又派人聯系上了我,希望我能回歸。那天家,你看見的那些人,就是他們派來游說我的。其實我不姓秋,我姓狄。”

    這段話信息量有點大,秋洛消化了好一會才隱約明,他背後家族的能量不秋家之下,難怪能得到這麼多信息。

    狄叢頓了頓,見他滿臉疑『惑』的表情,又解釋道︰

    “那天我發現有人背後偷偷跟蹤你,調查拳擊館,才知道了秋家的事,是順藤『摸』瓜發現了很多疑點。查的越多,越發現你的很多情況,竟然跟那個秋家少爺很像。”

    “小洛病危進手術室那天晚上,秋家少爺和管家都,最可疑的是,管家那個同齡的癱瘓子,居然也同一天不明原暴斃,而這個管家居然連葬

    第36章 nbsp; 父子相認

    禮都沒有籌備,就匆匆下了葬,這絕對不是一個愛孩子的父親會做的事。還有這個人。”

    他資料中抽一張照片,上面是一個身穿道袍的道士,長相賊眉鼠眼,又矮又小。

    “這個道士江湖上號稱“不死鬼”,玄門一脈小有名氣,曾跟秋家管家曾有密切來往,也是那天晚上,他們突然斷了聯系,道士得了一大筆橫財,四處花天酒地,酒後曾跟人吹噓,說他精通奪舍之術,甚至成功替一個富豪換了身體。”

    秋洛眉頭越皺越緊,要不要有狄叢背後幫忙調查了這麼多,他一個無權無錢的高中生,上哪能知道這麼多辛秘。

    狄叢凝視著他︰“現你能告訴我,你究竟是誰,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嗎?”

    秋洛嘆了口氣,事到如今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鼓起勇氣把他所知事情的經過,一一和盤托。

    “……總之,”秋洛嘴都說干了,『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我不是故要佔用您子的身體,我會辦法盡快把您子的身體還給您的。很抱歉,給您添麻煩了。”

    狄叢很久沒有說話,視線盯著牆壁上妻子的遺像,有些恍惚地嘆道︰“小洛終究不會回來了,是嗎?”

    秋洛惆悵地望著他消沉的側臉,也不知該如何安慰,自己一旦離開,這具身體就要徹底死亡了。

    恐怕狄叢也到了這一點,所以那三個紫檀木骨灰盒其中一個就是給子的。

    “罷了,事已至此,道歉又有什麼用呢?小洛的病本就無『藥』可醫,你的這段日子,終究是我一個一廂情願的幻夢,如今也到了該醒的時候。”

    狄叢站起身來,拍拍秋洛的肩︰“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你身上發生的事離奇,我若不是把事情看眼里,也是不會相信的,更何況別人。關那個妖道不死鬼的下落,我的人還查,暫時沒有確切消息。”

    秋洛了,『摸』那張畢業典禮安排表,道︰“馬上就是高三年級畢業典禮,我父親天一定會回來參加,我會辦法眾揭穿佔著我身體的那個冒牌貨,不過有件事,可能需要您的幫助。”

    狄叢溫和地笑了笑︰“你忘記了嗎,我早就跟你說過,要是遇上什麼麻煩不要怕,有爸爸,我會幫你的。”

    秋洛嘴唇動了動,感動地望著他,無聲地喊了一聲“爸”。

    狄叢取一張子的照片相框,擱供桌上,指尖輕輕掠過相中人羞怯的笑容,淡淡道︰“也是時候,讓小洛早日入土為安了。”

    ※※※

    轉眼就是高三年級畢業典禮,由這所貴族校很多人並不參加國內高考,家里早已安排好了往後的留和深造,所以典禮時間安排高考之前。

    這幾天秋洛一直腦海中演練每一個環節,機會只有一次,但凡中間有一點了問題,叫管家提前察覺端倪,肯定會父親面前倒打一耙。

    管家和他子為了冒名頂替籌備了這麼多年,必定好了說辭和各種應對手段,不會叫常年不家的父親看破綻。

    而自己還活著這件事,就是他們唯一的紕漏。

    ※※※

    典禮這天,秋洛起了個大早,到校的時候,大部分師生都還沒有來。

    為志願者,秋洛今天要做的事情很多,他需要參與布置典禮會場,放置來賓座次卡,調試大屏幕投影設備,各種各樣的雜事。

    典禮上,每位畢業生都要上台,眾人面前一段自己的畢業演說,稿子是各自事先準備好的。

    會場里,秋洛架著□□,把最後一條彩帶系上牆頭,默默回頭看了一眼台下某個位置,那個位置的座次牌是他特地放的,上面寫著的那個熟悉的名字,正是他好久沒見的父親,秋明宇。

    秋洛深吸一口氣,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見到對方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距離典禮正式開場不到十分鐘,已經陸續有生和家長開始進場。

    秋洛伸長了脖子,不斷密集的人群里搜索父親的身影。

    忽然,他定楮一看,門口一道頎長的人影,身著深藍『色』正裝,面容英挺,風度翩翩的男人,不是秋明宇是誰!

    秋洛揚起眉梢,激動的心情尚未顯『露』,又看見了一個倒人胃口的家伙,寸步不離地守父親身旁,正溫聲細語地他說著什麼——管家!

    走兩人身後的,還有幾個生面孔的保鏢,必定是管家的人。

    秋洛心里冷笑,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說多謊言,也總有揭開真相的一天。

    此時,會場主舞台上響起了主持人聲情並茂的致辭,典禮儀式終正式開始了。

    台下,秋明宇按照座次牌,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剛好挨著中間的走道。管家彎著腰,畢恭畢敬站他身側。

    秋明宇手中一支電子簽字筆,不斷手機屏幕上劃拉最新文件和材料,頭也不抬地問︰

    “好久沒有看見小洛里,上次視頻里面,我瞧著他的樣子有些憔悴,最近是不是用功,沒有休息好?”

    管家連忙道︰“先生請放心,少爺前段時間生病才剛好,所以氣『色』看著還差些,我已經讓專門的營養師為他準備膳食,還有健康教練,很快就完全康復的。”

    秋明宇皺了皺眉,視線手機上挪開,落管家那張滿是褶皺的臉上︰“不是說只是普通感冒發燒嗎?這麼久還沒好,你怎麼照顧他的?”

    管家把腰彎的更低了些︰“抱歉,我也總是勸少爺不要的晚,可少爺為了搏更好的成績,總是不听勸。”

    提起子的習,秋明宇眉宇舒展開來,小洛小到大這方面就沒讓他『操』過心,家里的獎狀和各種競賽獎項堆滿了書房。

    秋明宇嘆口氣道︰“還是要讓他注身體,爸爸已經對他很滿了,不要辛苦。”

    管家點點頭︰“我會轉告他的。”

    秋明宇的秘書低聲提醒︰“先生,回紐約的機票已經訂好了,還有四個小時。”

    管家一知道家主有多工狂,這時故驚訝地問︰“先生這麼快就要走?至少和少爺吃一頓午飯吧?少爺很您的。”

    秋明宇低頭看了眼手表,蹙眉道︰“這次趕回來已經推掉了一場會,午飯恐怕來不及。”

    他抬頭朝著舞台方張望︰“小洛呢?怎麼還沒到他?”

    管家看了看排序表︰“下一個就是少爺了。”

    秋明宇頷首道︰“對了,小洛的畢業演說講

    第36章 nbsp; 父子相認

    的是什麼?他準備得怎麼樣?”

    管家微笑道︰“少爺的演說主題是他將來的規劃,少爺一直希望能早日進入集團,為您分憂解勞,免得您日日如此辛苦。”

    秋明宇有些外︰“是嗎?我還以為他不耐煩這些的。”

    管家目光微閃,正多說點什麼,忽听台下一陣掌聲,下一位已經上場了。

    秋明宇精神一振,揚起眉朝舞台望去。

    只見“秋洛”一身整潔的校服,緩緩走上舞台一側,演講台上站定。

    秋明宇已經有大半年沒有親眼看見子了,他兩只手攢一起,雙腿交疊靠坐椅背里,面上不由泛起微笑。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子的步伐似乎過緩慢了,難道是為病了一場尚未恢復的緣故嗎?

    此時此刻,台上的賈爾孜內心緊張到了極點,他知道台下就坐著秋明宇,這個可以決定自己和父親前途命運的男人。

    是否能徹底瞞過他,完全取代真正的秋洛,順利進入集團公司,成為真正的秋家繼承人,成敗就今日一舉了!

    賈爾孜呼一口氣,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自進入禮堂,他總覺得自己身體似乎有點不對勁,渾身無力似的,精神也格外萎靡不振。

    賈爾孜壓下內心不安,展開自己的演講稿,清了清嗓子,正要開口——

    忽然,他背後的巨大投影屏幕閃爍了一下,整個畫面一變,演講標題竟然變成了《那些年,母親為我講過的童話》。

    下方的演講內容,赫然是講述自己的母親為了哄他睡覺,給他講述童話故事的回憶。

    第一個故事,是一個心術不正的怪物,偽裝成人的樣子,潛入國王的城堡,打扮成王子模樣,企圖欺騙國王把王位傳給自己。

    與之不匹配的是,一無所覺的賈爾孜還念他的演講稿,台下的的議聲紛紛擾擾,搞得賈爾孜不明所以,難道是他的演講講的不好嗎?為什麼台下的人都笑?

    台下,秋明宇看到投影屏幕上的內容,眉頭一點點皺起來。

    這個童話內容很簡單,真正令秋明宇疑『惑』的是,故事壓根不是母親講述的!

    由他的夫人去世的早,小時候秋洛吵鬧著要母親說睡前故事才肯睡覺,秋明宇為了哄他,都是自己親自現編的,小小的秋洛還會把每一則故事記下來,其中有假扮王子的故事。

    秋洛記『性』那麼好,怎麼可能把父親說成母親?

    秋明宇懷疑地看管家︰“怎麼回事?不是說小洛的演講內容是他的未來規劃嗎?”

    管家的臉『色』看到大屏幕上播放的童話時,就變得異常難看︰“一定是控制台了紕漏,我這就去查查。”

    管家用眼神示身後幾個保鏢,沉著臉匆匆朝控制室走去。

    他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但這背後一定有人搞鬼,他必須趁著家主還沒反應過來之前,立刻將這件事處理干淨!

    控制室里,秋洛的精神高度緊張,他快速替換了冒牌貨的演講電子稿後,第一時間離開了控制室,他前腳剛走,管家就匆匆帶人趕到。

    秋洛確認已將管家父親身邊引開後,立刻後台一路急,然後端起事先準備好的茶水,徑自中央的走道,走秋明宇所的位置。

    他按耐住心中的激動,抬頭凝望著父親,將手里一張提前寫好事情經過的紙條,連同茶水一並遞給他。

    他抑制著顫抖的嗓音,壓低聲音情不自禁叫了一聲︰“爸!我才是秋洛!你忘記你給我講過的童話了嗎!”

    秋明宇渾身一震,驚詫地看他,幾乎以為自己听錯了。

    與此同時,管家已經帶著保鏢趕了回來,他發現了秋洛,整個人氣急敗壞,滿臉的老皮都發顫︰“快,那小子是個騙子!跟少爺有仇,快抓住他!”

    秋洛咬牙,狠狠瞪了一眼管家,把紙條往秋明宇手里一塞,扭頭拔腿就往外跑。

    管家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他千算萬算,沒算到真正的秋洛,居然沒有死!

    心思電轉之間,他已經好了幾套說辭,無秋洛剛才跟家主說了什麼,他都能咬死了這人和少爺有私仇,偷了少爺的日記本,故挑撥離間,胡編『亂』造企圖訛詐好處,說的話一個字都不能信!

    管家一邊指使保鏢追人,心里暗下決心,只要這里讓真正的秋洛永遠“閉上嘴”,這件事就徹底到此為止了。

    誰知道,他和幾個保鏢剛追著秋洛跑禮堂,迎面卻撞上幾個身穿黑西服的壯漢,他們個個都是練家子,身手一點都不比秋家保鏢差。

    管家驚駭莫名,又急又氣,這些人究竟哪里冒來的,為什麼幫秋洛?

    “你們是什麼來路!給我讓開!知道我是誰嗎?你們惹不起!”

    “哦?你說誰惹不起?”一個低沉有力的聲音管家身後響起。

    管家霍然回頭,一只手筆直伸過來,猛地握住了他的脖子!

    管家臉『色』漲紅,只見對面的男人身材極為高大,胸膛的肌肉把上衣撐得鼓起,手臂猶如鐵箍,根本掙脫不掉。

    而那個疑似秋洛的少年,正靜靜站他身邊,目光晦暗地盯著管家。

    “都給我住手!”

    就雙方劍撥弩張時,走廊上一聲呵斥突如其來。

    秋明宇大步流星禮堂走來,手里緊緊捏著一張寫滿了字跡的紙條,他身後,秘書提溜著“秋洛”的衣領,不動聲『色』地制住了他。

    管家帶領的保鏢們一下子頓住,面面相覷,這個情況實古怪,他們都不知道听誰的了。

    秋明宇沒有理會臉『色』慘的管家和賈爾孜,視線死死盯著狄叢身旁的秋洛,嗓音嘶啞,滿臉震驚︰“上面說的是真的?你究竟是誰?”

    秋洛渾身激動發顫,也忍不住,沖他呼喚聲︰“爸!我是秋洛,是你小放掌心里的秋洛!母親臨終前讓你好好照顧我,不要老是只記掛工,你忘記了嗎!”

    一夜失去所有身份,每天戰戰兢兢惶恐不安時,你哪里?

    被同欺負,孤立無援時,你哪里?

    獨自一人守著破落的屋子過生日時,你又哪里?

    秋洛越越委屈,滿心酸楚,鼻尖一皺,抬手『揉』了把發紅的眼眶︰“你都多久沒回來看過我一眼,你說我是誰!”

    秋明宇不可置信地睜大眼楮,低聲喃喃︰“小洛……”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38、第36章 nbsp; 父子相認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38、第36章 nbsp; 父子相認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