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新世界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天宮驚蟄 本章︰第56章 新世界

    【人間失格】, 足以免疫任何精神攻擊、消除異能力效果的罕有異能力。

    但正是因為知道這一點,森鷗外才沒有放任太宰治去接近荒木空世。

    因為太宰治的不可控,他撿到的這個孩子沒有物欲, 能夠吃到喜歡的食物固然很好,吃不到也無所謂,而口花花的喜歡美人, 也僅僅只限于口頭上,他甚至連自己的性命也不愛惜,森鷗外又能用什麼來控制太宰治?

    救命之恩?教育之情?太宰治和森鷗外都心知肚明,這是根本約束不了的。

    森鷗外不會放著太宰治離開自己的視線太久, 況且如果他中了荒木空世的異能力, 也需要太宰治來幫助他消除掉。

    他不是沒有發現太宰治在追逐著荒木空世的背影, 有意無意地搜集著相關情報,這對他來說是一件好事,至少他有了能夠牽制住太宰治的存在——唯一的缺點是, 這個把柄並不是被森鷗外自己掌握著。

    如果荒木空世是自己陣營的話, 森鷗外許多困難便都能迎刃而解了。

    他重重地嘆了口氣, 又投入到為現任首領配置藥水劑量的工作之中。

    荒木空世仍然沒有找到太宰治, 對于他現在的階層來說,隸屬于森鷗外的太宰治宛如塵芥, 自然也不會有人特意地來提醒他。

    荒木空世雖然在逆轉時間前也猜到了或許自己的幼崽可能變成了另外一副樣貌、擁有另外一個名字, 畢竟力量孢子是遠超于此世的規則, 但在港口黑手黨等待了這麼久的時間,卻一無所獲, 還是讓他很泄氣。

    就算有芥川龍之介與芥川銀的陪伴, 他對于這個世界也變得興致缺缺了起來。

    森鷗外還是很幸運的, 他選在了一個恰好的時機, 與荒木空世見了一面。

    即便已經見過這個黑發的少年,也從不少人的口中得知對方的奇特,但再次見到荒木空世時,森鷗外依然為他的外貌而悄悄倒抽了一口冷氣。

    荒木空世原本對這次見面毫無興趣,但是面對著自己看顧著的幼崽請求,他還是會屈尊給點面子,就是在不經意地抬眸,與森鷗外一同前來的太宰治進入了他的眼簾。

    荒木空世微微地睜大了眼楮,顧不得約他見面的是旁邊的森鷗外,目光訝異地來回打量著太宰治的身體。

    即便荒木空世對于記住人類的面容並不是很擅長,畢竟這在數以萬年記載的記憶里只能算滄海一粟,但對于繼承了自己力量孢子的幼崽,他好歹還是記得住臉龐的。

    記憶中獨一無二的鳶發,記憶中獨一無二的面容,然而在荒木空世的視線里,那蘊藏在太宰治體內的源源生機與浩瀚星空,卻是蕩然無存。

    在他眼前的不是自己的幼崽,而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類少年。

    荒木空世完全沒有想到這一點,相同的靈魂,相同的外貌,然而太宰治卻不是自己的幼崽了——他並沒有繼承自己的力量孢子。

    他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情況——雖然捏造一個人類的軀殼來養育幼崽也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但是意料之外的情況還是讓荒木空世陷入了混亂與疑惑。

    黑發的新神盯著太宰治的目光實在是太過復雜,不僅僅是被注視著的太宰治,就連森鷗外也察覺到了里面的動搖。

    他的手一直不動聲色地放在太宰治的肩膀上,讓人間失格的力量一直發揮作用,令自己免于淪落到變成荒木空世信徒的境地里,但是他的眼楮,他的聲音都是那麼地友好而溫和︰“荒木君,這位是太宰治,是我的學生——難道說,你們是熟人嗎?”

    太宰治被那濃郁的目光注視著時,感覺到自己的頭皮與肌膚仿佛有閃電通過一樣劈啪作響,電得他渾身發麻,讓他的舌頭都好像不再屬于自己了一般。

    不過好在他最終還是很快地找回了自己的聲音,太宰治听見自己用愉快的聲音說道︰“森先生真會開玩笑,如果真的是熟人的話,像空世大人這樣出色的人,就算在哪里見過我,也一定不會記得我的吧?”

    荒木空世的眉頭輕微地皺了一下,他的思維雖然大部分都被太宰治佔據了,但剩下的一小部分依然在運轉著,對付森鷗外也綽綽有余了。

    他懨懨地說道︰“我對港口黑手黨的那個最高之位沒有興趣,你如果想要的話,就自己去拿吧,我沒有意見。”

    森歐外當然知道荒木空世對首領之位沒有興趣,以他的能力來看,只要他一聲令下,不需要第二日,在今晚月亮升起之前,港口黑手黨就能改個姓氏了。

    但森鷗外所需要的不僅僅只是一個旁觀的承諾,他需要的是助力。

    身為現任首領私人醫生的森鷗外是拿不出能夠打動荒木空世的籌碼,但身為港口黑手黨的森鷗外則不一定了。

    況且今日的見面還是有用的,至少讓森鷗外得知了還是有人能夠影響到荒木空世的。

    太宰治很沉默,在與荒木空世見面回來後,他就一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怎麼了太宰君,你終于要放棄與空世君殉情的念頭了嗎?”森鷗外揚了揚眉問道。

    “不,我只是覺得說不定我成功的幾率變高了。”太宰治表情一變,揚起了面具一樣的笑容。

    “哎呀呀,真沒有想到我有朝一日居然也會遇到替身這樣狗血的事情,心髒現在還噗通噗通直跳呢!”

    荒木空世的表情明確地寫著認識太宰治,或者說太宰治的那張臉,太宰治飛快地回憶著自己的兄長們,到底誰最有可能是荒木空世所認識的那個人——不,他的叔叔們也有可能。

    但是很快他不再去思考荒木空世到底從自己的身上看到了誰的影子,轉而思索起自己能不能從這里得到機會。

    太宰治的書櫃上不再只有《完全自殺手冊》了,除非必要也不跟著森鷗外去給現任首領看診了,森鷗外回來時,發現一些名字微妙的書籍散落得滿地都是。

    他彎腰撿起一本,看了看封面上寫著的《追愛替身》,根本不需要翻開,就能猜到里面的內容。

    “啊,歡迎回來森先生,我總結出了幾個套路,你幫我參詳參詳?”

    森鷗外還是第一次看到太宰治這麼有干勁,上一次看到他這幅模樣,還是森鷗外答應給他弄來《完全自殺手冊》的時候。

    “你想讓我參詳什麼?”

    森鷗外耐心地配合著自己的學生。

    在上一次的會面中已經證實了太宰治的異能力能夠免疫荒木空世的異能力,再加上荒木空世透露出來的對太宰治那張臉的動搖,那麼這個擁有【人間失格】的少年的價值比森鷗外預想的還要大,他自然也不介意把老師和學生的戲碼繼續演下去。

    “我把市面上的替身小說都買下來看了一遍,總結出了幾個方法。一個是要學習那個白月光的一舉一動,徹徹底底地成為完全的替身,讓對方把我當成那個人,得到他的心;另一個則是要對方就算意識到我雖然和他心目中的那個人很像,但並不是一個人,利用相似的這一點,要讓他主動接近我的同時展現出自己的魅力,從而讓他愛上真實的我。”

    太宰治一本正經地說道,這嚴肅的模樣好像真的在探討什麼會影響到人類未來的重大話題,如果忽略掉他手里拿著的《霸道總裁的替身小嬌妻》這一本書的話,或許會更有氛圍。

    “森先生,你覺得我會是哪一種情況?”

    森鷗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開口道︰“唔,情報不足很難判斷呢——第一種方法固然簡單,但若是他的白月光出現了,你會很被動的啊,太宰君——在有了正品的情況下,很少有人會去看贗品呢。”

    “但是第二種方法恐怕會相當困難的吧,如果他真的按照你的意願愛上了你,你又怎麼判斷他愛上的是你與白月光相似的部分,是他喜歡的特點,還是真實的你呢?”

    森鷗外的話語不可謂不犀利,也正是一系列替身文中的矛盾。

    “而且我可不怎麼喜歡替身文學,如果真正喜歡的人可以那麼輕而易舉地被替代,這還真的能算是愛嗎?如果是想要尋找自己想要的愛,這種方式不可取啊。”

    森鷗外瞥了太宰治一眼,半是玩笑半是認真地說道。

    面對著森鷗外的潑冷水,太宰治卻依然興致勃勃,斗志昂揚的模樣︰“沒關系,我不是來拆散他們的,我是來加入他們的!我不奢望能夠取而代之,只要能在他的心里留下一席之地就足以慰藉了。”

    不過奇怪的是,就在太宰治說完這話後,他自己反而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一陣發寒。

    太宰治不認為自己的那群兄長和叔叔優秀到能夠讓荒木空世戀戀不忘的程度,但如果自己的這張臉能夠讓對方多看幾眼,他會毫不猶豫地利用這個優勢,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森鷗外泡了一杯沖劑,遞給了太宰治︰“我會為你的戀情加油的,太宰君——雖然我並不看好就是了。”

    他們都不認為荒木空世露出那樣動搖深邃的目光會是對著太宰治的,畢竟年齡對不上,而太宰治也的確沒有見過荒木空世的記憶——如果他見過了,那麼要操心怎麼變成替身、再從替身轉正的人就會是其他人了。

    但這並不是壞事,對于森鷗外來說,反而是一件好事。

    這一次太宰治需要森鷗外的幫助了,不管怎麼說,一個港口黑手黨首領做後盾,與一個港口黑手黨首領的私人醫生做後盾,這是完全兩碼子事。

    而太宰治也難得找到了除了尋找朝氣爽朗的自殺方法以外的樂趣。

    森鷗外無法經常與荒木空世會面,但太宰治可以,尤其是當太宰治表露出了對荒木空世的追求與愛意後,對荒木空世異能力相當了解的港口黑手黨眾人看太宰治的目光里完全是帶上了善意的玩笑。

    “又一個墜入愛網的。”他們嘆息著笑道。

    荒木空世的‘異能力’經常會讓人產生這便是‘愛情’的強烈錯覺,哪怕這並非是他的本意,不過很多時候這些產生了愛意的信徒們會自慚形穢,最後主動地消失在荒木空世漠然的視野里,有時候打賭這些墜入愛網的年輕人能夠堅持多久,也成為了港口黑手黨成員中偶爾的樂趣。

    意志堅定的人盡管會在靠近荒木空世時感到幸福與快樂,但只要他們沒有激怒荒木空世,他們也不會徹底失去自己的理智與意志,反而能夠在與荒木空世的相處之中獲得比酒精與藥品更濃烈的舒緩。

    不過和進展順力的森鷗外相比,太宰治的求愛之旅遭受了第一個挫折——盡管荒木空世並未表現出對太宰治行為的不悅,但是他飼養的那條‘黑犬’卻主動地跳出來護主了。

    面對著凶犬冷酷的目光,太宰治不慌不忙舉起了雙手,表露出自己的無辜︰“早上好呀,芥川君,我只是來邀請空世一起共進午餐的。”

    “空世大人沒有時間浪費在你這種人身上。”芥川龍之介硬梆梆地回復道,哪怕他還只是個孩子,但他展現出來的異能力已經足以讓一些港口黑手黨的普通成員退避三舍了。

    但很可惜,太宰治並不在退避三舍的名單內。

    “這種事情並不是你能做決定的吧?”太宰治笑容不變,不畏不懼地看了過去。

    “如果做出越俎代庖的事情,可是會被主人討厭的呀,汪汪君。”

    芥川龍之介蒼白的面龐浮現出了火焰一般的紅色,這到底是因為太宰治不動聲色指責他管得太多,還是在嘲笑他是一條只會狂叫的狗,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芥川龍之介知道的,自己的異能力對太宰治無效,在太宰治第一次試圖邀請荒木空世去外面賞櫻時,他便已經試圖用自己的異能力教訓一下這個仗著空世大人寬容而得寸進尺的家伙了。

    而結果也可想而知,失去了異能力這個最大依仗的芥川龍之介,光憑他縴弱的軀體,是根本沒辦法比得過曾經受夠系統教育的太宰治的。

    芥川龍之介氣喘吁吁地怒瞪著太宰治,即便太宰治並沒有多用力。

    芥川龍之介就像是守護著自己財寶的惡犬一樣喉嚨里發出呼嚕聲,倘若不是芥川銀出來打斷他們,恐怕芥川龍之介會又一次地撲上去。

    “太宰先生,空世大人說讓你進去。”

    被洗干淨的小女孩露出了白淨秀美的面容,她有著銀鈴般清脆動听的聲音,即便尚且年幼,卻能夠窺見日後的風情。

    或許是因為性別與性格的問題,芥川銀是所有伙伴中對荒木空世最熟悉的人,她知道該如何讓荒木空世過得舒心,也非常感激對方給他們一個從泥潭里脫身的機會。

    和自己擁有激烈感情的哥哥不一樣,芥川銀表達的方式宛如潤物細無聲的小雨,在荒木空世不知不覺間他的生活還真離不開芥川銀這個小管家了。

    太宰治理了理自己的衣襟,帶著能夠讓人看了便心生歡喜的笑容,踏入了荒木空世的房間。

    與其說是房間,不如說這一層都是荒木空世的領地,並且除了荒木空世與他的那幾個小朋友外,其他的人未經允許是不得進入的。

    而里面的房間布局也非常華美舒適,不管是擺設品還是光影,又或者是對流風,每一處都有著讓人心安的力量,如果躺在床上的話,就算是再嚴重的失眠患者,也能在2分鐘內安然入睡吧。

    太宰治並不是第一次來拜訪荒木空世,但這一次倒是第一次踏入荒木空世的房間,而他所要尋找的人正坐在柔軟的床鋪上,穿著米色的睡袍,微微敞開的領口讓太宰治目光略略一頓,隨後便滑開了。

    在尚未確定好感的情況下,太宰治把握得很得當,是絕不會允許自己的一時失禮而給自己的攻略增加難度。

    “早呀,空世君。”他笑意盈盈地舉起手中精心挑選過的花束,盛開的花瓣嬌嫩美艷,上面還滾動著晶瑩的露水,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芥川銀試圖從太宰治的手中接過這束花,太宰治從善如流地松手,在芥川銀去找花瓶的時候,幾個上步坐在了荒木空世旁邊的沙發椅上。

    “上次見得太匆忙,都沒來得及向空世君自我介紹呢——我是太宰治,以後請多多指教啦。”

    太宰治的聲音輕快又軟糯,高音低音平順,是那種會讓人的耳朵十分享受的語調。

    盡管太宰治的確是家族中長得相當俊秀的,但他那龐大的家族中丑陋的更少。

    太宰治無意得知到底是哪個幸運兒得到了荒木空世的關注,反正接下來他會奪走這份注目,讓荒木空世把視線落在自己的身上——只看著他,而不是透過他看著其他的什麼人,太宰治有這個自信。

    畢竟,如果要論起討人喜歡,恐怕沒有誰比他更擅長了。

    荒木空世看著自己熟悉卻又陌生的面容,他垂下眼,避開了太宰治的臉,淡淡道︰“我知道你。”

    荒木空世當然知道太宰治,他甚至與太宰治交枕相眠,也曾經被太宰治握住冰冷的手輕輕用體溫溫暖過。

    但是眼前的太宰治沒有他的力量孢子,那麼便不是他的後裔與幼崽,荒木空世不知道該如何對待太宰治好。

    或許只是時間沒到?畢竟現在的太宰治比起與荒木空世相遇時的年齡要幼小太多了。

    荒木空世夜晚看著滿天的星空,也曾經這麼猜測過。

    但若是另一種可能呢?

    荒木空世畢竟是高維神明,他逆轉時間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對于人類來說卻並不一定,太宰治即便融合了他的力量孢子,但是在完全消化之前,他依然是一個人類。

    而人類在那一場逆流的時間浪濤里想要完全保持曾經的一致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況且太宰治也得到了太多的饋贈——他得到了‘書’這樣的道具,以及荒木空世的青睞,對于一個人類來說實在是太貴重的垂憐了。

    落入這個世界的力量孢子只有一枚,所以身為荒木空世幼崽的太宰治也只有那一個。

    但是因為荒木空世的疏忽大意,他把自己的人類軀殼弄壞了,也因此弄丟了自己的幼崽。

    如果毫無芥蒂地將眼前的這個少年認為是自己的幼崽,那對于那個荒木空世未能及時救回來的太宰治實在是太不公平了,但若是不承認他,太宰治畢竟是荒木空世費心養育大的幼崽,這樣對他難免會讓荒木空世覺得不忍。

    若他沒有將意識降臨這個世界的話,或許荒木空世就不會遇到這樣棘手的難題了,他大可以將幼崽交給魔偶照顧,這樣就不會與太宰治產生交集,也不會因此而猶豫不決了。

    太宰治並不知道荒木空世內心里的糾結,但他是第一次充滿喜悅與追求,如此地希望靠近一個人,這算是愛嗎?太宰治不知道,但他發自本能想要抓住這份讓自己身體發熱的情感,好像令冰冷粘稠的靈魂都要一並變得滾燙起來的溫度。

    在得到荒木空世的回復後,太宰治的唇角翹了翹,他壓抑下內心的喜悅,故作平靜地聊起了其他的話題。

    荒木空世壓下浮動的心緒,回應著太宰治,在不經意間倒是被太宰治套走了不少喜好,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太宰治已經定好了與他一起去劇院看話劇的約定。

    “空世君你會來的吧?”

    太宰治用那雙濕潤的暖色眼楮凝視著某個人時,能夠拒絕他的人幾乎不存在——就算存在,那也不會是荒木空世。

    荒木空世想了想,他最近倒也沒有什麼事情做,況且或許還能在太宰治的身邊多觀察一下,于是便點頭答應了。

    太宰治剛走出去時還能保持沉穩的步伐,不過當門緊閉上時,他輕快地跳了起來,眯起眼楮在心底快樂地大喊,意識到自己真的成功地定下了一次約會!

    當然啦,在太宰治的內心里,這份即將要沖破胸膛飛躍出去的喜悅,盡管他再怎麼不樂意,但還是得將進度分享給森鷗外,以及在約會時的錢財和種種支出,也得從他的口袋里掏。

    太宰治對于自己約會卻要森鷗外掏錢這一件事接受良好,畢竟他們一個盯著港口黑手黨的首領之位,一個盯著港口黑手黨的新神,而不管是為了哪一個目的,在實現之前他們兩人都會成為最堅實的盟友。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溫柔地飼養噠宰的方法》,方便以後閱讀溫柔地飼養噠宰的方法第56章 新世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溫柔地飼養噠宰的方法第56章 新世界並對溫柔地飼養噠宰的方法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