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嫁給殘疾人魚12-13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斫染 本章︰第62章 嫁給殘疾人魚12-13

    親親看到這里是因為訂閱比例不夠喲, 前方正文正在解鎖中,感謝支  “閉嘴,現在給你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林空鹿僵硬坐著, 面上還能勉強維持鎮定,打斷道,“之前路仁嘉展示的照片你都看見了吧?”

    “看見了看見了。”0687趕緊道。

    “馬上合成出來, 務必不能讓陸辭和蘭斯檢查出有合成的痕跡。”林空鹿說,“另外再多合成一張,內容也是我和路仁嘉,拍攝時間就……設定成5月7號, 那天我和陸辭一起去軍總醫院給大哥送飯, 一整天都和他在一起。”

    0687瞬間明白他的意思, 忙說︰“好好好,馬上,你先穩住。”

    林空鹿暫時先松半口氣, 總算敢稍稍放松些緊繃的神經。剛看見照片和監控錄像時, 他差點被嚇出冷汗, 只能僵坐著, 先假裝在看錄像、照片。

    他不出聲,陸辭也不催, 就在一旁注視著他, 唇角噙著微涼笑意。

    這笑比不笑還可怕。

    林空鹿在他的目光注視下, 緊張得手心冒虛汗,但好歹還是及時穩住, 吩咐完0687, 就抬起頭, 扯出一抹虛弱的笑。

    “怎麼, 想好理由了?”陸辭開口問。

    林空鹿假裝不解,說︰“阿辭哥哥,這照片我沒……”

    “噓——”陸辭忽然傾身,用指腹按住他的唇,說︰“再多想一會兒,想好了再編。”

    林空鹿︰“……”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根本不知道這些照片是哪來的,除了在中轉星那一次,我根本沒見過這個人。”他佯裝生氣道。

    “是嗎?”陸辭斂去眼中的笑,語氣也終于變了,道︰“今天也沒見過?”

    林空鹿︰“……再、再除去今天。”

    “呵,滿口謊言。”陸辭眼中閃過一抹晦暗,“你沒見過他,今天為什麼要跟他走?你們在包廂做什麼?”

    被未婚夫這樣質疑,小少爺臉都氣紅了,說︰“我是被他用槍挾持的,他在包廂里只讓我看了一些照片,就是類似你放在桌上的這種照片,騙我說我跟他才是相愛的,你操控的微型機器人不是也進去了嗎?你沒看見……”

    “我沒看見,我眼楮瞎了。”听見“相愛”兩個字,陸辭忽然打斷。

    他抬手捏住少年的下巴,注視著他的眼楮,一字一頓道︰“我要是沒瞎,怎麼會看不出你虛情假意,滿口謊言,從頭到尾都在裝失憶騙我?我為你大哥的事奔波時,為你假裝的暈血失去意識慌亂時,為你蛋糕上的一朵小花心動時,你是不是都在得意,覺得我很可笑?”

    “看啊,這個蠢貨即便重來一次又怎麼樣?還不是被你林家小少爺玩弄于股掌,想怎麼騙就怎麼騙?”

    前世的記憶和不久前的畫面在腦海不斷回放,陸辭終于壓不住情緒。但他語氣意外地沒有激動,反而像暴風雨前的平靜,低沉壓抑得可怕。

    林空鹿被他寸寸逼近,身體只能不住後仰,最後胳膊支不住,仰摔在沙發上,無措道︰“我听不懂你在說什……”

    “听不懂?”陸辭沒有拉開距離,反而就勢壓下,眼底氤氳著風暴,聲音帶著冷意︰“你是真失憶?那怎麼還記得趙淮?”

    “我是……”

    “別說是別人告訴你的,校慶那天的監控我全看了,沒有人在你們見面之前提過他。你大哥和你爸我也問了,他們都沒在你面前提過。”陸辭嗤笑,又自嘲,“對了,還有趙淮,連他我都問了,在你‘失憶’後,他跟你也沒聯系過。”

    林空鹿懵了,這是把他能找的借口都堵了?

    “0687,照片好了沒?”他催促問。

    0687︰“在P了,在P了,馬上好,穩住。”

    林空鹿︰“……”穩你個頭,快穩不住了。

    “怎麼?無話可說了?”陸辭捏緊他的下巴,諷刺問。

    “你、你真可怕。”林空鹿眼圈一紅,拿出畢生的演技,開始“沒理也要假裝有理”的反向指責,“你根本就不信任我,出了事不直接問我,反而把我身邊的人問個遍,我在你心里就這麼不堪嗎?從剛才到現在,我一解釋你就打斷,你早就認定是我在騙你了,那你還問我干什麼?你只是在發泄情緒!”

    說著,他用力推開對方,聲音帶著哭腔︰“你放開,我不想跟你說了,我要離開這。”

    听到“離開”兩字,陸辭眼眸微暗,忽然伸手擋住,把剛直起身的小少爺又攔腰按回沙發上。

    “你要走?去哪?找路仁嘉嗎?”他面無表情問,仿佛只听見了這一句。

    小少爺快氣哭了,說︰“你有病,我根本不認識他。”

    “你認識他也沒用。”陸辭低身壓下,目光與他對視,氣息幾乎相融,聲音低沉暗啞︰“你離不開這里了,你只能留在我身邊。”

    林空鹿一時沒明白他的意思,等嗅到青梅酒味的信息素時,終于臉色大變,不可置信道︰“你瘋了?”

    陸辭想用信息素誘導他發情,徹底標記他?甚至,可能還想把他軟-禁在這?

    “瘋?”陸辭輕笑,眼中卻閃過痛苦。

    他吻住少年的唇,先是踫觸,接著變成充滿佔有欲的啃噬。

    “這樣不好嗎?我以前就是太在乎你,才讓你有恃無恐,一再背叛。我早該這麼做,把你困在囚籠里,你就不會遇見他,喜歡他。”他神情逐漸染上偏執。

    “你不是也喜歡這棟別墅?那就一直留在這,臨時標記那天我就說過,不會讓你有機會跑了。心不在這也沒關系,我現在只要你人留在這。”

    說到最後,他語氣多了分陰霾。

    小少爺被嚇傻了,拼命掙扎︰“你放開我,這是犯法的,我要告訴爸爸。”

    “犯法?”陸辭又笑,俊逸的側臉染上禁欲的薄紅,眼神有一絲瘋狂和冷意。

    他動作不緊不慢,單手制住少年,慢條斯理地解下領帶,綁在對方縴瘦的手腕處,接著俯身在少年耳邊,聲音像情人呢喃,說出的話卻冰冷。

    “知道嗎?有一種藥可以讓人四肢無力,無法說話。剛才我們已經拍過證件照,只要簽完字,就是合法伴侶。作為丈夫,我說你病了,需要靜養,想必岳父也不會有什麼意見。”

    “你、你……”小少爺被嚇懵了,眼底盡是害怕,“你走開,不要踫我!”

    看著少年的害怕和抗拒,陸辭心中沒有任何快意,反而痛得麻痹。他不斷告訴自己,只能這樣了,也只有這樣才能把少年留在身邊。否則,這個小騙子一轉眼就會跟別人跑,還會用最無情的言語,在他心口狠狠捅一刀,就像前世一樣。

    他低頭吻住少年,但齒尖踫到腺體時,對方忽然不掙扎了,只嗚咽著小聲哭泣。

    滾燙的淚水落在陸辭手背,燙得他心為之一顫。他掰正少年的臉,卻見對方緊閉著眼,沾著淚水的睫羽微顫,儼然已經害怕到絕望。

    陸辭一怔,這就是他想要的嗎?這樣他就覺得快意了?

    他下意識松開少年,腦海中回憶起幼年時,父親開玩笑時曾說過的話︰“只有卑劣、無能的Alpha才會用強迫手段得到Omega,阿辭,你的基因鑒定結果是會分化成A,小鹿剛好是O,你媽給你們定了娃娃親,以後他就是你的小媳婦啦,長大後記得要對媳婦紳士,可千萬跟那些粗魯A學,嚇跑媳婦哈哈。”

    無能?原來他這麼無能?只能用這種手段留住喜歡的人?

    陸辭後退了些,忽然不敢再去踫少年。他痛苦地閉上眼,努力讓自己冷靜,片刻後再睜開,眼底已然平靜。

    “你走吧。”他說。

    小少爺愣了,緊張地睜開眼,似是不敢相信︰“你……”

    “滾,永遠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似是怕自己會後悔,他忽然加重語氣,只是那個“滾”字不可抑制地帶了分顫抖。

    小少爺眼圈又紅了,他自尊心極高,剛被嚇到,又被這麼說,自然不會再留。

    “走就走,我本來就要走的,誰稀罕了?”他賭氣似的說,用力掙脫手腕上的領帶,掙得手腕都紅了,還是掙不開,最後泄氣地在沙發墊上捶了一下,也不向陸辭求助,直接起身就走。

    但之前掙扎時用了太多力,剛站起,他就腳下一個踉蹌,腿軟地磕了一下。

    見他“咚”地一聲摔在地上,陸辭下意識要去扶,只是手剛伸出又僵住,最後硬生生收回。

    小少爺後腦勺沒長眼,自然看不見這一幕,他揉揉發痛的膝蓋,艱難起身,倔強地往大門處。

    但——

    “0687你特麼P好了沒有?再不好,等走出這扇門,我跟男主就真的要徹底完了!”林空鹿差點咆哮。

    0687︰“再等一分鐘,快好了,你先找個台階下,趕緊回頭再拖延幾句。”

    林空鹿︰“……”

    陸辭看著少年離開的背影,手下意識攥緊。

    走吧,出了這扇門,我們就再無關系……

    再無關系?

    他心中一痛,忽然涌現一股恐慌,大腦還沒做出反應,話便已經出口︰“等等!”

    林空鹿︰“……”其實,我剛要站住來著。

    陸辭喊完,自己也愣了,但話已經出口,只能語氣故作冷漠和僵硬︰“你就不試著解釋一下?”

    陸辭看著少年離去的背影,眸光漸轉幽暗。

    就快見到前世那個人了,這次你會怎麼做呢?

    想到這,他忽然笑了,只是心中並不快意。

    艦隊要航行一天一夜,林空鹿喝多了雞湯,前半天沒少往廁所跑,後半天才躺進休眠艙休息。

    第二天下午,他們終于抵達第八艦隊管轄的一顆中轉星,艦隊要停靠補給。

    林小少爺第一次來星域邊界,剛要下艦船,就被漫天黃沙驚住了。

    這里氣候惡劣,空氣干燥多塵,普通人在這里生活久了,甚至可能會損傷心肺。

    小少爺愛干淨,想了想,決定穿一套防護服再下去。

    陸辭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他身後,聲音冷淡道︰“氣候惡劣嗎?那些關押著犯人的礦星,比這里更惡劣。”

    林空鹿︰“……”這是要算賬了?

    感覺快到前線,陸大佬的情緒也不對勁了。

    陸辭並未多言,說完這句,深深看一眼少年,便走下艦船。

    林空鹿站在原地等貓貓送防護服,穿上防護服後,才帶著貓貓一起下去。

    “你剛才又去找蘭斯套話了?”他有一搭沒一搭地跟貓貓聊著天。

    “是的呢喵,不過那個蘭斯很狡猾,一直向我打听染色問題,想岔開話題……”

    防護服是透明的,遮不住容貌。見軍艦上走下一位眉目精致的Omega少年,補給站的工作人員都愣了。

    中轉星氣候惡劣,常有敵艦和星盜騷擾,非常不安全。在這里工作的大多是身體素質強悍的Alpha和一些Beta。

    Bate還好,視線都很正常。一些還沒結婚的Alpha心思卻忍不住活絡起來,趁著工作之便,悄悄往林空鹿這邊湊,想辦法搭訕。

    雖然這個Omega少年一看就是貴族,可能不好追,但萬一呢?

    于是沒一會兒,林空鹿就落在了後面。

    陸辭走進接待處前,回頭看了一眼,又淡淡收回視線,問蘭斯︰“消息透露出去了?”

    蘭斯點頭。

    陸辭“嗯”一聲,下意識摸向口袋,但什麼都沒踫到。

    他沒有煙癮,更不喜歡抽煙,只是這個時候,不知為什麼,忽然就想抽一根。

    作為超級機甲,蘭斯很擅長通過行為分析主人的情緒,看出他並不平靜,便替他說︰“真要這麼做?萬一弄巧成拙……”

    “那個星盜不會傷害他。”陸辭搖頭,頓了頓,又自嘲似的輕笑︰“況且,帶他來前線,不就是要報復他前世的背叛?而且我也很好奇,等會兒見了前世的相好,他會是一見鐘情,還是……”

    話沒說完,門外忽然傳來輕微響動。

    “誰?”

    陸辭止聲,蘭斯反應更快,直接抬手用粒子槍轟開門。

    門外,林空鹿瞬間被小粉貓攔腰撈起,堪堪躲開粒子流。

    林空鹿太尷尬了,偏偏還要偽裝成害怕。他也沒想到只是落後幾步,竟听見陸辭自爆,這任務還怎麼做?

    見是他倆,蘭斯抬起的手明顯頓了一下,隨即看向陸辭。

    “你真卑鄙喵。”AI隨主人,不等林空鹿開口,貓貓就先替他指責了。

    林空鹿還能怎麼辦?只能硬著頭皮,假裝不可置信道︰“你、你……”

    陸辭一直面無表情,此時卻忽然笑了,語氣漫不經心,帶著遺憾道︰“被發現了啊,唉。”

    他深深地嘆氣,仿佛在說,那就不能留你了。

    林空鹿︰“……”大佬你再掙扎一下吧,敷衍我幾句也行,只要你敷衍,我就信。

    畢竟劇情任務還剩很多。

    陸辭顯然沒有敷衍的意思,見他目光越來越冷,林空鹿只能對貓貓喊︰“快跑。”

    貓貓一听,粉色貓爪一撈,立刻將主人扔到背上,轉身就跑。作為貓形AI保鏢,它非常靈活,機動性強,跑得飛快,幾秒就沒影了。

    陸辭微眯起眼,看著他們消失,沒有說話。

    見他沒下命令,蘭斯就默默降低存在感,心安理得地……不去追了。

    *

    “早知道就該走慢點,跟那些Alpha多聊天。”趴在貓貓背上,林空鹿第N次哀嘆。

    “現在該怎麼辦?”0687也傻了。

    “等吧。”林空鹿說,“等會兒就要迎接遠道而來的bug了,到時再找機會化解這個危機。”

    他不知道陸辭具體要做什麼,但猜也能猜出大概。

    “你怎麼知道是遠道而來?”0687問。

    林空鹿︰“如果那個路人甲就在補給站,不早被陸辭控制住了?”

    0687︰“也對。”

    林空鹿︰“不過,陸辭重生這麼久都沒逮到他,看來這個路人甲不簡單。”

    “確實,他的機甲材質特殊,能瞬間制造出空間蟲洞,躍遷逃走。就像隨身帶著任意門,滑不溜秋,非常難逮。”仔細看過一周目劇情回放的0687回道。

    “難怪。”林空鹿點頭,“看來一周目的陸辭能弄死他,費了不少功夫。”

    “是的,男主計算能力非常強,多次交手後精準預測出對方的躍遷規律,同時向他可能出現的三個躍遷點發射反物質彈,直接把他轟成渣了。”

    “就是可惜,其中一個可疑點離男主太近,最後兩人同歸于盡。其實男主完全可以不打那個可疑點,多預測幾次就是,可他沒有。”0687有些遺憾地說。

    要是男主沒死,說不定就不用重來了。

    林空鹿︰“但也說明陸辭當時很自信,確定預測不會錯,嘖,大腦半AI化了就是任性。”

    0687︰“他確實也成功了。”

    林空鹿︰“那重生後怎麼就沒成功?”

    0687︰“呃。”

    林空鹿微笑︰“看來這位bug兄不一般,說不準……也重生了呢。”

    0687︰“!!!”

    正說著,天空忽然出現數十台機甲,毫無預兆地向補給站發起猛烈進攻。林空鹿周圍瞬間火光四起,硝煙彌漫。

    “是星盜,快,開啟防御反擊系統!”地面立刻有人大喊。

    林空鹿︰“說曹操曹操到。”

    0687︰“還不快跑?”

    林空鹿沒動,淡定地站在一片硝煙戰火中。但在別人看來,他更像是被嚇傻了。

    陸辭手持望遠鏡,薄唇緊抿,目光緊緊鎖著那個在硝煙中依舊被防護服保護得一塵不染的少年。

    林空鹿站了足有十秒,直到引起領頭那架紅色機甲的注意,才佯裝驚惶地揪揪AI保鏢的貓耳朵,重新指了一個方向,說︰“貓貓,往那邊跑。”

    貓貓立刻听從。

    紅色機甲見狀,竟拋下同伴,追了上去。

    “蘭斯!”看到這,陸辭終于出聲。

    蘭斯反應極快,瞬間延展、變形,同時從空間核內裝備武器。

    *

    貓貓沒跑多久,就被紅色機甲攔住去路。

    “跑什麼呢?”他沒有攻擊,反而大膽地打開駕駛艙,沒有任何阻礙地和林空鹿對視。

    林空鹿假裝發抖,對方見狀笑了,直接摘下頭盔,露出一張還算英俊的臉,眯著眼道︰“真的是你啊,真是好久不見,原來真正的你是這個樣子。”

    “我就說他可能重生了。”林空鹿裝害怕的同時,也不忘跟0687說這事。

    0687︰“……”這bug就多得尼瑪離譜。

    “我再跟你打個賭。”林空鹿又說。

    “什麼?”0687下意識問。

    “他跟我一樣,是任務者。”林空鹿憑直覺道。

    這個人眼中有種睥睨螻蟻的不屑,以及……不把這個世界當真實的玩世不恭,就像一些剛穿了幾個世界的新手。

    0687︰“!!!”

    “不可能,這個世界只委派你一個快穿員。”它立刻否認。

    “那就不是你們時空管理局的。”林空鹿說,“可能小世界被其他勢力入侵了,你最好上報查一下。”

    0687一听,不敢耽擱,立刻上報,但同時又好奇︰“你怎麼知道的?”

    “穿多了,隱約就有會這種感覺。”林空鹿說,“就像你們AI能一眼就認出其他AI,我們快穿員穿的世界多了,有時也能認出同類。任務者的演技再好,跟土著也還是有區別的。”

    最重要的是,這個人的身上有種令他熟悉又厭惡的氣息,不像是這個世界的。

    “那他豈不是也能認出你?”0687震驚道。

    “所以互飆演技的時候到了。”林空鹿嘆氣,“還有陸大佬那邊的危機,也要化解。”

    “他正在過來,宿主你加油。”0687瑟瑟發抖。

    林空鹿︰“哦。”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被我渣過的男主重生了[快穿]》,方便以後閱讀被我渣過的男主重生了[快穿]第62章 嫁給殘疾人魚12-13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被我渣過的男主重生了[快穿]第62章 嫁給殘疾人魚12-13並對被我渣過的男主重生了[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