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精神病院2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易人北 本章︰第59章 精神病院2

    “是的, 你已經進入新的游戲,而你之所以游戲時間還沒到就被拉入新的游戲,是因為有人對你使用了強制邀請卡。”

    “強制邀請卡?誰對我使用了這張卡?”

    “是玩家戴劍華哦。在抓地鼠游戲之後, 他又參加了兩場游戲, 每場游戲,他都跟玩家和當地人懸賞交易類似強制邀請卡和組隊卡之類的特殊道具,上場游戲他得到了一份寶貴的藥材原料,一名玩家和他交易了這張卡。”

    不知道是不是薯條收到零花錢的緣故, 回答的內容都比以往豐富許多。

    薯條很明確地拒絕了賴歌要給零花錢的明顯賄賂行為,但賴歌問它可不可以給客服也建立游戲內賬戶, 它無法說謊, 就說可以。然後賴歌就利用游戲郵件向它發送了三千星幣的零花錢。

    賴歌還跟它說小孩子都有零花錢,等它長大就沒有了。

    三千星幣不算多, 但這是零花錢啊, 還是第一次有人給它零花錢。

    薯條去問過主程序遇到這種情況該怎麼辦,主程序告訴它只管收, 但收了以後仍舊得按照規章制度辦事, 不能徇私。還教育它說這就是玩家收買客服的一種手段, 說還有玩家問客服想不想獲得真正生命, 也有玩家把客服當朋友傾述、甚至當做自家孩子一樣養育。而這些都是套路,都是玩家想要從客服那里獲得更大好處的詭計。

    主程序還幫它下載了【玩家籠絡客服一百零八招】的視頻訊息, 讓它自己看, 從中總結教訓。

    薯條看完【玩家籠絡客服一百零八招】後, 覺得自己已經是□□湖了, 不管玩家賴歌使用什麼花招都騙不了它。

    但看著賬戶里躺著的三千星幣, 薯條想至少賴歌願意哄它, 它問過其他玩家的客服, 並不是每個人都會把客服當做一個獨立完整的高智能存在對待,很多人還是把它們當做一段程度,當做是游戲的幫凶。

    薯條想徇私也不可能,它的程序都是規定死了的,不過它可以在規則範圍內稍微主動一點。

    “戴劍華這是盯上我了嗎?”賴歌冷笑。

    薯條︰“你要小心哦,這場游戲並不是剛開局,而是已經進行了兩天,主線任務也已經被激發。玩家戴劍華發現這場游戲難度大又很危險,就在卡上寫了你的名字,把你強行邀請了過來,現在你比所有玩家都遲了兩天了解游戲背景,而且因為其他玩家的推動,過渡期已經過去,現在已經進入游戲的困難期。”

    “游戲主線任務是什麼?”賴歌問。

    薯條︰“抱歉,你沒有達到觸發條件,我不能告訴你。這也是你的難點之一,別的玩家都已經知道主線任務,但你不知道。而且你無法和別的玩家打听,原因你之後就會知道,我不能再透露了。”

    薯條好像變得主動了一些?有些信息他沒有詢問,薯條也跟他說了,這應該是好事吧?賴歌想他的三千星幣總算沒有白花。

    沒人會憑白給出好處。這世間的關系說到底都是利益關系,父母不養育孩子,那孩子也不會心甘情願去贍養父母。你不給國家交稅,國家也無法搞義務教育。哪怕是做慈善,也都有各自的目的,就是自我滿足、讓心靈升華何嘗不是一種需求。所有事情都是相對的。

    賴歌承認自己出發點不善,他就是投資心態。但同樣他也做好了大量投入後一切都打水漂的可能,真這樣他也不會埋怨薯條,一切都是他自願。可不過第一次小小的投入,薯條就有所回應,賴歌心里真的特別高興。

    誰願意自己投資出去的感情和金錢被浪費呢?

    說不定薯條以後也能變成他的伙伴?賴歌決定對薯條要再好一點,零花錢也可以上升成分成。

    至于鬼爪藤和小蜥蜴,它們的伙食費就遠超它們能得到的分成了。這兩只是真的能吃!還特別愛吃被他異能化的水果。

    不過那些異能化水果也沒有白吃,賴歌能明顯感覺到兩只的成長。

    這場游戲,這兩只也跟他一起被拉了進來。

    鬼爪藤依然纏在他手腕上假裝手鐲,小蜥蜴變成透明色蹲在他的肩膀上。

    賴歌知道是什麼情況後,也鎮定下來去打量周圍環境。

    首先他得弄明白這場游戲的主線任務是什麼,以及他在這里的身份背景。至于他家人那邊,只希望他以前的鋪墊能起到作用,他家人看到他突然昏迷也不會太慌。

    直起背脊……他現在特別喜歡做這個動作,他還變得喜歡照鏡子,走過玻璃窗都要看看自己的側影。

    賴歌走到病房的窗戶前,窗戶緊閉,沒有窗簾,能看到外面。外面似乎是一個很大的花園,景色看起來還不錯,像是比較高級的療養院,沒有太多陰森感。

    他的窗戶被焊了柵欄,只能容一只手臂伸出。

    房間大約八個平方,很小,擺下一張單人床和一個床頭櫃就沒多少空余地方。

    單人床四角有綁縛帶,其他沒什麼好看的。

    床頭櫃上什麼東西都沒有,賴歌拉開床頭櫃的抽屜、打開櫃門,里面同樣空空蕩蕩。

    賴歌走到病房門前,試著拉開門。

    拉不動,門很可能是被鎖上了。

    “薯條,我一進來就在這個房間嗎?”賴歌在腦中問。

    以往,薯條絕不會回答這種問題,但這次它卻回答了︰“不,你被一輛警車送了過來,期間你一直保持昏迷狀態。一名醫師檢查了你的情況,吩咐護士把你單獨隔離。”

    “我來多久了?”

    “不到一個小時。”

    到此,賴歌的記憶全部餃接上。他的記憶並沒有斷層,他幫助家人收拾整理時,被戴劍華使用強制邀請卡拉入這個精神病院背景的游戲中,可能是因為強制邀請的緣故,他進入醫院時是昏迷狀態。

    賴歌開始分析自己的情況,從他被警車送入精神病院還被單獨隔離這兩點來看,他在這個游戲中很可能還有一個游戲中的身份背景。

    “薯條,能透露我在游戲中的身份背景嗎?”

    “不能哦,這是游戲的一部分,請玩家自己探索。”

    “好吧。薯條,看在伙伴的份上,如果遇到某些情況,而你又能說明的,請提醒我好嗎?”賴歌誠懇無比地請求。

    薯條沒有回答,賴歌就當它同意了。

    賴歌開始檢查自己身上的東西。

    他的異能都還能用,水果鋪和倉庫都能打開,游戲背包也能使用,明確了這幾點,賴歌松了口氣。有了這些東西,就是絕境他也能闖一闖。

    再看自己身上,病服的口袋里什麼都沒……不,有一顆糖。

    賴歌摸出這顆用紅色糖紙包著的硬糖,臉上打出問號。他是昏迷著被送進來,又被換了病服吧?病服應該都是干淨的,他又處在昏迷狀態,那為什麼他的口袋里會有一顆硬糖?

    賴歌把這顆糖放到床頭櫃上,繼續檢查身上其他東西。

    他把鞋子都脫下來看了,就是普通的軟底小白鞋。

    最後賴歌看向自己的手腕,那里有一個腕環,上面打上了病人的姓名、年齡、性別、編號和病情等基礎情況,還有一個二維碼。

    賴歌看清文字,眼眸微微收縮。

    他以為游戲背景都是北斗星盟背景,可看腕環上的字卻是地球華夏字。之前他看到病服上的字體,因為太熟悉反而沒反應過來。

    所以這是地球背景?

    松嶺腦科康復醫院這名字似乎也很熟悉,對了,他老媽跟他說的戴劍華入住的那家封閉式精神病院似乎就是這個名字?

    他當時還拿手機查了一下這家醫院的情況,從網站上的介紹來看,這家醫院分為開放區和封閉區。

    開放區就是普通的精神病人用來療養和治療的地方,而封閉區卻和精神病犯人的監獄類似,管理非常嚴格。

    戴劍華住的就是封閉區。

    比較可笑的是,他老媽告訴他,戴劍華原本可以離開精神病院,但他為了逃避刑罰,承認自己是精神病,還接受了腦科和精神科醫生的檢查,被確診。之後他才被從拘留室轉入精神病院封閉區。

    賴歌轉頭看窗外,從天色來看,現在九成是傍晚。

    如果這里真是地球華夏的那家精神病院,時間線也沒有扭曲的話,那時間就能推算出來。他幫家人收拾整理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左右,之後他昏迷進入游戲,又過了約一個小時,現在應該是下午五點到六點之間。

    可這家精神病院到底有什麼特殊之處,能讓游戲把它當做游戲場所?

    而且從薯條的只言片語來看,這場游戲的難度相當高,至少比他前面玩的三場游戲都難。

    難在科技上?這點應該不太可能。絕大多數玩家的異能和帶著的武器就能橫掃一支小型地球武裝軍隊。

    如果這里真的是地球華夏的一家精神病院,別說段厲那樣的人,就是他,都能輕輕松松逃離。

    那麼就是解謎類型?或者是生物變異?也有可能是鬧鬼?

    賴歌看身上再也找不到更多線索,再次走到了被鎖住的病房門前。

    繼續待在病房里,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觸發任務線索,他必須離開這里,出去看看情況。

    “鬼爪兒,幫個忙,你能打開這扇門嗎?小心別被攝像頭看到。”

    “放心,我來看看~”鬼爪藤變成透明色,從門縫里探出一根須須。

    須須沿著門邊往上攀延,爬到了門鎖處。

    門沒有被鎖住,這里的病房門鎖全都是插銷式,只能從外面閂上或打開。

    賴歌緊貼著門上的玻璃窗往外看,外面很安靜,看不到病人和護士走動,能看到牆頂天花板隔一斷距離就有一個攝像頭。

    鬼爪藤按照賴歌指示,拔開了插銷。

    門出現了一條縫隙。

    賴歌沒有拉大門縫,他咬了一口空心蒲桃,用蒲桃空間籠罩住自己。

    現在他就成了隱形狀態。

    貼著門縫,賴歌一點點擠出去,再在攝像頭察覺之前,把門閂重新插好。

    賴歌左右看看,走到其他緊閉的病房門口,從玻璃窗向里看,他想看看戴劍華是不是也住在這個病房區。

    把這條走廊的病房都看了一遍,賴歌並沒有找到戴劍華,他也沒有看到疑似玩家的病人。

    這些病房都住滿了,絕大多數病人都呆坐在床上,少數幾個睡在床上,還有一個人被束縛帶綁在病床上。

    賴歌走到了走廊盡頭,這里竟然有一個金屬柵欄門。

    這柵欄門可不是插銷式,而是電子鎖,得用電腦或是指紋開啟。

    賴歌觀察柵欄門,他有不下三種方法打開這扇門,但都會被人察覺。

    怎麼辦?

    賴歌決定等待。下午五點到六點,應該正是醫院的用餐時間,他剛才觀察那些病人都不像是已經用過餐,這就說明送餐時間還沒到。

    而他住的病房走廊往左走到底就是牆壁,只有右邊一個出口,醫院要是送飯,肯定會走這邊。

    賴歌判斷沒有錯誤,他只等了大約十分鐘,就看到兩名護工推著大大的餐車過來了。

    柵欄門附近一個房間里走出一名警衛。

    護工和警衛打招呼。

    警衛也對他們笑著點頭,護工很熟悉地打開餐車讓警衛檢查。

    警衛大致看了看,就回去監控室,打開了柵欄門的開關。

    護工推著餐車進來,賴歌快速走出柵欄門。

    不到五分鐘,警報聲就響了起來。

    護工發現某病房少了一個病人。

    警衛被驚動,進進出出之間反而方便了賴歌。而走過路過的警衛和醫生護士沒有一個發現他們身邊有一個隱形人走過。

    賴歌走出了這棟封閉的病房樓,他進入了外面的花園。

    到此為止,他沒有遇到任何危險,一路走來都輕輕松松。

    賴歌看指路牌,找到了通往開放區的路,邁步走了過去,他想看看這個游戲場景有多大,他是否能走出這家精神病院。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水果人[無限]》,方便以後閱讀水果人[無限]第59章 精神病院2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水果人[無限]第59章 精神病院2並對水果人[無限]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