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37章 12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39、第37章 12

    第37章 12

    秋明宇看著面前控訴他的少年, 腦袋里嗡嗡作響,紙條上的內容實在過于匪夷所思,自己的兒子竟然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持家多年從無差錯的管家,居然聯合外人合謀冒名頂替親兒子圖謀家產?

    還有些莫名冒出來的人, 又是何方神聖?

    秋明宇簡直覺得自己多年的唯物主義世界觀都被顛覆了。

    眼前的少年明明長著一張陌生的臉, 但神態語氣恍如刻在骨子里一樣熟悉。

    看著他宣泄而出的情緒, 傷心又透著依賴濡慕的眼神,完完全全都跟小洛如出一轍,秋明宇胸口一陣鈍痛, 不由自主地走上前, 想要踫踫他的臉頰。

    “小洛……你真的是小洛嗎?”秋明宇緊緊盯著秋洛的眼,又回頭看看被秘書抓在手里的“秋洛”。

    後者被他審視的目光看得渾身一哆嗦, 目光閃爍, 下意識垂下頭回避了秋明宇的眼神。

    秋明宇心下一沉, 仿佛被人迎頭痛擊, 整個身體晃了晃, 光是一個對視, 事實真相已昭然若揭。

    唯有管家還不死心地在垂死掙扎︰“先生!您千萬不能相信這些人胡言亂語, 這世上哪會有這種事?小少爺明明就在那里, 不信你可以問問他,這些人來歷不明, 他說的那些信息, 都是查到的,他們懷揣的目的不言而喻,您怎麼可以相信不相干的陌生人, 而懷疑您的親兒子呢!”

    秋明宇霍然轉頭, 目光直刺向他, 胸口一股怒火油然而生,他眯了眯眼,強壓下所有情緒,冷冷點頭道︰“那好,就把這件事查個水落石出,我看究竟在誰在背後搗鬼!”

    他轉頭吩咐秘書︰“接下來所有行程全部取消,把他們都帶回去。”

    秋明宇的視線重新落在秋洛身上,眼神和緩下來,伸手想要去拉秋洛的手︰“跟爸爸回家。”

    不料卻被一只手擋了下來,狄叢護在秋洛身前,眉眼冷淡地望著秋明宇︰“別想隨便就帶走他,誰知道你家那個管家又會攪出什麼ど蛾子。”

    秋明宇目光順勢上挑,眉宇擰起,沉聲反問︰“閣下是誰?為何要管我家的閑事?”

    狄叢扶著秋洛肩頭的五指收攏,嘴角微微下撇,帶了一絲嘲意︰“這段時間小洛一直在我那,我若是不管閑事,你能不能見到全須全尾的他,還兩說呢。”

    秋明宇冷不防被針刺了一下,臉頰肌肉一陣抽搐,半是自責半是惱,劈手就要奪回兒子︰“我才是小洛的父親!”

    狄叢一把扣住對方的手腕,常年練武的手穩如礁石,不閃不避迎上他的目光,報以平靜的回嗆︰“既然不好好盡父親的責任,不如把兒子讓給我好了。”

    “你——”秋明宇心里涌起一股荒謬,先是告訴他兒子換了個人,然後又冒出來一個莫名其妙的危險人物要跟他搶兒子。

    秋明宇沉默片刻,重新看向秋洛,柔聲道︰“小洛,我知道這段時間你肯定受了不少委屈,跟爸爸回去好嗎?這段時間是爸爸不好,我的工作都推掉了,在你的事情解決前,爸爸哪里都不去。”

    秋洛看看狄叢又看看他,皺了皺鼻翼,酸溜溜地道︰“你現在相信我是你兒子了?”

    剛才還不信呢!

    這小子還記仇……

    秋明宇哭笑不得︰“怎麼會不信呢?要不然你又要把這回事記在日記里了。”

    小脾氣簡直跟小時候一模一樣,嘴上從不吵架,但會把仇記在日記本上,免得將來翻舊賬時想不起來。小時候因為摘了母親種的葉子被教訓一頓,能記好幾年。

    秋洛一秒就原諒了父親,拉了拉狄叢的衣角,眼巴巴看著他。

    狄叢不過故意激一激秋明宇,本也沒有為難的意思,于是便朝他點點頭,松開了手。

    這時手下上前附在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句,狄叢目光微沉,道︰“伙同你家管家施展“奪舍”的妖道‘不死鬼’,下落已經找到了,眼下正在押送過來的路上。”

    秋明宇微微一驚,越發好奇狄叢的身份。

    他攬過秋洛的肩摟進自己懷里,深深看一眼狄叢,道︰“多謝閣下對小洛的照顧和幫助,如果不介意的話,不如一道來我家坐坐,如何?”

    狄叢看看秋洛,後者急忙沖他點頭,拉著他的手不放。

    狄叢本就不放心他,還要看好自己兒子的身體,當下頷首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

    秋家別墅在市區最繁華的地段,寸土寸金的地方圈了一座湖景莊園,周邊鬧中取靜,四周蔥郁的綠植將整片莊園覆蓋,有效阻隔了鬧市的喧囂。

    雙層復式大廳里,秋明宇端坐在沙發主位上,面容凝肅,狄叢雙臂環抱坐在對面的單人沙發里,身後的黑西服們面無表情地站成一排。

    秋洛坐在父親身旁,目光一一看過這棟生活了十幾年的家,手指摩挲著溫潤的羊脂玉扶手,小啜一口最喜歡的荔枝花茶,熱騰騰的暖茶下肚,他忽然有種恍如隔世之感。

    “事到如今,你們的陰謀都敗露了,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幾人對面,管家和妖道“不死鬼”雙手被反綁,雙雙跪在冰涼的大理石地磚上,還佔著秋洛身體的賈爾孜戰戰兢兢站在一旁。

    不知為何,他離得秋洛越近,就覺得渾身發僵,手腳酸軟,說不出的難受。

    不管秋明宇怎麼質問,管家和妖道死活不承認奪舍和合謀的事,一口咬定是秋洛和狄叢合伙心懷不軌。

    他們比誰都清楚,死咬著不承認,秋明宇也不能拿自己兒子的身體怎麼樣,反之一旦承認,下場一定會無比淒慘。

    秋明宇無比惱火,多年以來他在商場無往不利,可是面對這些三教九流的江湖異士,他從未打過交道,自己親兒子的身體還被霸佔著,投鼠忌器,一時之間還真覺得有些棘手。

    與之相反,狄叢從小受家族耳濡目染,對付這種江湖混混,經驗豐富多了,根本不怕這些人不就範。

    他長身而起,緩緩踱到道士面前,居高臨下俯視他,妖道這時還不老實,手里捏著一團符紙似乎還想作亂,他二話不說,單手將人提起來,抬手就是一拳!

    一顆牙瞬間飛出,妖道人被打懵了,在場眾人看得目瞪口呆。

    秋洛忍不住心里鼓起小掌,真不愧是開拳擊館的,就是干脆利落。

    “像你這種人渣,按規矩,先砍兩根指頭,才允許說話。”狄叢提著他的衣領,單手插兜,冷漠道,“別以為我沒你不行,江湖上道行比你深的得道高人不是沒有,我再請就是了,不過在那之前,

    第37章 12

    你沒的就不止指頭了。”

    狄叢隨手一指,便有兩個黑西服上前,一左一右把妖道拖著離開。

    沒想到這個男人這麼心狠手辣,道士這下真的怕了,開始劇烈掙扎︰“等等——別——”

    哪知狄叢根本不理會他︰“現在後悔?晚了。”

    眼看著妖道哭嚎著被拖走,管家心里發慌,但面上還是強自鎮定︰“我骨頭一把,隨便你,但是家主的兒子是無辜的,你們才是蒙蔽家主圖謀不軌的……”

    秋明宇怒極反笑︰“都這時候了你還敢挑撥?真以為我拿你沒辦法?”

    管家梗著脖子,啞著聲音開始打感情牌︰“我在秋家奉獻了一輩子,臨到頭反而被家主懷疑,何其寒心!”

    管家的演技之精湛,感情之豐沛,就連秋洛看了都忍不住為他叫聲好。

    要不是他自己就是被坑害的苦主,他都要信了。

    在場只有狄叢一人完全不受影響,他冷硬的嘴角扯出一個森寒的笑容︰“听說你兒子暴斃身亡,已經被你下葬了?”

    管家猛地一抖,面色大變︰“你想干什麼?你連我死去的兒子都不放過嗎?他都死了,你還想怎麼樣?”

    狄叢冷冷道︰“開棺,掘尸,反正我還會找人把小洛的身體換回來,到時候你的親兒子就真正成了孤魂野鬼,魂不附體,你們不是喜歡搶別人的身體、別人的身份嗎?不如嘗嘗自食其果的滋味吧。”

    他的話毫不留情地碾壓在管家最痛的那根神經上,管家整個人都開始恐懼抽搐,再也無法維系適才的鎮定,枯瘦的手指顫巍巍地指著他,整個身體晃了晃,直接委頓在地。

    後面的賈爾孜驚恐萬狀,急忙上前攙扶住他︰“不要啊,這樣的話,那我不是馬上就要死了嗎?我不想死啊,爸!我真的不想死啊!”

    狄叢輕而易舉扭轉局面,把管家的臉抽得體無完膚,潰不成軍,就是看不慣他跟自己搶兒子的秋明宇,也不由對他刮目相看,暗暗佩服起來。

    既然惡人有人當了,深諳談判之道的秋明宇清了清嗓子,心領神會地拌起紅臉︰“開棺掘尸這種事,也不是我們的本意,但是如果你們繼續冥頑不靈,那我們也只好出此下策了。”

    “不如趁現在及早回頭是岸,讓小洛和你的兒子各歸其位。”

    秋明宇和狄叢兩人一唱一和,管家早已心亂如麻,哪里是二人對手,長嘆一聲,心知大勢已去,整個人仿佛老了十歲。

    他低下頭,嘶啞著嗓子說出了真相︰“那個妖道,給了我一碗符水,喂少爺喝下,在配合他的獨門法陣,另外在家中的七七四十九處風水穴眼,布下壓陣之物,才能見效。”

    秋明宇急忙追問︰“壓陣的東西去哪里了?”

    管家道︰“和我的兒子一起下葬了。”

    事情至此,秋明宇和狄叢兩人才算大獲全勝,二人立刻派人去管家老家,將隨葬的壓陣器物還有管家兒子的尸身一並帶回。

    那廂,被狠狠教訓了一頓的妖道也終于被人提溜回來,一把鼻涕一把淚,就差沒有跪地求饒。

    有狄叢這尊大佛壓著,妖道根本不敢造次,秋明宇將管家那些壓陣器物全部恢復原位,只等妖道再次施術,將秋洛和賈爾孜調換回來。

    秋洛一踏入陣法,忽然感到手心發熱,低頭一看,掌心那枚紅痣竟然越變越紅,滾燙如灼。

    他眼前仿佛劃過許多虛幻的畫面,許多低喃的話語,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

    恍惚間,他似乎看見了林盡染,明明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年,轉眼一變,竟變作成熟的男人模樣,一雙眼楮黑沉如淵,深情又瘋狂地深深凝視著他。

    “林盡染……”

    混亂的記憶在腦海里打仗,秋洛有些頭昏腦漲,他好像听見自己開口和林盡染說話,口中卻發出了喵喵叫的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

    是他幻覺嗎?

    他掌心的紅痣發出微弱的紅光,被陣法的光芒所掩蓋,漸漸消散不見……

    當秋洛再次睜開眼楮的時候,視野里的一切人和事逐漸清晰起來,他低頭看看自己的雙手,摸了摸臉頰,熟悉的感覺涌上心頭——他終于變回真正的秋洛了!

    “小洛!”秋明宇激動地迎上來,一把將兒子抱進懷里,“你終于沒事了!”

    狄叢面帶微笑地望著他,須臾,他低下頭,臂彎里是兒子逐漸冰涼的身體,狄叢眼前漸漸覆上一層模糊的霧氣,他閉了閉眼,強忍著悲傷和酸楚,直到肩頭被一只手握住。

    狄叢訝異地回過頭,只見一個面容俊朗的男孩,雙眸顧盼神飛,彎著眼尾沖他微笑,露出一口潔白整齊的牙︰“爸!你還有我呢!”

    狄叢一怔,素來冷硬沉重的神色仿佛被生生鑿開一條縫隙,露出動容的情緒,他握住秋洛的手帶著些許顫抖,凝結的眉宇終于舒展開,微微點了點頭。

    秋明宇酸溜溜地敲了敲兒子的腦門,不太服氣的樣子,但終究沒有制止自家親兒子突然多了個爹這種討厭的事。

    “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一聲驚叫引起了幾人的注意,秋洛回頭,只見管家蒼老的臉龐滿是驚恐,雙手不斷在臉上抓摳,好像瘋了一樣。

    “爸!救我啊!我要回我自己的身體!我不要變老啊!爸!你在哪里?”

    秋洛和兩位父親面面相覷。

    “這是怎麼了?”秋洛訝異地看著管家,“莫非是管家兒子魂魄進入了老管家的身體?那管家去哪里了?”

    狄叢淡淡一笑︰“只怕已經魂飛魄散了吧。那具尸身已經腐化,不能附身了。”

    “想搶奪別人的東西,終究要還回來的,他擺脫了癱瘓的身體,但老邁的身體病痛纏身,也沒幾年活頭,也算惡有惡報。”秋明宇搖搖頭,命人去處置後事。

    一切終于塵埃落定,這天晚上,秋洛躺在自家久違的大床上,想著明天就是高二年級期末考,自己就能見到林盡染了。

    要是林盡染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不知會是什麼表情,總之,一定很精彩。

    連日來的精神壓力帶來的疲憊如潮水般涌上來,秋洛唇邊泛著笑意,帶著對明天的美好期許,沉沉入睡。

    ※※※

    夜幕一輪明月,平等著照耀著這座城市每個角落。

    城市的另一端,林盡染並沒有睡著,他正曲著一條腿,半倚在房間的飄窗里,仰頭無聲地凝望著窗外的月色。

    秋洛這時在做什麼呢?想必一定入睡了吧,也不知有沒有夢見自己。

    吱嘎

    第37章 12

    一聲,房門開了。

    林盡染沒有回頭,來人腳步聲沉穩而緩慢,木質拐杖沉重地敲擊在實木地板上,不問也知道是誰來了。

    “時間不早了,明天一大早就要回美國,還不睡覺?”林老緩緩來到孫子身後,輕輕開口。

    林盡染輕嗤一聲︰“您把我關在這里,還不許我跟外面聯系,我怎麼睡得著。”

    “還怪爺爺嗎?”林老嘆口氣,臉上縱橫交錯的皺紋如同干枯的橘皮,隨著他的嘆息糾結在一起,“小染,再有幾個月你就要成年了,你不再是過去那個無憂無慮,享受家族為你遮風擋雨的豪門少爺了。”

    林盡染沉默著,沒有說話。

    林老語重心長地道︰“你父親出了那樣的事,家族又是爭斗不斷,國內的集團需要重組,我們不得不暫時放棄國內,把重點轉移到國外去。”

    “你知道你將來要面對什麼嗎?林家已經是風雨飄搖的關口,董事局對著你繼承人的位置虎視眈眈,爺爺已經是半條腿跨進棺材的人,沒幾年好活了,我能護得了你一時,護不了你一世!”

    “你不能永遠呆在溫室里,如果你不學著成長成一個獨當一面、擔當的起重任的繼承人,別說外面那個豁出性命也要殺你報復你父親的瘋子,就是家族那些吃人不吐骨頭的家伙,都能把你生吞活剝了!”

    “你看看你現在這個弱小無能的樣子,你連自己都保護不了,你能保護得了誰?!”

    林老的話簡直像錐子!筆直地刺進了林盡染最脆弱的軟肋。

    他猛地回頭,對上林老深沉睿智的眼神,眼眶微微發紅︰“那個瘋子,當年綁架我的家伙,現在還在跟蹤我伺機動手,還跟蹤到了秋洛家樓下,是為了殺我報復我爸?”

    林老點點頭︰“那是一筆爛賬,那家伙篤定自己獨子的死和你父親有關,所以瘋狂找你父親報復,找不到他,就找上你,像我們這樣家大業大的家族,最不能招惹的就是種連命都不要,一心報復的瘋子。”

    “無論如何,你明天必須隨我離開,無論是為了你的前途命運,還是你那位拳擊館的小朋友。”

    林盡染眼神輕微一顫,眼里的光亮一點點熄滅了,嘶啞的聲音里更咽的一團痛苦的味道︰“爺爺,如果我答應你,你會派人保護秋洛嗎?”

    林老目光淡淡,那個拳擊館背景並不簡單,不過這話卻不必說了,他簡單地點了點頭︰“你放心,那個瘋子的目標是你,未必去尋不相干人的麻煩。”

    林盡染點了點頭,不再說話,只是望著窗外的月亮發呆,林老何時離開的,他也不甚在意。

    他將手里一枚銀色的小哨子舉到唇邊,輕輕吹響,像當日在秋洛家樓下一樣,讓月色將他的告別送入風中。

    “秋洛……”林盡染輕輕呼喚著少年的名字,聲音極輕,不比一朵蒲公英有重量,仿佛怕驚醒了某位沉睡的神靈。

    ※※※

    翌日。

    狄叢昨晚連夜將兒子的遺體送回,準備入葬事宜。

    秋明宇擔心秋洛的身體,干脆把公司事務都搬回了家里。

    秋洛起了個大早,今天是期末考試的重要日子,他雖然已不用再參加高二年級的考試,但他為了見林盡染,還是早早得來到了學校。

    他在班級門口徘徊了半天,學生們進進出出,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他,眼看時間都要過去了,也沒見到林盡染的身影。

    “凡凡!”秋洛攔下了剛要出教室的李凡凡,“你看見林盡染了嗎?”

    “額,秋……秋學長?”李凡凡嚇了一跳,受寵若驚地看著他,“林盡染?他爺爺昨天好像來為他辦理了退學手續,听說他們林家都要搬到國外去了,這會大概已經上飛機了吧。”

    秋洛整個人懵了一下︰“你說什麼?”

    林盡染出國了?!不是約好了會來期末考嗎!

    他還沒來得及把自己的身份告訴他!

    秋洛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打得措手不及,他咬了咬牙,扭頭拔腿就跑。

    那天晚上林盡染突然說要回家,他就應該注意到異常才對,可他當時滿心只想著自己的事,根本沒有心思想別的。

    秋洛坐在家里的車上,望著窗外飛掠的風景,心里不知是什麼滋味。

    黑色轎車緩緩在林宅門前停下,秋洛打開車門,在緊閉的鐵門前不斷按鈴,老半天,一個女管家詫異地出門張望。

    她看見秋洛,忽而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率先問︰“你叫秋洛,是大少爺的同學,對嗎?”

    這下換秋洛愣住︰“你怎麼知道?”

    女管家自然不認識秋洛,她知道少爺曾交代會有一個名叫秋洛的同齡人來找他。

    女管家將一封信交給秋洛︰“這是少爺臨走前讓我給你的。”

    秋洛捧著這封輕薄的信封,深吸一口氣,才緩緩展開信紙,一段潦草卻熟悉的字跡立刻映入眼簾。

    “秋洛,見字如面。對不起,我沒能親口和你道別,我怕我一見到你,就失去了離開的勇氣。因為很多事,我不得不暫時離開,希望你能原諒我的沒出息……”

    遙遠的天空,一架私人飛機緩緩劃過一道漫長的軌跡,留下兩行白色的航路,徐徐消散在萬丈高空。

    飛機的窗弦處,一個少年倚在那里,靜靜眺望無邊無際的雲海。

    高空之下,另外一個少年沿著學校外的路沿,一步一步踏在人行道的石階邊緣,張開雙臂,如同在走獨木橋。

    如今卻已沒有人伸手護在他背後,害怕他摔跤。

    “……我有很多話想對你說,卻又不知如何開口,我總以為來日方長,竟錯過了這麼多機會。認識你的這段時光,是我人生中最開心的日子。”

    “我喜歡和你在拳擊館練拳,在電玩城打地鼠,我總是不服氣輸給你,其實我是偷偷放水,我喜歡看你贏了我開懷大笑的樣子。”

    “我想陪你一起念書,一起上同一所大學,一直在一起,可是人生總是有各式各樣的遺憾。但請你相信我,等我完成了爺爺的考驗,短則三年,長則五年,一定回來找你的。”

    “願那時,我們都已成為更好的自己。”

    “我想保護你,守著你,不再害怕別人異樣的眼光,永遠都在一起。”

    “秋洛,我喜歡你,你是我平生最大的勇氣。林盡染,字。”

    少年人將信紙小心地一折又一折,貼身放進口袋里。

    笨蛋,我也是。

    他抬頭望著湛藍的天空,盛大的日光落在他眼底,熠熠生輝。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39、第37章 12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39、第37章 12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