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抓地鼠17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易人北 本章︰第31章 抓地鼠17

    小蜥蜴咬住戴劍華的手指不放, 它的牙齒還不夠鋒利,也不能分泌毒液, 只能來回撕扯。

    十指鑽心,戴劍華疼得滿頭滿臉都是汗。

    賴歌都搞不懂小蜥蜴為什麼非要咬戴劍華的手指。

    小蜥蜴︰有好吃的,被這個兩腳獸的爪子給擋住了。

    戴劍華忍痛說了一堆,那藤條又過來了,對著他的臉就抽。

    抽得戴劍華不住慘叫︰“住手!你到底想干什麼?我願意拿我的所有財產交換我的命,但你得先把我松開。”

    啪啪啪!藤條抽得更狠。

    戴劍華在心里恨透了暗算他的人,發誓只要他能逃過這次, 一定會把這人找出來抽筋扒皮。

    戴劍華臉都被抽爛了, 才想明白對方很可能知道地鼠不需要手就能把藏在身體中的東西拿出來的事。

    媽的,你知道你說啊, 悶著不吭聲就逮著我狠抽,誰知道你在想什麼!

    “別抽了, 我錯了, 我這就拿出來……”

    地面上突然出現兩瓶純淨水和兩支營養劑。

    “這已經是我的全部財產, 還有就是我手里抱著的這東西,我沒什麼錢, 我剛參加任務不久……啊啊啊!”戴劍華又挨抽了。

    賴歌不急,這地方剛剛發生過蟲潮, 短時間不會有變異生物和人類敢過來, 他有的是時間炮制他的好發小。

    戴劍華被抽得銷-魂-蝕骨,地面上又多出了一瓶水和一支營養劑。

    接著任鬼爪藤怎麼抽,戴劍華都沒有再拿出東西。

    賴歌冷笑︰戴劍華很聰明,他知道如果被抽就拿出更多東西, 只會讓抓捕他的人懷疑他身上帶有更多好東西, 現在他擺出一副“你抽死我, 我也只有這麼多東西”的死樣,反而容易取信于人。

    但他了解戴劍華啊,這個人的背包里怎麼可能只有這麼一點東西?

    不說其他,他能讓人忽略他的特殊道具在哪兒呢?

    賴歌不打算現在就殺死戴劍華,一刀捅死他實在是太便宜他,而且他至今都沒有搞清楚戴劍華恨他的真正原因。

    上輩子戴劍華在以為他要死掉的時候說了一些事,比如散布他們家稱不準、賣的水果農藥超標等謠言,以及舉報他們家生意不干淨的人就是他,更重點表達他有多麼厭惡他、痛恨他,說他小時候和他在一起玩,時刻都覺得惡心,覺得他可笑。

    戴劍華又很得意地告訴他,說就是他跟他家人“無意中說漏嘴”,讓他家人知道他喜歡上一個同性的事。

    他把戴劍華視為好友,兩人又都在生死游戲中,他就沒有想要瞞過戴劍華,而且兩人共同經歷過幾場游戲,段厲也不是個喜歡遮掩的人,戴劍華很容易就能看出他和段厲的親密關系。

    他家人逼問他,他不想欺騙父母,就說了實話。

    他爸媽人很好,但思想比較老派,完全無法接受兒子喜歡同性。而且戴劍華說了很多難听的話,說他是下面那個,說有人嘲笑他是二椅子,還說對方只是玩弄他,因為沒有玩過駝背等等。

    戴劍華兢兢業業扮演了一個為朋友憂愁擔心又無法說服友人放棄渣男,躊躇著要不要告訴好友父母,結果不小心說漏嘴的熱忱好友角色。

    因為往日打下的信任基礎,他爸媽絲毫沒有懷疑戴劍華會抹黑他、說他壞話。

    他跟家人解釋很多,說段厲絕沒有玩弄他,說段厲對他很好,說他們兩人是真心要過一輩子。

    他爸媽並沒有被他說服。

    他們轉而提出讓他把段厲帶來見見他們的要求。

    可是這點,他根本無法做到。

    他爸媽為此堅信他被人耍了,讓他一定要和段厲斷開,而他那時就是個傻帽,不懂得說謊哄哄自己父母,非要耿直地說他永遠不會放棄愛人,還要家人理解他。

    偏生他因為要進入游戲,為了不讓家人擔心,他在外面另外租了一套房子,基本不再回家居住。

    父母讓他回家,他不能。

    父母要去找他,找不到。

    自此,他和父母的關系幾近破裂,祖父母也知道了,祖父被氣得心髒病發作,差點就沒了。全家人都因為他“自甘墮落”怨上了他。

    他承認上輩子的他很蠢,做事想得不全面,他家人會和他走到那一步,他自己也有很大原因。但,如果沒有他的好朋友好兄弟不小心說漏嘴再挑撥離間再火上澆油,他和他家人又怎麼會經歷後來那麼多痛苦?

    那麼痛!

    你讓我有家歸不得!讓我一家人都陷在苦水中!

    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要這樣傷害我和我的家人?

    賴歌按住心髒,盯著在地上掙扎的戴劍華,眼楮赤紅。

    鬼爪藤爬回來,似乎在問他接下來要怎麼做,是要吸干那個人,還是攪爛他的大腦?

    賴歌抓住鬼爪藤在自己脖子上繞了一圈,再勒緊,再放開。

    如此三次,鬼爪藤似乎明白了,在賴歌放開他後,立刻再次爬向戴劍華。

    戴劍華在不停求饒,說他手上的東西真就這麼多。

    鬼爪藤爬到他脖子上,收緊。

    戴劍華眼楮暴突,臉部憋成醬紅色,被捕鼠網縛住的身體痙攣不止。

    就在戴劍華以為必死無疑時,鬼爪藤忽然又松開了對他的脖子的桎梏。

    戴劍華拼命喘氣,被空氣嗆得劇烈咳嗽。

    鬼爪藤用須須搔搔他的臉,緩慢地再次纏住他的脖子。

    戴劍華瘋狂叫道︰“給你!都給你!住手!”

    鬼爪藤沒有收到賴歌的暗示,照樣纏緊他。

    戴劍華再次感受到窒息的痛苦,這次他再也不敢存僥幸心理。東西沒了他還可能再收集,如果命沒了,那就真的什麼都沒了。

    純淨水和營養劑旁邊出現了一張卡。

    純淨水和營養劑的數量也增加了。

    小蜥蜴不再啃咬戴劍華的手指,爬過去嗅了嗅那張卡,叼起來就送去給喂飯人。它看到鬼爪藤送這種卡片給喂飯人,喂飯人很高興的樣子。

    賴歌拿到卡,腦中就響起了薯條的解說聲︰“恭喜玩家獲得特殊道具卡【我是那麼不起眼】,本卡可以讓持卡人被附近三十米以內生物忽略,一次可以使用五個小時,一共可以使用十次,現在還只剩下六次。使用時必須直接接觸本卡。”

    賴歌隨手把忽略卡丟入蒲桃空間。

    純淨水和營養劑也全都收起。

    解氣嗎?不,只這點哪里夠。

    上輩子,戴劍華仗著他重情這一點,從他這里弄走多少好東西和星幣?

    他那時以為戴劍華真心為他著想,感動之余就特傻帽地覺得與其兩個人都弱,不如集中力量讓其中一人變得強大,強大的那個人也可以帶攜弱的那個。當然,他會這麼堅定不移地產生這樣的想法,戴劍華的引導之功也不可沒。

    說來,不考慮戴劍華,上輩子他在游戲中的運氣相當不錯,第一場游戲戰斗足球基本沒有機會獲得異能,可他卻得到了。

    誰能想到掉下的刀坑里會有一張異能激發卡?

    當時4號吉姆距離他很遠,根本來不及救他,他以為自己死定了,就在他掙扎自救時他摸到了那張異能激發卡,血流在卡上,客服自動出聲詢問他是否要激發異能。

    那時他為了活命,任何機會都不會放過,毫不猶豫就選擇了要。

    之後他就激發了能吸收他人能量治療自己的能力。

    擁有異能後他的體質也有所增加,這才能等到吉姆過來把他拉上去。

    後來比賽中他故意接觸別人,哪怕挨揍挨撞挨刀也要抱上去,從別人身上不斷偷得能量,這才把這場對他來說非人的比賽堅持到最後。

    而他敢于把異變和失敗率那麼高的兩支藥劑注射到自己體內,也是他相信自己的運氣……嘿,真的嗎?難道不是你在故意作死嗎?

    滾!賴歌把腦中那個瘋癲顛的聲音趕走。他才不瘋,他很正常。

    他就是相信自己的運氣才敢那樣冒險,沒錯,就是這樣。

    可惜賴歌看不到自己的臉,現在他搖頭晃腦,滿臉詭異的笑容,怎麼看都不像正常人。如果不是他躲在黑暗中,觀眾看不清楚他的臉,恐怕要有不少觀眾被他嚇到。

    賴歌捧臉看著自以為逃過一劫的戴劍華,滿眼溫柔。他是個大方的人,戴劍華欠他的,他不要對方一一償還,只要對方把他家人嘗到的痛苦也體味一遍就可以。另外,他一定要弄明白戴劍華為什麼這麼恨他,直覺告訴他這里面一定有一個大秘密。

    戴劍華看到東西被鬼爪藤卷走,松了口氣。

    但他這口氣松早了,鬼爪藤再次卷住了他的脖子,勒緊。

    戴劍華要氣瘋了,要不是喊不出來,他早就狂喊︰我東西都給你了,你還想怎樣?就算要殺也給個痛快!

    當戴劍華距離死亡只差一線,全身心都被即將死亡的恐懼籠罩後,鬼爪藤再次松開藤蔓。

    戴劍華拼命喘息咳嗽,鼻涕眼淚流了滿臉。

    啪啪啪,鬼爪藤再次照準他的臉抽打起來。

    戴劍華的臉從青紫交雜的豬頭變成了血肉模糊的鬼臉。

    “不……別打了,你到底要什麼,要殺我就給我個痛快。”

    鬼爪藤爬上他的脖子,再次勒緊。

    戴劍華痛苦得雙手十指在地面摳抓,十根指甲劈了八根,地上多出幾條黑色的血痕。

    對方到底是認為他還有東西沒有拿出來,還是就想折磨他?

    戴劍華無法判斷,他確實還有一樣東西沒有拿出來。他也玩過戰斗足球,作為贏的一方增加了一格背包,那格背包中他放了用三分之二打賞買的武器。

    戴劍華掙扎的身體慢慢不動了。

    鬼爪藤松開他的脖子,滑到一邊。

    賴歌歪頭瞧瞧戴劍華,抬腳脫掉一只鞋子,用力扔向戴劍華。

    鞋子在戴劍華手邊落地。

    一把激光刀突然在戴劍華手中-出現,用力反手一劃,捕鼠網破了一個洞。再用力一捅,捅了個空。

    戴劍華感到偷襲落空,就用最快速度去割捕鼠網,匆忙下他甚至顧不得激光會不會傷害到自己。

    咻!鬼爪藤一看這人竟然敢裝死騙他,速度極快地第N次纏住戴劍華的脖子,勒緊。

    “呃!唔!”戴劍華被勒得兩腿直蹬,手中激光刀也沒握住,落在了地上。

    小蜥蜴叼起激光刀的刀柄,邀功似地跑向賴歌。

    賴歌摸摸它的小腦袋,接過激光刀。

    戴劍華了解他,他何嘗又不了解戴劍華?

    這次戴劍華是真昏死了過去。

    賴歌讓小蜥蜴咬他,他也沒有任何動靜。

    小蜥蜴把他扔掉的鞋子拖回來,賴歌穿上鞋子,坐在地上。

    鬼爪藤爬到他身上,須須晃了晃,像是邀功,又像是在問︰不殺了那個人嗎?

    賴歌搖頭,他在想要如何問出戴劍華恨他的原因。

    拷問?

    以戴劍華對他的恨意和性格,他十有八-九會胡說八道一通,而且會怎麼戳他心窩怎麼來。

    “鬼爪兒,能給我一點你的汁液嗎?”賴歌笑嘻嘻地問。

    鬼爪藤抖了抖須須︰交換。

    賴歌再次摸出一枚葡萄。

    鬼爪藤也學狡猾了︰一個不夠,得兩個!

    賴歌看鬼爪藤愣是用它的須須圈出了兩個圓圈,豎起大拇指。

    鬼爪藤得到兩顆葡萄,立刻就要逼出一點汁液。

    “等等。”賴歌走到戴劍華身邊,扒開他的嘴︰“滴到這里。”

    鬼爪藤︰沒問題~

    鬼爪藤的須須突然變得尖銳,在自己的尾端劃了一下,藤皮裂開,晶瑩透明的汁液順著尾端滴落。

    鬼爪藤就滴了兩滴,多一滴都沒有。

    但這已經足夠。

    鬼爪藤的腦核可以提升精神力,它的汁液同樣對精神力起作用。

    不過不是提升和恢復精神力,而是迷惑。

    人類收集鬼爪藤的汁液,最多用來提煉制天然無害的麻醉藥,實際上這種汁液還能制作迷幻劑和吐真劑。

    賴歌抓住戴劍華,把他帶入了自己的蒲桃空間。連同他一直抱著的東西一起。

    那支金色藥劑並沒有白注射,雖然過程痛苦了點,但結果還算美好。

    他的異能升級了,這點直接體現在他的水果異能效果上,之前空心蒲桃只能讓他擁有比自己身體大兩倍的空間,現在變成了四倍。

    如果不是這樣,他要把戴劍華帶入蒲桃空間,還得把里面的東西都拿出來。

    直播間的觀眾發出憤怒的吼聲,有空間的人太作弊了,竟然能躲到空間里面去。

    “這個駝背男要對那個玩家干什麼?”

    “奸-殺?”

    “…… 1。”

    “帶進空間不讓別人看,肯定是見不得人的事情。”

    “喂喂喂,你們都沒注意到賴鍋給那個玩家喂了鬼爪藤汁液,這明顯是想要拷問什麼吧?”

    “那個玩家身上的東西不都已經被賴鍋拿到了嗎?”

    “也許駝背懷疑對方身上還有好東西吧。”

    “那也沒必要藏到空間里吧?”

    “所以還是打算不干好事?”

    “……突然想通知紅99是怎麼回事?”

    直播間頓時一片笑聲,好多人都在喊紅99快來,說他家小駝背爬牆了。

    鬼爪藤和小蜥蜴非要也進蒲桃空間,賴歌只好把它們也都帶入進來。

    兩只一看到里面有那麼多噴香的烤蟲,頓時齊齊撲過去。

    賴歌沒管,他甚至沒看那個讓他上輩子再次獲得異能的東西,只盯住了昏迷中的戴劍華。

    “鬼爪兒,麻煩幫我弄醒他。”

    鬼爪兒有吃的,一切都不是問題,竄過來就戳入戴劍華的耳朵。

    一戳即出。

    戴劍華也在強烈的神經痛楚下,生生疼醒了過來。

    腦中一片混亂,他搞不清楚自己是在游戲中還是在地球。

    他還活著嗎?

    睜開眼,卻是一片漆黑。

    不,他看到了賴歌。

    但賴歌的臉和身體都扭曲了,就好像被卡車碾壓過一遍。

    戴劍華看發小如此淒慘,驚駭之後,下意識就想笑。

    賴歌,你也有今天!

    “你殺了我。”幽幽的聲音從那個扭曲的賴歌口中冒出。

    戴劍華笑著看著他,原來是自己動的手嗎?他雖然幻想過很多次,沒想到竟然真的下手了。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殺我,還要在殺我之前百般折磨我?你說你恨我,為什麼?”賴歌的眼楮流下血淚。

    戴劍華靠在牆壁上,單腿曲起,心想要是有根煙就好了,剛這麼想,他摸進口袋的手就摸到了一包煙和打火機。

    戴劍華點燃香煙,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縷白煙︰“我在做夢對嗎?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不過這次最清晰。我以前也夢到過你死時的樣子,總是像個骷髏一樣,就像那個人。”

    “那個人?”

    戴劍華夾著香煙,感覺自己從沒有這麼平靜過,知道那個秘密後,他就一直背負著這個沉重的包袱,只要想到那個秘密,他就有種想要去死一死的沖動。

    他想跟別人述說,想要找心理醫生,但他不敢也不願,他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那個秘密。

    可對于已經死亡的、且在他夢中的賴歌,他想也許這是一個很好的述說機會,秘密憋在心里憋久了,他也很痛苦。

    “那個人是我親弟弟,他比我就小五天。”戴劍華看著煙頭,慢慢說道。

    “弟弟?”對面的賴歌像是在鸚鵡學舌。

    戴劍華越發肯定在做夢,他露出回憶神色︰“正確說來應該是我同父異母的弟弟,不過他的母親才是現在的戴夫人,而我的母親……”

    戴劍華嘴角勾起諷刺的笑,“不過是我爸的情婦,一個寡婦。當年我爸和我親媽偷情,我親媽懷孕,怕熟悉的人知道,躲到我父親老家附近的鄉村里生的孩子,接生的是衛生所的護士,也是我親媽的親姐姐。”

    賴歌真心驚訝,完全沒想到戴家還有這樣的秘密,可從戴媽媽平時的表現來看,她對戴劍華是真好,如果戴媽媽知道這是丈夫和人偷情生的孩子,那不得不佩服戴媽媽的心胸,也忒廣闊了。

    “那戴阿姨生的那個孩子呢?”賴歌問。

    戴劍華吸了一口煙,吐出︰“死了。”

    “怎麼死的?”

    戴劍華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自顧說道︰“你家人和我家人一樣都在那個該死的化工廠工作,你生下來是個駝背,你覺得我媽……戴•洛詠女士生下的孩子會是正常人嗎?她可是流產多次,要不是這樣,我那個爸也不會暗中找個寡婦偷情,還不就是為了生孩子。我爸可是承諾我親媽,如果她能給戴家生個孩子,他就和洛詠女士離婚,和她結婚。這事,甚至我那好爺爺奶奶都知道。”

    戴劍華眼中都是嘲諷,“洛詠女士終于懷孕,她產檢時據說查出孩子有可能畸形,但她執意要生,因為她已經察覺丈夫一家想要拋棄她,她太想要個孩子挽回自己的家庭,于是她堅持懷這個孩子,堅持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戴家人也沒有阻止她,因為他們也希望能有個孩子出生,並期待這個有可能畸形的孩子能在娘胎里養好。”

    “洛詠女士很害怕,她幾次產檢都沒去,直到生產。很可惜她命不太好,生下的孩子畸形很嚴重,我爸當時看了掉頭就走。”

    戴劍華彈了彈煙灰,“洛詠女士面對這麼一個畸形兒也傻眼了,我奶就給她出了個主意,說老家有人剛生下一個孩子,但對方父親已經去世,女方不想養這個孩子,說可以把這個孩子抱回來養。洛詠女士同意了。”

    “而這個被抱回來的孩子就是我。”戴劍華抬起頭,“我親媽原本想憑借我和我爸結婚,但我爺爺奶奶不同意,說這事說出去不好听,跟我親媽商量,花錢買下我,把我交給洛詠女士撫育。我親媽也是個蠢貨,她發現她無法嫁給我爸,就同意了我爺奶的意見,把我賣了。”

    賴歌︰“……”

    “為了能瞞過派出所,順利給我報上戶口,戴家人商量把我那個畸形兒弟弟抱回鄉下,說找人照顧。然後把我抱來,代替我那個弟弟。我爸又找我親媽的姐姐,用當地鄉鎮醫院的名義開了一封假的出生證明。那時候查的不嚴,派出所看有正規的出生證明,就給我上了戶口,從此我就是戴劍華。而我那個畸形弟弟則作為無名氏生活在鄉下。”戴劍華掐滅煙頭,在地上用力揉了揉。

    “我那個畸形兒弟弟在老家過得很糟糕,沒幾年就重病死了。而洛詠女士一直都不知道我是她丈夫和一個寡婦偷情生的私生子,她看我長得像我爸,相信了我爺奶說的親戚長得像的說法,也是很好騙。”

    賴歌︰“你是怎麼知道這個秘密,還知道得這麼詳細?”

    戴劍華靠在牆上,閉上眼楮︰“我親媽來找過我,在我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她後來找過我多次,她過得不好,可能出于報復心理,就把當年的事全跟我說了。對了,你知道嗎,她還跟我提到,說我奶原本打算如果洛詠女士生的孩子健康正常的話,就把我送給你們賴家當兒子。”

    戴劍華睜眼吃吃笑,“我親媽告訴我,說我奶說這話時一臉施恩的表情,還跟她保證說賴家一定會同意,因為賴家生的孩子是個駝背,誰不想要一個健康漂亮的孩子?”

    戴劍華說到這里,只覺得一陣輕松。

    賴歌十分無語,“那你為什麼恨我?這些事完全跟我、跟我家人無關好嗎?”

    戴劍華挑起唇角︰“我知道啊,你是很無辜,但誰讓你是畸形兒,卻活得那麼開心幸福?我當時背負了這麼大一個秘密,誰也不能告訴,一看到你,我就想到那個同父異母的畸形兒弟弟,我媽還給我看了他死時的照片,真可憐啊,皮包骨頭瘦得跟骷髏一樣,還是變異的骷髏。又可怕,又可悲。他死了,連墳墓都沒有,被戴家人偷偷埋在老家的院子里。”

    “你就為了這樣的原因恨我?”

    戴劍華看著渾身滴血的賴歌,突然激動起來︰“你知道什麼!那時候我天天做噩夢,你還成天在我面前繞來繞去,我讓你走開,你還笑嘻嘻地纏著我!我當時恨不得用磚頭砸死你!憑什麼你能過得好,憑什麼你家人可以不在乎你的畸形,憑什麼你家人都那麼好,我家人卻都是惡棍!”

    戴劍華控制不住地不住大喊,之前偽裝出的冷靜都扔到了一邊,喊出很多他藏在心底一直無法對賴歌說出口的話。

    賴歌看著面前大喊大叫的戴劍華,懂了。

    真正自卑的人從來不是他!

    這個戴劍華大概在小學五年級時就心理出了問題。他很可能把他當做了他那個畸形弟弟的替身,他對畸形弟弟又是愧疚,又是自我厭惡,慢慢就發展到不想看到他,再後來家庭不幸福,他就對他從愧疚、逃避變成了妒忌和厭惡,再到後來就發展成了妒恨。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水果人[無限]》,方便以後閱讀水果人[無限]第31章 抓地鼠17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水果人[無限]第31章 抓地鼠17並對水果人[無限]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