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抓地鼠20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易人北 本章︰第34章 抓地鼠20

    賴歌看完第一個視頻, 揉了揉臉。

    視頻內容有點凌亂,戴劍華的狀況一看就很不正常,像是精神錯亂者, 他前面站的明明是他賴歌,可對方說出的話卻像是看到了另一個人。

    在看到視頻中的自己時, 賴歌汗毛都豎了起來。

    那個人是他, 也不是他。

    那神情喚醒了他幼時的記憶, 那樣的神情他在晚上的鏡子里看到過, 有點黑暗、有點神經質,還有點癲狂, 眼中還含著滿滿的不知對誰的嘲諷。

    他當時以為那樣的神情已經足夠可怕,可在看到“他”看戴劍華的神情,他才明白什麼是真正的恐懼。

    那笑容滿是惡意,看戴劍華就像看一只正在跳舞的鼻涕蟲。很想一腳踩死, 卻又嫌棄踩下去髒了鞋底。

    听到最後,賴歌已經顧不上那個“他”到底是誰, 他的注意力都被那個畸形小孩吸引, 雖然听戴劍華說第一版故事時, 他就猜到那個小孩九成已經死了, 但察覺戴劍華隱瞞了某些事實後, 他心里多少還是抱了希望。

    也許是同病相憐, 他非常在意那個小孩。

    只可惜那個孩子仍舊死了,還是死在戴劍華的手上。

    賴歌也終于明白戴劍華為什麼要用他替命、把他拉入游戲, 也明白了未知存在給他傳遞信息, 說戴劍華恨他的原因。

    戴劍華應該是把他當做了他那個同父異母的弟弟, 看到他先是愧疚, 然後就發展成不想看到, 再接著就是恐懼和厭惡,最後就發展成了恨。

    只听到戴在視頻最後不斷大叫“你為什麼不去死,你為什麼要活著,你就不應該存在”之類的話,就知道這人大概早就心理扭曲了。

    對方甚至應該一直都想殺了他,只是沒有好的機會,游戲中的替命算是一種不落把柄、不髒自己的手,又能徹底讓他消失的好辦法。

    只是戴沒有想到他能從第一場游戲中活下來。

    賴歌也同意“他”對戴劍華的處置,殺了戴反而讓他解脫,讓他心懷恐懼地活著,才是對他最大的懲罰。

    賴歌忽然苦笑,戴劍華心理有病,他似乎也正常不到哪里去。

    戴劍華的病是他小時候殺了人、被父母厭棄造成,他的不正常又是因為什麼?

    總不能他在出生前就在娘胎里殺了自己的同胞兄弟姐妹吧?

    哎,等等,會不會他是多胞胎之一,他的兄弟沒能發育出自己的身體,但靈魂已經生出,最後就寄生在他身上?

    賴歌越想越覺得有可能,這種想法總比鬼上身要好。

    小蜥蜴和鬼爪藤似乎對手機很感興趣,小蜥蜴還伸出舌頭去舔手機屏幕,鬼爪藤則像是能看到視頻內容一般,還伸出須須點了點視頻中賴歌的臉,似乎奇怪它看中的儲備糧怎麼會鑽進這麼小的東西中。

    這兩只的表現給了賴歌一點精神撫慰,賴歌擦干淨屏幕上的口水,點開了第二個視頻。

    “嗨,我們不是第一次見面了,但你膽子太小,每次我好不容易跑出來,你卻總是因為害怕,不敢和我交流。這些年你能成長為健康、陽光、開朗、還有點傻鳥的你,你要感謝我知道嗎?本來你應該在戴劍華的影響下變成一個看似開朗,實際很自卑的人,而且特別具有奉獻精神!不知給戴劍華那廝佔了多少便宜,還有其他很多人,包括那個段厲!”

    說話的賴歌非常生氣,還翻了個白眼。

    那鄙視的眼神,看得賴歌好想打他。

    “唉,其實我更想你能成長為狡詐多智心狠手辣的黑餡兒包子,可你根本不給我培養你的時間,每次看你那麼蠢萌,我就心力交瘁。”視頻里的賴歌捂住心髒。

    賴歌︰……真是辛苦您了。

    視頻里的賴歌用力一揮手︰“時間不多,咱們長話短說,我不喜歡吊人胃口,也不喜歡對自己搞神秘,免得將來你這個蠢貨又做出讓我想再死一遍的蠢事。今天機會難得,我會把你想知道的關鍵信息都告訴你。首先我就是你,完全不用懷疑。其次給你發信息的人是我。第三,其實我們不是兩個,是三個。”

    賴歌被罵都顧不上生氣,徹底懵逼︰我竟然不止分裂成了兩個,而是三個?還是當年他媽懷了三胞胎?

    視頻里的賴歌︰“蠢蛋,你是不是以為我和你是多胞胎?你怎麼就能這麼蠢呢?思維難道不能更開闊點嗎?你的想象力呢?”

    賴歌︰你出來,我們操場見!

    視頻賴歌︰“我剛才都跟你說了,如果沒有我,你就會被戴劍華影響成長為一個自卑、愛奉獻的傻鳥,別人對你好一點,你就恨不得掏心掏肺,最後被人騙得人財盡失,被拋棄、被關到死。听到這里你總應該明白了吧?對!不用驚訝,你重生了。”

    賴歌︰“……”

    “第四,我以前不是不想和你說詳細,我一直都想把一切都告訴你,但你害怕我,拒絕和我融合,另外一個我,阻止我,他不讓我和你見面說話,連留言也不允許。他想讓你自然生長,去他媽的自然生長!”

    視頻賴歌似乎有滿腹怨言︰“因為他的限制,這些年我很難出來。這次你吃了火龍果,又大肆消耗精神力,而另一個我再次看到段厲,心神動搖下才讓我有機會出來。不過也只有目前的三小時,下次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所以我才這麼急著解決戴劍華。”

    賴歌皺眉︰就算是重生,為什麼會有兩個他?難道他重生了兩次?

    視頻賴歌忽然發出怪笑︰“你現在是不是懷疑自己重生了兩次?美得你!有這麼一次機會……雖然我和另一個我也不知道我們為什麼能重生,我們設想過很多可能,包括幻覺、游戲里控制等等,但我們通過多方驗證,確定了這確實是真真實實的真實。你听過宇宙時空弦理論嗎?”

    賴歌搖頭。

    視頻賴歌解說︰“你抓一根弦用力抖動,它就會震顫,出現許多重虛影。我們的重生就是一種力量,讓原本的時空弦震顫起來,產生了重影,這些重影就是平行世界。”

    視頻賴歌突然一拍巴掌︰“這種消耗腦細胞的事就不多說了,畢竟你的智商才只有3點。下面說重點,會有兩個我,不是因為重生了兩次,只因為上輩子太慘,長時間的孤獨囚禁導致本人精神崩潰,我承受不了這種痛苦,分裂了。”

    “其中一個我被現實打敗,認為一切都是命運,順而接受。他還特聖父地認為你就是你,是另一個世界的你,我們不該搶佔你的靈魂,讓你消失。而我則是我們三中的最強者,我不甘心就這麼被騙被欺凌,更在最後落到那樣的下場。我們做錯了什麼?”視頻賴歌冷笑

    “接受我,不要再排斥我,更不要害怕我,你會知道一切。我們三個本來就是一體,融合我們,你也只是多出了一段人生經歷,這對你不會有太大影響,如果你怕理不順,我們也依然可以作為多重人格出現。”那神情簡直像是誘惑的惡魔。

    “當然,你也可以拒絕融合我,這樣你也就只是失去對未來的預知罷了,另外就是你可能再被段厲玩弄一遍,他那個人就是個變態,他患有感情缺失癥,永遠都不可能愛上一個人,你會讓他感興趣,只是因為你的眼楮長得像他小時候養的變異獸寵物。不過那變異獸後來因為想要咬死他,被他親手殺死。之後他再也沒有養過寵物,直到看到你。”

    賴歌︰段厲是誰?

    事實上,賴歌心里已經知道段厲是誰了。

    視頻賴歌忽然扮了個鬼臉,笑嘻嘻地說︰“親愛的,我知道你這時已經對他產生好感,但這很危險哦~。你對段厲來說是個很省事的寵物,和他不在一個星際,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他和你發生關系,不會對他產生任何影響。你也玩過網游,你對他來說就是網絡游戲上找到的炮-友,而且還是發生在游戲中,完全不涉及現實,想斷隨時都能斷掉。但你這個傻鳥,因為對方幫過你幾次,無視了你後來幫過他多少、給了他多少好處,一門心思把感情投遞在他身上,最後徹底失了心。”

    賴歌︰這就是心髒會被吃掉的意思嗎?

    “我想你已經知道段厲是誰了,對,他就是紅99。而且他可不是什麼死刑犯,人家可是堂堂的北斗星盟中將,現在有可能只是少將,對比一下地球的少將中將,你就知道這家伙有多厲害了。通常這麼年輕就能達到將級,除了本身非常有實力以外,他的家世背景一定也很牛掰。想想看,這樣的人怎麼可能看得上一個來自偏遠星球的土包子,還是個畸形人?這不是自卑,這叫有自知之明。”

    “至于他堂堂一個將級軍官為何會變成死刑犯,我也不知道,他一直沒有告訴我他的身份,我唯一能確定的是三十七年後他是中將,看起來仍舊跟現在一樣年輕。而我能知道這點還是無意間從別人那里發覺,這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三十五年,能支撐另一個我在寂滅牢籠中活下去的力量就是對段厲的思念和信任,一旦這份信任和期待被摧垮,精神氣就都沒了。”

    賴歌從視頻賴歌的眼中看到了濃濃的嘲諷,也看到了濃濃的悲傷。

    他想,上輩子的他一定很愛段厲。

    段厲抱臂,水果攤還在,但剛才還站在三輪車後面的攤主突然消失了,也許是進了空間?

    足足過了一個半小時,賴歌才重新出現。

    段厲正在鍛煉,看到賴歌出現,結束鍛煉,額頭微微汗濕地對賴歌道︰“你等我一會兒。”

    “哦。”賴歌的表情很難言。誰知道自己重生,重生前還分裂成兩個精神體,都會很懵逼吧?

    雖然他還沒有融合另外兩個精神體,但潛意識仍舊受到了影響,以前是不知道,只是會莫名其妙產生一些認知,比如對某些人下意識地敬而遠之,比如要下什麼決定時會下意識選擇他本來不想選的方向。

    現在他知道是兩個精神體在潛意識地影響自己,潛意識就變成了表意識,包括他自己在內的三個精神體的選擇會在腦中產生拉鋸,讓他變得不知所措。

    賴歌想,如果他想輕松一點,不如就把視頻賴歌給融合,把身體的管控權交給他。那個賴歌一看就很強勢,做事肯定不會吃虧。

    但他又不是絕望傷心到自我消沉的另一個他,他很感激這兩個賴歌對他的幫助,可說到底這是他的人生,按照時間不可逆論,那兩個賴歌只是從另一個平行世界而來,他們是他們,他是他。

    不同的成長經歷造成了不同的意識,如果融合了那兩個精神體,他還是他嗎?

    段厲去沖了個澡,回來就對賴歌說道︰“躺下,放松心神,讓我進入你的精神世界。”

    直播間的觀眾們特別奇怪,怎麼紅99突然要進入賴歌的精神世界,兩人的關系發展得也太快了吧?

    賴歌不願意,他不想讓段厲知道他重生的事,更不想讓段厲發現另兩個他,繼而把他們當做異常摧毀。但突然拒絕也很奇怪,畢竟他前面答應得那麼干脆。

    段厲自己有感情缺失癥,對別人的感情變化卻極為敏銳。

    “不願意就說不願意,不用猶豫。”

    賴歌摸摸光溜溜的腦袋,一狠心道︰“跟我來。”

    賴歌抓住段厲的手,把他帶入自己的蒲桃空間。

    這里說話不怕人听見,而且自己的空間讓他更有安全感。

    直播間觀眾再次砸牆,這都是第幾次了,這兩個混蛋簡直無視直播的意義。抗議!強烈抗議!

    段厲第一次進入賴歌的蒲桃空間,只略略掃了一圈,就沒再細看。賴歌空間里的東西,他都知道。

    賴歌正好也有些餓了,找了面包和餅干分給段厲。

    “奇怪,飯團呢?”他明明帶了好幾個飯團,怎麼一個都找不到了。

    “我吃了。”身後聲音響起。

    賴歌回頭,就看到段厲打開透明塑料袋,從里面取出面包,嗅了嗅,啊嗚就咬下一大塊。

    小蜥蜴探出腦袋,發出嘶嘶聲。

    鬼爪藤對面包不感興趣,纏在賴歌的手腕上繞圈圈。

    “之前你空間里的東西都掉了出來,我收拾了,我還幫你清理了一些首尾,飯團是交換代價。”段厲慢條斯理地說,卻一點不影響他吃面包。

    賴歌也抓了一個面包,又拿了一瓶純淨水,盤膝坐在地上。

    段厲在他對面坐下。

    兩人就這麼沉默無聲地面對面啃面包。

    賴歌撕開內包裝,示意段厲吃餅干。

    段厲抽了一塊。

    賴歌還給小蜥蜴也喂了一塊。

    “ 嚓 嚓。”空間里連續響起吃餅干的脆響聲。

    “你說我親了你,但那不是我,不算數,所以你也不應該親我。”賴歌腦中明明想好了更好的說辭,但張口吐出的卻是最直接的想法。

    段厲︰“哦。”

    賴歌憤然︰“你這個哦是什麼意思?你不覺得你之前的行為太輕率、太突然、太不禮貌?”

    段厲︰“不覺得。”

    賴歌噎住。這樣的人他怎麼可能會愛得死去活來?上輩子的他可真是好胃口。

    “總之,你不能再那麼做。”賴歌特別嚴肅地說。

    段厲又抽了一塊餅干, 嚓咬碎︰“你的眼楮。”

    “嗯?”

    “很像我曾經養的一只變異獸,它很漂亮,有著一身堅硬鱗甲,高高-聳起的背部,爪子很大,身高三米,頭部還有角,它的眼楮非常明亮,明明被人類捕捉、從小豢養,卻充滿對自由的向往,對誰也不親近。”

    賴歌︰我還以為是狼狗一樣的生物。你對我是不是有什麼誤解?

    段厲︰“可惜它死了,我親手殺了它。”

    賴歌忍無可忍︰“難不成你想和那只變異獸-交往,但同樣的變異獸你找不到了,所以才找我代替?”

    段厲一臉無語地說︰“我只說你眼楮和它像,沒說你全身都和它像。我想睡你,但不想睡那只變異獸,它智商很低。”

    賴歌噴︰“敢情它要是智商高,你就和它發展成情侶關系了?”

    段厲竟然認真想了想,才搖頭︰“不會,我對它沒有情-欲方面的感覺。”

    “那你對我就有了?”賴歌脫口問出,立刻後悔。

    段厲︰“嗯。”

    “嗯你個大頭鬼啊!”賴歌豁出去了,就算這人是可怕的死刑犯,今天會揍死他,他也要說︰“你這人到底是怎麼想的?我們都沒有怎麼見過面。”

    “見過。戰斗足球,我們見了97分鐘。”

    “你那場開場就差點殺了我!”

    “那時還沒感覺。”

    “那你什麼時候對我有了特殊感覺?”

    “你被紅7號鏟中腳踝時。”

    “哈?”

    “你含著眼淚,疼得眼楮紅通通,淚水差點溢出來。我當時看著就想真的把你弄哭,把你干到哭。”

    賴歌手指顫抖,這這這個變態!

    段厲不覺得自己是變態,他只是忠于自己的感覺和欲-望。小時候他的家庭醫生擔心他從感情缺失癥發展成冷血精神病,就建議他養寵物,寵物豢養失敗,就對他說如果有感興趣的一定不要放棄,尤其對人。

    這麼多年,他對人有過幾次淡淡的興趣,但往往稍微接觸後,就失去了興趣。

    而面前的小駝背是第一個讓他產生性沖動的人,這讓他很好奇,自然不希望對方很快死去。為了能繼續見到小駝背,他還特地在星網上花了百萬星幣買了一張單次跟蹤卡。

    這種跟蹤卡和綁定卡不一樣,不用另一方同意,被跟蹤者進入哪個游戲,跟蹤者就隨之進入這個游戲,而且會相距很近。

    事實也沒有讓他失望,不說那些天然食物,和小駝背待在一起讓他精神上很舒服,他正在考慮要不要和小駝背進一步發展,小駝背就主動親了他。

    不是小駝背本人?

    可精神體明明一模一樣。

    段厲猜測小駝背很可能患有精神分裂癥,這點很不錯,雖然麻煩了點,但他有感情缺失癥,小駝背有精神分裂癥,一看就應該在一起。

    賴歌很生氣︰“所以你只是想玩弄我?”

    段厲搖頭︰“我從沒有玩弄過任何人。如果你同意,我們可以結婚。不過我現在的身份不適合結婚,我是死刑犯,雖然我肯定不會死,但你現在和我結婚,身份上會很吃虧,你的公民等級會降低,這會影響到方方面面的福利待遇。等我以後拿回身份,我們再結婚,對你和你的家鄉星會比較好。”

    賴歌按住額頭,面前的男人說話特別一本正經,讓你根本看不出他是否在說謊。

    “你說拿回身份,是指什麼意思?你在變成死刑犯以前是什麼樣的身份?”賴歌想要看看這人會不會說實話,如果他說謊,那就不用說了,從此天涯陌路人!

    段厲沉吟片刻,“我的身份有點麻煩,我名義上是星際聯盟第一軍團的少將,但我手上並沒有多少實際權力,我是被特地培養出來的類機器人軍人。”

    他竟然說了實話!賴歌心情復雜無比,上輩子的他是不是從來沒有問過段厲在星盟的身份?而段厲沒有主動說,是不是因為男人的自尊心?

    “什麼是類機器人軍人?”賴歌問。

    “就是特別理智,不會受感情因素影響,具有機器人的一切優點,但同時也具有人類的創造力,和容易被殺死的軀體。超級智能發展到一定程度,會變得不可控,但人類不同,只要我還是人類軀體,就有弱點,就能殺死,而且不能像超級智能一樣可以到處備份。”

    “生化人?”賴歌對段厲產生了一滴滴的同情。

    段厲︰“也可以這麼說。雖然我是父母自然生產,但我在受精卵時就被做了手腳,和人工造物的生化人也沒多大區別。”

    賴歌不解︰“你父母怎麼會同意?”

    段厲淡淡道︰“為了權力、家族,為了整個星盟和人類,有很多理由。”

    賴歌更同情段厲了,“那你怎麼會變成死刑犯?”

    段厲︰“因為我殺了一名中將和兩名參謀官。”

    賴歌大吃一驚︰“為什麼?”

    段厲坦然道︰“因為他們讓我和我的隊伍去送死。我不想死,就只好讓他們死了。”

    賴歌默默地豎起大拇指︰“你牛!”

    干出這樣的事,竟然沒有被立刻槍斃,真牛!

    “我犯下這樣的罪行本來應該被軍事法庭判決立刻槍決,但有些人舍不得,他們想要廢物利用,就把我送到了普通重犯監獄,抹消我的軍籍和真實身份,讓我成為普通的死刑犯,如此一來,我就能被強制送入游戲。”

    賴歌听出了一點東西︰“他們是不是想要你戴罪立功?”

    段厲承認︰“如果我能在游戲中取得超過星盟科技水平的物品或知識,或拿到其他對星盟有好處的東西交給星盟,我就能獲得減刑。交得越多、價值越大,減刑就越多,直到我能恢復原有的軍籍和身份地位。”

    賴歌看他神情,下意識覺得不太對勁︰“你是不是……根本不在乎自己被打成死刑犯?”

    段厲︰“嗯,他們殺不死我。”

    賴歌︰“星盟上層是不是不知道這一點?”

    段厲覺得應該讓配偶知道他的優點,就誠實點頭,還加重語氣道︰“我很厲害。他們對我的了解只有少少一部分。”

    “你是不是很高興進入游戲?”

    “嗯,這里有很多好吃的,現在還有你。”段厲也許體會不到高興的情緒,但他會有渴望這種本能欲-望。

    星盟想要創造出完美的軍用武器,想要徹底抹消一個人的感情,但產生和影響感情的神經哪里又是那麼容易剔除,就算是病理性的反社會人格,他們也會有情緒,有自己的欲-望。

    賴歌被段厲的眼楮迷住了,那麼專注的眼神,簡單卻又深刻,似乎認定了就會固執到底。

    賴歌抱住頭,用這樣眼神看他的段厲太犯規了。視頻賴歌也沒跟他說,遇到這樣誠實的段厲要怎麼處理。

    “你叫什麼名字?”賴歌抬頭問出最後一個問題。

    段厲︰“段厲。”還抓過賴歌的手,寫給他看。

    不是地球華夏的方塊字,但賴歌卻知道這兩個字代表了什麼意思。很有意思,這個北斗星盟很多地方都和地球文明一脈相承,包括段厲現在寫的字,雖然不是華夏字,卻同樣是象形字。

    賴歌手心很癢,想縮回手,卻被段厲緊緊抓住。

    “相親才會問這麼多,你是不是同意了?”段厲語氣並不緊迫,賴歌卻有些喘不過氣。

    “呃,你不覺得太快了嗎?”

    “不快,酒吧看上就可以上床,但我們沒有,我們就親了兩下。”段厲豎起兩根手指,還著重說明︰“你先親的我。那也是你,你別想否認。”

    賴歌磨牙,他錯了,這人根本不是什麼冷酷拽的霸道少將死刑犯,這就是個看到糖果就要霸住的不講理三歲小孩!

    “我又沒說我看上你!”賴歌氣道。

    段厲︰“你的情緒波動告訴我,你喜歡我,很喜歡。我能感覺到人的情緒,你騙不到我。”

    賴歌激動︰“……你這是作弊!不對,你感覺錯了,我不會和你發展更深入的關系,我父母不會同意,我祖父母知道會氣死,我不可能……唔唔!”

    賴歌的嘴巴又被一只大手給掐住了。

    段厲不緊不慢地道︰“他們打不過我,你的家鄉星也打不過我。他們會同意的。”

    滾你的蛋!賴歌腦子一熱,把人扔出了空間。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水果人[無限]》,方便以後閱讀水果人[無限]第34章 抓地鼠20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水果人[無限]第34章 抓地鼠20並對水果人[無限]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