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39章 14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紫舞鳶 本章︰41、第39章 14

    第39章 14

    夕陽終于完全沉沒, 最後一絲橘紅的余燼灼燒著天空。

    匆匆從副駕駛下車的助理,震驚地看著自家老板和一個陌生青年旁若無人緊緊相擁。

    另外一輛車上,狄叢同樣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視線不斷在秋洛和林盡染兩人身上來回掃視, 眉頭越夾越緊。

    失而復得後的神智逐漸回籠, 林盡染不斷地摸索著秋洛的臉頰, 不可思議地盯著他︰“你……是整容了嗎?為什麼他們都說你死了?”

    秋洛哭笑不得︰“我沒有!上車再跟你解釋。”

    林盡染乖乖被他牽著, 只要秋洛還活著,怎麼樣都好。

    直到小助理在背後大聲叫了一聲, 他隨手沖對方擺擺手,而後頭也不回地跟著秋洛走了。

    留下小助理迎風流淚︰“明天的機票到底取不取消啊……”

    ※※※

    邁巴赫後座里,兩人並排坐著, 秋洛將這幾年的遭遇一一道來。

    林盡染緊緊拉著秋洛的手, 十指交扣的姿勢,扣得緊緊的,掌心都膩出了一層汗,仿佛要把風都牢牢留在掌心似的。

    “……事情就是這樣,要不是親身經歷, 恐怕我也不會相信這世上還有這種事。我沒有整容, 現在在你面前的, 就是原來的我。”

    秋洛把的手拉到懷里,輕輕安撫他的手背。

    這個故事過于匪夷所思,一時之間叫人難以消化,林盡染陷入了漫長的沉默, 眼底的震驚和荒謬逐漸消退。

    他定定凝視秋洛良久, 忽然, 他伸出手用力捏了一把秋洛的臉頰。

    秋洛捂著一邊臉頰錯愕地望著他︰“你干嘛?”

    林盡染卻長舒一口氣, 終于放心下來︰“看來是真的。”

    秋洛︰“……”

    林盡染又摸摸被他捏紅的地方,問︰“難怪這麼多年我都聯系不上你。我寫給你的信,你都沒收到嗎?”

    秋洛搖搖頭︰“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那你呢?這些年過得好嗎?”

    秋洛的容貌變了,但他的眼神和神態沒有任何變化,目光永遠澄澈而專注,一眼就能看出曾經的影子。

    林盡染只一味把他看著,一雙眼幽深如海,看得入神,直到秋洛又問了一遍,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

    他唇邊泛著一絲淺笑,輕輕開口︰“我很好。”

    秋洛不相信真像他說的如此輕松,不過來日方長,他們還有很多時間。

    四年的時間,外人難以想象的磨礪和挫折,林盡染都咬牙挺過來,整個人仿佛脫胎換骨般的變化,年少時的桀驁和輕狂都被時光的剔刀消磨得內斂而沉穩。

    唯獨那一雙深邃的眼,在注視秋洛的時候,有難以言喻的光澤鮮活得微微發亮。

    林盡染頓了頓,指尖摩挲著秋洛手背,輕描淡寫地道︰“只是有時會想你。”

    秋洛被這一句話撩得胸腔鼓噪,他挪得近了些,兩人肩膀踫著肩膀,他壓低了聲音,悄悄道︰“我也是……”

    林盡染突然感到一股口干舌燥,喉結微微滑動,他盯著秋洛,盯著他放大的臉容,越來越近的雙唇,也不知是自己在往前靠,還是對方在朝他湊近。

    耳旁只剩下心髒砰砰跳動的鼓動聲,曖昧的氣息在狹窄的車廂里瘋狂升溫,叫人渾然忘了此刻還置身于車里。

    兩人之間像是某種吸引著的磁鐵般緩緩貼近,直到駕駛席突然傳來一聲重重的咳嗽。

    “到家了。”

    兩人倏然被驚醒,林盡染抿了抿嘴,目光帶著隱晦的遺憾,秋洛像個被抓包的小賊,掩著嘴清了清嗓子,連忙要拉著林盡染下車。

    狄叢雙手環臂,從後視鏡里投來一瞥,銳利的目光不咸不淡地盯著林盡染,帶著某種審視和警惕,如同巡視自家菜園的獵人,十分意味深長。

    林盡染一身黑色西裝立在夜風里,眼也不眨地望著他,幾乎要與夜色融為一體。

    在狄叢灼灼的目光注視下,秋洛硬著頭皮捏捏林盡染的手︰“我爸在家里。”

    林盡染一言不發,只沉默地拉著他不肯放。

    秋洛顧不上狄叢震驚的眼神,捧起他的腦袋,在唇角落下一吻,嗓音低沉︰“我明天去找你。”

    林盡染這時才回過神,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嘴角。

    直到秋洛好不容易從秋明宇和狄叢兩人

    第39章 14

    的聯合炮擊下逃過一劫,回到二樓臥房時,窗外的院牆那邊,黑色的轎車依然停在路邊。

    皎潔的月色下,林盡染氣場的身影背靠著車門,指間夾著猩紅閃爍的煙頭,狹長的雙眸微微眯著,仰頭望著他窗口的方向。

    秋洛連忙打開窗戶,朝他揮揮手,手機按下語音鍵︰“你還在樓下干嘛?”

    林盡染慢條斯理地道︰“提前等你。”

    車里的小助理忍不住震驚地捂著臉,他跟了對方兩年,從來沒想到那個冷酷漠然的老板,居然還會說這種老土的情話,三觀都要崩壞了。

    秋洛坐在窗邊,支著臉頰心癢癢地望著他︰“你要是再不走,我怕我忍不住翻窗跳下去找你了。”

    林盡染手機里反復傳來這句話,听了好幾遍,怎麼也不夠似的,他低下頭似是笑了笑,眼神里藏不住的溫柔。

    他朝秋洛揮揮手,示意自己要走了,轉而拉開車門上車,兩人的視線隔著車窗玻璃纏繞在一起,隨著車起步的煙塵,終于漸漸分開。

    林盡染打開通訊錄,在秋洛的備注里寫下朱麗葉三個字,保存,放在唇邊親了親。

    車子終于消失在夜色深處,別墅一樓大廳的窗口,秋明宇和狄叢默默對視一眼,難得在同一件事上心有戚戚,都從對方眼里看出自家精心培育的白菜被狼叼走了的復雜感情。

    ※※※

    翌日。

    秋洛一醒來就收到了好幾條信息,林盡染幾乎隔一段時間就要發一條,他幾乎懷疑對方晚上壓根沒睡覺。

    上午處理完公司的事,秋洛看了看林盡染提及的今日行程,這個點他應該在一個商業洽談沙龍上,秋洛驅車抵達時,想了想,決定給林盡染一個驚喜。

    “先生,請問你有預約嗎?”前台的小姐姐禮貌地詢問他。

    秋洛穿著一身白色休閑西服,年輕帥氣的模樣,比起商業精英更像一個初出茅廬的大學生。

    他四處張望一番,微笑道︰“我找林盡染。請問他在哪個會議室?”

    前台小姐有些為難地看了他一眼︰“抱歉先生,沒有預約的話我們不能隨便告訴你。”

    看來驚喜要落空了,秋洛有些可惜,還是掏出手機給林盡染打電話。

    “你找林盡染?你是他什麼人?我認識林總,可以帶你過去。”背後突然有人道。

    秋洛回過頭,後面站著一個年近三十的男人,戴著一副金絲邊框眼鏡,他身邊跟著一個穿著時尚的年輕男人,秋洛覺得有些眼熟,似乎在哪個熱播的電視里掃過一眼。

    男人笑眯眯地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秋洛跟著自己走。

    秋洛跟他穿過大廳,走進一條長廊。

    他身旁的年輕男人上下打量著秋洛,眼神帶著露骨的敵意,有些不屑地輕哼︰

    “自從林氏資本進入內娛之後,越來越多十八線巴巴湊上來抱大腿了,我上次還看見一個被林總身邊的保鏢活活拖出去的。”

    秋洛失笑,他倒是沒問現在林盡染公司主營的什麼業務,不過他跟那些人可不同。

    他將手機塞回兜里,輕聲笑了笑︰“我是他男朋友。這位先生,可以告訴我他在哪嗎?我自己去就行,不用麻煩帶路了。”

    這話一出,戴著金絲眼鏡的男人驚訝地眨了眨眼,他身邊的年輕藝人忍不住冷笑一聲,譏嘲道︰“男朋友?只怕不過是個被包養的玩意,真會給自己臉上貼金。”

    周圍十分安靜,他的聲音不大也不小,遠遠傳遞出去。

    秋洛眯了眯眼,他堂堂秋家少爺,脾氣好卻不代表是泥人捏的。

    他單手插在兜里,借著身高優勢微微垂眼看他,唇邊掛著禮節性的微笑,從小金尊玉貴養出來的氣度無需刻意彰顯,便隨著姿態自然而流露。

    他聲音不疾不徐,委婉地道︰“閣下有所誤會,畢竟,我和你不一樣。”

    年輕藝人被嗆得臉色一陣白一陣紅,想反駁卻一時找不到說辭,一想到自己之前也不過是企圖往林盡染身邊湊的一份子,卻連對方面都見不到,心下頓時一陣惱火。

    戴眼鏡的男人微微蹙眉︰“好了,你別這麼無理取鬧。”

    身邊的貨色帶出來雖然養眼,但涵養和風度跟面前的英俊青年比起來可差得遠了。

    也不知道林盡染從哪里找來的小情人,眼光倒是不錯。

    眼鏡男有些

    第39章 14

    見獵心喜,平日沒別的愛好,就好這一口,尤其是別人的小情人投入他的懷抱。

    他帶著意味深長的目光端詳秋洛︰“我知道他在哪里,我帶你去找他。”

    秋洛被這兩人這麼一攪合,好心情都給攪沒了,他當下便搖搖頭︰“不勞煩了,我直接打電話給他就是。”

    他拿著手機正要撥通,眼鏡男卻忽然伸過手來抓住了他的手腕,大拇指不動聲色地摩挲一下,臉上帶著熱情的笑意︰

    “林總這會忙著公務,還是別打擾他,我帶你到隔壁等一等他就是。”

    說著,他推開一扇會議室的門,拉著秋洛往里走。

    秋洛微微皺眉,停在原地不動,聲音冷下來︰“不必,請閣下放手。”

    他用力抽回手,沒想到眼鏡男竟然鐵了心抓著他不放,聲音也充滿著暗示的意味︰“何必這麼拒人于千里之外呢?林盡染能給你的,我都能給你,只多不少,你不如去打听打听,我是誰——”

    秋洛手腕使勁,猛地掙脫他,慢吞吞捏著指骨,嗓音低沉,冷笑一聲︰“閣下是誰,我沒興趣,不過我勸你最好打听打听我是誰。”

    他看著對方勃然色變的臉,慢條斯理地補充了一句︰“這是為了你好。”

    眼鏡男臉色難看起來,壓低聲音︰“敬酒不吃吃罰酒——”

    他冷哼一聲,繞開秋洛就要帶著年輕藝人離開,誰料剛跨出會議室一步,門口赫然有兩個高大的黑衣保鏢擋住了去路。

    一個身形修長的男人立在中間,一步步朝他走來,純黑色的高定西裝筆挺莊重,從發絲到袖口,每個細節都一絲不苟。

    男人眸色黑沉而凌厲,看他的眼神如同看一個死人,低沉沉地開口︰“你要誰吃罰酒?”

    眼鏡男對上視線的一瞬間,仿佛被一柄利刃洞穿頭顱,心頭重重打起鼓來︰“林、林盡染,我剛不過好心帶你的小情人過來罷了,你什麼態度?”

    林盡染徑自拉過秋洛的手,用力攥在掌心,冷冷遞給他一個眼神︰“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我的合作方面前玩的勾當。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會針對你,因為你還沒這資格。”

    林盡染從口袋里抽出一支鋼筆,隨手在助理遞來的文件上簽下名︰“忘了告訴你,你的公司已經被我收購了,就在剛才。”

    說罷,他也不去管眼鏡男氣得氣血上涌的嘴臉,攬著秋洛就往外走。

    秋洛側過臉,看著他眼神黑沉沉的,渾身充斥著低氣壓的模樣,有些好笑,方才那點惱火早就拋諸腦後。

    這要是擱四年前,林盡染早就一拳打上去了,如今終于學會了像一個成熟男人那樣處事。

    秋洛把林盡染往自己懷里拽了拽,含笑道︰“你什麼表情?見到我不開心嗎?我可是特地過來找你的……”

    林盡染的腳步突地頓住,眼神閃了閃,再也壓抑不住,猛地把秋洛推到走廊的牆壁上,躁動的胸膛緊緊壓上去,用力按住對方肩頭,雙唇重重吻住他的。

    “你是我的!”

    曖昧的氣息被瞬間點燃,唇舌的侵略如火如荼,秋洛渾身一震,立刻使勁回抱住男人,雙手牢牢撈住他的頭,把後背的西服抓起無數條褶皺。

    他反客為主,唇齒無師自通地學會了防守反擊,鼻尖反復踫擦彼此,不斷變換角度。

    不顧身後的助理和保鏢,以及任何人的目光,昏暗狹窄的走廊里,兩人激烈擁吻在一起。

    不可言說的情緒肆意勃發著,喉嚨和呼吸仿佛都濺上了火星,就要在滾燙的眼神里燃燒起某種無名的熊熊大火。

    林盡染胸膛起伏,呼吸急促,被親得舌根都在發麻,卻依然不肯放開分毫。

    不知過了多久,秋洛握住對方的雙肩,緩緩抬起頭,兩人的呼吸都還亂著。

    他對上林盡染凝視自己的眼神,漆黑的眼底有什麼在瘋狂涌動。

    那是一種克制到極點的隱忍,是失而復得後的患得患失,像是要極力確認對方的存在。

    秋洛眼神沉了沉,重重吐出一口濁氣,而後捧起他的臉,溫柔地再次吻住他。

    深吻來得纏綿而甜膩,林盡染只覺得那股不安和躁動瞬間被安撫住,溫暖柔和的氣息包裹了他,跳動的心髒泡在一汪溫水里。

    秋洛摩挲他的臉頰和唇角,小聲道︰“有人在看著呢……”

    林盡染低喘一聲︰“去車里……”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方便以後閱讀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41、第39章 14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41、第39章 14並對偏執反派總在發狂[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