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心里有鬼8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易人北 本章︰第44章 心里有鬼8

    賴歌順著半人高的通道一路前行, 走到頭,遇到一塊門板,嘗試幾次後, 不知觸到了哪里的機關, 門板打開。

    賴歌鑽出通道,通道外垂著濃綠色的藤蔓。

    撥開藤蔓, 外面一片陽光燦爛,這竟然是一片野草地,大約數百米處能看到茂密的樹林。

    野草地上開滿了鮮花。

    一個小女孩戴著草帽正在草地里蹦蹦跳跳地采摘野花。

    賴歌環視四周,再轉身看向後方,發現他身後是偌大的莊園建築, 而他出來的地方就是石牆上的一扇矮門,不過矮門被藤蔓擋住,如果不用手撥開, 根本看不到門。

    “大哥哥,你好,你是山莊的客人嗎?”小女孩的清脆聲音在賴歌身邊響起。

    賴歌轉頭,看到了正仰頭看他的小女孩。

    小女孩臉部稀爛, 一只眼珠掛在眼眶外,身上的裙子血跡斑斑, 但她透出的氣氛卻很活潑快樂。

    “是的, 可愛的小公主, 我叫賴歌, 也有人叫我駝背先生,請問我該怎麼稱呼小殿下您?”賴歌學著電視劇上的夸張表演, 彎下腰, 托起女孩的小手親吻。

    小女孩發出歡快的笑聲︰“英俊的駝背先生, 我叫薩爾貝拉,我允許你叫我薩爾。”

    “小薩爾你好,這里只有你一個人嗎?你的父母呢?”

    “我父母進莊園啦,他們是莊園的客人,我也是莊園的客人哦。”小女孩條理清晰地回答,小女孩說完,伸手拽了拽賴歌的衣擺,仰頭︰“駝背哥哥,你能幫我一個忙嗎?”

    “請說,只要我能做到。”賴歌蹲下,讓自己的視線和女孩齊平。

    小女孩很高興不用再仰著頭說話,活潑潑地道︰“我想進入莊園找我爸爸媽媽,但我迷路了,怎麼都無法進入莊園,你能帶我進去嗎?”

    “當然可以,但是我也不能保證一定能帶你進入莊園。”

    “謝謝駝背哥哥。”小女孩很高興地把剛剛編好的花環戴在賴歌頭上。

    賴歌摸摸小女孩的帽子,抓過小女孩的小手,攤開,往她手上放了三枚紅通通的草莓。

    “嘗嘗看,很好吃,這是我送你的禮物。”賴歌指了指自己頭上花環,意為禮尚往來。

    小女孩好奇地捏起一枚草莓,慢慢地放入口中。

    唔!小女孩渾身都透出了歡樂的氣息。

    “好吃,駝背哥哥你真好~”小女孩想要抓住賴歌的手,卻發現她兩只手都要拿草莓。

    小女孩有點苦悶,可她又舍不得那麼快把草莓吃完。剛剛已經吃掉一枚,現在還只剩下兩枚了。

    賴歌被她苦惱的小模樣逗笑,張開嘴,示意小女孩把其中一枚給他吃。

    小女孩猶豫一下,有點心疼,但還是很大方地把兩枚草莓中的一枚送到賴歌口中。

    “甜中帶一點點酸,太好吃了。”賴歌眯出了幸福的表情。

    小女孩開心地笑起來。

    賴歌主動牽住小女孩一只手,直起身,帶著她往莊園正門走。

    小女孩空著的手抓著最後剩下的一枚草莓送入口中,還調皮地蹦了蹦。

    走沒幾步,小女孩把最後一枚草莓吃完,她看著綠葉也想吃。

    小手被抓住,賴歌再次給她塞了一顆圓圓紅紅的大隻果,“吃這個,也很好吃,又脆又甜。”

    “嗯!”女孩如果臉部正常,此時一定笑彎了眼楮,她的小手握著大大的隻果,神情特別滿足。

    走出野地,可以看到被開闢出來的一塊塊小型農田,農田上種植著形狀頗為怪異的作物。

    小女孩忽然說道︰“這里還有農田,真好。爸爸說我們以後都可以住在這里。”

    這是賴歌在預見中沒有听過的內容,他同樣也沒有在預見中走出莊園。

    “哦?你們和山莊主人認識?是親戚關系嗎?”

    女孩想了一會兒,搖頭又點頭︰“爸爸說山莊的主人是我的姨奶奶,姨奶奶生病了,寫信給爸爸,爸爸媽媽就帶我來了。”

    賴歌心中有所猜測︰“你這位姨奶奶還有其他親人嗎?”

    女孩搖頭︰“我不知道。”

    “那你和你父母第一天來的時候,有看到你姨奶奶和其他人嗎?”

    女孩停下腳步,似乎在努力回憶,想了好一會兒,她困惑地說道︰“我想不起來什麼時候來的了,也想不起來有沒有見過姨奶奶和其他人,我就知道爸爸媽媽在莊園里,我想進去見他們,但我怎麼都無法進入莊園。”

    賴歌和女孩一路走一路聊天,大概走了十來分鐘,才看到莊園的正門。

    莊園的外表很古典,造型非常豪華,門前的小廣場有噴泉池和幾座小雕像,後面就是一棟三層帶尖頂閣樓的建築,無論遠看還是近看都很漂亮,但石頭上一道道雨水造成的黑色痕跡和攀爬好幾面牆壁的類爬山虎植物,說明這棟建築已經存在很多年。

    在整棟建築附近還零散地有一些平房,可能是儲存倉庫、工具房或佣人房之類。

    莊園一角還有一個巨大的全透明花園,各種各樣的植物在里面旺盛生長。

    路面和台階都很干淨,沒有幾片落葉。

    賴歌牽著小女孩的手走到大門前,抬手敲了敲緊閉的大門。

    沒有任何回應。

    賴歌連續敲了三遍,都沒有人理睬他們。

    賴歌輕笑,示意女孩稍微等一會兒,他摸出了一枚桃核握在手心里,就用這只握著桃核的手再次去敲門。

    在游戲前他可是消耗了不少能量和精神力弄出了不下十個異能桃核。

    砰!

    門剛敲響一聲,原本緊閉的大門就著急忙慌地開了。

    但門後沒有一個人。

    賴歌推開大門,帶著小女孩進入莊園主體建築。

    小女孩走進大門,看著寬敞能當舞池的大廳,陷入了一種奇怪狀態。

    賴歌就站在小女孩身邊,靜靜地等著她。

    過了大約有幾分鐘,小女孩動了,她的頭顱直接轉了一百八十度,對賴歌說話︰“駝背哥哥,我想起來了,我見過姨奶奶,她就住在樓上,我們可以坐電梯上去。”

    直播間觀眾不少被嚇得尖叫,明明背景不算陰森,但他們就是害怕。

    賴歌看到眼熟的大廳,跟著小女孩來到一樓的電梯井旁。

    女孩踮起腳在門扉上戳了戳,機械聲響起,電梯從樓頂下行,以兩秒一層的速度降落到一樓。

    電梯門打開,女孩扭頭看賴歌。

    賴歌毫不猶豫地一腳跨入。

    一只手撐住了電梯門,電梯門再次打開,一個戴著純黑色半截面具的高大男子走了進來。

    小女孩突然警惕起來,躲到了賴歌身後。

    賴歌在面具男進來的瞬間就知道這是段三歲。

    奇怪的是,段厲進來後就像沒有看到他們一樣,站在電梯最中央,而且他的目光在電梯中快速轉了一圈,卻沒有把焦距投在他們身上。

    面具男沒有選擇樓層。

    賴歌也沒有。

    但電梯卻在自動上行,在二樓停下。

    電梯門打開,段厲沒動。

    小女孩扯了扯賴歌的衣袖,兩人擦著電梯的邊,挪出電梯,出了電梯門,小女孩就拉著賴歌快跑。

    賴歌回頭,看到段厲跟上,忍不住翹起嘴角。

    這個人總是能找到他。

    真的嗎?他真的總是能找到他嗎?賴歌心里忽然莫名劇痛,一股難言的悲傷涌上心頭。

    這不是他的感情!賴歌對此非常肯定。

    小女孩看面具男一直跟著他們,很害怕。

    賴歌輕輕握緊她的小手,低聲安撫她︰“別怕,他看不見我們。”

    小女孩緊緊抓住賴歌的手臂,懷疑地看過去。

    面具男正在看走廊里的油畫,他的眼楮從沒有投注在他們身上,偶爾看向他們的方向也會直接從他們身上穿過去。

    “你看,我們是安全的。”賴歌表示他會保護女孩。

    小女孩放心了,帶著賴歌繼續前行。

    賴歌不知道她要去哪里,就跟著她走。

    小女孩走到左側朝南盡頭一扇房門處停下,指著門扉對賴歌說︰“姨奶奶就住在這里,我們要進去嗎?”

    這是要解謎嗎?賴歌覺得有點意思了,握著桃核的手去勾門把。

    門把往下一壓,門就開了。

    賴歌在門口等了等,直到女孩仰頭看他,他才邁步進去。

    就在他和女孩剛進入屋內,那扇門就以極快地速度合上。

    啪!一只大手抓住了門扉,硬生生把門扉往後推開。

    門扉都被推出了嘎吱聲。

    賴歌看段厲也跟了進來就沒管他,他正在環視這個房間。

    這是一個套間,臥室加書房,再加一個衛浴間和一個超大的陽台。

    房間里還有壁爐,看起來不止是裝飾功能。

    小女孩歪頭看著空蕩蕩的床,再次陷入像是回憶的奇怪狀態。

    一個老人突然出現在床上。

    老人滿頭白發,蓋著被子,頭下墊著好幾個枕頭。

    一男一女兩名僕人正要扶她起來。

    老人起來,穿著睡衣走向書房,在書桌後坐下,打開電腦寫了一封信。

    賴歌很好奇她寫了什麼,就繞過去站在老人身後看。沒想到還真的能看到。

    這是一封讓親戚來領遺產的信。

    等把電子郵件發出後,老人拿出一份真正的遺書,上面簽了好幾個名字。這是一份絕對有法律效用的遺書。

    老人把遺囑內容又看了一遍,確定無誤,這才把它裝入一個大信封。對于這封信,她的態度就嚴謹多了,不但收信人地址寫得清晰認真,還蓋上了自己的私章,燙上了防止被人打開的蠟封。

    老人跟男僕人說了什麼。

    可惜只能看到景象,听不到聲音。

    僕人雙手接過信封,答應了什麼,轉身走出書房。

    只剩下一名老僕人,那是一個年歲也不小的老太。

    賴歌覺得這個老太很眼熟,仔細打量後很快想起這個老僕婦就是他在餐廳油畫上看到的帶著小女孩玩耍卻滿眼惡意的老嫗。

    老人開始咳嗽,咳得很厲害。

    老僕婦給她拿來藥劑,態度極為恭敬地喂她喝下。

    但賴歌看得很清楚,在老僕婦轉身背對老人時,她的眼楮和臉上都寫滿了不耐煩和深深的厭惡。

    老人似乎對老僕婦極為信任,忍著咳嗽和她交代了什麼,而且反復叮嚀數次。

    老僕婦神色恭敬地點頭答應。

    老人握住老僕婦的手,把自己戴著的一只手鐲褪下,套在老僕婦的手腕上。

    賴歌看到老僕婦臉上露出止不住的喜色,但嘴上卻虛偽地說了什麼,還假模假樣地想要把手鐲還回去。

    畫面再次一變,房間里的天色似乎變得陰暗了一些,看窗外陽光的位置,很可能已經接近傍晚。

    老人再次躺在了床上,她看起來更瘦,整個人瘦得皮包骨頭,但她還有一口氣,當她听到僕人告訴她某件事後,她的眼楮里多了一些精神氣。

    沒一會兒,一對三十歲左右的夫婦帶著一個可愛漂亮的小女孩進入這間臥室。

    老人看到三人,很激動,招手讓他們過來。

    四個人說了好一會兒話。

    賴歌看到老人從枕頭下摸出一串鑰匙和兩張卡放到了小女孩的父親手中。

    那個老僕婦也在,賴歌特別注意她,發現這老僕婦滿眼妒恨地看著小女孩一家,更眼帶貪婪地盯著那串鑰匙和那兩張卡,但她很小心,很快就低下頭,遮掩了她的真實情緒。

    場景再次一變。

    老人依舊躺在床上,但臉色青灰,已經沒了半點生氣。

    臥室門被撞開,一道身影快速走進來,是小女孩的父親。

    小女孩父親跑到床前,叫了什麼,又伸手去試探老人的鼻息和脈搏,等他確認老人已經去世,臉上頓時露出悲傷神情。

    就在小女孩父親陷入悲傷、心神動搖之際,老人的被子突然被掀開,一把刀狠狠扎入小女孩父親的胸膛。

    小女孩發出了尖叫。

    景象開始抖動。

    賴歌焦急,把女孩摟到懷中,想要安撫她,也不想讓她看到父親被殺的一幕。

    但小女孩死活不肯轉頭,死死盯住父親被殺死的一幕。

    被子下的人鑽出來,是一個中年男子。

    中年男有點慌張,但臉上神情卻極為狠毒,他怕小女孩父親不死,握著刀子的手硬是轉了一圈。

    小女孩父親嘴中溢出鮮血,伸手想要抓住那中年男子,但生命已經在他身上快速消逝,不等他抓住中年男子,他就沒了生氣。

    中年男臉上恐懼和興奮交加,他扶住小女孩父親,拖著他的肩膀往衛浴間走。

    小女孩的父親在衛浴間被分尸,尸體被澆上腐蝕藥劑,融化的尸液流入浴缸出水口。

    小女孩的尖叫停下來了,但她渾身已經被黑氣環繞,手指甲也開始變得青黑尖銳。

    賴歌看著手中桃核,握緊,沒有去踫女孩,他甚至對女孩說出︰“你想報仇,我幫你。這種畜生就該殺!”

    小女孩轉頭看他,再次握住他的手。

    女孩的手涼得就像冰塊。

    賴歌控制著桃核的力量,不讓女孩受到半點傷害。

    接下來的景象比較凌亂,有小女孩母親進來尋找丈夫的,有陌生人在隨便翻找書房里的東西,也有僕人在進來進去,還有小女孩也進來過。

    小女孩忽然轉身向外走。

    賴歌跟上。

    他現在有點懂了,他似乎達成了某個條件,讓游戲中的“NPC”帶他尋找起過去的記憶。

    在這個房間,他得到了小女孩父親死于他人之手的秘密。

    接下來他還會看到什麼?

    而這些又和他通關游戲有什麼關聯?

    賴歌暗中對在房中查找什麼的段厲做了個手勢。

    段厲也不知道有沒有注意到,他沒有發出半點聲音,只在賴歌跟著小女孩離開原莊主臥室時,也走了出去。

    賴歌剛走到走廊就覺得不對,走廊變形了,前方一切都變得扭曲模糊,就好像在餐廳那里看到的情況一樣。

    賴歌集中精神力,用眼楮去搜尋周圍不對勁的東西。

    找到了!

    賴歌甩手又扔出了一枚桃核,同樣爆喝︰“爆!”

    桃核炸開,一聲慘叫過後,扭曲空間消失。

    小女孩抓起眼珠塞進眼楮里,掉出來再塞︰“謝謝。”

    “不謝,你下面想去哪里?”

    小女孩抬頭看他︰“很危險,你真的願意幫我嗎?”

    賴歌抬手拍拍她的帽子︰“有沒有人告訴你,你駝背哥我就喜歡揍壞蛋。”

    小女孩笑了,牽著賴歌的手走向樓梯道。

    這次他們去了三樓,小女孩在莊主住的房間門口停下。

    但她只站了一會兒,並沒有讓賴歌開門,而是轉身走開,又去了其他地方。

    賴歌就這麼跟著小女孩一個地方停一會兒,女孩沒有去閣樓,她帶著賴歌把三層樓的房間都走了一遍,除了她姨奶奶的房間,其他房間都沒有進去,只在門口站了站。

    期間,段厲一直跟著他們,他偶爾想要推開某間房門,但不用“力氣”就推不開,段厲不知怎麼想的,竟然沒有強行去推。

    隨後,女孩把賴歌帶到了室內花園。

    過去的景象再次出現。

    小女孩的母親抱著一件男士衣服在哭泣。

    那名老僕婦在小女孩母親身邊說著什麼,像是勸慰。

    景象再次一閃。

    小女孩母親在彎腰種植某種花卉,一名中年男子進入花房,對女人殷勤的笑。

    這中年男子赫然就是殺死小女孩父親的凶手。

    小女孩母親看到中年男子,皺了皺眉頭,但還是應付了幾句。

    景象不斷出現。

    絕大多數都是小女孩母親在花房內工作,而那個中年男人經常來。

    小女孩母親從客氣的忍耐到不耐煩,在中年男人試圖親吻她時,終于爆發,甩了那中年男一個耳光,就喊他滾。

    中年男眼中爆出凶光。

    小女孩握緊了賴歌的手。

    又一個景象出現。

    小女孩母親正在和老僕婦說話,老僕婦給她倒了一杯水。

    小女孩母親笑著接過,喝下。

    不久,女人軟軟倒下。

    中年男人進來。

    老僕婦和中年男人對話。

    再次可惜沒有聲音,听不到他們說什麼,但看他們的神情很熟悉,說話態度很隨意。

    接下來的畫面很不適合小女孩觀看,賴歌看到一個苗頭,立刻就捂小女孩的眼楮。

    小女孩沒有扒開賴歌的手,捂住也沒用,只要她想,她還是能看見。

    被侮辱的小女孩母親醒來後非常痛苦。

    中年男人拿著一個視頻對小女孩母親說著什麼,神情似威脅又似勸誘。

    小女孩母親低下頭,似乎認命了。

    之後幾次景象,都是小女孩母親和中年男人在花房“幽會”。

    第四次幽會,小女孩母親異常熱情地纏著中年男人。

    中年男子被誘惑得十分投入。

    小女孩母親抓起她藏在籃子里的剪花枝剪刀,在中年男最不提防的時候,狠狠像男子脖頸劃去。

    中年男沒有躲過,脖子立刻血流如注。

    兩人打斗起來。

    小女孩母親不顧自己被打被踹,舉著剪刀不停往中年男身上狂刺。

    中年男一身鮮血。

    小女孩母親也受傷頗重。

    中年男終因流血過多,沒了力氣,被小女孩母親連插數剪,抽搐著死去。

    就在這時,老僕婦來了,她看到這一幕,突然發出瘋狂大叫,沖過來就打小女孩母親。

    兩人爭奪剪刀。

    老僕婦跌倒,摸到一塊石頭,舉起來就往小女孩母親頭上砸。

    小女孩母親拼命反抗,但她體力消耗太厲害,加上身上有傷,完全不如常年做活的老僕婦有力氣。

    老僕婦砸暈小女孩母親,忙撲過去看中年男,當她發現中年男已經死得不能再死,她似乎發出了痛苦的嚎叫。

    老僕婦抱著中年男一個勁哭嚎,直到她听到動靜。

    小女孩母親沒被砸死,她從昏迷狀態醒來。

    老僕婦面色陰森地放下中年男,抓起地上的剪刀走向小女孩母親……

    小女孩在哭,她的一只眼楮爛掉了,一只眼珠掉出眼眶,可她還是會哭,她的眼眶流下了血淚。

    賴歌緊緊抱住小女孩,只說了一句話︰“我們去殺死那個老畜生!”

    小女孩忽然抬頭︰“我的尸體,要找到我的尸體。”

    賴歌問她︰“你知道你尸體在哪里嗎?”

    小女孩搖頭,指向野草地方向︰“我死在那里,但我不知道我的尸體在哪里。”

    賴歌不想小女孩再去回憶自己的死亡場景,但小女孩卻拉住他的手,主動帶他回去野草地。

    野草地那里,賴歌看到了小女孩被殺的過程。

    那老僕婦看著正在野花中玩耍的小女孩,臉上的神情越來越狠毒陰損。

    當小女孩握著一束花走向老僕婦,神態可愛地詢問她什麼,看口型像是在問爸爸媽媽在哪里,說她很想他們。

    老僕婦突然伸手掐住了小女孩的脖子,神色猙獰地沖她狂吼。

    小女孩被掐得臉色青紫。

    老僕婦松開一只手,卻不是放過小女孩,而是伸手去摳小女孩的一只眼楮,生生把小女孩的眼珠給拽了出來。

    小女孩發出沒有人能听到的慘叫。

    小女孩想要逃跑,跌倒。

    老僕婦提起挖地的鋤頭走過去,沖著女孩的頭部揮起鋤頭……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水果人[無限]》,方便以後閱讀水果人[無限]第44章 心里有鬼8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水果人[無限]第44章 心里有鬼8並對水果人[無限]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