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年代】俏寡婦她殺瘋了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臨西洲 本章︰第54章 【年代】俏寡婦她殺瘋了

    在何晶的印象中, 嫂子陳青奚雖然長得漂亮,學習好,但性格怯懦, 也不怎麼愛說話。

    大概是因為陳青奚父母曾經被批/斗而死的原因。

    人逢大難,難免遭受打擊。

    又因為哥哥何鳴的死,趙美華與何晶兩人將怨憤都轉移到了嫂子身上。

    從初中開始, 何晶就已經各種使喚陳青奚,偷她的錢,糧票布票,讓她幫忙寫作業, 洗衣服。

    等到了高中, 何晶成年了, 力氣也大了。

    有時候如果不開心,還會扯著陳青奚的頭發,把她打一頓, 用來發泄心情。

    反正這個悶葫蘆女人從來不知道反抗。

    直到今天, 直到現在。

    那碗糙米粥扣過來的時候, 何晶整個人都懵住了。

    陳青奚這個賤女人, 她今天吃了熊心豹子膽嗎?

    糙米粥雖然晾了一段時間,但這大熱天的, 仍舊還是有些燙。

    尤其是糊到臉上的時候, 就更燙了。

    雖然還到不了燙傷人的程度, 但已經足夠何晶被燙的直叫喚。

    “啊啊啊啊好燙,陳青奚你這個賤婊/子!”

    何晶長這麼大, 從來沒被這對待過, 她紅著眼迅速將臉上的糙米粥抹掉, 氣急敗壞的就要去抓青奚的頭發, 一邊哭一邊罵道︰“你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晶晶……”

    趙美華站在門口,先是震驚的看著陳青奚把那碗糙米粥扣在何晶臉上,現在又看到何晶去打陳青奚,下意識就要提醒閨女小心。

    從昨天到今天,也不知道陳青奚中了哪門子的邪,突然就變得十分強勢。

    趙美華在兒媳婦手里吃了好幾次虧,上午被青奚踹臉,現在她臉還疼著呢。

    可還沒等趙美華提醒出聲。

    看著要拽自己頭發的何晶,青奚冷著臉上前一步,搶先攥住了何晶的頭發,狠狠地朝著後面一拽。

    頭發被拽住,何晶疼的直翻白眼︰“你這個婊……”

    “我讓你嘴巴不干淨!”

    一個十幾歲的姑娘家,滿嘴都是針對女人的髒話,青奚臉上浮現出一抹怒意,在何晶驚恐的注視下,反手一個耳光便甩了出去!

    啪!

    那一耳光下去,整個瓦房屋里都陷入了安靜。

    何晶捂住發痛紅腫的臉頰,難以置信的看著一掃往日怯懦狀態,目光森冷的嫂子,片刻後竟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說到底,何晶也就是個窩里橫的東西。

    平時欺負欺負陳青奚,是因為別人她也不敢去欺負,現在先是被一碗糙米粥扣臉上,又被甩了耳光,何晶是真的被嚇住了。

    看著哇哇哭泣的何晶,青奚沒有半分同情。

    她就這樣直接扯著這個名義上的小姑子,將對方一把推在飯桌旁邊的椅子上,指著那灑了的粥冷聲道︰“吃干淨。”

    其實,這種和人直接扯頭發,甩耳光來起沖突的方式,挺不體面的。

    但拋去體面不談,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最直接,也最有效。

    因為極品和人渣從來不給你講道理,更遑論跟你談體面。

    青奚這人辦事兒一向喜歡從心走。

    她可以在高武仙俠世界跟徐庸和殺得天昏地暗,也不在乎在落魄年代世界里跟極品扯頭發甩耳光。

    虐渣不用講究體面,管用就行。

    果然,被青奚甩了一個耳光以後,何晶不敢再放肆了,嘴巴也老實下來。

    只不過那碗糙米粥已經被打翻了,平時她都不想吃,更何況現在。

    “媽!”

    何晶一邊哭一邊回頭告狀,那張稚嫩的臉上滿是委屈與害怕︰“媽你快來救我,嫂子要把我打死了!”

    趙美華這個時候終于反應過來。

    她急沖沖跑過去,一把將青奚推開,然後把何晶護在身後,氣急敗壞的指著青奚罵道︰“陳青奚,你是真覺得自己翅膀硬了是嗎,早上你踹我的事兒,我還沒找你算賬,現在你竟然還敢打晶晶!”

    真的是反了天了!

    這短短的一兩天時間,陳青奚腦子是壞掉了嗎,仿佛突然間就變了一個人!

    “她打我臉!我從小到大就沒受過這種委屈,媽,你把這個賤人關屋里頭,餓她三天!”

    有趙美華護著,何晶又有底氣了,她一邊哭一邊添油加醋的告狀︰“我上學回來累的要死,結果她不給我輔導作業就算了,自己喝白米粥吃雞蛋,給我喝糙米粥,還把錢跟布票換地方藏著了,這是把我當賊防著呢!媽,你今天不打她一頓,她都不知道這個家里誰做主!”

    听到何晶帶著哭腔的話,趙美華便更生氣了。

    “好了閨女,別哭了別哭了,媽給你揉一揉啊。”

    一邊給何晶揉臉,趙美華轉身訓斥兒媳婦︰“你是瞎了?還不趕緊打盆水來給晶晶洗臉!我跟你說陳青奚,就算你借/種成功了,肚子里壞了崽,也別想在我們家指手畫腳!再敢猖狂,我今天肯定要撕爛你的嘴。”

    青奚被氣笑了。

    所以說跟這種人渣根本沒道理可以講,看著這母女倆她都覺得惡心。

    早點從這個所謂的家搬出去才是正經事兒。

    “听到沒有啊,我媽讓你去打洗臉水!”

    見青奚沒動,何晶在一旁狐假虎威的怒吼︰“媽,你看她這樣子,你再不打她,她都要蹬鼻子上臉了!”

    青奚冷冷的看了一眼何晶,然後直接一腳踹了出去。

     啷!

    何晶腳下的凳子被踹飛,她整個人也跟著被砸到地上,摔了個狗啃泥。

    “哎呦……疼死我了嗚嗚。”

    何晶趴在地上,腦子都有些發懵。

    等回過神來以後,她那張臉蛋上滿是歇斯底里的扭曲︰“陳青奚你這個賤/貨,媽,你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她欺負你閨女嗎?快打死她!”

    “反了反了!我看你是真的失心瘋了。”

    趙美華也驚呆了。

    她看著被踹倒在地上的閨女,心疼的同時,整個人氣的開始直打哆嗦︰“我今天要是不把你這賤蹄子給打死,我就不叫趙美華。”

    說話的同時,趙美華開始滿屋子找棍子。

    論撒潑打架,這整個何家村,還沒人比她趙美華更能折騰,現在接連被青奚按住欺負,她氣的已經徹底紅了眼,恨不得將這個膽大包天的兒媳婦一刀殺了。

    “打死她!打死她!”

    何晶從地上爬起來,滿臉都是看好戲的猙獰︰“她克死了我哥,現在又來欺負我,這種惡毒的女人,就該直接打死!”

    很好。

    青奚本來覺得今天這事兒到此為止,她就已經準備回屋收拾東西走了。

    但既然這樣,她不介意來點狠的。

    看著屋子里明顯已經陷入癲狂的母女倆,她冷笑一聲,走去了廚房。

    等出來的時候,青奚手里拎著一把明晃晃的菜刀。

    “賤蹄子,你還敢躲……”

    趙美華找到了棍子,準備好好將青奚給打一頓,最好打出血,打到她服氣那種。

    可是看著青奚拎著菜刀從廚房里出來,她頓時臉色一白,滿臉都是驚恐,連嘴里污言穢語的話都忘了說。

    和這種極品講道理是沒用的。

    以暴制暴,雖然說跌份兒且沒有牌面,但……真的管用還舒暢。

    什麼極品人渣,打就完事了!

    而且,極品們以前及就是這樣對待原主的,現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很合適。

    “媽,你愣著干什麼啊,快打她呀!”

    眼看著趙美華要打陳青奚,何晶甚至搶先跑出去把門關上了,就等著看這賤女人挨收拾,好出一口心頭惡氣。

    何晶這事兒做的很熟悉,因為以前陳青奚被老媽打,她都是負責看熱鬧,添油加醋,關門的那個。

    然而這邊她剛把門關好,正催促趙美華趕緊動手的時候,覺得哪里不太對勁。

    怎麼……趙美華的表情一臉驚恐啊?

    何晶疑惑的轉過身,臉色瞬間就白了。

    就見青奚提著手里的刀一路走過來,將它直接架在趙美華的脖頸上。

    “陳青奚,你……你……”

    趙美華嚇得腿都軟了,說話也開始打哆嗦︰“你趕緊把刀放下!”

    有道是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趙美華跟她閨女何晶一樣,就是虛張聲勢喜歡嚷嚷撒潑,真遇到這種狠人,立馬就跪。

    旁邊的何晶嚇得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直流冷汗,甚至都忘了哭。

    “你給我過來,把你閨女浪費的糧食給我吃了。”

    青奚直接拽著趙美華,把她按在桌子上,抬手拿起那小半碗糙米粥往她嘴里灌︰“趙美華,我今天就警告你這一次,你再敢在我面前污言穢語撒潑,我一刀殺了你!”

    “嗚……嘔……”

    趙美華本來就害怕,現在又被強行灌了半碗粥,竟然直接哭了出來。

    天地良心,趙美華在何家村撒潑橫行半輩子,頭一次被嚇得渾身哆嗦。

    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就算是再極品愛撒潑的人渣,遇見狠人也得滑跪。

    “听到沒有?”

    見趙美華只知道哭,青奚拎著手里的菜刀,在趙美華面門前的桌子上狠狠的剁了下去。

    砰!

    那木桌子頓時被菜刀剁的直顫抖。

    “啊啊啊啊啊啊!”

    趙美華這次是真的嚇壞了,她捂著頭一邊尖叫一邊哭道︰“听到了听到了。”

    很好,果然以暴制暴才是最有效的虐渣手段。

    青奚把那菜刀拎起來,就這麼旁若無人的進了自己的房間,開始簡單收拾東西。

    收拾完一些衣服、洗漱用具以後,她又轉身去了何晶的屋子,拿走了一些錢、糧票、布票。

    這都是女配辛苦攢的,最後卻被何晶偷走了。

    何晶眼睜睜看著陳青奚拿走自己的錢,心中肉痛的要死,但卻愣是不敢吭聲。

    因為她害怕陳青奚把自己一刀殺了。

    現在眼前這個陳青奚,性格強勢眼神冰冷,渾身都帶著可怕的氣勢,跟何晶印象中的嫂子完全不一樣。

    母女倆一個趴在桌子上,一個坐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看著青奚忙活,半點沒有之前的潑勁兒。

    等到青奚收拾完,帶著包裹離開的時候,趙美華才覺得問題不對。

    她擦干淨眼淚,裝著膽子問道︰“你要去哪兒?”

    “關你屁事,以後你們這個惡心的家,我是再也不會回來了。”

    青奚說完以後,冷笑一聲,把手里的菜刀往門上一甩,瀟灑走人。

    砰!

    菜刀直接被砍進木門上,那恐怖的力道,看的屋子里的母女倆頭皮一陣發麻。

    等青奚走了好久,何晶才敢哭出聲來。

    估計今天陳青奚這‘提刀砍人’的凶煞姿態,會成為她許久都忘不掉的噩夢。

    “她去哪兒?她一個女人家,離開何家怎麼活!有本事這輩子就別回來!”

    趙美華更是一邊哭一邊罵︰“我們老何家花錢把她娶進門,她倒好,白眼狼一個,克死了你哥,欺負咱們娘倆!我得去找大隊長,讓村里給咱娘倆做主!”

    青奚走後不久,干了一天活的徐茉回來了。

    她進門以後,看著滿屋子的狼藉,以及嗚嗚哭泣的趙美華,驚呆了。

    “都是陳青奚干的!”

    何晶哭的上氣不接下氣,臉頰還紅腫著,看起來十分狼狽。

    “晶晶,你先別哭啊。”

    徐茉聞言氣的臉色鐵青,她一邊安慰趙美華與何晶,心里在不停念道,希望何鳴哥能早點回來。

    沒錯,就在今天早上,徐茉已經給何鳴發了電報。

    陳青奚竟然去找周啟琛借種,這種事情必須要讓何鳴哥知道!

    現在更過分,這個不知廉恥的女人還敢欺負趙嬸兒跟何晶,甚至還動了菜刀!

    等何鳴哥回來,一定讓他休了陳青奚!

    “晶晶姐,趙嬸兒,我跟你們保證,陳青奚肯定會被收拾的,她蹦不了幾天,所以後面幾天你們千萬別輕舉妄動。”

    徐茉給趙美華與何晶出主意︰“也不用去找大隊長,到時候自然會有人收拾她!”

    趙美華對徐茉這個城里姑娘還是很信任的,知道對方聰明,心眼兒多。

    見徐茉說的信誓旦旦,她咬牙道︰“好,嬸兒信你。不過就陳青奚那個小賤蹄子,她離開我家連飯都吃不上,指不定餓死在外頭,過兩天自己就回來了。”

    其實……就算徐茉不攔著,趙美華現在也不敢對青奚怎麼樣啊。

    剛剛青奚拎刀砍桌子的畫面,真的把趙美華給嚇到了。

    等把趙美華母女倆安排妥當以後,徐茉注意到,周啟琛今晚沒有回來住,應該是住在了知青點。

    陳青奚從何家帶著東西出去了,她沒別的地方可以去,那多半也去了知青點。

    “這下流的女人,又想著去勾引周啟琛!”

    徐茉氣的要死,想跟著出門。

    然而何晶卻哭著說道︰“徐茉姐,我的作業……”

    沒了陳青奚,那些作業何晶自然是不會寫的。

    徐茉沒辦法,只能留了下來。

    再說青奚。

    她提著自己的行禮離開糟心的何家,一路去了知青點,剛進去,就遇見了周啟琛。

    瞧見嫂子,周啟琛也是一愣。

    他看青奚提著行禮,以為對方是追著自己來的,有些害羞,但心里又有些高興,微紅著臉打招呼道︰“嫂子,你咋來了?”

    白天兩人在拖拉機上的旖旎,因為周啟琛戳破了何鳴沒死而終止。

    周啟琛還以為……嫂子再也不會理他了呢。

    “不想在何家住了。”

    青奚簡單解釋一句,然後去找知青隊長要了個女宿舍的床鋪。

    白天青奚維修拖拉機的事情,基本上村里人都知道了,所以知青隊長很大方,直接給青奚分了個單間。

    不管是什麼年代,技術型人才總是受歡迎的。

    “女同志干體力活到底是不方便 ,小林,你去搭把手幫個忙。”

    到最後,知青隊長還交代一個叫做小林的男知青︰“幫何家媳婦收拾下屋子,收拾完了過來咱們一起開個會。”

    青奚便沖著那小林笑道︰“謝謝了。”

    小林也是城里下鄉的男知青,據說還是什麼農業大學的高材生,很有前途。

    這會兒被青奚道謝,他臉色一紅,立刻殷勤的幫忙提東西,嘴上還說道︰“不用不用,一點小事兒而已。”

    看著小林這害羞的樣子,其余一群年輕的男女知青們都哄笑出聲。

    青奚長得好,這是何家村公認的事實。

    尤其是她今天還修好了拖拉機,更是被人們議論,小林面對這樣一個漂亮美艷的女人,別說平常那點機靈勁兒了,連話都快要說不利索。

    看著青奚和小林走了,周啟琛有些征愣。

    其實,他本來想幫嫂子打掃房間的,可是嫂子好像不是很想理他。

    “是因為……嫂子知道何鳴哥要回來了嗎?”

    何鳴還活著的事情,是周啟琛告訴青奚的,他本以為自己問心無愧。

    可這會兒青奚真的跟他劃清界限,周啟琛心里又有點難受,甚至連帶著看小林都有些不順眼。

    “那個小林性子馬虎,收拾房間手忙腳亂的,能幫上啥忙?”

    周啟琛在心里委委屈屈的想著,一張俊俏的臉皺起來,明顯有些悶悶不樂。

    青奚在宿舍收拾衛生的時候,不經意間抬頭看到遠處皺著眉的小周老師,眼楮里浮現出一抹笑意。

    撩人不僅要靠荷爾蒙,有時候還得玩兒點欲擒故縱的小把戲。

    等青奚收拾好以後,跟著小林一起,去了知青點的大院開會。

    說是開會,其實就是大家每天湊在一起,匯報下工作進度,聊聊能不能為村里生產做點貢獻。

    當然大部分時候都是瞎聊,知青們都年輕,哪怕是大學生,也沒啥經驗和本事。

    “首先,我們歡迎周啟琛老師加入咱們的大隊伍,周老師可是了不得的人才,以後大家有什麼學術上的問題,都可以去找他!當然,咱們也歡迎青奚同志,這位女同志也厲害的很,是會維修拖拉機的技術人才。”

    知青隊長先是例行歡迎了新人,然後又嘆了口氣︰“咱們都是大城市里來的年輕人才,國家讓咱們下鄉,不是來享福的,是來給生產做貢獻的。就比如今年咱們何家村的收成,還是不理想,稻米產量低,一年到頭旱的旱澇的澇,地里的養分不夠,產出來的稻米質量也差勁。”

    這確實是個難題。

    何家村這地方窮鄉僻壤,每年還有旱季和澇季。

    就比如現在是收割稻米的季節,但是外面的河道里卻發了大水,這些水根本利用不上。

    等開始插秧的時候,水又沒了,讓人十分頭疼。

    不僅如此,現在為了趕收成,何家村的稻米開始種兩撥,早稻和晚稻。

    這樣做雖然暫時解決了燃眉之急,但是一年種兩撥稻米,土地養分開始迅速流失,種出來的稻米卻越來越差勁。

    為此,何家村的村長,生產隊長,知青大隊長都在發愁。

    大家每天開會都在聊這個問題,想著該怎麼解決,但每次都是一群人坐在一起唉聲嘆氣,找不出解決的辦法。

    果然今天也是一樣,知青大隊長說完以後,所有人面面相覷,沒人吭聲。

    一片安靜當中,青奚抬起頭來說道︰“隊長,咱們村子里這幾天就能把稻米收割完了,到時候可以提前挖埂道,蓄水田,把澇季的水蓄起來。”

    突然有人說話,知青大隊長精神一震。

    然而等青奚說完以後,他有些失望︰“提前蓄水田確實是個解決辦法,可是代價太大,而且容易流失土壤養分,這個得不償失。”

    “蓄水田並不是為了單一解決旱澇的問題,因為水田還可以用來養魚。先挖好田埂溝道,蓄進去足夠的水,等插秧後就可以在水田里養魚了。不僅僅可以養魚,還可以養水鴨子。魚可以吃水田里的浮游,鴨子則是吃蟲子和青草,這樣還能節省除草殺菌的環節。魚鴨的糞便,還能用來給水田做肥料,豐富水田的養分。水田養分恢復了,產出的水稻質量就跟著提高,保守預計都能增產一成。”

    青奚笑眯眯的說道︰“只要操作的當,讓水稻、魚與鴨子在水田里互不影響,又能互補,形成一個良性的養殖生態系統。等三四個月後,水稻成熟了,魚養肥了,鴨子也肥了。到時候,咱們這原本的一畝地,不僅能產水稻,還能產魚和鴨子,這產值瞬間就提升上去了。”ヾ

    青奚說完以後,整個知青點都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听得一臉呆滯。

    稻田養魚,這個方法以前不是沒人干過,但這種技術不好實施,需要相關專業人才來操作才行。

    但……稻田養魚養鴨,這種大膽的方式,還是眾人頭一次听說。

    只是想想那一畝地不僅可以增產水稻,還能有水產和鴨子的額外收入,就听得知青大隊長一陣激動。

    他臉上興奮,但又有些忐忑︰“這……真能行嗎?”

    “大隊長,這行不行的,咱先往上面報啊!我是農大畢業的,青奚同志這個想法雖然大膽,但听起來可行!”

    那個叫做小林的男知青最先表態︰“咱們可以搞個試驗田先試試,萬一成了呢,那對咱們搞生產可是天大的好事兒啊!”

    “對啊對啊,大隊長,咱們先報上去。”

    “稻田養魚養鴨,真要能成的話,青奚同志絕對功不可沒。”

    “先不說別的,就這個大膽的想法,就讓人驚艷!”

    “對對,報上去又不影響啥。”

    這個年代,任何提升土地產值的方法,都值得被記大功。

    如果青奚這個稻田養魚養鴨的法子真能實現,那何家村的產值絕對不用愁了!

    一時間,大家看向青奚的目光都帶著敬佩。

    這個漂亮美艷的女人,可不僅是長得好,還會修拖拉機,還懂農田和養殖!

    果然是高手在民間啊。

    就連周啟琛都听的一臉呆滯。

    嫂子她……好厲害!

    他看著侃侃而談,臉上帶著自信笑容的嫂子,不知道為什麼就有些酸酸澀澀的。

    這麼優秀的嫂子,竟然被何鳴娶回了家,還不好好珍惜。

    “好好!”

    知青大隊長笑的眼楮都眯起來,他看著青奚的目光就跟看著個寶貝疙瘩似的︰“青奚同志,那你這兩天就多去田地里走走,試著看能不能先把這想法落實了,我去匯報上面的領導,到時候咱們一起給領導做匯報!”

    “我跟青奚同志一起做調研!”

    小林最先舉起手,一副殷勤的樣子︰“我是農大的學生,懂一些相關的知識,能幫得上忙!”

    本來想舉手給嫂子幫忙的周啟琛暗中咬了咬牙。

    農大的學生了不起嗎?

    不管小周老師心里怎麼生氣,小林還是跟著青奚一起去田里做調研了。

    而知青大隊長則是跟村長、生產隊長一起開了個會,最後三人一合計,把青奚關于稻田養魚養鴨的想法匯報了上去。

    要說也是巧。

    城里的何鳴收到了徐茉的來信,思索再三後,決定找團長辭去副官的職務,下鄉歸家。

    本來,何鳴是舍不得自己這職務的。

    但是一件事讓他臨時改了主意。

    因為何鳴打听到,何家村最近出了一個人才,不僅會維修拖拉機,還想出了一個有可能改良生產的辦法。

    反正給團長做副官,暫時也沒有升遷的機會。

    那不如先回家,到時候說不定還能把這個改良生產的桃子摘手里,當做自己的業績。

    而且……心上人徐茉也在何家村呢。

    于是幾天後,何鳴跟著城里來的領導和專家們一起,來到了何家村。

    專家們要見見那個提出稻田養魚養鴨的人才,來確定這個辦法最後能不能實施。

    何鳴以前是團長的副官,又是何家村的本地人,自然有自己的人脈關系網。

    這一次,他以回家做建設的名義,跟著專家領導們一起回村了。

    “前面就是何家村了,看著很窮很破,領導們別介意。”

    何鳴帶著一群專家和領導來到村外,剛走上田埂,就瞧見一個女人拿著紙筆,站在田頭寫寫畫畫。

    那女人模樣美艷,氣質也很好。

    但何鳴看到她以後,臉色卻變得十分難堪,因為這個女人正是陳青奚,他的老婆。

    “領導們稍等啊,我去前面一趟。”

    轉身和領導賠罪以後,何鳴一路怒氣沖沖的走過去,壓低聲音對陳青奚吼道︰“你在這里干什麼?還不趕緊回家去!是不是徐茉告訴我你要回來的消息,所以你在這里堵我?我跟你說陳青奚,咱倆本來就是包辦婚姻,以後遲早是要離婚的,你省省心吧。”

    青奚正在田頭畫圖紙,做田埂挖坑的平面圖分析。

    正畫的出神呢,被一個神經病男人吼了一通,打亂了思路。

    腦海中,系統說道︰【是男主何鳴。】

    何鳴竟然提前回來了?

    青奚有些驚訝,但因為圖紙還有一點就畫完了,她不想就這樣停下來,所以理都沒理。

    “陳青奚我跟你說話呢!徐茉都跟我說了,你在家總欺負我媽,行為也不檢點,我怎麼以前沒發現你是這種人呢?”

    眼看著那邊的領導們都奇怪的看過來,何鳴有些著急,再看看陳青奚這幅故作冷淡的樣子,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何鳴一把扯過青奚手里的圖紙,不耐煩道︰“行了別在這里裝了,你能寫出來什麼東西?趕緊走趕緊走,別影響我辦正事。”

    說完以後,何鳴還把那張圖紙揉吧揉吧丟一旁,順勢還去推陳青奚。

    幾年不見,陳青奚長得好像比以前好看了,但是好看又什麼用,現在都講究自由戀愛,更何況陳青奚性子悶葫蘆一個,無趣又沉悶。

    然而何鳴伸出手的時候,青奚測過身子躲開,倒是讓推空的何鳴差點沒站穩。

    他征愣片刻,怒道︰“怎麼,我他媽和你說話呢你聾了啊,還敢躲……”

    青奚看著那被丟在地上的圖紙,目光一點點冰冷下來。

    那是她一上午的勞動成果。

    所以沒等何鳴說完,她走上前去,在對方驚駭的注視下,一耳刮直接抽了過去。

    啪!

    何鳴被打的踉蹌著後退兩步,難以置信道︰“你他媽……”

    啪!

    青奚沒說話,沉著臉反手又是一個耳光打了過去!

    “嘴巴放干淨點!”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爽文女配她殺瘋了(快穿)》,方便以後閱讀爽文女配她殺瘋了(快穿)第54章 【年代】俏寡婦她殺瘋了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爽文女配她殺瘋了(快穿)第54章 【年代】俏寡婦她殺瘋了並對爽文女配她殺瘋了(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