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抓地鼠18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易人北 本章︰第32章 抓地鼠18

    賴歌有一萬句髒話想要送給戴劍華和他一家!

    這不就是無妄之災嗎?

    就因為你心理有病……

    賴歌摸下巴, 他怎麼覺著有點不對勁?

    他現在可不像上輩子那麼單蠢,戴劍華說什麼他就相信什麼,他還記得上輩子戴劍華看到他即將死亡時那種高興和解脫的神情。

    高興可以理解, 厭惡痛恨的人要死, 是人都會高興。但戴劍華為什麼會覺得解脫?

    戴家老倆口和戴爸爸有多渣, 暫時不說。戴劍華那個親媽得多恨自己的兒子, 才能把一個小孩死尸的照片給自己兒子看?

    而且戴劍華親媽又是怎麼拍到的照片?還能知道戴家人把那個小孩埋在自家院子里?

    戴家人得多蠢才會讓戴劍華親媽參與這些事?他們就不怕被勒索一輩子嗎?

    還是因為戴劍華是那女人的親兒子,戴家人就特別信任她?

    不管怎麼想,戴劍華親媽來找兒子可以理解,說出當年的事也可以理解,但她給兒子看那畸形小孩的尸體照片這點怎麼想怎麼古怪。

    親媽想要報復親兒子?

    那根本沒必要給看那樣的照片,直接跟洛詠女士說出當年真相, 戴劍華的生活不說從天堂墮入地獄, 也不會再有安穩幸福的生活可過。這樣做還能把洛詠女士和戴家都給報復一通。

    如果戴劍華親媽只是想要讓兒子知道事情真相,知道她才是他的親生母親,就算說出當年的事情也會多方掩飾, 並盡力美化自己,讓自己成為受欺騙受欺負的角色, 這是絕大多數人都會有的下意識行為,也是一種自我保護。而且正常人必定不會多提那個被替換掉的畸形小孩,就算提到也不會特地把小孩的死尸照片拿給自己的孩子看。

    綜上所述, 賴歌得出結論︰戴劍華沒有說實話,至少不是全部,他一定隱瞞了非常關鍵的一點。

    從戴劍華敘述的整個故事來看,他戴劍華的角色就是個倒霉的無辜者。

    可以他對戴劍華性格的了解, 如果戴真的只是一個無辜者, 他一定會把責任都推給別人, 然後要麼假裝不知道這件事,要麼在心理上把自己裝飾成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花,繼續過自己的美好生活。

    能讓戴劍華這樣的人背負這麼大的心理壓力,甚至導致其心理生病心性扭曲,那這個故事的背後一定還藏了什麼。

    賴歌的直覺告訴他︰謎題解開的關鍵就在那個畸形小孩身上。

    “哥哥,我好冷、好餓,哥哥,我好痛,你為什麼不來陪我?”

    戴劍華眼楮倏地瞪大,身體用力往後一仰,幾乎砸出咚的一聲。

    渾身鮮血的扭曲的賴歌變了,他的身體變小,變得越來越瘦,不但駝背塌肩,他的一支手臂也因為發育不完全只有十多厘米長,還沒有手。

    一個大約十歲左右、身形古怪的小孩子出現在戴劍華面前,如此畸形的身軀,小孩卻長著一張很好看的臉,而且特別像他的母親洛詠。

    小時候的賴歌,和面前的小孩不斷交錯,讓他逐漸分不清誰是誰。

    “你已經死了!”戴劍華撐著牆壁站起來,那姿勢一看就是防守姿勢。

    小孩抬手揉了揉眼楮,輕聲對戴劍華喊道︰“哥哥,我死得好慘……”

    小孩的頭部開始流血。

    戴劍華看著小孩的正面,卻知道小孩的後腦勺有一個洞,洞里能看到白色的腦漿……

    “這是夢!你是假的!我不怕你!”戴劍華的聲音越來越高昂︰“你已經死了!你的尸體都已經爛成泥巴了!你不可能……”

    “不可能怎樣?哥哥。”小孩歪頭,臉上竟然出現了一點調皮的笑容︰“哥哥,你知道我是怎麼死的嗎?”

    “住口!閉嘴!”

    小孩沒有閉嘴,清晰無比地說道︰“你知道,因為就是你殺死的我啊,哥哥,你不記得了嗎?”

    戴劍華臉色煞白,轉而又變成鐵青。

    “你已經死了。”他反復念叨這句。

    “你不能拿我怎麼樣,這世上沒有鬼!”他一遍又一遍地說,就好像說多了就是真實。

    “哥哥,你怕我嗎?可我想和你玩啊。”小孩嘻嘻笑著,往前走了一步。

    “不要過來!”戴劍華貼住牆壁,渾身都被冷汗濕透,他想摸武器,摸到了一塊石頭。

    小孩走到了他面前。

    戴劍華面色猙獰,毫不猶豫地揮起石頭就砸向小孩腦門。

    現在的動作和當年的重疊在一起。

    戴劍華到現在都還清晰地記得,他舉起石頭砸在那小怪物的後腦勺上,那小怪物吭都沒吭一聲就倒下了,腦後一個大洞,血流出來,透過那個洞,還能看到里面白色的像豆腐一樣的腦漿。

    自那以後他再也沒有吃過豆腐和類似的食物。

    小孩倒下了。

    戴劍華握著的石頭落地,過了好久,他才開始呢喃︰“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嚇到了,我並沒有想要殺死你……”

    當年,他親生母親來找他,說想念他。

    他不相信,他母親就把當年的事情都告訴了他。

    他還是不相信,回家就把這事跟祖父母說了。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不去找媽媽洛詠,也許是因為害怕媽媽知道真相就再也不疼愛他。

    祖父母大怒,把他父親找來,問他是不是還和那女人有來往。

    他們都不知道,他就躲在隔壁的房間里偷听。

    他父親承認了還在和那女人有來往,還說出“劍華是她的親生孩子,只要有這個孩子在,我們就斷不了”的話,又說當年要不是祖父母阻攔,他早就和洛詠離婚,娶了給他生了個健康兒子的女人。

    祖父母勃然大怒,大罵他親身母親不是好人。

    他父親頂嘴,三人吵得很厲害,把當年的事翻來覆去地說。

    他听到爸爸說奶奶騙了媽媽洛詠,那時媽媽在坐月子,奶奶說她生的那個孩子生病了,代替她把孩子送到兒童醫院去看病,回來就告訴媽媽,說那孩子因為畸形太嚴重,得了並發癥死了。

    洛詠媽媽很痛苦,想要看孩子。

    全家都勸她,讓她保重身體,又借口不想讓洛詠傷心,說把孩子尸體送到了老家墓地。

    他不知道媽媽洛詠當年為什麼會相信這樣的謊話,可能是出于對家人的信任,也可能是她心里也明白了什麼。

    之後奶奶就把他抱來,說是老家親戚的孩子,沒了父親,母親不要。

    奶奶又提到媽媽洛詠一家不好惹,又說房子的名字之類,他那時不懂,後來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總之離婚不是一件容易事,他們家情況復雜,如果洛詠鬧起來,他們家都得坐牢,婚後財產也別想分到多少。

    他到底還小,在屋里發出動靜,被家人發現。

    三個大人看他已經听到很多,就把當年的事粉飾了一遍告訴他。

    後來……他那個父親不知道怎麼想的,竟然帶他去見他的親生母親。

    他不喜歡親生母親,哭嚎著說要把兩人私會的事告訴媽媽洛詠。

    他爸很生氣,沒多久就避開洛詠,帶著他回老家見他那個弟弟。

    他爸是想讓他看看他那個弟弟過得多慘,讓他珍惜現在的生活,並且威脅他如果他敢跟洛詠說出這些事,他就會變得跟這個弟弟一樣慘。

    他第一次見到那麼可怕的怪物,他見到那個弟弟的第一眼就嚇得尖叫起來。

    那個弟弟看起來膽子很小,畏畏縮縮,明明和他一般大,卻很瘦小,身上也髒兮兮的,听說他是他哥哥,想要過來叫他,他的尖叫和嫌棄嚇退了他。

    他爸卻非要他和那個小怪物一起玩,還讓他把他的玩具送給他。

    他討厭極了也害怕極了。

    偏偏那時他的親生母親在他耳邊說,說這是媽媽洛詠給他生的弟弟,說如果他認洛詠當媽,他出生也會這樣,變成人憎鬼嫌的怪物。還讓他感激他,說他是出自她的肚皮,才能白白淨淨健健康康。

    當晚,他們住在了鄉下的老房子里。

    他才知道平時那個小怪物就住在這里,有個瘸腿老頭照顧他。那個瘸腿老頭也是他們家親戚,孤寡一個,家里每個月給他們一點生活費。

    但那個孤寡老頭根本不是會照顧人的人,加上家里人幾乎不會回來,也不管小怪物的死活,老頭對這個怪物也不會上心。

    晚上,小怪物竟然跑來找他,說爺爺(瘸腿老頭)告訴他,他是他哥哥,還說想媽媽,想要跟他一起去見媽媽,又問他媽媽長什麼樣,看著他滿眼羨慕。

    他害怕小怪物去找媽媽洛詠,害怕媽媽知道她的親生兒子還活著,害怕媽媽知道他是那個寡婦生的,以後再也不會疼愛他。

    他充滿惡意地說小怪物長成這樣,媽媽才不會要他,更不會疼愛他。

    可小怪物卻搖頭堅持不相信,說爺爺跟他說,他媽媽不知道他還活著,如果知道,一定會對他好。小怪物還大聲說他要去找媽媽,如果他們不帶他去,他就自己去找。

    小怪物轉頭要跑走,他站在後面氣得發瘋,對小怪物的憎恨攀升到了頂點。

    他不想要任何人奪走他的媽媽洛詠,他也不想有這樣一個怪物弟弟,他更不想讓任何人知道他是情婦生的私生子——那時因為電視節目,小學生都知道情婦和私生子是不好的。

    他看到院子的花壇邊有用來壘邊的石頭,腦中什麼都沒多想,撿起一塊石頭,跑過去,對準那小怪物的腦袋,用他最大的力氣砸了下去……

    小怪物死了,他一直看著他的尸體,那麼瘦小、那麼扭曲、那麼可怕。

    他爸和他親媽都被驚動,跑來看到小怪物躺在地上,他們嚇懵了。他還記得他親生母親當時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一個殺人犯,一個真正的怪物。

    後來還是那個瘸腿老頭出來,說這事傳出去不好,反正也沒什麼人關心小怪物,他們先把小怪物埋了,到時就跟外面說小怪物病死了。

    他爸他親媽就這麼辦了。

    為了不讓周圍人懷疑,他爸臨走時抱著一床裹成人形的被子放到車里,跟人說小怪物病了,要帶他回城里治療。

    周圍人信以為真,都不知道那個小怪物就埋在那棟老房子的後院內。

    那天過後,他親媽就消失了,再也沒有出現過。

    他爸讓他忘掉所有事情好好生活,自此也不再怎麼和他說話,更沒有再抱過他。

    他想他的親生父母都在害怕他,也無法面對他。

    他爺爺奶奶從爸爸口中得知這件事,沒多久人就接連沒了,他爺爺死的時候嘴里一直呢喃報應。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來的,也許他的時間一直都停留在了那晚。

    後來當他看到好友賴歌,看到他那眼熟的駝背,賴歌的身影和小怪物的身影重疊起來,他恐懼、他愧疚,他再也無法面對好友。

    很長一段時間,他看到賴歌就會做噩夢。可越是如此,他越是要和賴歌玩在一起,就像故意刺激自己一樣。

    逐漸的,愧疚變成了厭惡,厭惡變成了憎恨。

    他恨,賴歌(小怪物)為什麼不死得透透的。

    他恨,賴歌和小怪物這樣的人為什麼要出生。

    他恨,一切的一切。

    “你們為什麼要存在呢?你們就不應該存在。你們長成那樣,表示老天爺都厭惡你們,你們上輩子一定是世界上最歹毒的人,你們才會變成那樣出生,你們天生罪孽,我殺了你們就是替□□道,我沒有錯,你們就是該死,我沒有錯……”

    賴歌看著眼前神經質一般念叨的男子面目突然變得猙獰扭曲,沖著他大喊︰“你為什麼要存在,你為什麼不去死,你早就該去死了,長成那樣,如果我是你,我早就一頭撞死!去死去死去死!”

    戴劍華抓起石頭,跪在地上舉起石頭不停地砸向地上瘦小扭曲的尸體,他要砸爛他,他要讓自己的罪惡徹底消失!

    “鬼爪兒,再給我一點你的汁液。”賴歌遞給鬼爪藤三顆葡萄。

    他之所以一直給鬼爪藤葡萄,除了葡萄給起來比較劃算,還有就是兩者都屬于藤蔓類,他看鬼爪藤似乎很喜歡葡萄。

    事實也是如此,鬼爪確實很喜歡也很需要葡萄。

    賴歌踹了還在維持砸人動作的戴劍華幾腳,捏開他的嘴,給他滴了三滴鬼爪藤汁液。

    鬼爪藤汁液不能多用,多用一定會精神錯亂。

    賴歌對戴劍華的恨不是捅一刀就能消解,而且就這麼殺死他,也太便宜他。

    他沒資格為那小孩報仇,他只為自己,為自己的家人。

    他要戴劍華活著回到地球,這一場游戲可不會像戰斗足球那樣,勝方可以被游戲治療,戴劍華現在精神錯亂,等他回去時也還是會這樣。

    他要戴劍華親口跟洛詠說出當年的事,他要世人知道戴劍華和戴家曾經都做了什麼。

    洛詠會傷心,很可憐?

    那他家人就不可憐了嗎?他和他的家人又何其無辜?

    而且洛詠真的對當年她親生孩子去了哪里會半點不知?

    在他看來,不過是順水推舟罷了。自己的親生孩子自己無法下手,家人肯代替簡直再完美不過,她只要假裝相信他們的謊言、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就可以。

    戴家唯一的無辜就是那個孩子。

    賴歌把戴劍華扔出了空間,希望你能活過這場游戲。

    戴劍華陡然被扔出來,神志像是清醒了,看著黑暗的空間,終于想起他還在游戲里。

    他真的在游戲里嗎?

    那他剛才在哪里?

    戴劍華疑神疑鬼,不知道自己是在做夢,還是在繼續玩游戲。

    或者就連玩游戲都只是一場夢?

    沒有賴歌,沒有游戲,他從那晚就再也沒有醒來。

    黑暗中,有一個幼小的身影在看著他。

    “啊啊啊——!”戴劍華大叫著“你不要過來,我不是故意的”,轉頭跑進了黑暗中。

    賴歌舒展四肢,扭扭脖子踢踢腿,就像是踢開了什麼骯髒粘滯的玩意。

    上輩子他到死都以為他在無意中做了什麼讓戴劍華痛恨他的事情,直到現在他才了解他只是一個倒霉蛋。

    踫到這種人你何處說理去?

    跟這種人你也辯不出一二三四,他永遠都不會覺得自己有錯。

    所以他連當面斥責、當面戳破戴劍華的興趣都沒有,到時候听到的不過是一堆狡辯而已,說不定還會被對方反咬一口。

    第一個仇人解決了一半,還剩下一個要怎麼炮制呢?

    那個家伙可不像戴劍華這麼好對付,段厲從一開始進入游戲就極強,這人在進入游戲之前就有異能,還是非常強大的那種。

    他進入游戲更像是進來“吃飯”,還能養個跟寵。

    哎呀,時間不多了。

    賴歌趕緊把那個被幾方爭搶的東西抱出來,幸好他上輩子已經使用過一次,知道這東西要怎麼吸收,其他人拿到手還得費一番工夫。

    這個東西是活物,鑽地蟲的母蟲,一種變異的鑽地蟲。

    其實鑽地蟲本來就已經變異,只不過它們一直處在強烈的輻射環境下,變異並沒有停止,只不過變異方向並不是每次都很好。

    而母蟲是非常重要的存在,它的變異好壞會影響到它的所有後代。

    而母蟲臨死之前會生下多枚母蟲卵,母蟲天生就會分辨哪個母蟲卵的變異方向對整個鑽地蟲族群都有好處,哪些是不適合的。

    不適合的吃掉,合適的留下精心培育。

    這枚母蟲卵就是被留下精心培育的未來母蟲。

    因為不是游戲出品——游戲內的特殊物品分兩種,一種是特殊道具卡,一種是游戲場地本身具有的特殊物品,前者只要拿到手,游戲客服就會對其進行介紹,但後者則需要你自己去研究其作用和用法。

    上輩子段厲跟他說了這種母蟲卵的用途和用法,這東西有一定幾率可以激發異能,加上激發方法一起賣給當地人,運氣好能賣到上千萬星幣,普通也能賣到大幾百萬。

    他已經有異能,不用激發,不如拿來賣錢?

    不不不,這枚母蟲卵可不止能激發異能,它還能改變已有異能。

    就比如他上輩子一開始被激發出來的異能是吸收他人能量來治療自己,後來他的異能被金發女用轉移卡奪走,段厲幫他弄到這枚母蟲卵。他利用母蟲卵重新激發異能,當時他明顯能感覺到自己可以改變異能激發的方向。

    但當時他不太懂,錯過了最佳的改變時機,最後雖然也參考了他的心願,但激發出來的異能很難言,被北斗星盟的玩家歸類為輔助。

    他可以吸收一種環境來改善另一種環境,吸收範圍和改善範圍根據他的異能等級來,而改善過的那部分環境會成為一個獨立空間,不會被周圍環境“感染”。得到他邀請的人才能進入這個空間。

    但是這個空間並不能讓他隱形,也無法抵抗住強力攻擊。

    上輩子,他在游戲中遇到輻射環境,就把它改善成地球的無輻射環境。遇到鬼怪世界,就把無鬼怪環境搬運進來。遇到有毒環境,就改善成無毒的。

    也可以反過來,他攻擊敵人時,就是把有利于敵人的環境改成不利于他的。但遇到實力比較強不容易弄死的敵人,他們可以沖出這個被他改善的小片空間。

    能困住敵人片刻,卻缺少有力的秒殺能力,他的能力這才被歸類為輔助。

    但段厲說過他這種能力用好了也很強,而且等級越高、籠罩範圍越大,很適合群攻群守,只是還不夠堅固。

    可惜他後來異能等級提高,從一開始只能儲存一種環境,到可以儲存三種,空間的堅固度方面卻一直都沒怎麼增強。

    話說他後來住了三十五年的囚牢就被他改善過環境,變得很地球、變得適合種植,否則他都無法在那里活太久。

    這次他要利用這枚母蟲卵把他的水果人異能稍微改變一點,而他此時精神力值可比上輩子高得多,能操作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賴歌先割破自己的手指,把自己的血滴入蟲卵,這樣做是在建立他和蟲卵之間的聯系。

    等隱約感覺到蟲卵的生命力,賴歌把蟲卵收入蒲桃空間。

    幸好他有這麼一個空間,有生命的東西不能存入游戲背包,只能抱著跑,那樣可是很容易被大群鑽地蟲發現並圍殺,而且想要吃掉這個母蟲卵的變異生物可不止一個。

    賴歌再次進入地下通道。小蜥蜴爬入他的口袋,鬼爪藤依舊鑽入衣袖纏在他的胳膊上。

    他要去找輔助吸收這枚母蟲卵的東西,如果是之前憑借他現在的衰弱狀態會十分困難,但他這不是得到了一張忽略卡嗎?

    正好能用上~

    被消滅的那支鑽地蟲群肯定沒想到又有人拿著那張忽略卡侵入它們的巢穴。

    到了巢穴附近,賴歌讓小蜥蜴和鬼爪藤進了蒲桃空間。

    這兩只沒有任何反對,它們對那個小小的空間很好奇,里面除了烤蟲,似乎還有一些很有意思的東西,很想咬兩口啊。

    明明沒有誰注意到他,賴歌卻依然墊著腳小心貓步前行,這讓他的駝背更加拱起。

    上輩子是段厲帶他進入這里,一路強推。

    直播間觀眾有人看他不順眼,故意給他砸臭雞蛋,還一連砸了三個。

    臭烘烘的味道冒出。

    賴歌聞到自己身上的味道,臉色變冷。有些人就是見不得人好,花5個星幣就能害死人,他們會很樂于出手。最可怕的是有些人只是出于好玩,似乎想不到玩家會因此遭遇災難甚至死亡,他們只會看得驚險好玩。如果玩家重傷乃至死亡,那就是玩家沒用。

    不過這次他運氣不錯,鑽地蟲對氣味不敏感,再臭它們也不會發現,除非你是它們的天敵。

    按照記憶,賴歌在鑽地蟲的巢穴內東轉西轉,花了十來分鐘才進入最里層,找到了他想找的東西。

    那是母蟲卵的培育池,因為激發異能也好還是修改異能也好,都需要龐大的能量,而且吸收母蟲卵會造成劇烈排斥,使用這里的培育池會最低程度減少母蟲卵的排斥,而用血和母蟲卵建立起聯系,也會讓培育池接納他。

    賴歌賊賊地看看周圍,培育池附近放著一圈被放棄的母蟲卵,有的母蟲卵已經破開,里面的卵液流出,流入培育池。

    不斷有工蟲進入這個培育地,但它們只是來檢查這里的母蟲卵情況,並不會進入培育池。

    賴歌先抱出蟲卵,再走入培育池,讓自己全身都浸入其中。他得在鑽地蟲感受到母蟲回歸前就吸收掉母蟲,讓鑽地蟲以為他是母蟲,否則一切都會前功盡棄。

    這時就會感覺到身邊有個超級打手在的好處了,一個人單打獨斗真心很不易。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水果人[無限]》,方便以後閱讀水果人[無限]第32章 抓地鼠18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水果人[無限]第32章 抓地鼠18並對水果人[無限]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